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摘要:作者/高慶秀今年賀歲檔的幾部大片,《芳華》已經上映,下一部就看12月29日上映的《二代妖精》的表現了。這部作品是由工夫影業和北京文化共同出品的,並由北京文化5億保底發行。參與到這個盤子裡面來的出品方並

作者/高慶秀

今年賀歲檔的幾部大片,《芳華》已經上映,下一部就看12月29日上映的《二代妖精》的表現了。

這部作品是由工夫影業和北京文化共同出品的,並由北京文化5億保底發行。參與到這個盤子裡面來的出品方並不多,除了工夫影業的投資方騰訊影業以外,還有一家耐飛影視。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最後一家出品方可能有點陌生,它確實也是在2016年12月才剛剛註冊成立。但如果你了解背後的團隊構成,以及項目情況,可能就會改變這種「新」的看法。

它是北京衛視知名主持人栗坤創辦的公司,已經默默籌備將近3年的時間。

12月22日(上周五),在娛樂資本論舉辦的CEIS2018中國文娛產業年會上,耐飛影視正式亮相。作為2017年傑出娛樂力投資大賞獎項頒獎人,栗坤以耐飛創始人亮相。

目前,耐飛影視已經買下近30個IP,團隊成員在影視行業經驗均超過10年。公司在成立之初就與北京文化達成戰略合作,與烏爾善的長生天、工夫影業等其一線的製作團隊有著深度的合作關係。

更重要的是邀請到了陳國富作為耐飛的藝術總顧問,一上來就聚集了影視圈一股核心力量。

「影視行業其實是人的行業。」陳國富經常跟身邊的人說這句話。大概意思是說,影視行業是個工業化流程性很強的行業,從投資製作,到宣發放映,每個環節都需要很多人配合,人是這個行業中最核心的要素。

正是抓住了這一點,耐飛影視不僅找到了一批業內志同道合的資深人士一起創業,跟天下霸唱、煙雨江南、貓膩等作家大神成立了公司,還聚集了丁晟、吳京等戰略合作導演,探索更多影視內容可能性。

跟影視圈那些PPT公司「未有項目先吆喝」不同,耐飛影視除了參與到《二代妖精》的投資以外,其實也參與到了今年的爆款網劇《河神》的投資,兩部投資超過1億的網劇《艷骨》和《悍城》已經分別被優酷和愛奇藝購買……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栗坤與團隊堅持的理念是,耐得住寂寞,才經得起飛翔。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一家有「背景」的公司

擁有影視行業最「貴」的IP

也許是太過低調,業內知道耐飛影視的人並不多,但凡聽說過它的人又會好奇,如何在1年內,與那麼多大神作家和導演迅速展開合作?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與耐飛影視相關的幾位關鍵人物。第一位當然是創始人栗坤。她曾經是「北京衛視主持一姐」,更多人認識她也是因為她主持人的身份。

但事實上,在文娛行業從業超過12年期間,栗坤見證了影視行業的崛起,與影視行業中的不少導演和明星都已成為好朋友。用她自己的話說,採訪的明星和導演,沒有500位也有300位了。

就拿兩部《戰狼》來說,栗坤在兩部作品中都給了吳京很大支持。《戰狼1》上映前,不管是影片類型還是演員陣容,市場都不是很看好,這種情況下,吳京找到栗坤說,這部作品是他自己投的,能不能幫忙宣傳宣傳?

當時栗坤正在做北京衛視《大戲看北京》的節目,二話沒說,就幫吳京做了一場首映禮。後來《戰狼1》票房口碑雙豐收,吳京一直記著這份感激。在《戰狼2》的首映禮時又為其站台。吳京說:「我可以不接受其他任何媒體的採訪,但栗坤開口的話,我一定會答應,因為她幫過我。」

像與吳京這種有著深厚信任關係的明星和導演還有很多。也正因此,耐飛成立之後,便與不少大佬順利展開合作。「他們懂得給導演以及幕後人員足夠的尊重。」耐飛影視的一位合作夥伴說。

一個比較典型的案例是,耐飛做了系列型中國導演紀錄片《逐影》,專門用來記錄國內在影視藝術上有突出成就的導演,目前已經在騰訊視頻上線4期,有烏爾善、大鵬、丁晟、吳京,四位導演,陳國富的這期正在拍攝中。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做這個紀錄片的初衷是想讓更多的觀眾關注到優秀影片幕後的功臣,而不僅僅關註明星,但它帶來的意義遠超預期。這個系列紀錄片讓參與其中的每一位導演都感受到耐飛的誠意和尊重,也願意保持更緊密的合作關係。

「烏爾善和丁晟曾把拍攝的紀錄片分享給身邊的好友們看,他們覺得排出了自己真實的一面。」上述同事說,也是因為這種信任,烏爾善目前已經將《封神》的網劇交給耐飛影視來製作。

在這家公司的團隊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位人物則是耐飛影視總經理彭思雨。

她最早在一家外企主管市場工作,2008年前後加入華誼兄弟負責電影市場策劃,公司上市之後,彭思雨總覽華誼兄弟集團品牌工作,並主導策劃如今的H計劃。後來,彭思雨成為陳國富的特別助理,參與了《畫皮2》、《太極1、2》等作品。在加入耐飛影視之前,彭思雨在北京文化協助董事長做全平台IP打通、開發和串聯工作,和栗坤就是在北京文化時期因工作相識。

「我跟栗坤分別在電視、電影行業走了這麼久,許多想做的事情都很像。」彭思雨說。目前,耐飛影視的IP項目運營和團隊管理由彭思雨全權負責。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拒絕短期變現

與天下霸唱、煙雨江南等大神成立公司

煙雨江南是耐飛影視簽約的第一位大神級作者。

他本名為邱曉華,是百度文學旗下縱橫中文網簽約作者,代表作有《褻瀆》《塵緣》《永夜君王》等。但寫網文只是煙雨江南的兼職,他主業公募基金經理,掌管資產規模上百億。

彭思雨第一次見到煙雨江南是在上海外灘的一家米其林餐廳。當時,主要是想買他《永夜君王》的小說版權,在聊天的過程中,得知他有退出金融界的想法。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煙雨看上去就是大腦非常發達的金融精英男一枚。我跟他說影視是跟金融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個行當,是人的藝術。我當時就把和耐飛影視有關係的人擺了擺,把我們的價值觀描繪了一下,煙雨當天就有點心動。但他沒兩天就辭職了這事兒還是挺嚇人的。」彭思雨笑著說。

就這樣,煙雨江南放棄了公募基金經理的工作,與耐飛影視成立了一家叫上海燭龍的公司,這個公司將作為煙雨江南作品的唯一出口。

據了解,煙雨江南現在正在日本,替《狩魔手記》考察日本的漫畫團隊。「《狩魔手記》是一部非常西式的經典作品,改編難度很大,但好萊塢看的懂,也需要這種內容,我們就推薦給了煙雨一個好萊塢大佬,幫他規劃這部作品的開發。」彭思雨介紹說。

耐飛影視簽下的另一位作者大神是天下霸唱,雙方也成立了公司。未來這家公司主要是運營天下霸唱的一個全新系列——「四神斗三妖」。

說到「四神斗三妖系列」,彭思雨透露明年耐飛會隆重推出《火神》,會有重磅導演執導,現在也正在與天下霸唱醞釀,看能否在一個世界觀下,和工夫的《河神2》實現IP聯動,而儺神竇占龍和殃神崔老道也會陸續推出。整個系列的世界觀類似於漫威的英雄聯盟,幾個「神」一起組成戰隊,對抗惡勢力「三妖」。

與煙雨江南先買版權后成立公司的模式不同,耐飛影視跟天下霸唱的合作是先成立公司,后買版權。彭思雨坦言,在跟霸唱成立公司之前,心裡是打鼓的。

「因為霸唱的書成本也高,很多人搶著合作,耐飛影視要再去干這麼一件事情,我們想的是怎麼保證乾的就比別人好呢?」

但當栗坤和彭思雨見過天下霸唱之後,兩人瞬間被天下霸唱滿腦子的故事征服了。「你就在那坐著聽他講故事,一個比一個有意思,越聽越興奮,在栗坤看來,表面上看起來天下霸唱經常寫鬼神妖之類的,其實他是一個對中國傳統文化,尤其是非物質文化遺產非常有研究和情懷的人。

「當時霸唱拿了一些散亂的書名,有《火神》《四神斗三妖》《崔老道捉妖》等,我們就提出為什麼不把『四神斗三妖』作為一個整體的世界觀去規劃呢?把四個神,三個妖放進去,多好玩。霸唱就很high,說你們怎麼猜出來的。隨後,雙方一拍即合,就買了八本書,說一起為這八本書成立家公司,共同打造在這個類型里最有影響力的IP。」彭思雨介紹。

除了這兩位大神以外,耐飛影視還與《擇天記》的作者貓膩成立了一家公司,與《尋龍訣》與《河神》的編劇劉成龍成立了發生影業,同時還買了月關和天使奧斯卡、烽火戲諸侯、柳下揮、無罪等大神的作品版權。目前,在耐飛影視影買下了近100個IP版權,僅頭部作品就有近30個。

在彭思雨看來,成立公司最大的好處就是大家成為一家人,有了血緣關係。「沒有成立公司的時候,各種收益在合同條款裡面是很確定的,比如版權費用,作者權益等。但成立公司之後,未來的收益都是未知和不確定的,大家一起努力,目標一定比能固定在合約上的更高一些。」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網劇《艷骨》、《悍城》各投資1億

未定平台先開拍

今年暑期播出的《河神》,其實耐飛也是其中的投資方之一。而且,耐飛影視的投資佔比並不低。能參與這個項目,與《河神》劇本精彩有關,也與當時這部作品面臨的特殊情況有關。

早在2013年,彭思雨還在工夫影業的時候就接觸過《河神》的創作初期,並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為《河神》做項目書,她很清楚工夫創作團隊為這個項目付出的心血。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但《河神》開拍前,面臨一個問題是還沒能確定播出平台,在網劇2B的商業模式中,沒有提前預售意味著作品拍完之後,有可能賣不出去,前期投資打水漂。

「當時我們想的很簡單,工夫在做一個很勇敢又很讓人興奮的嘗試,劇本那麼好,我們就應該支持自己相信的項目和人。加上那個時候我們已經和編劇劉成龍成立了發生影業,我們當然也想支持自己的創作團隊。」彭思雨說。

說到劉成龍,作為一位年輕的編劇,他總是能給栗坤和彭思雨帶來一些出乎預料的驚喜。

比如正在馬來西亞拍攝的《悍城》,就是由劉成龍自己編劇,耐飛影視主控的一部警匪懸疑動作網劇,已經確定在愛奇藝獨播。但在拍攝之前,這個項目備受質疑。

以導演為例,《悍城》的導演是只拍過一部小成本恐怖片的女導演劉殊巧。國內女導演本來就少,更何況是駕馭這樣一個投資過億的、全程在海外拍攝警匪懸疑題材。但在近期的探班之後,彭思雨已經把心放回了肚子里。「拍的真好,文戲武戲一樣都不含糊」。

「開拍前,劉成龍給了我一篇非常有感染力的導演闡述,說女性導演是他刻意為之的,她的視角和審美,拍出的硬漢警匪片肯定會區別與市場上所有的已有類型,會更不一樣。我當時聽完,也無法想象會有什麼不一樣,但我覺得,只要不一樣,並且全體主創都在為這個不一樣做努力,就會有希望和奇迹。我又一次被他說服了。」彭思雨說。

有意思的是,《悍城》在開拍之前並沒有完全敲定和平台的協議。「沒有時間再等了,我們在這個時間點能找到的最好的製作班底都在,錯過了就要重新換人,演員的檔期也在這卡著。我們對自己的東西有信心,就想先開拍再說。」彭思雨說,耐飛影視另一部100%投資,體量過億的網劇《艷骨》也是類似情況。

《艷骨》是業內一位知名的製片人孟雪推薦給耐飛併到了彭思雨手中。

「她是北大中文系畢業的,對文字要求非常高,之前也有許多豆瓣高分的製片作品,她說一定要看看《艷骨》劇本,這就是一部乾乾淨淨,陽春白雪的古裝少女作品,會是古裝作品里的清流。我看完劇本,覺得這個劇本真的很難得,又能拉來蔣家駿導演來做,就和製片人全速推進了。」目前,《艷骨》也已經確定在優酷獨播就在本月的27日上線。

耐飛影視花大精力主投主控的這兩部網劇作品,以及《河神》都有些共同特點,投資過億,開拍前都沒有確定播出平台。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魄力?

因為以彭思雨為代表的,耐飛影視的團隊基本都是傳統電影出身,背後還有這麼多創作力量可以做顧問,關鍵時候能給出關鍵的意見。

「電影是toC的,每一部電影作品都是先拍出來,上映之後才知道成敗。我們真做過好東西,知道沒有萬無一失的項目,只有不計代價的信念和付出。所以,有好的項目,有合適的團隊,不太擔心平台不買賬。」彭思雨說。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耐得住寂寞

才能飛得更高

在娛樂資本論娛樂產業年會現場,工夫影業總經理陶昆說,影視行業的人是要有羞恥心的,如果做不好,會被人罵。彭思雨對這點,深表認同。「還是先拿出好內容來,別拿出的東西讓你覺得抬不起頭來,我們干影視的沒點榮譽感,這麼大壓力還真不下來。」

也正是基於這份影視人的榮譽感,與業內不少「未見項目提前吆喝」的PPT公司不同,即便手中已經有天下霸唱、烏爾善、吳京等重量級合作夥伴,耐飛影視很低調,甚至一些已經基本確定的項目也未向外公布。

栗坤曾經重新解釋「耐飛」兩個字的含義:耐得住寂寞,才能飛得更高。

另一個比較有意思的現象是,公司幾個核心業務板塊負責人幾乎清一色是女性。栗坤開玩笑說,我現在給人事定的考核標準就是今後員工男女比例能達到1:1。

揭秘潛行一年的耐飛及它的Mr.Key們:陳國富、烏爾善、天下霸唱…

行業特點決定了影視工作需要極大的體力與耐力。因此,影視行業一直是男性主導的行業,會有部分女製片人,但很少有女導演。但在栗坤看來,女性高管也有自己的特點,她們既感性,又理性,極其努力,有韌性,而且極為忠誠。

在一個女性為主的團隊中,栗坤作為創始人再一次顯示了在公司管理方面的高情商。「她經常說自己是給我們服務的,遇到解決不了的事情,她會幫我們出頭。」上述耐飛員工表示。

耐飛影視的成立,僅僅是耐飛邁出的第一步。

未來,耐飛影視將發揮與生俱來的互聯網基因和耐飛團隊劇集開發的創作力,為戰略合作夥伴提供了網生內容的開發以及IP延展,為導演提供多類型頭部IP的甄選,為大神提供適配的影劇化開發策略及團隊。

也就是說,耐飛是要做做成一個閉環型公司,既是一個服務體系,也是一個開放平台。可以簡單理解為,影視鏈條上的任何一個工種,在耐飛都能找到一個合適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