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摘要:作者/曹樂溪上映一天後,《前任3:再見前任》超越同檔期的電影,登上單日票房榜首。數據來自淘票票專業版,截至12月30日22:00這個結果可能令不少人意想不到,畢竟不管是白月光還是蚊子血,前任嘛….

作者/曹樂溪

上映一天後,《前任3:再見前任》超越同檔期的電影,登上單日票房榜首。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數據來自淘票票專業版,截至12月30日22:00

這個結果可能令不少人意想不到,畢竟不管是白月光還是蚊子血,前任嘛…..聽起來就很喪。幾天前在點映現場,一位女性觀眾嚮導演田羽生髮出靈魂拷問:約現任來看《前任》,如果看哭了會不會很尷尬?

「不會啊,這是一部很好的讓人珍惜眼前的教育片!不過你可要注意他看的時候哭沒哭啊~」導演信手拈來。「另外,」他隨之話鋒一轉,「豆瓣上現在有不少說想帶著前任來看電影的,這種有60-70%的幾率會和好,我覺得我好像做了件很公益的事情。」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現場爆發出會意的笑聲。編劇出身的導演往往是段子手,這點誠不我欺。把愛情喜劇拍好不容易,能連拍三部,生生在國產愛情片領域養出一個IP,不是對「前任」有執念,那就是真的很賺錢了。

面對小娛拋出的疑問,田羽生坦言其實愛情片投入成本也不算低,《前任3》不含演員宣發的製作費在3000多萬,不過相比賀歲檔其他影片,回本壓力並不大。《前任》系列與其說是田羽生個人化的作品,不如說是新聖堂編劇集體創作的結果,比如第三部就有4位編劇,田羽生負責主筆,另外的幾位負責頭腦風暴,以確保電影能夠切中當下都市青年的普遍心理。

更成熟、更接地氣兒是田羽生對於這部作品的預期,在採訪中,他也坦言自己對前兩部的不足進行了反思,「《前任1》中不斷遇到前任這事兒,生活中不太可能」,而第二部完全就是「完美的男孩女孩在一片星海中和好」,韓劇式浪漫很齣戲。

《前任3》卻整兒八經地講述了分手后的兩人漸行漸遠,直至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的過程,爆笑之後有些扎心,又有些窩心。這可能是田羽生送給每一位有過去的人的一份成長禮。接下來,他將重新開始創作新的系列電影,也許更熱血,正如他的電影公司名字「新聖堂」一樣,充滿江湖氣。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前女友一條微信引發的3000萬故事

連拍了三部《前任攻略》,田羽生被問到最多的一個問題是:是不是真邁不過「前任」這道坎兒?連主演韓庚都感嘆,「在前任這件事上,應該算是畢業了吧,如果再拍第4部,前任得變前妻了。」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其實在田羽生看來,「前任」是一個很好的詮釋愛情的視角,既有男孩邁向男人的成長過渡,也有對於愛情、對人生的感悟與反思。「拍第一部時我覺得自己還是個孩子,談個戀愛打打鬧鬧。從20多歲的小夥子到30多歲的大叔,就算不做導演,我相信隨著生活閱歷的增加,包括戀愛次數的增多,成長是肯定的,」他自我調侃道。

而談到做導演的經驗,他覺得自己算蠻幸運的,拍了三部電影幾乎沿用同一個班底,演員、攝影、美術、造型都是很好的兄弟,在磨合當中沒有太多困難。「如果要說進步,可能鏡頭運用和節奏掌控更嫻熟了吧,包括審美的提升,比以前更穩了一些,之前初出茅廬什麼都不懂。」

相比第一部的青春荒誕與第二部的童話式浪漫,《前任3》看起來更接地氣。看過電影的觀眾,也許會對片中韓庚飾演的孟雲找廁紙一幕印象深刻:試圖請生氣的女友幫忙又放不下面子,只好翻箱倒櫃甚至垃圾桶「拾荒」,這種窘迫令人會心一笑。

2014年小成本製作的愛情喜劇《前任攻略》在賀歲檔取得1億多票房,趁熱打鐵在次年就推出了第二部。田羽生回憶,因為當時時間緊張,《前任2:備胎反擊戰》的故事直接購買了韓國電影《男人使用說明書》版權翻拍,因此自己在劇本初期就沒有介入。

「其實一開始想做『炮友』的概念,但這個不讓提,另外也想做一些和《前任1》不同的嘗試,比如happy ending。」《前任2》主演之一韓庚缺席,鄭愷的角色定位發生轉換,飛車特技等大場面也用上了,票房的確有增長,口碑卻相比前作驟降。

田羽生反思了很多。「為什麼第2部口碑不好?因為那種完美的男孩女孩在一片星海中和好的浪漫脫離了現實,不接地氣。做第3部時我吸取了前兩部的教訓,一定要回到最真實的東西,才會讓觀眾感同身受。」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但連著做了兩部「前任」故事,第三部如何想出新意來?沒有靈感對編劇出身的田羽生而言是最痛苦的一件事,劇本憋不出來時,找韓庚、鄭愷等一幫兄弟們天天喝大酒,直到某天收到前女友的一條微信,說路過一棟劇場,回想起當時兩人經常去看戲和吃飯。

「她說,想起以前其實挺有激情的,也許最愛的那個人我已經錯過了。看到之後我沒回復,但當時就覺得頭皮有點麻。」田羽生說,這句話構成了《前任3》的敘事主題:遺憾與錯過,放手與成長。

比較難得的是,《前任攻略》是國產愛情片中為數不多故事獨立,卻具備人物延續性的系列電影。

「《前任1》的時候20來歲,《前任3》到了33、34歲,」韓庚說片中的孟雲,其實也是說自己。無論他還是飾演余飛的鄭愷,以及導演田羽生,都在經歷價值觀、愛情觀的蛻變,「這三部算是對我們每一個青春階段的紀錄,我延續了孟雲之前的人物性格,但孟雲對愛情的理解比過去更為成熟了。」

如今已經是電影第二出品方、新聖堂影業創始人的田羽生,身上也多了導演和編劇之外的責任。儘管電影製作成本不高,回本壓力相對不大,對於是否會是票房黑馬的預測,他顯得很謹慎。

「最開始做第一部的心態是死就死唄,反正處女作我也不懂,可以去沖。但現在我已經過了『沖』的階段,你要承擔起導演要做的工作,身邊有很多工作人員付出,你有沒有對得起他們。」他又補了一句,「包括投資人給了這麼多錢,你是不是要有一些說法(笑)。」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分「堂口」的新聖堂式編劇經紀

令田羽生感到欣慰的是,他的新聖堂影業,在過去一年僅編劇經紀業務就簽下了累計五六千萬的合同金額。「我覺得挺好,人家全國第一白一驄也就1個億,」他又侃起了大山,透著知足者常樂的喜感。

他告訴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新聖堂是以編劇為核心的影視公司,內容開發、劇本創作是重中之重,劇本服務不止原創劇本,也幫兄弟公司接一些IP劇本改編,今年上映的《鬼吹燈之牧野詭事》、《花間提壺方大廚》等作品均出自新聖堂之手。目前公司旗下有40多名全約編劇,年齡層從79年到96年不等,「年齡層次拉得很開,這樣我們創作類型比較豐富一些。」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編劇團隊創作也是新聖堂的一個特色,「我們這邊是一個堂口制,會分不同編劇堂口,由一個主力編劇帶幾個年輕編劇,大家形成一個固定團隊。目前工作室有7個大堂口,負責不同的類型擅長——聽起來像黑社會是不是?」他注意到小娛有些懵的表情,「其實新聖堂的名字也挺像黑社會(笑)。」

比如此次《前任3》的編劇就有四位。「第一、三部都是我主筆來寫整個故事、台詞和語言,另外三個編劇在初期策劃時頭腦風暴,貢獻台詞、金句和情節,相當於碼素材,由我最後梳理,變成劇本。所以劇本集結了大家的腦力和心血,只是由一個人統一文字風格來呈現。」

當然他也承認,並非所有作品都適合團隊創作。「像這種喜劇片可以團隊來做,有些故事偏個人化,比如《我混亂的33歲》這種,別人幫不了。」田羽生告訴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劇本創作由分堂口的主力編劇來負責分配,「一個人干,三個人干也行」。

堂口之間也有競爭,會暗自比較各自接項目的多少。不過在田羽生看來這種師兄弟間的競爭是良性的,也有選拔與淘汰機制。2016年,新聖堂發布「聚本匯」青年劇作計劃,已經有一些編劇脫穎而出被公司簽走,「有可能也有編劇覺得自己跟不上節奏,就離開了。」

每一個編劇進公司前,田羽生都會親自和他們聊發展規劃。「編劇分很多種,有雲遊式的編劇,就想到處玩,時不時寫一兩部,不想要公司化的管理。也有那種喜歡團隊作戰,一起做項目、多出作品。我會和編劇說,新聖堂是公司性質的編劇團隊,如果想成為藝術家,或者想特別自由的話,可能就不太適合新聖堂的模式,那我們可以進行單項目合作。」

新聖堂影業在2015年完成A輪數千萬融資,引入華誼兄弟、小米科技等大股東。公司也由最初提供編劇服務,變成包含編劇經紀、影視製片、藝人經紀等多個業務板塊的綜合型影視公司。

配合《前任3》上映,由田羽生總監製、蘇筱晨執導,姚遠、曾夢雪、羅米、郭欣禹主演的愛情喜劇《嗨!前任》也將於1月5日開播,該劇同樣由新聖堂出品。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田羽生希望,未來編劇經紀仍是基石,提供穩定的業務流水;製片部門一年承製2、3個超級網劇和1、2部電影。而藝人經紀這塊兒,「藝人火不火看命,但我們至少會用我們的戲來推公司簽約的新人,他們不會缺戲」。

「那製片公司壓價和藝人經紀抬價的根本矛盾怎麼處理?」

「這是個重要問題。」他想了想,笑道:「內部的片子我們自己定價,公司新人火了,就去外面接戲。」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龍套,孟雲與至尊寶

正和導演聊著,已經剃成寸頭的韓庚突然從門縫裡冒出來。「你又(採訪)完啦?」田羽生沖他笑。

「嗯,我回去了。」韓庚作勢要走人。

「屁!」田羽生一臉不相信,「過會兒幫我尋根煙。」

兩人你來我往式的調侃,恍惚間讓你有種穿越感,這幾乎就是《前任》系列中男人間的相處方式。現實中已經認識7年多的田羽生和韓庚同樣如此,「聚會、喝酒、吃飯、蛋逼」。按照田羽生的話來說,私底下的韓庚與鄭愷是煙火氣十足的,正如他們飾演的孟雲與鄭愷,是這個繁華而寂寞的城市裡都市青年的典型,電影只是生活的一面鏡子。

田羽生眼中老師輩的那代編劇,為了寫作往往採風時間會很長。如今人們生活節奏加快,編劇寫作更多基於日常生活體驗。《前任3》的劇本創作實際只花了2周時間,但前期構思卻用了一年多。田羽生覺得,自己寫的不是喜劇,而是愛情,是人與人的關係。「電影里你看到的什麼了斷局、坦白局,都是和兄弟們一起喝酒聊天、積累不同素材,甚至去談戀愛才能體驗出來。」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不過自從2010年和工作室成員一起創作《人在囧途》劇本,田羽生似乎被外界定型為了喜劇編劇。「喜劇我算是比較拿手,身邊朋友也都比較喜歡調侃。」不過他覺得自己骨子裡還是更喜歡熱血、硬朗的戰爭警匪題材,《前任》系列拍到第三部算是告一段落,接下來他想嘗試新的類型創作,「可能未來會轉型得更加『爺們』一點。我也覺得拍了這麼多「前任」,人家會說田羽生你是不是只能拍這個」。

隨著電影市場對於人才專業性的渴求,更多的田羽生正在湧現。一些知名編劇如束煥、董潤年等紛紛啟動了自己執導的項目,田羽生認為編劇轉行做導演,或者導演兼編劇未來會是一個必然趨勢。「我覺得現在大家對導演的要求變了,過去導演多是攝影、美術、導演專業出身,現在對故事的掌握力要求越來越高,所以導演不一定是編劇,但至少得具備編劇能力,像馮小剛導演、管虎導演、程耳導演等都是如此。」

對目前的田羽生而言,「我的目標是做一個不太賠錢的導演就行了」。這一半是玩笑,一半也透著對自己作品和電影市場的自信。「其實現在我們離內容為王的時代越來越近了,以前看電影是追星,現在看電影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中國觀眾審美水平整體提高,口碑成為了最重要的電影宣傳。」

不僅喜歡當導演,田羽生也喜歡在片子里客串各種龍套角色。「《人在囧途》開頭徐崢罵的三個銷售,其實是三個編劇,我就是其中之一。」後來《前任》系列的每一部,眼神犀利的觀眾都能從中活捉導演,從拍照交警,到代駕代「炮」,田羽生笑稱自己客串是為了讓團隊的人也能體驗一把導演,「他們特喜歡喊,來導演走一個~但我演的這條過不過,還是我決定的(笑)。」

《前任3》逆襲成單日票房冠軍,田羽生的編劇集體創作模式贏了?

生活中的田羽生,覺得自己7分像孟雲,3分像余飛,「有時候喝大了,也會去敲人家門」。不過,他說自己酒量挺好的,戲謔中帶著認真,他還說自己現在單身,並且相信愛情。只有當紫霞永遠離開了至尊寶,至尊寶才能成長為孫悟空,這是《前任3》中的一句話,也是一句告別。導演本人就是那個孫悟空么?我們不敢保證,但他肯定是個有故事的男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