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李光潔的演技好在哪?《二代妖精》里的雲中鶴極致又恰到好處


摘要:和往年不同,今年賀歲檔的電影普遍質量很高,但最讓人驚喜的是肖洋導演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以下簡稱《二代妖精》)。《二代妖精》將故事背景放在當下的大都市上海,用接地氣的視聽語言講述了一個人與妖的愛情

和往年不同,今年賀歲檔的電影普遍質量很高,但最讓人驚喜的是肖洋導演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以下簡稱《二代妖精》)。

李光潔的演技好在哪?《二代妖精》里的雲中鶴極致又恰到好處

《二代妖精》將故事背景放在當下的大都市上海,用接地氣的視聽語言講述了一個人與妖的愛情故事。劉亦菲飾演的小狐妖白纖楚是耿直girl的人設,一門心思要嫁給馮紹峰飾演的袁帥報恩。而李光潔飾演的妖管局局長雲中鶴,為了阻止人妖相戀對白纖楚展開不遺餘力的追殺。

這是一個笑點密集的現代版梁祝喜劇,這也是最讓觀眾意外的,馮紹峰和劉亦菲都不是特別有喜劇感的人,尤其是劉亦菲,一直都是以高冷仙女的人設出現,大家會習慣性的抱著看兩個人尬演的預期來看電影,結果卻發現一點都不尷尬。

不尷尬歸功於電影用新穎的設定帶動劇情,再用劇情驅動喜劇的輸出,妖精和妖管局被巧妙的結合到大都市的背景下,喝醉酒會現出原形的狐妖以及出場喜歡用小虎隊的《愛》做BGM的貓妖能帶給觀眾新鮮感和喜感,男主角袁帥被王雙寶帶領的幾個混混討債,借記憶消除的梗先後兩次用切手指奉上十足的笑料,而這幾個混混竟然還被導演用作包袱,在之後的劇情中又抖了幾次。不藉助演員的誇張表演,不用無聊的網路段子堆砌,僅靠巧妙的人物設定和劇情推進就完成笑果的輸出,觀眾最擔心的反倒成了電影最成功的亮點。

李光潔的演技好在哪?《二代妖精》里的雲中鶴極致又恰到好處

電影是源於生活的藝術,很難說《二代妖精》如果架空故事背景會不會更好,我能確定的是,把故事放在當下,正是因為導演想用嬉笑怒罵的形式來掀起觀眾對社會性話題的思考,袁帥因為交不起父親的住院費,導致父親被醫護人員追打。等他有錢了把父親轉到VIP病房,醫院打電話道歉,說打他爸的是臨時工,已經被辭退;結尾的高潮部分是發生在影視基地的戲中戲,有名氣的流量小花連幾個字的台詞都記不住,導演不敢罵只能拿群演泄私憤,而當群演知道剋扣工資的群頭在現場時,毫不遲疑的一擁而上不管你有多高的武功都把你打個七零八落。正如男主角袁帥是個掙扎在社會底層的小人物一樣,導演肖洋其實也是在用小人物的視角來看世界,才能從生活中捕捉到這麼多接地氣的笑點,讓觀眾有爆笑、有反思。

李光潔的演技好在哪?《二代妖精》里的雲中鶴極致又恰到好處

引領愛情主線的馮紹峰和劉亦菲作為主演承擔最多戲份,郭京飛飾演的洪思聰作為搞笑擔當也不乏亮點。而出演大反派的李光潔其實戲份不多,雲中鶴也是一個壞的很純粹的角色,這是不小的挑戰,很容易臉譜化、找不到演員的存在感。幸好這個角色交給了李光潔。一如《使徒行者》里的反派董先生,這一次李光潔依舊獻上了讓人過目難忘的表演。

李光潔的演技好在哪?《二代妖精》里的雲中鶴極致又恰到好處

演妖是一次挑戰

優秀的演員會享受表演的過程。這句話在李光潔身上得到了印證。談及接拍《二代妖精》的緣起,李光潔說是因為對劇本充滿了好奇。「喜劇類型的電影之前沒有嘗試過,再加上也沒演過妖,不知道演一個妖會是什麼樣子。」這種對角色的未知其實是一次很大的挑戰,當然也彰顯了演員的自信。

李光潔把雲中鶴塑造的幾近完美,觀眾對這個角色的認知不是來自於他的服裝、妝容和那對能隨時伸展出來的黑翅膀,而是由內而外陰暗、兇狠的氣質,又不會感覺浮誇、暴戾。電影中雲中鶴第一次出場就帶著不怒自威的殺氣,到了手刃小妖的段落,將電影原本很歡快的氣氛瞬間拉入冰點,激發人源自內心的戰慄,他把這個大反派演到了極致。

李光潔的演技好在哪?《二代妖精》里的雲中鶴極致又恰到好處

要把角色演好,首先要讀懂劇本、理解角色。在李光潔看來,雲中鶴並不是單純的壞人,他覺得雲中鶴是一個「我執」的人物,他放不下自己的執念。電影沒有說為什麼雲中鶴要那麼決絕的阻止人妖相戀,我聽到的說法是雲中鶴是有前史的,痛恨人妖相戀是因為他父親是妖母親是人,因此他在被妖界的懲罰中長大,所以性格極度黑暗。不過畢竟是電影,篇幅有限,度雲中鶴沒有完整的介紹,在角色表現上也不可能有太多的變化,只能儘力把他最極致的一面呈現出來。他確實完成了這種極致的表現,更難得的是,雲中鶴的人設始終沒垮,即使到了最後他拖著殘破的翅膀蹣跚前行,依舊保持著「輸人不輸陣」的氣勢。

這場10分鐘的戲是行走的教科書

不過讓李光潔感到高興的是,電影中有一個小高潮,是袁帥貼上雲中鶴的面具闖進妖管局救白纖楚,帶給他表演上的變化。這場大概10分鐘的戲堪稱行走的表演教科書。李光潔要用自己的樣子,讓觀眾相信這個人是馮紹峰飾演的袁帥,從走下冰箱那一刻,他的氣質就有了180度的大轉彎——步伐上戰戰兢兢、氣質上缺乏底氣,更難得的是,李光潔沒有用誇張的肢體語言和表情,卻還是做到了神似袁帥。扇小妖耳光的段落,試探著下手到不顧一切的猛扇,有清晰的段落感,三秒鐘的鏡頭,李光潔竟然演出了最細膩的層次,在我看來,這種身份錯位帶來的喜感,是電影中最爆笑的一刻。不過當我把這個評價分享給李光潔的時候,他很謙虛的說「其實喜劇的點不屬於雲中鶴,而是袁帥扮演的雲中鶴。雲中鶴在電影里不是喜劇擔當。」

李光潔的演技好在哪?《二代妖精》里的雲中鶴極致又恰到好處

這場戲確實讓李光潔在電影里有更多的存在感,也彰顯了他對角色的塑造能力。不過帶給觀眾多高的笑點,就有多大的難度。這場十分鐘的戲足足拍了兩天,並且本來計劃讓馮紹峰自己演,臨時決定讓李光潔上。李光潔說「當我知道確定是我演的時候,我就特意的去觀察馮紹峰的行為習慣,然後力求能夠把這兩個人物分得更清楚一些,能讓大家相信那個就是袁帥。」不過因為時長的關係,還是剪掉了一些細節,如果後續能作為花絮放出來,觀眾會對李光潔的表演有更深的認知。

「極致」是目標也是對自己的要求

和李光潔聊的過程中,他不止一次的提到「極致」這個詞,這似乎是他在表演上追求的目標,也是對自己的要求。回顧一下,從2007年的《立春》到這次的《二代妖精》,李光潔在大銀幕上馳騁了十年,票房從33億到衝破500億,這也是中國電影市場最好的十年,但李光潔不緊不慢的只接了十餘部電影,沒有跟隨行業的浮躁而浮躁,慢工出細活,李光潔的表演是所有人都服氣的,他始終站在演技派的陣營里巋然不動。

李光潔的演技好在哪?《二代妖精》里的雲中鶴極致又恰到好處

不論多小的角色放在李光潔身上,都能放射出耀眼的光芒,這種光芒不會隨著時光的推移而黯淡。至今回想起《立春》,還會為電影里角色的命運起伏悸動,李光潔那時束著長發,懷才不遇的畫家和王彩玲發生關係后揪著對方衣領在廣場上猛扇自己耳光,將情緒推至高潮,這是對小人物的極致刻畫;《使徒行者》中,李光潔飾演壓軸出場的董先生,那種讓人猜不透的神秘感、眼神迷離的神經質、掌控一切的強大氣場,是他對大毒梟的極致刻畫;《二代妖精》是他嘗試的新類型,又成功完成了對一個妖的極致刻畫。

努力的演員很多,但做到極致的演員很少。為什麼每次都能把角色塑造的這麼成功,是我最想知道的答案。李光潔的回答是「表演一定要走心,另外,要讓觀眾相信這個角色,那麼自己首先要相信這個角色。」

李光潔的演技好在哪?《二代妖精》里的雲中鶴極致又恰到好處

告別雲中鶴之後,再想在大銀幕上見到李光潔,最快可能也要等到明年夏天的《流浪地球》。這個對名與利沒有渴望的演員,不想給自己太多工作上的壓力,「接想表達的導演的戲,和願意一起創作的團隊繼續合作。」希望李光潔能保持這樣的心態繼續前行,戲不多,才能彰顯每個角色的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