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中國網路文學:「九千歲」人多勢眾,「歡脫風」勢不可擋


摘要:懇請您點擊右上角,訂閱「媒介之變」的百家號。網路文學發展20年間,不但媒介幾經變遷,主流讀者群的代際也在不斷更迭,大致而言可分為三個世代——「70后」、「80后」、「九千歲」。第一世代以1975年前後

懇請您點擊右上角,訂閱「媒介之變」的百家號。

中國網路文學:「九千歲」人多勢眾,「歡脫風」勢不可擋

網路文學發展20年間,不但媒介幾經變遷,主流讀者群的代際也在不斷更迭,大致而言可分為三個世代——「70 后」、「80 后」、「九千歲」。第一世代以 1975 年前後出生者為中心,他們從小讀港台武俠言情等小說,在 20 歲左右成為中國大陸最早的個人電腦用戶,網路文學網站的創始人、早期大神也大都屬於這一人群。第二世代以 1985年前後出生者為中心,青少年時期接受了上一代所開創的網路類型小說,同時也看動漫玩遊戲。他們將網路文學進一步向網路化方向推進,打造了「爽文」12 的核心模式。目前,他們仍是網路文學的中堅力量,最當紅的一線大神大都從其中間產生。第三世代以1995年前後出生者為中心,是與互聯網一同長大的一代。他們與歐美日韓「網生代」同步接收最新網路文藝的滋養,在精神上擁有一個二次元世界,正在把網路文學推向二次元方向。這三個世代如今共同塑造著網路文學的面貌,雖然被外界視為一個整體,然而他們之間不但有著內在的差異,有時甚至表現出價值和趣味上的鴻溝。

比起「80后」,「九千歲」才是真正享受了中國30年經濟增長和獨生子女政策紅利的一代,他們非但沒有「70后」童年記憶中的布票糧票,也沒有「80后」的房貸壓力。在他們成長的歲月里,一切堅固的東西都煙消雲散了, 包括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之間的界限。網路空間給他們帶來了無數個「平行世界」,在各種亞文化生態中自給自足、自娛自樂,與主流社會保持著若即若離的關係,不再渴求既有體系的認可。他們是犬儒的、小確幸的,但卻是天生具有互聯網基因的一代,隨著媒介革命的深入,世界文化潮流正在向他們走來。

據閱文和掌閱兩家行業巨頭 2017 年的統計數據,目前讀者中「九千歲」的比例達到七成左右,作者也佔到一半左右,人數大約在 2 億左右 13。網生一代已經全面崛起,並且人多勢眾,他們的價值模式和快感模式必然改變著網文的敘述模式和爽點萌點。

成於「70后」、「80后」之手的網路小說,在千變萬化的類型背後,有一個核心的模式,就是「屌絲的逆襲」。這是當代青年深層焦慮的折射——社會價值觀單一到只剩下世俗成功一途,而事實上階層日益固化,下層青年的成功夢只能靠在幻想中滿足。「屌絲的逆襲」雖然奉行的是叢林法則,仍是某種宏大敘事,即認定世界有一個總體的價值體系,個人需要在這個價值體系內獲得認可。而在胸無大志的「九千歲」看來,這個宏大敘事太沉重了,人生的意義不在做人上人,而是讓自己高興。沒有了苦大仇深的情感動力,即便是屌絲也懶得逆襲。於是,他們把以往宏大敘事的深度模式去掉,變成資料庫,供自己「搭積木」。日常向 14、歡脫風 15和陪伴感成為網文的新潮流。

中國網路文學:「九千歲」人多勢眾,「歡脫風」勢不可擋

本年榜中選入的三篇起點文《一念永恆》(耳根)、《修真聊天群》(聖騎士的傳說)、《美食供應商》(會做菜的貓)都是順應著這一潮流而出現的。其中,《一念永恆》和《修真聊天群》都是修仙小說,前者是耳根的轉型之作,後者是老牌作者聖騎士的傳說抓住新潮流的成果,它們不約而同地顯示了修仙小說的轉型。

過去十年中,修仙小說最能引發讀者共鳴的模式是「凡人流」(由妄語《凡人修仙傳》開創),「凡人流」 修仙小說表面上是修仙尋道,內核里卻是在講述一個凡人如何在冷酷森嚴的修行世界中掙扎前行,時刻如履薄冰——所謂的修仙,不過是人生殘酷面的投影。耳根曾被視為「凡人流」的代表作者之一,而在「凡人流」的路越走越窄時,最早完成突破的也正是他。在這部小說里,他寫了一個不那麼冷酷的男主,一個不那麼絕情的修真世界,大大增加了描寫日常生活情趣部分和幽默色彩,讓讀者每章每節都能會心一笑。有限度的溫情與善意瀰漫在書中,在素以「黑暗森林法則」為圭臬的修真小說大環境里,成了一股清流。雖然《一念永恆》里「新元素與舊模式」的磨合目前還存在許多問題,但無疑稱得上是轉折關頭的突圍之作。

網路聊天是新的生活方式,也成為近兩年來新興的網路小說題材。對第一代網路原住民來說,最重要的經驗就是網路經驗,在網路的包圍中成長的他們,終於開始通過對網路經驗的直接書寫來建構世界。《修真聊天群》讓神仙們建聊天群,將遊仙的古老想象與互聯網的當代生活熔鑄為一體。小說中滿滿都是「給飛劍四周裝護欄」、「水群分身術」、「法器充電」等爆笑情節,傳統修真文中激烈的「大道之爭」與「長生之問」被懸置起來,對一切的吐槽和調笑成為化解日常生活平淡乃至平庸的解藥。

《美食供應商》(會做菜的貓,起點中文網)的內容就像它的名字一樣坦率:供應美食。作者曾在上架感言中提及創作小說的初衷:「對美食的熱愛。」美食文雖然興起了幾年,但其實沒有真的「為吃而吃」的作品, 口腹之慾總與打怪升級、日常種田、穿越戀愛、甚至國家復興、文化自信等不同的快感模式連接著。作者們也不認為僅靠吃所帶來的溫吞的節奏和單調的快感,能討好慣於追求大起大落的網文讀者。直到《美食供應商》成為有史以來成績最好的新人新作,所有人才大跌眼鏡,原來把所有心思都用在吃上的書也能紅!讀者的評論簡單實在:「看這本書,吃泡麵都更香了」。一語道破它的奧妙:下飯。下飯固然簡單,卻折射出時代的巨大變遷與人的慾望模式的變化。「九千歲」對日常生活的觀照和品質生活的追求提到了一個新高度,但他們的選擇不多,在「詩和遠方」都逐漸被邊緣化和污名化后,美食成為對抗生活的瑣屑與平庸的新寵。被消費社會所不斷開發出來的各種慾望,以各種花樣方式被滿足著。他們的舌尖上未必有一個中國,但卻有著實實在在的陪伴感和幸福感。

這三部作品的作者都是「80 后」,他們率先踏入了新一波潮流。隨著網文寫作門檻的提升和老一輩大神的霸榜,年輕作者們成名的年齡不可避免地延後了。當「90后」乃至「00 后」成為網路文學的真正主角后, 又會如何「我手寫我口」呢?再有,「九千歲」恰好生長於一個「去政治化」的時代,但是「去政治化的時代」 與「網路時代」的重合不是必然的,他們不關心政治,不意味著政治不關心他們。當他們重新被納入一個高度政治化的社會秩序后,二次元與三次元、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的關係都會發生變化,他們將如何應對呢?這些都將是我們未來觀察的重點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