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跨年燒錢大戰一觸即發,賠本賺吆喝的跨年晚會真的有效嗎?


摘要:年年跨年,今又跨年!2018年的腳步越來越近,各大衛視精心準備的跨年晚會也即將展開燒錢大戰。據有關媒體報道,今年拿到直播牌照的有湖南衛視、江蘇衛視、東方衛視、北方衛視聯盟(北京衛視、黑龍江衛視、河北衛

年年跨年,今又跨年!2018年的腳步越來越近,各大衛視精心準備的跨年晚會也即將展開燒錢大戰。

據有關媒體報道,今年拿到直播牌照的有湖南衛視、江蘇衛視、東方衛視、北方衛視聯盟(北京衛視、黑龍江衛視、河北衛視),加上今年四川衛視也獲得了直播牌照,這幾家衛視跨年晚會的時間也都定於12月31日晚,同台競技的硝煙味道濃郁。

跨年燒錢大戰一觸即發,賠本賺吆喝的跨年晚會真的有效嗎?

但縱觀近年來各大衛視跨年晚會,不僅內容嚴重趨同,節目的編排製作方式大致相同,而且,各大衛視將晚會的重點放在請明星上,明星的出場費成為一台晚會最大的支出,這也導致晚會成本的直線飆升,逐漸演變成燒錢大戰,這也逐漸偏離了一台跨年晚會的初衷。

求新求變博收視率,跨年晚會難掩內容同質化

今年,為了晚會各大衛視在節目的內容和編排上可謂挖空心思。無論地點的選擇,還是舞美的編排,製作團隊和出場明星的安排上都充分發揮各自的資源優勢。

就目前各大衛視放出的節目安排來看,呈現出以下幾個特點:

一是精心選擇演出地點,不再限於本台本省。湖南衛視將晚會舉辦地點放在了上海;江蘇衛視選擇了廣州國際體育演藝中心;北方衛視聯盟(北京衛視、黑龍江衛視、河北衛視)則分為三個會場,主會場北京水立方,分會場河北崇禮太舞滑雪場、哈爾濱冰雪大世界;同樣,四川衛視也選擇設分會場,主會場在澳門金光綜藝館,在成都都江堰設分會場。這樣既能考慮現場觀眾人數,又能增加晚會的新鮮感。

二是孵化綜藝IP效應顯現,多台綜藝老面孔亮相。今年參加跨年晚會的各大電視台,大多數都擁有一到兩個標杆性的綜藝節目,邀請節目嘉賓參演也成了慣例。湖南衛視邀請了韓紅、林憶蓮等《我是歌手》系列的嘉賓以及三大選秀節目的選手;江蘇衛視也邀請了自有IP綜藝嘉賓;東方衛視則邀請了極限男人幫、大劇劇組等;北方電視聯盟邀請了超強運動員陣容、北京青年明星代表、黑龍江籍藝人等。

跨年燒錢大戰一觸即發,賠本賺吆喝的跨年晚會真的有效嗎?

三是超強舞美加盟,內容不夠形式來湊。各大衛視在內容選擇不多的情況下,無一不將舞美作為突破口。湖南衛視邀請美國、日本雙重頂級視覺團隊,AR、VR、全息投影、裸眼3D齊上陣,號稱要打造一場「逆世界」的視覺盛宴;東方衛視則請來了「超級碗」導演,選擇更加國際化的製作陣容,江蘇衛視也號稱要打造史詩級舞美;北方聯盟衛視力推冰雪舞台;四川衛視則著重在原有舞美效果的基礎上,融入熊貓等四川文化特色。

雖然各大衛視都號稱打造獨一無二的晚會,但從目前來看,同質化仍然是各大衛視難以跨越的門檻,具體的收視會怎樣還需繼續觀察。

燒錢賺吆喝,跨年晚會尷尬競爭

近年來,各大衛視對舉辦跨年晚會的熱情有增不減。尤其是在廣電總局出台「節儉辦晚會限令」並限制晚會數量之後,能不能舉辦一台跨年晚會成為許多電視台的執念。電視台舉辦跨年晚會,無非出於兩個目的,一是為了收視率,博名聲;再就是為了營收。

跨年燒錢大戰一觸即發,賠本賺吆喝的跨年晚會真的有效嗎?

那麼,一台晚會的成本大約是多少呢?

一場跨年晚會,燒錢最多的無疑就是明星出場費用。據演出行業人士介紹,一線藝人出場費多在數百萬元以上,當紅藝人在60萬-80萬元左右,有關注度的在30萬-50萬元。而一場跨年演唱會的明星陣容都在30-40人左右,保守估計,僅是明星成本,就在3000萬左右。

除了明星成本,剩餘的最大的成本就在於技術成本。現在各大衛視在舞美、視覺呈現上的要求越來越高,融入的高科技元素也越來越多,為了出新,動輒都會請國外團隊來製作,保守估計花費也在3000萬-4000萬左右。綜合計算,衛視一場大規模跨年晚會的成本大概在7000萬左右。

跨年燒錢大戰一觸即發,賠本賺吆喝的跨年晚會真的有效嗎?從營收方面來看,衛視跨年晚會的盈利主要來自廣告收入。一般來說,跨年晚會的廣告招商包括了冠名、特約、贊助等多種方式,今年一線衛視廣告招商價目表也已經爆出(除湖南衛視)。

江蘇衛視跨年演唱會的的廣告資源有冠名、互動/特約、戰略合作夥伴、倒計時、制定、硬廣六種,目前獨家冠名已定VIVO,其他五種廣告價格分別為1880萬、1480萬、1280萬、980萬、48萬/15秒(3.2萬/秒)。

跨年燒錢大戰一觸即發,賠本賺吆喝的跨年晚會真的有效嗎?

北京衛視跨年玩唱會也有獨家冠名為雷克薩斯報價為5000萬、特約合作為3000萬、行業合作夥伴為1000萬、多屏互動合作為1000萬。東方衛視跨年演唱會資源有獨家冠名已定老闆電器,特約贊助為3500萬、互動支持為1800萬、指定產品為1500萬、硬廣為24萬/15秒。湖南衛視價格雖未披露,但目前獨家冠名已經被火山小視頻拿下,而長城旗下SUV系列哈弗也是特約贊助夥伴。

根據按上海劇星智庫統計的四大衛視廣告招商價格數據計算,衛視每年晚會的廣告收益平均也在7000萬左右,對衛視來說,在跨年晚會按時播出和收視理想的情況之下,廣告收益基本是可以和成本投入持平的。

跨年燒錢大戰一觸即發,賠本賺吆喝的跨年晚會真的有效嗎?除了廣告收入,跨年晚會還有門票方面的收入。今年湖南衛視跨年演唱會將在上海梅賽德斯-賓士文化中心舉行,目前在演唱會門票出售的價格中,從400元到2018元不整。據有關媒體報道,雖然演唱會門票收入可以說是衛視跨年演唱會的純收入,但實際上,來自門票的收入也沒有想象中高。一般回收在150萬至300萬之間。即便是按300萬的收入來計算,在7000萬的巨額成本下,一場跨年晚會的收入也不足5%。

因此,從投入產出比來看,跨年晚會很大程度上,是屬於賠本賺吆喝的,面臨尷尬競爭的狀態。

與投入產出相比,各大衛視的收視如何呢?

2016年,根據csm50分城收視率統計,湖南衛視以平均3.45%的收視率奪冠,浙江衛視以2.714%排名第二,江蘇衛視以2.233%排名第三,東方衛視僅為1.492%。2017年,浙江衛視為2.525%(30日),東方衛視為2.058%(31日),江蘇衛視為2.008%(31日),湖南衛視為2.074%(元旦晚上)。

不難看出,跨年晚會的收視率現在逐漸被稀釋,各大衛視的收視率已經相差無幾。

跨年燒錢大戰一觸即發,賠本賺吆喝的跨年晚會真的有效嗎?

跨年晚會淪為電視台宣傳片和門面

審美疲勞下還需回歸理性

各大衛視的跨年晚會都是舉全台資源之力打造而成,事實上,跨年晚會對於衛視來說,是對本年度熱門綜藝、電視劇明星資源的整合及集中展示,很大程度上也是衛視排名戰的終極一戰。然而,這幾年來,在各大衛視的跨年晚會的投入成本不斷增加的情況下,換來的卻是觀眾群體不斷萎縮,觀眾審美疲勞的問題。

從1983年中央台首次舉辦春晚,演員以無償的形式參演,到2005年湖南衛視首次舉辦省級跨年晚會,主打《超級女聲》選手以小博大的模式發展到現在每年的各大省級衛視「同台競技、爭相鬥艷」火拚資源的模式,跨年晚會已經從一個小成本給觀眾帶來歡樂的節目逐漸演變成跨年廣告集中展示大會,已經逐漸偏離了舉辦節目的初衷。

但是,現在跨年晚會不得不面臨觀眾審美疲勞的問題。在當前跨年晚會普遍存在同質化、創意匱乏的問題,就連有二十幾年歷史的央視春晚都不得不面對觀眾審美疲勞的問題,因此,資源多、明星多、花費高的跨年晚會越發需要面臨觀眾不斷流失的尷尬境地。

但衛視依然不會放棄這個陣地。因為跨年晚會這個模式已經成熟,觀眾基本上已經接受了這個晚會氛圍。目前,這個領域已經存在一定的規模,如果不做,就會被廣告商和觀眾忽略,失去展示自己品牌的機會。轉變節目模式成為當務之急。

跨年燒錢大戰一觸即發,賠本賺吆喝的跨年晚會真的有效嗎?

去年,深圳衛視以「時間的朋友」跨年演講走差異化的道路,取得了同時段收視率第一的成績。今年浙江衛視也加入了這個行列,推出「2018思想跨年盛典」,邀請馬東、高曉松、張召忠、吳曉波及20位年輕人作為演講人,對各種社會現象的盤點和梳理。這代表了跨年晚會的一種趨勢。

跨年燒錢大戰一觸即發,賠本賺吆喝的跨年晚會真的有效嗎?

跨年燒錢大戰只會越來越激烈,賠本賺吆喝的狀態不會持續太久,那麼怎樣平衡投入產出比、探索差異化道路,越來越考驗電視人的智慧了。文/百夫之特

本文為手機百度獨家,禁止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