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中國網路文學:主流化走向國際化,規範化規避類型


摘要:懇請您點擊右上角,訂閱「媒介之變」的百家號。「主流化」是近年來網路文學發展的主要趨向,在跨媒介的同時也跨出國界。2016年以來,中國網路文學在海外的傳播成為網文界乃至整個文化界的一個熱點話題,「網文出

懇請您點擊右上角,訂閱「媒介之變」的百家號。

中國網路文學:主流化走向國際化,規範化規避類型

「主流化」是近年來網路文學發展的主要趨向,在跨媒介的同時也跨出國界。2016 年以來,中國網路文學在海外的傳播成為網文界乃至整個文化界的一個熱點話題,「網文出海」已成為一種全球文化現象,受到各方面高度關注。目前 Wuxiaworld(武俠世界)、Gravity Tales(引力)等翻譯網站已基本完成與閱文集團、中文在線等中國網站的合作,國內居於網文界霸主地位的閱文集團也開始布局海外市場,並將「網文國際化」作為集團未來的核心戰略之一。2017 年 5 月,「起點國際」正式上線,成為海外布局的開端,這也是網文行業已擁有相當高的產業成熟度后的必然選擇。

目前,有上百本中國網路小說在這些網站連載翻譯著,有的還在同步更新。本年榜中《一念永恆》《修真聊天群》《放開那個女巫》等幾部作品都在其列,其中二目的《放開那個女巫》(起點中文網)雖是新人新作, 卻同時在海內外受到追捧。這部根植於中國互聯網文化的超級爽文,以西方中世紀歷史為背景,以敘述上極佳的節奏感和情理上適宜的分寸感,將男性最難以割捨的渴望——情慾、暴力與歷史——融匯在了一起。將這些作品的海內外粉絲評論參照來看,可發掘出不少文化研究的命題。

2017 年是政府對互聯網文藝進一步加強管理的一年,特別在 6 月份前後,頒布了包括《網路文學出版服務單位社會效益評估試行辦法》在內的一系列法規,落實到網路文學內部,就是什麼能寫,什麼不能寫。如何在兼顧讀者爽點和政策規定之間找到微妙的平衡點,這將是一項需要長期探討的「技術活兒」。

中國網路文學:主流化走向國際化,規範化規避類型

在新媒介和新時代帶來新變的同時,老網站的老類型也在繼續推出精品文。

在「歷史研究范兒」一脈,本年榜推出趙子曰的《三國之最風流》(縱橫中文網)。作者以現代人的「史識」跳出包括《三國演義》在內的評書式「三國故事」的市井氣,將筆觸伸向經濟史、社會史與生活史,建構了網文空間的「新三國」。

在網路空間所釋放出的巨大能量的推動下,老的經典能出新,洋的也能本土化。年榜中以西方奇幻世界為背景的遊戲小說《琥珀之劍》(緋炎,起點中文網)便融匯了歐美奇幻、日式奇幻和中國網游小說三種寫作資源。面對如此複雜的文化脈絡,小說有時也難免顧此失彼,但我們看到了作者博採眾長、自成一家的努力—— 這不是歐美的,也不是日本的,而是中國式的奇幻小說。

《俗人回檔》(庚不讓,創世中文網)是一部在網文圈口碑頗高的小說。主角邊學道從2014 年重生到2001年, 重新經歷了新世紀以來中國乃至世界波瀾壯闊的歷史大潮。小說的成功處在於寫透了當代俗人形象和俗人文化,作者明明白白地以「俗人」來命名這個故事,但其實又無時無刻不在反抗著這一邏輯,雖然他也明白反抗只是徒勞。時代選中了這群「俗人」作為中國經濟和互聯網產業高速發展期的主角,作者在書寫他們成功故事的同時,也剖析了光鮮面背後的陰暗和複雜。連同他們的鬥爭與妥協、光明與骯髒、卑瑣與高尚。目前政府大力提倡網路文學寫現實題材,或許都市重生文16 是一個可行的路徑。

我們今天處在一個多重媒介融合的時代,每一種媒介背後是一種人——印刷人、電子人、網路人(PC人、手機人)——有著不同的審美結構和感知方式。其實,沒有人是「單一媒介人」,所有人都是「融合媒介人」, 只不過居於主導的媒介不同而已。所謂「世代差異」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媒介差異。從媒介變革的角度出發,我們更能理解文學的變化、世代的更迭,以及我們自己持續不斷的內心衝撞。「媒介融合」和「世代更迭」在

2017 年呈現出十分突出的特徵,在未來的幾年內,也將成為我們觀察網路文學發展趨向的重要維度。

(本文為邵燕君主編的《2017 中國年度網路文學》一書序言,有刪節和修訂,該書將由灕江出版社出版)

1 「故事群眾」是本文作者所在研究團隊「北京大學網路文學研究論壇」內部討論中自創的一個概念,它與「文學青年」相對,與「普通讀者」 接近,特別突出「普通讀者」中愛好故事的一面。在文學期刊為主導的傳統文學體制下,他們常被混同於「文學青年」,被認為是「文學愛好者」。但他們其實只愛讀小說,讀小說時也主要關注故事,對於文學性、思想性不甚敏感。在社會生活中,他們屬於主流人群,是普通群眾,不像「文學青年」那樣以邊緣者、叛逆者自居。中國當代的故事群眾與傳統的評書戲曲愛好者一脈相承,也應該是現代類型小說、肥皂劇的核心受眾。由於在中國當代文學體制內,類型小說一直被壓抑,「故事群眾」曾一度是較通俗的文學期刊(如《故事會》《小小說》等)的支持者,也是港台武俠言情小說的忠實讀者。網路空間開闢后,他們成為中國網路類型小說的締造者——其 龐大的人口基數、旺盛的閱讀需求是網路類型小說繁榮發展的基礎,大部分網文作者也是從「故事群眾」中轉化而來的。當然,「文 學青年」和「故事群眾」之間的界限並不嚴格,「故事群眾」中有一些也是「文學青年」,「文學青年」在沉迷於類型小說的時候, 也是「故事群眾」。有關「故事群眾」這一概念和相關問題的深入探討,可參閱北京大學中文系李強(本研究團隊核心成員之一)的 碩士論文《從「網路文學」到「網路類型小說」——中國網路文學的興起與定型(1997—2007)》,2017年 6月通過答辯。

2 2017年 1月 6日,晉江文學城盤點了「2016年度IP改編最具價值作者」,公布了網站 2016年度有兩項及以上IP改編且單部作品或單項均在百萬以上的作者名單,一共有八位作者上榜。晉江作品的影視等版權簽約情況一直是同步在「出版影視」版塊公開展示的,截至 2017年 10月 14日,影視、動漫、遊戲、有聲版權共簽出 328項,2017年公布的簽約金額單項已超過千萬元。

3 「大神」是網路文學內部對有成就作者的特定稱謂。它源於遊戲《魔獸爭霸》,在普通玩家心目中那些操作嫻熟的高級玩家跟「神」一樣, 常人難以企及,因此稱之為「大神」。後來「大神」被用到網路文學中,形容一些在作品點擊率、粉絲數量、作品影響力等方面突破一定規模的「超級」網路作家。後來,「大神」這個稱呼也被商業文學網站納入網站粉絲消費體系,例如,起點中文網的「大神之光」 及後來閱文集團的「簽約白金大神」中的「大神」,都是一種具體數值化的榮譽等級。這種榮譽等級化的「大神」需要粉絲們不斷投 入金錢、時間去「供養」。「大神」的稱謂後來也被泛化,所以,最著名的大神,會被稱為「頂尖大神」、「扛鼎大神」等。

4 在晉江的「2016年度 IP改編最具價值作者」名單上,第一位為非天夜翔,影視、遊戲、動漫、有聲、海外版權成功輸送多渠道聯合運營,全年版權簽約總金額過兩千萬;第二位為priest,影視、動漫、遊戲、有聲等多渠道均簽約,改編項目全年版權簽約總金額過兩千萬, 年度佳作《默讀》更是創下純影視簽約金額近千萬的好成績。

5 「女性向」一詞來自日語,原本指以女性為受眾群體和消費主體的文藝作品的分類;網路興起后,女性終於擁有了自己的獨立公共空間,女性向開始與女權主義相結合。所以,廣義的女性向是指一種對消費主體的性別劃分,狹義的女性向則是指一種以滿足女性的慾望和 意志為目的、以女性自身話語進行創作的趨向,是網路空間的產物。參見鄭熙青、肖映萱、林品:《網路部落詞典:女性向·耽美文化》中「女性向」詞條,肖映萱編撰,《天涯》2016年第 3期。

6 2017年 6月 16日,晉江文學城官方微博宣布非天夜翔成為2017年上半年首位單影視版權交易金額過千萬的作者。

7 「同人菜市場」是以微博為媒介的中介性平台,在這裡,作者和讀者按照規定格式,發布自己的寫作/接單需求和閱讀 /訂單需求, 明碼標價,一對一公平交易,供需雙方一清二楚。目前這種「定製寫作」只在粉絲屬性和消費力都極強的同人小圈子內通行,作品不一定公開發布,買賣雙方的報價往往也只起到鼓勵作用,有時讀者的評論反饋甚至比酬金更重要。這種全新的寫作、閱讀形式,初衷是聚集同好,並沒有成熟的商業價值,但卻極有可能成為市場無限細分的網路文學未來的主流形態之一。

8 其中,年限係數可選擇1-20年,簽20年合約的權重是5年的1.5倍、10年的1.3倍、15年的1.13倍;授權係數分為單本作品、作者身份、實體出版、影視及其他衍生、無線授權五種,每缺少一種授權,都會造成權重係數的扣除。這樣,願意簽下20年的「賣身契」式長約、將所有授權交給網站的作者作品,在積分和榜單上將佔據極大優勢,想要自由選擇網站、自由給出授權的作者,則必須放棄這些優勢。參見《2016版積分公式說明》,晉江論壇網友交流區碧水江汀版塊,發帖人 iceheart,發帖時間 2016年7月 13日。

9 根據中國「網路文學 +」大會(北京,2017年 8月)上晉江提供的官方數據,2016年 7月至2017年 6月,晉江的用戶數量增加了

420萬左右,總量約 2100萬,增幅高達 25%。晉江是一個長期在PC端佔據優勢的老牌網站,而新增的420萬用戶顯然不可能來自日漸式微的 PC端,而是新湧入的手機讀者,是 IP吸引來的眾多圈外「路人」和「小白」。

10 2017年 5月 26日不老歌站長 York發布了題為《即日起不老歌將禁止各類連載》的公告,估計與審查壓力有關。由於不老歌的博客內容私密性極高,只有關注用戶可見,無公開鏈接。公告全文轉載見百度貼吧。

11 當代中文網路社群中「同人」一詞意為建立在已經成型的文本(一般是流行文化文本)基礎上,借用原文本已有的人物形象、人物關係、基本故事情節和世界觀設定所作的二次創作。參見王玉玊、葉栩喬、肖映萱、鄭熙青:《網路部落詞典:同人粉絲文化》中「同人」詞條, 鄭熙青編撰,《天涯》2016年第 4期。

12 「爽」,指讀者在閱讀網路小說時獲得的一種爽快感和滿足感。「爽文」就是在這種讀者本位的模式下創作的網路小說,而小說中最好看、有趣的高潮部分或某種固定套路被稱為「爽點」。「爽」是網路小說的一個基本特徵,因此也有人將網路小說統稱為「爽文」。參見吉雲飛、李強、高寒凝:《網路部落詞典:網路文學》中「爽 /爽文」詞條,吉雲飛編撰,《天涯》2016年第 6期。

13 掌閱數據研究中心發布的2017年上半年網文閱讀習慣報告中顯示,掌閱用戶中90后佔41%,00后佔34%,成為網文讀者中的主力

軍,而 80后已成為過去的一代,僅占 17%。同時,作者也呈年輕化趨勢。其中,1990年以後出生的作者佔比達到 59%,80後作者只佔比 33%。另據閱文集團數據中心2017年的報告,在2016年超 7成的移動端數字閱讀用戶為 26歲以下的年輕人,其中 90後用戶占

42%。同時主流作家的年輕化趨勢十分顯著,90后已成為最活躍的作家群體。其中,19-25歲作家為 35.57%,佔比第一;26-30歲作家為 33.49%,而31歲-35歲的作家為17.36%,較前兩個年齡段落差明顯。據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發布的「第 40次中國互聯網路發

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 2017年 6月,中國的手機網路文學用戶數量為3.27億,也就是說,即便保守估計,目前網路文學也擁有超過 2億的「90后」和「00后」讀者。

14 日常向,即以寫日常生活情趣為主,通常沒有打鬥、戀愛情節。

15 歡脫風,網路文學的一個固定標籤,泛指一種輕鬆歡樂的風格,語言一般比較幽默。

16 重生文,一種網文類型,主角死後又回到自己生命的某個時刻,重新開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