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摘要:本文作者:狐小仙在年末最後幾天,把電影《芳華》看完,影片已經被大多數人熟知,所以故事情節不再敘叨。影片要表達的內容頗為豐富,然而牽動人心的依然是劇中劉峰和何小萍兩個略帶憂傷的角色。【劉峰】每天,我們都

本文作者:狐小仙

在年末最後幾天,把電影《芳華》看完,影片已經被大多數人熟知,所以故事情節不再敘叨。影片要表達的內容頗為豐富,然而牽動人心的依然是劇中劉峰和何小萍兩個略帶憂傷的角色。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劉峰】

每天,我們都會有幾分鐘對著鏡子,我們習慣鏡子中正面的自己。可是,別人看鏡子中的你,是不一樣的。甚至是你自己陌生的那個人。

顯而易見,自己是看不真自己的。

一個人、一個社會、一個時代都會不自覺形成價值觀,影片的那個年代,雷鋒精神就像一面旗幟,如果沒有值得傲嬌的出生背景,那麼成為像雷鋒一樣的人,也許可以得到認可。比起諸多高幹子女身份的文工團員,木匠出身的劉鋒沒有任何優勢。但是他可以像雷鋒一樣:大度、熱情、善良、仁義,不計回報,慢慢的,他也習慣了成為別人口的好人。與此同時,他才可以與高幹子弟並駕而驅,甚至脫穎而出。那麼真實的他呢?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一個完全隱藏在面具之下的一個模糊的影子。

這個影子,其實內心是有缺口的。這個缺口,也是傷口,需要不斷的為他人付出時,得到感激、稱讚,以及關心才來撫平這個隱藏著的缺口,只有彌補缺口了,才會強大。只是這份強大並不是真正的強大,只是一種來自外界獲取的暫時性彌補。

所以,當劉峰被林丁丁舉報其「流氓」行為,他的精神生活瞬間坍塌。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小說的魅力,總是給我們帶來驚喜和意外,讓觀眾在一次次婉惜,一次次憤怒,一次次遺憾后,給觀眾最想得到的結果,以感受到暖意與慰藉。可是,此部影片沒有,沒有出身背景的且失去一個胳膊的劉峰退伍后,為了生存,成了運輸司機,生活還是過得很艱難,錢和權力的缺失,成為他生活最大的難題。而這,何嘗不是絕大多數普通人的難題?

如果說善良是為了自我保護,又何嘗不是為了避免受到傷害呢?

劉峰的好,人人皆知,可是人人都不珍惜,人們已經賦予他「雷鋒」的光環,那麼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至於林丁丁有喜歡過他嗎?看得出來,林丁丁對劉峰有一絲心動的,那心動不是愛,是一種自我魅力的肯定。聰明的她早看出來劉峰的愛慕,對他也是欲拒還迎。可是,一旦受到外界的譴責和衝擊,她便覺得不值,哪怕是一個熱烈的擁抱,至於劉峰榮譽來得多麼不易,與她沒半毛錢關係,在特殊的年代里,她身上不能有一絲「瑕疵」,她有更多的「追求」。最終,她如願的嫁給華僑,顯然她比誰都知道自己要什麼。而多年後,當落魄的劉峰拿起她在澳洲的美照時,那是怎樣的一種滋味啊?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儘管討厭林丁丁這樣的女人,但不能說就是她毀掉了劉峰。真正毀掉劉峰的,除了那個特殊的年代,還有他自己。

【何小萍】

這部電影其中一個亮點就是:女主角是幾個女兵中,最不漂亮的一個。令人驚訝的同時,也明白這個角色選得好。

她是一個柔弱、敏感、自卑、善良的女孩。這樣的女孩多如牛毛。而註定這樣的女孩容易成為被攻擊的對象。人性就是這麼可惡。不管到哪裡,你都會發現總有人被欺負,總有人愛欺負人。從何小萍第一天來文工團,她傻傻的要展示舞姿的時候,就讓一群人開始嘲笑,隨後整個文工團里的人都不願意搭理她,明明她的舞跳得非常好,可是卻沒有人願意與她搭舞,那場面有多尷尬,相信每個被冷落過的人,都能感同身受過。

軟弱必須有底線,善良也是。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與劉峰不同的是,何小萍知道誰是真的好,誰又值得她愛。劉峰愛的是高高在上的女神,一旦受到挫折,他想到的不是反思,而是還想成為人們眼裡的「英雄」,哪怕是死亡,也許能夠被人們歌頌,譜成歌曲,讓心中的女神唱出來,如此,他也算是滿足了。他活得一直沒有何小萍清醒,他早已經被英雄的光環所蒙蔽,看不清鏡子中那個最真實的自我。

在劉峰被下派到連隊時,何小萍的底線出來了。她如一個勇士,站在冷漠的人群里,高高仰起頭,扯著嗓子喊:劉峰,明天我送你!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此時,她就是英雄,是觀眾心中英雄。再後來,她成了部隊里的英雄。儘管,代價是她瘋了。

即便瘋了,何小萍依然是個小心翼翼的乖女孩,看到舞台上熟悉的舞蹈時,緩緩地走出去,在空曠的天地間,翩翩起舞,那神逸舞姿就像誤入凡間的仙女,瞬間俘虜了每一位觀眾的心。那是傾訴,那是釋放,那充滿靈氣的身姿,宛如一件經歷千錘百鍊后的藝術作品,完美得令人心痛。

很多年後,當劉峰和何小萍兩個人手握手,坐在長椅上,輕輕的訴說往事,他們比誰都更體會到:個人的孤獨,個人的傷痛,對這個時代前進的車輪來說無疑是奢侈的,更為奢侈的是愛。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

或者從出生開始,生活在底層的他們都一直掙扎在這個世間,渴望獲得更多的成功和愛,偏偏得到卻是滿身的傷痛。如今那些曾經欺負過他們人,看上去依然活得比他們好。然而,一杯黃粱濁酒和一桌山珍海鮮,在旁觀者所看出來的滋味都比當局者親口嘗出來的好。正因如此,他們最終釋懷,以一種感恩而知足的方式,好好的活著。

生命的世界是複雜而闊大的,往事如風,早已經吹過。

劉峰與何小萍,如鯁在喉沒有芳華的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