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快手:低俗內容可撐不起150億美元


這兩天讀了一篇文章,很是喜歡。

文章來源自魏武揮老師,題目叫做《阿里來自火星,騰訊來自金星》。

其中有一段講A和T的“原罪”,老師說阿里的烏雲是淘寶假貨,騰訊的烏雲是遊戲害人。

但是,這一切在快手面前都不值一曬,因為快手的“原罪”,是惡俗。

快手的低俗想必大家都有所耳聞,不清楚的,可以去看看X博士的那篇《殘酷底層物語:一個視頻軟件的中國農村》,如果這篇文章還可以看得到的話。

但是,低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惡俗。

在各種自虐、生吃活物已經不能博出位的情況下,不少快手用戶開始用更為沒有下限和底線的方式來賺取眼球。

比如,少女懷孕。

上個月,知乎、微博等社交媒體上曝光了部分快手用戶炫耀 14 歲少女懷孕的視頻,而在“傳媒老王”隨手一搜之下,“00后寶媽”的視頻在快手簡直可以說是隨處可見。

無獨有偶,前些天,《南方周末》又有一個很驚人的報道,在這個報道中,快手上很火的紅毛尬舞團的“紅毛皇帝”——快六十歲的顧東林的16歲男徒弟彝族老二和12歲半的女徒弟莉莉在賓館過夜,被巡邏的警察發現並被帶走。

這已經不僅僅是低俗,而是惡俗,甚至是犯罪了。

面對這些問題,快手官方的態度卻很奇怪。

在昨天的快手媒體溝通會上,快手合伙人曾光明表示,快手的大部分用戶來自二線以下城市,最高學歷低於高中,“他們拍的東西在都市精英看里看起來很LOW,但是他們並不在精英的判斷框架里。”

但是,依照第三方平台易觀智庫提供的數據來看,快手的主要用戶相比於其他短視頻平台無論在收入、年齡還是學歷上都要更低。

其實,一個平台的用戶群體是來自於哪裡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平台的監管和引導作用。

快手合伙人曾光明說,快手是行業里審核最嚴格的APP,他們已經建立了1000人以上審核團隊,結合智能識別技術,能實現對所有新上傳視頻實現先審后發,並屏蔽所有肉眼可識別的違法違規內容。

姑且不論這個最嚴格有沒有違法廣告法,以及其他短視頻平台會不會承認,就算是這個說法成立,那為何普通用戶都可以看到的少女懷孕、虐待、侮辱警察等違規內容,在快手還能大行其道呢?

只有兩種解釋,要麼是快手的監管根本無效,要麼就是快手的這些問題根本不是監管所能解決的。

相反,倒是有用戶在微博、知乎等社交網絡上反映這些快手的問題時,快手的識別和反應速度倒是蠻快的,有不少知乎網友反映,他們的回答和文章迅速被快手官方所舉報。

從這個截圖上可以看到,快手的邏輯是:你說的事我們已經刪除了,所以這個事實不存在。

更有甚者,曾光明還說“內容是平台管理,行為是公安管理”,不知道這種甩鍋給警察的行為,警察叔叔會怎麼想,政府又會怎麼想。

最近,自媒體開八(現在叫開柒了)爆料說,快手啟動了新一輪融資,預計這是快手上市前的最後一輪融資,估值高達150億美金。

快手的上一輪融資是在今年3月,在那次騰訊領頭投的D輪融資中,快手的估值為30億美元,僅僅九個月之後,估值就翻了5倍,不能說不瘋狂。

據說,快手創始人宿華的願景,是要讓快手對標Snapchat或者instagram,把估值做到200億。

按照快手自己的統計數據,他們三月份時的日活用戶約5000萬,總用戶量約為4億;而今日活用戶超過1億,總註冊用戶數據超過7億。

姑且不論這個數據有沒有水分,就算以這個翻倍的日活和總用戶數,再加上這樣的用戶質量,恐怕也很難撐起150億甚至200億美元的估值。

土豆網創始人王微曾有一個很有明的廢水理論,他說:“灰色內容可以產生龐大流量,但卻近似於工業廢水,毫無價值。”這句話放在今天同樣有道理,快手的低俗內容或許能帶來用戶的不斷增長,但這些用戶以及流量的價值則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宿華在對外接受採訪時曾說過,目前快手平台有三種變現模式,按重要性程度排序分別為信息流、粉絲頭條和直播。

宿華的布局可以理解,畢竟直播的總體盤也就在百億規模,目前已經見頂了。可事實是,快手目前主要的營收還是直播,信息流廣告收入還處在一個比較初級的階段,這也難怪,試問一下,有幾個廣告主願意自己的品牌出現在惡俗內容之間呢?

我也看到,快手在D輪融資之後,進行了大規模的市場投放以及國際化路線,試圖藉此改善用戶結構和流量價值,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是收效甚微。

這也難怪,一個擁有如此體量的APP,想要一夜之間改變它的調性,談何容易。

更何況,真的要對用戶進行洗牌的話,損失的流量和日活恐怕都是快手難以承受的,看上去,快手不得不在低俗流量和高質量用戶之間,作出一個艱難的選擇。

來源:望月的博客 WeChat ID:wangyueblogg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