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iPhone X圖紙價值連城,“員工”裡應外合聯手盜竊,撬動蘋果地下產業


蘋果公司一向注重保密文化,特別是對新項目信息的嚴防死守,前蘋果硬件高管曾比喻蘋果的保密文化如同恐怖組織。

┊ 每個員工都只知道自己手頭正在做的事情,互相之間不談論工作;

┊ 每個員工都只能進入與自己項目相關的特定區域;

┊ 職的員工甚至不會知道自己的職位具體是什麼;

┊ 哪怕是對家人朋友,也不能透露關於工作的絲毫信息。

蘋果的保密措施、對泄密的0容忍態度,和內部員工對公司的信仰,都是新產品機密不被泄露的原因。

蘋果公司保密尚且如此,身為其全球最大代工廠的果代工(為避免麻煩,本文全文使用該化名)自然更需要嚴防泄密,這就需要員工擁有足夠的忠誠度,然而對大多數人來說,忠誠度都是有標價的。

蘋果發布會前,8萬美金求一部iPhone 真機的小廣告貼在果代工宿舍區,3萬人民幣一個iPhone 7彩色包裝盒的收購信息大大方方貼在鄭州包裝廠員工宿舍區……對薪資較低的廠工來說,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在員工基數這麼大的情況下,果代工的保密環境嚴峻,不得不採取一些嚴格的安保措施,在這些安保手段下有哪些仍然被鑽漏洞的例子?這勾起我好奇心的問題在最近有了解答,一個很靠譜的朋友告訴了我一些有趣的案例。

嚴格的安保措施

果代工下屬12個子集團分別主攻不同方向,蘋果未上市產品的所有生產場地均為特保區,特別是負責iPhone 生產的甲子集團生產線,全部配有頂級安保,進出都需要進行極為細緻的檢查。

早年的特保區還是允許攜帶智能手機的,只需要在前後攝像頭上貼保密簽就行,不過在15年發生了一件事,讓果代工老總大怒。

15年底,深圳觀瀾果代工某產品開發人員帶手機進入特保區,從文檔中心借出圖紙后躲進廁所撕開攝像頭保密簽偷拍。出廠區時被保安發現密封攝像頭的保密簽有動過的痕迹,繼而查出手機里的全套圖紙照片,保安當場獲得一萬元獎勵。

而收買者是一個想要成為果代工的數控機床供應商,開價20萬,企圖提前準備相應的產品型號提高競標勝算,事情敗露后這個廠自然被除名。

這件事兒直接影響了果代工後來的安保規則,特保區安檢全面升級。

┊ 不允許攜帶手機進入,僅部分有權限的員工可攜帶無拍照功能的功能機;

┊ 靜電衣的口袋被取消;

┊ 進出特保區需要過安檢門篩除所有含金屬的物品(包含皮帶扣和內衣小部件等),同時還需要接受保安手檢;

┊ 垃圾全部翻查再銷毀,就連本子也需要翻開檢查是否有夾帶;

┊ 每天清點物料數量,數字精確到個位,稍有不對就封鎖整個廠區,進行地毯式搜查。

在這樣細緻的特保區安保面前,想夾帶東西是非常困難的,曾有員工試圖將物料藏在夾縫裡、塞在垃圾中、甚至衝進下水道帶出,最終都被搜查出來。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再嚴密的防護機制也總會有漏洞。

成功盜竊的“聰明人”

11年底,鄭州果代工3、4個員工勾結,秘密安裝無線路由器,借無線網橋接入生產系統,將水貨手機燒成”正版機”(將蘋果手機序列號和IMEI號寫入來路不明的機器中,使機器可以正常使用),五個月的時間改機9000多部,最終因為每天申請的機器代碼超過出貨量被蘋果公司發現。

但這種盜刷畢竟還是少數,更多的泄密行為,對象都是iPhone 未發布的新機。外界對iPhone 新機信息的需求除了好奇之外,更是一個龐大的灰色產業鏈——手機殼製造商、山寨機廠甚至是各路媒體都迫切希望在發布會之前得到信息,搶佔行業先機。

事實上,每年蘋果發布會前,市面上就已經流傳着各種真假難辨的iphone 新機圖紙甚至真機諜照,這其中真實的部分就是從蘋果或果代工員工手中流出的。

靠譜的朋友透露,近期,果代工員工小張因為違反商業秘密法正在接受審判,他成功地盜取了iPhone 7和iPhone X 的設計圖紙,導致這兩款手機在發布會前被曝光,最終量刑估計在5~7年。果代工的安保如此嚴密,他究竟是如何盜竊成功的?

神鬼不知的作案手法

在果代工,員工分為師級和員級,這兩個級別裡面又細分出以數字代表的更多等級。員級員工一般都在一線車間,往上是師級,像小張這樣的大專畢業生進廠級別是師一。

小張在果代工待了近十年,升到師三、四級,工作中有機會接觸到圖紙,這為他成功盜取圖紙做了鋪墊。

蘋果的設計圖紙為了保密全部使用加密軟件進行加密處理,但果代工一些台干(台灣籍幹部)由於溝通需求是有解密文件的,而小張剛好跟他們在同一個辦公室。

該台乾的電腦,一直使用同一個弱密碼,小何在一旁偷看過幾遍,記住了關鍵的密碼位置,經過幾次猜測和嘗試之後成功進入台乾電腦並竊取圖紙。

在這裡,老師傅再次強調,不使用弱密碼很重要。

圖紙有了,解密文件也有了,那要怎樣帶出去呢?這裡不得不提到果代工設在深圳龍華的一個檢測中心。這個檢測中心提供的服務是面向果代工全體的,無論是果代工的哪個分部,只要有需要即可使用。

檢測中心是一個獨立的存在,並不屬於甲子集團管理,保密環節非常薄弱,小張的某個表親就在這個檢測中心工作。

接下來的進展順利,小張以合理且合法的方式將圖紙傳給檢測中心,告知表親文件名,讓其下載,再使用手裡的解密文件對圖紙進行解密。盜出的設計圖紙被小何掛在某3D建模設計論壇出售,售價5萬。

冒着巨大的風險偷出的圖紙,最後跟表親一起分5萬。這個價格在很多人看來都不可思議且不值得,但對果代工的普通員工來說,這相當於三四個月工資的數字已經是一個相當大的誘惑了。

跟蘋果公司的員工不同,果代工的員工本身對於蘋果沒有任何信仰,進廠進行重複枯燥的工作僅僅是因為生活所迫,同時沒有更好的選擇。高強度的工作任務和低額的酬勞不成正比,一個看起來不可思議的價格,在這裡其實並沒有那麼不可理解。

經過兩三個中間商轉賣后,這份圖紙分別到了賭殼人、手機貼膜、山寨機生產商,以及科技大V kk低調手裡。

令人意外的圖紙流向

如果要問蘋果設計圖紙泄露的最大得益者,那無疑是賭對圖紙的手機殼製造廠。看起來小小的手機殼背後藏着巨大的利潤空間,只要賭對一次,造就爆款帶來的利潤是按千萬計算的。這也使得手機殼製造廠每年都願意花大價錢去購買市面上流傳的iPhone “內幕”圖紙,也就是所謂的“賭殼”。

“賭殼”是在iPhone 新機發布前手機殼廠商的一次集體賭博行為。發布會前幾個月,黑市上通常會有多份不同的iPhone 新機圖紙,製造商們通常會花十幾二十萬不等的價格購入圖紙,再擲百萬開模,小規模生產一批,發布會結束后立刻購入真機比對,比對無誤即大規模量產。

除手機殼外,山寨機也是這條利益鏈里的大頭。模仿得好的山寨機,不但外觀難以分辨,就連繫統界面都跟iPhone 一模一樣,不真的上手完全沒辦法看出這是一台山寨的小作坊安卓機,這些山寨機們甚至有自己的銷售網站。

有趣的是,媒體反倒是這條灰色產業鏈的末端,與大家的認知完全相反,他們往往是最後拿到圖紙的人。當所有環節都將圖紙消化過後,媒體才有可能得到被啃過一圈的新機信息,而這也是這張圖紙的最後一絲價值。

天網恢恢

說回這次泄密事件,購入圖紙的科技大V kk低調在16年成功曝光過iPhone7(當時有抄襲的爭議),而這次提前曝光iPhone X 的部分內容,引起了果代工的注意。

果代工找律師警告kk 低調,要求他停止這種侵權行為。但是“聰明”的人總有“變通”的方法。自己不能公開,不代表其他人不行,花錢買來的圖紙,不甘心就這樣白白浪費。於是這份不能自己公開的圖紙,被kk低調轉賣給了國外的科技博主。

說到這裡,我們不得不給大家第二個提示,不要貪心。

這件事兒的起因是貪心,最終敗露也是因為貪心。

kk低調一圖多賣,將圖紙分別賣給2個博主,這兩個博主因為首發問題在Twitter上吵了起來,其中一方在爭吵的過程中公開了和kk低調交易的對話截圖……

新機設計圖紙泄密,kk低調被抓,對蘋果和果代工來說還有更緊急的事情——溯源,企業出了內鬼是一件多可怕的事情,這麼嚴重的泄密事件少不了嚴查。

果代工在進行多項篩查后拉出一份懷疑名單,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態度緊張且有充分作案條件的小張。與警方聯動審問后,小張招認盜竊過程,同時供出之前iPhone 7圖紙的盜竊者也是自己。

而在他主動說出作案過程之前,沒有人想到他盜取圖紙的手法……

相對蘋果公司而言,果代工偷盜事件之所以更多,一是員工對產品和公司都沒有太深的感情,大多隻為了生存而工作;二是工作強度大的同時工資偏低,這種情況下更願意鋌而走險。

蘋果在手機市場佔有的份額無疑是巨大的,這巨大的利益提供了許多正規的就業機會,也吸引了為數不少的灰色產業涉足。

蘋果2017Q4財報解讀

┊ 賭殼人賭中一朝成功,賭不中還有明年;

┊ 山寨機作坊借勢提升銷量;

┊ 媒體被關注度和粉絲數牽引,博中則在一眾同行中冒尖兒。

從本質上來說,其實大部分人跟小張都沒有差別,忠誠、道德這些東西,始終是有一個標價的。

他被5萬塊吸引,賭殼人被更大的利益吸引,媒體人被關注度吸引,你我也總會在某些瞬間被一些超出我們“心理價位”的誘惑所吸引。

但不同的是,這些超出預估範圍的誘惑出現的時候,評估過後所做的選擇。

人人都知道依附蘋果新機發布生存的灰產每一個環節都是違背道德甚至違背法律的,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人都可能被吞噬。

如果你有更多相關信息,可以在評論或後台告知我們哦。

來源:一本黑 微信ID:darkins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