每日娱乐资讯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摘要:本文作者:楊明潔這部電影在去年看第一遍的時候,真的看得一頭霧水,特別是從小就跟音樂打交道的我基本上從頭到尾都要忍受那不著調的唱腔,那種感覺真的是跟在電影中梅姨說那位彈得鋼琴都要散架了的應聘者「在強姦她

本文作者:楊明潔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這部電影在去年看第一遍的時候,真的看得一頭霧水,特別是從小就跟音樂打交道的我基本上從頭到尾都要忍受那不著調的唱腔,那種感覺真的是跟在電影中梅姨說那位彈得鋼琴都要散架了的應聘者「在強姦她的耳朵」,一模一樣。

可奇怪的是,沖著梅姨休叔,我居然硬著頭皮看完了。而且,在這個好不容易空閑下來的周末,又鬼使神差地認真地看了第二遍。

這一遍刷下來,我的眼淚竟然「刷——」地就下來了。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也許你會非常詫異,這部看起來讓人啼笑皆非的疑點多多的影片哪裡來的淚點?當然,也許是我表達的不夠準確,我忍不住哽咽掉下眼淚不是因為傷心,而是感動,一種突然被點醒后深感同頻的感動。

感動一,是要送給導演編劇的。

這是一個根據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而且還不是第一部,在此之前還有另一部同樣題材內容、改編自美國二十世界有著「史上最糟糕唱功」的F·F·Jenkins的法國電影《瑪格麗特》面世。不過不同的是那一部2015年9月拍攝的影片故事雖然同是聚焦卡內基音樂會前後,但敘事架構非常的正統,極為注重人物的前後反差,悲劇色彩濃厚,改編動作較大。

梅姨的版本則有明顯的喜劇色彩,但這正是這個讓人忍不住要笑的風格,才把這個讓我感動的第一個點淋漓盡致地表現出來,這個點就是諷刺。

諷刺的是那所謂的上流社會,所謂的名流紳士……等等,不管他們是出於怎樣的原因(哪怕有時候只是一個善意的謊言)把假話說得比真話還要動聽順口,但假的還是真不了,總有機會和場合被揭穿和曝光。正所謂「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放眼上下數千年,又有多少謊言?又有多少詭辯?又有多少揭竿而起?又有多少血跡斑斑?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影片中有好幾處都暗示著這樣的諷刺。比如,一位老太太她在聽完演唱后動情地說,雖然自己耳朵聽不太清楚,但是她覺得女主唱得真的很棒;又比如那位女主的聲樂老師,他在輔導女主演唱的過程中所表現出來的那種言過其實的讚美肯定和伴奏琴師那詫異有層次的表情包的絕妙對比;還比如說琴師在面試時被女主要求彈一首不要太吵的曲子時,他的指尖流淌出來的是來自聖桑那首著名的《天鵝》的鋼琴版。這首曲子我自己也彈過,非常美的意境,但這首小品是套曲《動物園狂想曲》的第十三首,也是當年在這部作品中,唯一聖桑同意可以公開演奏的曲目,因為其他的十幾首都是帶有玩笑性質的諷刺意味,只有這首才風格迥異得比較正常。影片不露聲色地把這個諷刺藏在這首被後世傳為經典的改編樂曲中,給影片抹上了一縷溫暖的午後斜陽,給那個戰爭中的大背景一份寧靜的柔情。

真的打心眼裡佩服編劇導演的功力,可以如此巧妙和犀利地把這個很多人都不敢碰的主題如此詼諧輕鬆又溫情地呈現在大家面前,完全沒有因為要諷刺醜陋的社會現象而片面地否定這個世界同樣也包含著很多的美好和希望,在批判中沒有高高在上的憤世妒時,蘊藏著的卻是一種理想主義的唯美,真的要送上我的膝蓋!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感動二,這份諷刺背後的溫暖,也正是我繼續對編劇導演豎大拇指的另一個高明之處。

在極盡嘲諷的最後,卻讓那個當初一聽女主唱歌就笑得滾倒在地上、一邊笑一邊爬齣劇場,然後在場外繼續笑得在地上打滾的那個性情女子,在年輕的士兵們喊出女主唱得太難聽的真相時,大義凜然地站起身來怒喝不懂得感恩的士兵們(1000名士兵的門票都是女主為了感激戰士們保家衛國而主動免費提供的),並在她的影響下,全場其它近2000名觀眾站起身來鼓勵已經被嚇懵了的女主繼續演唱下去,最終完成這場極具娛樂精神的、別開生面的演出。

在後面的觀看中,除了那個絕不改變主意的郵報評論家之外,儘管大家的耳朵依然備受折磨,但從現場大家的表情來看,分明已經多了一份對人、對己、對場合空間的尊重,甚至還有了一種換個角度看問題的意思。這樣的敘事風格實在是太高明了,讓我欣然地看到了一種人性的溫情,一種寬容的允許與接納,一種這個世界還是充滿了無盡希望的真誠。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感動三,要送給我們的女主角。

整部影片中到處充滿了各種性質的謊言,但有幾個角色卻是相當真實的。一個就是中場離開並發表真實評論的評論家,他的真是一份「真實的憤怒」, 二是在劇院喊出女主唱功糟糕的男士兵們,他們的真是「真實的表達」,三是在咖啡館里用聽著女主的唱片來逗笑的男女青年,他們的真是一種「真實的取樂」:,而最後為女主鳴不平的那位性情中人,她的真是「真實的仗義」,而女主的真,則是「真實的痴迷」。

女主對於音樂的痴狂實在是令我感動。是的,她五音不全,完全唱不到調上,但卻絲毫不影響她對音樂的狂熱。很多人感嘆說,她有錢啊,要是沒有錢她一定沒有辦法圓她自己的音樂夢。乍一聽似乎有道理,可有錢人多了去了,又有幾個有錢人會把錢用在音樂上呢?又有幾個有錢人會把錢花在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情上去而且不惜一切地去努力呢?

要知道,女主舉辦卡內基劇院演出時已經是70多歲的高齡了,一個身患不治之症的老太太每天堅持訓練,更何況她也就是一個歌劇發燒友性質的業餘歌手,如果沒有骨子裡的那股狂熱勁兒,那是絕對辦不到的。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這突然讓我想起最近沸沸揚揚的一部功夫明星齊聚的新片。剛開始的時候我是很難接受這種眾星捧月的形式的,觀看的時候總是默默地對自己說,那只是一個帶著面具的高手在跟各位高手過招,可幾乎每次一出手一過招就知道是武編的化腐朽為神奇,屢屢齣戲。特別是聽片尾曲,似乎聽到的只是天後在獨唱的時候,心裡是蠻彆扭的。

但當此刻寫到這裡時突然發現,我應該為他點贊才對。一個人為了自己的興趣愛好和夢想而不顧別人的眼光和看法,這是多麼了不起啊,人家拿自己的錢圓自己的夢,這個明顯可以有啊,不喜歡的人大可以不掏錢買單就可以了嘛,我自己也是可以選擇不看的。更何況,這部片子里還有諸如「用功守住有形

/用心融入無形」這樣的可圈可點的人生諫言是非常值得琢磨的。真是慚愧,居然自己不知不覺中也被慣性牽著鼻子走了,還好,這部電影及時阻止了自己對所謂的技術技巧的耿耿於懷,這實在是太及時了,感恩感恩感恩吶!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其實,生活中我們總是習慣了說——「等我有錢了就怎樣怎樣……」,試問,如果真的有錢了,我們還會想當初信誓旦旦的那樣那樣嗎?估計等真的有錢了,早就忘了自己真正喜歡的是什麼了吧。

這又讓我想起了另一個群體。我之前從事群眾文藝多年,有好多年都是在各種排練比賽中度過的。我有一大票老年學生,她們最愛的就是跳舞。但她們並不熱衷跳廣場舞,而是正兒八經的訓練排練演出比賽。很多時候我一大早天剛亮就要去給她們排練,她們真是風雨無阻,積極刻苦不說,她們對於細節的在意比我這個老師還要過,認真得有時候到了較勁兒的份上。

有個70歲的老太太,當時她們隊參賽的舞蹈用的伴奏音樂是《大姑娘美》,而正式演出的服飾也是一條溜長的麻花辮子和鮮艷的對襟大襖。清楚地記得我幫她們幾十號人化完妝后,發現她自己在後台,透過昏黃的燈光,對著窗戶玻璃中反射出來的自己反反覆復地練習記動作。一個南方漁民的女兒,也許這是她今生的第一次正規比賽吧,心情緊張的同時一定還伴隨內心按耐不住的激動。遠遠地看著略帶羞澀的笑臉,非常嫻熟地、不厭其煩地扭動著並不是很專業的腰肢,我分明感受到一股青春的氣息,彷彿是新生的勃發,也是自我的接納、肯定與綻放。這哪裡是在跳舞,分明是在對自己對這個世界說——你看我有多美,你看我有多年輕,你看我有多棒!那份由內而發的幸福感把她整個人都包圍了。我相信,即便後來沒有獲獎,她也會說出類似於女主最後的那句話「你們可以說我跳得不夠專業,但是不能說我沒跳過。」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還有一次,自己受邀到邊防部隊去排練合唱,全是清一水兒年輕的兵娃子。我站在他們的前方,從最簡單的音符教起,一句一句反覆地練聲練氣練唱。他們整齊劃一地排在我面前,我觸碰到的都是一雙又一雙如同幼兒園小朋友般清澈又熱切的眼睛。那些眼神充滿了欣喜、熱情與渴望,每一次排練都聚精會神地全情投入。最後我們以黑馬的姿態拿了一等獎,整個部隊都沸騰了。我知道,大家如此激動不僅僅是最後的結果,而是上至指導員、下到普通官兵們發自內心對音樂的喜愛。一開始我還覺得他們無非就是要完成上面布置下來的任務,只要能拿到名次就可以了。可當我面對著一雙雙閃爍著光芒的眼睛時,那麼的簡單而純粹的渴望,讓我接收到了他們對音樂的熱愛,也讓我感受到了他們的真誠。一個人或是一群人做事是出於真心的喜好還是利益的驅使,旁人只要稍微用心就能很明確地察覺得到這其中的區別,而這種區別所給周邊的人帶來的感覺和營造的氛圍也是完全不同的,這個不同也有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影響到最後的結果。

這些年我們頻繁地觸及到一個詞「正能量」,這是一個多麼有力量的辭彙啊,積極向上的正想能量在哪裡?就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裡和身上——每一份真心的渴望,每一次善意的微笑,每一眼閃光的專註,每一個忘情的投入,每一片赤誠的情懷……每一個人都充滿了推動社會良性發展的原始動能,每一個人都是自己圓滿人生的能量基地,每一個人都可以藉由自己的真誠與善意在各種機緣巧合之下唱出自己生命的華彩詠嘆調。

就如同影片中,因為女主角的瘋狂音樂會而無意間成就了一個默默無名的普通琴師不可思議的卡內基音樂大廳的美好夢想。

藝術來自於生活,高於生活,更應該服務於生活。同樣一個作品,不管它的藝術含金量有多少,只要它可以從不同的角度,給到不同階層的人他們所能接收和吸取到的歡樂與啟示,那它就是了不起的創作。只要是能流芳百世的創作一定不僅僅是空中樓閣的陽春白雪,它一定是深深地紮根於普羅大眾的心聲的肥沃土壤,深深地打動和感染到更多的普通受眾的。藝術如此,生活亦如此。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感動四,這一份感動要送給片中三位主要演員,我個人要對她們表達發自內心的深深的謝意。

梅姨的精彩表演自不用多說,就憑這部電影她獲得了人生中的第29次奧斯卡提名就已經是了不起的閱歷了,這裡只說片子中她打動我的兩個方面。

一是在她的眼中時時會流露出一種對生命本身的禮讚和憧憬。那比星星還要閃耀靈動的神態讓我完全忽略掉她的皺紋、體型,打什麼針?拉什麼皮?還生命最本真的模樣,她成功地塑造的這個對藝術對生命無比熱愛的、充滿生命活力的靈魂深深地打動著我,也鼓舞著我去做那個最本真的自己。

第二個就是她的演唱。梅姨是有著深厚演唱功底的,這一點從最後當她在彌留之際,在恍惚中她深情地為自己愛人高歌,如此動人心弦的演唱足以證明她的聲樂造詣。我自己也曾參加過無數的演出比賽,在現場有時因為狀態等各方面的因素唱錯唱偏個別細節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梅姨為了塑造這樣一個完全唱不準的歌劇愛好者,竟然在正確演唱的基礎上故意唱偏半度、1/4度、甚至更離譜,那可真不是誰都能做到事情。也就是說。不僅自己要刻意製造噪音,忍受噪音對自己的折磨,還要全程表現出十分投入陶醉的狀態,最重要的是要讓看電影的人不至於因為聽不下去而中途走人甚至罵娘,這個沒有深不可測的演唱表演功底是絕不能做出如此完美的演繹的。梅姨,對您,心悅誠服,心悅誠服!

再說說男主角,越看越有味道的休叔。這個人設其實是很有爭議的,很多人都認為男主角是貪圖女主角的家產。的確,有名無實的夫妻,金錢的誘惑似乎是最有說服力。不過20多年如一日的無微不至的照顧與呵護,甚至在跟情人約會時無意間聽到有人在奚落自己的妻子,不顧情人的勸阻也要去與對方大打出手,如果沒有真愛的話,是不是應該與情人一起順著那個勢也來發點兒牢騷吐吐槽之類的情節,這樣是不是更符合情理呢?值得一個風度翩翩的老年紳士大動干戈的,除了自己心中的摯愛那還會有誰?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休叔整部影片所流露出來的溫柔體貼細緻周到真的非常細膩,特別是當他勸說妻子當時卡內基演唱會未果時,最後他選擇了支持與承擔,那個瞬間的似笑非笑,那一眼「我拿你真是沒辦法」的溺寵,那點點滴滴融化在生活瑣事的各個細節實在是太令我動容了。

還有那一段讓人驚艷的水兵舞,瀟洒自如、誇張奔放的舞姿把這個人物內心深處的矛盾展示得淋漓盡致,也許最開始他是想藉助妻子的財力和地位躋身上流社會,實現自己的演員夢,到慢慢地被妻子的簡單純粹善良溫暖等內在品質所感染,最後發現演好自己作為丈夫這個角色,才是他這一生最出色的作品。

值得一提的還有那個蝸居於社會底層的窮鋼琴師。西蒙同學自帶喜感的長相、層次分明的表演,真心是讓我過目不忘。除了他在電梯里一忍再忍、最後實在是沒忍住,放肆地大笑起來的鏡頭讓我也跟著他笑出了聲之外,在他簡陋的單身公寓里,女主給他送唱片時主動幫他洗碗后坐在鋼琴前,用沒有受到病毒傷害的右手彈起了肖邦的名曲,他悄悄地彷彿是不經意地移到鋼琴左側,用左手似乎非常不情願地彈起了和聲,那個場景充滿了惺惺相惜的理解和無聲的心靈契合,他把鋼琴師內心深處的自卑和不甘心透過他半倚的體態和左顧右盼的扭捏入木三分的表現了出來。據相關的資料介紹,影片中他所演奏的曲目全部都是由西蒙本人彈奏的,又是一個用藝術傳遞真情的主兒,真的忍不住又要再次豎起大拇指!

永遠的梅姨,跑調天後的著調人生

這樣一部看起來荒唐的影片,卻讓我放下了對「術」的執著,更多地去關注技巧水平背後的東西。

跑調十萬八千里的歌劇愛好者卻為自己的生命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唱響了金錢、愛情和夢想都很豐盛的、很是著調的人生樂章。

回到現實生活中的我們,應該做些怎樣靠譜的事,才能成就自己不離譜的圓滿生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