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網生風口下,森宇文化如何從發行到網劇的制、宣、發三位一體


摘要:作者/移星月網生內容的浪潮一起,創業公司來了,老公司也開始轉型了。上海森宇文化就是轉型者之一。從2010年成立至今,森宇文化將超過2萬小時的數字影視版權收入囊中,其中既包括了風靡亞洲的《繼承者們》、《

作者/移星月

網生內容的浪潮一起,創業公司來了,老公司也開始轉型了。

上海森宇文化就是轉型者之一。從2010年成立至今,森宇文化將超過2萬小時的數字影視版權收入囊中,其中既包括了風靡亞洲的《繼承者們》、《天國的階梯》等大熱韓劇,也涵蓋了《步步驚心》、《仙劍奇俠傳3》、《士兵突擊》等爆款本土劇,以及《飛行者》、《鐵線蟲入侵》等院線電影。在影視劇版權發行和節目聯合運營業務上,近幾年有一直保持著每年30%~40%的利潤增長率。多年深耕,也讓這家公司在2017年掛牌了新三板。

但森宇文化並不滿足於單純的發行運營業務。究其原因,是因為付費市場起來了。

一位業內人士就表示,付費市場目前不到100億,但3-5年後,整個付費市場可能就是幾百億,甚至突破1000億。

這是一個內容為王的時代。而做發行公司,核心卻是渠道。

「如果你只做渠道,沒有製作能力或者其他實力,就沒法拿到好的頭部內容,渠道的價值也就沒法實現。」上海森宇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長兼總裁陳志永對娛樂資本論如此說。

網生風口下,森宇文化如何從發行到網劇的制、宣、發三位一體

因此, 打通內容製作和渠道,構造一個行業閉環,就成了森宇的必然選擇。「我有好的內容產品之後,現有的渠道就成了變現渠道。」

事實上,打造行業閉環是這條產業鏈上的公司共同追求,最明顯的莫過於視頻平台。在購買天價的版權劇時,各家也在積極布局自製劇。

但轉型並不容易,三大平台目前都還處於燒錢狀態,回報期尚未到來。

那麼,重新定位成網生內容公司的森宇文化,這條轉型之路,打算如何走呢?

網生風口下,森宇文化如何從發行到網劇的制、宣、發三位一體

依託發行優勢,

轉型網生製作公司

儘管正在進入內容為王的時代,但在影視劇生產這條產業鏈上的玩家,製作,發行,渠道平台方,強勢的多數時候依然還是平台方。

換句話說,平台的喜愛,決定了網生內容公司的生死。

那麼平台想要什麼呢? 在陳志永看來,優質內容同時還要低成本。

在陳志永看來,視頻平台開發自製劇,不可能直接招聘編劇、導演、演員,製片全過程繁瑣而專業化程度高,還是要依託製片公司。但傳統的頭部製作公司就目前來說是甲方,平台是乙方。所以平台需要培養一些網生內容公司,滿足平台對自製劇的需求,並和平台一起成長。

「對於頭部公司,利潤太低它不願意做,但新生的網生公司,利潤率低一些也願意做,而且為了建立品牌影響力,也會努力把產品做到極致。」

而在網生內容製作這條賽道上,森宇的優勢恰恰來自於之前的業務資源和經驗。

網生風口下,森宇文化如何從發行到網劇的制、宣、發三位一體

原先的新媒體版權發行公司這一基因,讓森宇文化在轉型製作公司時,比多數製作公司更懂互聯網和用戶,也更懂平台。

由於發行是直接和市場和平台打交道,長期的合作讓森宇文化熟悉了各個平台的排期,哪個排期缺什麼內容,以及整個網劇市場的趨勢變化:當前稀缺的類型是什麼樣,類型可能的改變方向是什麼,諸如此類。

「我們對整個互聯網是非常了解的,用戶行為和數據分析都是一種基因。有了這個基因做互聯網的內容就會很有利。」

那麼內容製作公司可以越過發行公司直接和平台合作嗎?

這種情況是有的,但不會成為主流。「平台如果一部戲一部戲的去跟製作方談,費時又費事,成本太高了。但如果平台方通過發行公司,就可以打包拿到優質的內容。」

據陳志永透露,目前森宇和平台方一個發行合同就可以簽訂將近一百部網劇,三四千集數量。

和平台的這種直接且長期的業務合作,也讓森宇文化作為內容製作商,更擅長和平台溝通。

在陳志永看來,視頻平台更擅長大數據、把控項目質量,而製片公司擅長創作,只有兩者結合起來,才能生產優質影視產品。

對定製劇製作公司來說,理想的狀態是從前期劇本開發階段到後期的拍攝,能及時獲得平台的反饋和溝通。但現實是,平台每年要出許多部定製劇,很難做到每家公司都充分參與和溝通。但對森宇文化來說,發行業務每周、每天都要和平台打交道,一旦溝通渠道建立起來,製作業務也可以利用同一個渠道及時有效地獲得平台的支持和反饋。

網生風口下,森宇文化如何從發行到網劇的制、宣、發三位一體

布局網生內容的開發製作,

17年多個項目進行中

森宇的轉型,其實從兩年前就已經開始,2015年,森宇文化購入了第一批IP,只有兩個,青衫落拓的《下一次愛情來的時候》和《被遺忘的時光》。2016年則之買入了《都市特種兵》的全系列。 就IP購買的數量和增速來看,森宇的步子邁的並不大。

在IP價格水漲船高的今天,為什麼不多買點? 對此,陳志永表示「我不屯IP。」

在陳志永看來,有兩種IP生意,一種是單純IP買賣生意,買進賣出,賺取差價,這種是IP中間商的生意。另一種則IP開發生意,及針對IP做影視動漫遊戲等開發。

而森宇要做的是IP開發,量太大,團隊開發速度也會跟不上了,所以只選擇合適的量來投資開發。相比數量,陳志永更關心IP的質量。而質量有兩個標準,一要性價比相對高,二要拿過來之後馬上進入開發階段。

儲備好了可開發的內容,接下來就是組建製作團隊。就目前來看,通過簽約、投資工作室以及項目合作等方式,森宇文化已經獲得了編劇、導演、製片人等資源,其中不乏知名編劇和導演。

傳統的發行優勢,挑選IP的標準以及組建製作團隊的能力,也讓森宇文化的項目開發,獲得了不少優質的業內合作對象。就在前不久的愛奇藝雲第二期雲騰計劃上,森宇文化就獲得了網劇授權的IP《赤骨成婚》。此外,森宇文化還和慈文、奧飛娛樂,芒果娛樂,稻草熊影業等達成了聯合開發協議。「一方面是看重我們的發行能力,更重要的還是認可我們的前期開發能力。」

以2017年開發的項目,原日劇IP《龍櫻》為例,儘管國內之前也引進過一些知名的日劇IP,但改編后的市場預期都不算好。但陳志永表示,日劇IP對影視公司來說,依然是優質標的,究其原因,日劇IP的基礎包括人物設計、主題等,優勢明顯,製作公司需要大費心血的環節,在於如果將其高度本土化的改編。

網生風口下,森宇文化如何從發行到網劇的制、宣、發三位一體

據了解《龍櫻》將是森宇文化聯合開發的第一部網劇作品,目前已到了籌拍階段,除《龍櫻》外,2017年森宇文化還在同時推進的作品還有玄機授權的《天行九歌》、《女兒國傳奇》(名稱暫定)等。

網生風口下,森宇文化如何從發行到網劇的制、宣、發三位一體

保留髮行市場佔有率,

加強海外新媒體渠道

對於這個網生內容的新兵,發行業務的老兵來說,網生固然是轉型方向,但發行的市場佔有率,卻絕對不能下降,甚至在保留目前國內的市場佔有率情況下,還要加強海外的新媒體版權發行取代。

就目前來看,除了與國內各大視頻網站、廣電數字電視、OTT、IPTV等建立深度合作以外,森宇還全面介入三大電信運營商的無線業務,航空客艙、旅遊大巴業務。海外方面,森宇文化已經覆蓋YouTube、Netflix,Amazon等渠道。並引進維亞康姆系列動漫。

維持發行優勢的一大好處,是為網生內容製作造血。

陳志永表示,許多純內容製作公司的收入波動很大,就是因為文化創意內容不是標準化產品,爆款講究天時地利人和,不是年年都能出來的;另一方面,爆款的誕生, 也和一家公司的積累有關。比起一些已經崛起的優秀的網生內容製作公司,陳志永表示森宇的團隊還很嶄新,需要歷練和經驗。但他認為一家公司只要遵循內容開發邏輯,有情懷,堅持做下去,就一定會有出爆款的機會。而堅持的關鍵,就是要有其他業務來支撐內容創作,而穩定增長的發行業務就可以為森宇文化的內容製作業務持續供血。

隨著《白夜追兇》賣給了Netflix,來自海外的版權收益,也逐漸進入了網劇製作公司的視野。對沒有渠道的製作公司來說,要想在海外上線,版權往往需要交給第三方發行公司或者平台來代理。而森宇文化由於自身就有發行渠道,並且不限於視頻平台,還有廣電、數字電視,手機無線運營商等渠道以及海外渠道,這使得在轉型網生內容的森宇文化,既是其他網生內容製作公司的競爭對手,也是合作對象。

在陳志永看來,轉型影視劇製作始終是一個戰略方向,短期內公司的營收和盈利主要還是在發行業務上,但是一些網劇項目會在2018年盈利,2018年森宇文化還是會以平台定製劇為主,但隨著人才的積累,工業流程的磨合和對業界製作力量的熟悉,幾年後的森宇文化,將打通製作+運營+分發的產業鏈,成為一個生態完整的網生影視內容泛娛樂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