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聲音機》用戲劇的方式為自己吶喊


摘要:去年12月,《聲音集》二輪演出圓滿落幕,通過兩台獨角戲,《聲音集》描摹了兩個對生活瀕於絕望的人如何在詩意的自白中解剖內心世界,最終與自己和解的故事。作為「發出一個時代個體生命的心聲」的開篇,《聲音集》

去年12月,《聲音集》二輪演出圓滿落幕,通過兩台獨角戲,《聲音集》描摹了兩個對生活瀕於絕望的人如何在詩意的自白中解剖內心世界,最終與自己和解的故事。

《聲音機》用戲劇的方式為自己吶喊

作為「發出一個時代個體生命的心聲」的開篇,《聲音集》收穫了眾多來自觀眾與評論者的溢美之詞,更探索出一種新的戲劇表達體裁——自白戲劇。在舞台上剝離掉所有條條框框的表演範式,用一種走入內心的質樸表演打動觀眾,這是尚壘戲劇工作室「零度表演實驗」的首次成功試水。

《聲音機》用戲劇的方式為自己吶喊

《聲音機》用戲劇的方式為自己吶喊

在經濟飛躍、大眾成功學甚囂塵上的背後,人的最真實內心總是被擠壓被忽視。《聲音集》所引發的強烈共鳴讓我們發現,現代人亟需一個良好的心靈疏解通道,這是絕不容忽視,並且刻不容緩的。

《聲音機》用戲劇的方式為自己吶喊

怎樣讓戲劇的表達做到更快、更直接並且互動性更強?

本著對表演藝術的進一步探索,也希望收穫更多來自大眾,志同道合的創作源動力,尚壘戲劇工作室正在計劃一次更為大膽的嘗試——

戲劇來源於生活,更來源於真實,

我們能不能給具備表達衝動的人直接發聲的機會?

普通人的真實生活素材,

經過怎樣的演練才能適應舞台?

「零度表演實驗」在《聲音集》中讓青年演員脫胎換骨,

這種方法如果用在毫無表演經驗的普通人身上還是否行得通?

《聲音機》用戲劇的方式為自己吶喊

這會是一次別開生面的戲劇試驗,它被命名為《聲音機》(Voice Machine)——聲音機三字,意為「開創一種新的戲劇發聲機制」,就像收音機的調頻,《聲音機》也會是多聲部的——由6-8個獨角短劇組成,不追求敘事的完整性,截取每個表演者生活中的片段,用一種弱情節、碎片式的戲劇表達,來捕捉當下都市人的思想觀念、心理狀態。總而言之,《聲音集》的姊妹篇《聲音機》,旨在為參與者量身定製表達方式,給普通人一台「聲音機」!用戲劇的方式為自己吶喊!

那麼,《聲音機》會如何運作?

1

公開招募表演者與其戲劇文本——無論專業與否,只要有表達熱情、分享動力和表演潛力的人,都能報名參加;

2

由參與者分享獨特的個體經驗——以個人體驗為原始素材,經過工作坊和後期排練,結合編劇團隊的集體創作,演化出舞台文本;

3

經由導演、編劇團隊的量身打造——發掘表演者的表達特質,發展出兼具個性化和藝術特質的具象舞台呈現方案。

整個創作過程將突出以下三個環節:個體經驗的分享真實自我的發掘之旅藝術特質的舞台呈現

《聲音機》用戲劇的方式為自己吶喊

《聲音機》的特質

多元性 丨 《聲音機》是敞開的、自由的,參與者不限年齡、性別、職業,最終的舞台呈現也會是無限制的——可以加入肢體、多媒體、器樂等多種元素;每個短劇可以有故事,也可以是毫無敘事的碎片化表達。

量身定製 丨 參與者提供生活素材或表演,策劃組助其演化舞台文本,通過表演訓練,量身打造,共同摸索最適合其的舞台呈現方式。

多聲部組曲 丨 《聲音機》由6-8個短劇組成,每個短劇的時間將控制在15-20分鐘,因此這會是一個眾聲之合,如一台多聲部的生命交響曲。

真實 丨 《聲音機》將由真實的個體生命體驗,經過工作坊一步一步演化而最終形成,每一個參與者都是真看、真聽、真表達。這會是尚壘戲劇工作室「零度表演」的一次更為集中、深入的實踐。

格洛托夫斯基說,人人皆可成為演員。在眾聲喧嘩的時代,《聲音機》讓我們靜下心來,用戲劇的獨特方式,聆聽屬於每一個生命個體的私密聲音——那些最瑣碎的日常細節、那些曾被認為不值一提的事、那些隱藏多年的夢想,都可以無拘無束地呈現於舞台!這會是一次最自由的戲劇之旅!

《聲音機》由尚壘戲劇工作室策劃製作,也是工作室首次嘗試引入集體創作的模式,從文本到表演。《聲音機》受邀參加第八屆南鑼鼓巷戲劇節,並參加「支持蓬蒿、留住蓬蒿」義演活動,首演定於2018年1月初。

PS:表演者與舞台文本的遴選通知即將於近期公布,敬請關注!

空間戲劇,給生活加點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