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張雨綺既是書中的春琴,也是觀眾心中的貴妃


摘要:文/滿囤兒很多人無論看片前還是看片后,都不解為什麼《妖貓傳》要找張榕容來演楊玉環。一來張榕容的中法混血很顯眼,二來其身材也難堪丰韻之名。以至於很多人之前都誤以為張雨綺才是片中楊貴妃的飾演者。因為她的氣

文/滿囤兒

很多人無論看片前還是看片后,都不解為什麼《妖貓傳》要找張榕容來演楊玉環。一來張榕容的中法混血很顯眼,二來其身材也難堪丰韻之名。以至於很多人之前都誤以為張雨綺才是片中楊貴妃的飾演者。因為她的氣質顯然和過往銀幕or熒屏上曾經出現過的楊貴妃一脈相承嘛。不過囤兒在看過原著小說的時候,也就明白了陳凱歌如此選角的用意。張雨綺需要飾演的是書中的春琴,而春琴的一個作用,便是成為部分人心中的楊貴妃。這,是影片&原著試圖營造的一種內心體驗。

張雨綺既是書中的春琴,也是觀眾心中的貴妃

小說里有一個重大的真相被電影改編的時候捨棄了,那就是楊玉環的真實身份。她有一半胡人血統的事本是謎團,卻在電影版里成為了公開的秘密。這雖然能夠更加直觀地揭示大唐在民族和文化上的包容度,但畢竟違背了常人對楊玉環血統的認知,導致了觀眾對選角的不解。陳凱歌和編劇王蕙玲也許預料到了這個改編會造成的後果,因此急需在楊玉環之外,用其他角色另外樹立起大唐本土美女的標杆。顯然,能擔起這個功能的片中角色,除了春琴別無二選。

張雨綺既是書中的春琴,也是觀眾心中的貴妃

電影還刻意地將春琴放在全片第一個出場,第一個與妖貓接觸,第一個點題,第一個引出謎團。我們回想一下影片內的設定,空海和白樂天所處的年代距離楊貴妃死去已經30多年。也就是說,不僅觀眾不知道楊貴妃長什麼樣子,連戲中人也不知道楊貴妃長什麼樣子。貴妃的獨特血統對觀眾和對戲中人一樣不可預知。因此,在未「親臨」極樂之宴前,空海和白樂天也只能和觀眾一樣,以大唐標準美人的認知去揣測楊貴妃的美。甚至片中李白的「雲想衣裳花想容」也是以大唐美女的美去構建的讚美詩。你們說,這個大唐本土美女的標杆,是不是全片美學的基調?

張雨綺既是書中的春琴,也是觀眾心中的貴妃

陳凱歌對原著中層層撥開的謎團似乎並不是特別熱衷,他更熱衷於對大唐文化的影像式讚美。因此《妖貓傳》的後半段更類型化娛樂化一些,反而前半段,也就是妖貓利用春琴來代言楊貴妃的段落,才是更有寓意噠。陳雲樵對春琴的態度,不正是玄宗對貴妃的態度的顯化版本么?楊貴妃想到卻沒能說出的命運之悲,不也早就在春琴的口中傾吐出來了么?顯貴的時候,春琴是陳家的驕傲;災難來臨的時候,春琴則是可以犧牲的。就連春琴的死也和楊貴妃一樣,都是無人認領的。

張雨綺既是書中的春琴,也是觀眾心中的貴妃

為了完成角色的任務,秦昊和張雨綺都拿出了十二分的演技,臉上的喜怒哀樂、心中的怨氣殺氣都能夠禁得住IMAX巨幕特寫的考驗。兩人躺在床上等妖貓來時的內心活動,在霓裳羽衣曲里癲狂的扼頸,無論表情是小還是大,秦昊和張雨綺都演得很沉浸其中。秦昊在得意與慌亂間演出了男人的痞壞,張雨綺則把春琴的各種狀態拿捏得極其到位,相當於分化出了三四個內心。這三四個內心的交替登場,不僅營造了謎團更是提前暗示了真相和主旨。等我們二刷的時候,會對她在屋檐上行走的畫面更有感觸。在被妖貓附身後,張雨綺獨特的聲線帶著一絲絲情悲,直抵觀眾內心。《妖貓傳》告訴我們,楊貴妃並不是一個個例,而是一種很普遍的女性命運。春琴是楊貴妃,楊貴妃也是春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