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用跨領域借鑒做出娛樂效果的創新


摘要:文/滿囤兒由肖洋執導,陳國富監製,馮紹峰、劉亦菲、李光潔、郭京飛領銜主演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是不是具有創新性的類型電影?是!儘管它有很多網文、動漫、遊戲、舞蹈的影子,但主創把從其它領域借鑒來的創作

文/滿囤兒

由肖洋執導,陳國富監製,馮紹峰、劉亦菲、李光潔、郭京飛領銜主演的《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是不是具有創新性的類型電影?是!儘管它有很多網文、動漫、遊戲、舞蹈的影子,但主創把從其它領域借鑒來的創作靈感,很好地用電影的手法予以實現,從而在電影領域裡做到了一定的創新性。而且在IP流行的當下,這樣一個原創劇本的出現讓囤兒認為,這在當下以娛樂為主要訴求的電影產業里,比提升藝術造詣更靠譜。

《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用跨領域借鑒做出娛樂效果的創新

我們常說八大藝術、九大藝術之類的概念,但那些都局限於藝術獨立體系的情況下。也就是說,音樂只追求音樂方向上的藝術,繪畫只追求繪畫方向上的藝術。當電影這種綜合體出現后,這些所謂的藝術因為娛樂需求而被打通了壁壘。也就是說,如果音樂要追求娛樂效果,那就不僅僅要有音樂藝術層面的追求,更要與其它藝術打通壁壘。比如音樂和舞蹈的壁壘打通,就成了娛樂化的唱跳天團;音樂和影視的壁壘打通,就成了娛樂化的MV。《二代妖精》顯然是有強烈的娛樂訴求的電影,自然要打通各種藝術領域咯。

《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用跨領域借鑒做出娛樂效果的創新

影片第一個借鑒的是魔幻文學,尤其是網路文學對瑪麗蘇的逆向思維。英文名「Hanson and the Beast」正是逆向了法國博蒙夫人創作的童話《Beauty and the Beast(美女與野獸)》。人設更是大膽地逆向而為,把馮紹峰飾演的袁帥設定得有些「傻白甜」,又把劉亦菲飾演的白纖楚設定得頗為霸道。袁帥是正常的人、普通的人,白纖楚是完全不符合常理的妖。因為人設的出新,古老的報恩行為,變得狀況連連、笑果頻出。

《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用跨領域借鑒做出娛樂效果的創新

影片第二個借鑒的是動漫/遊戲,尤其是日漫或日式RPG里的世界觀設定。片中的世界是人與妖共存的世界,而妖這個物種,無論是歷史、種族稀有度,還是其內部社會構架都是有著明確設定噠。妖怪管理局的設置,更是特別的動漫化、遊戲化。當袁帥易容潛入妖界后,影片果斷更換了畫風,藉助特效和置境,打造了在視覺上別具一格的新世界。這種世界觀設定比電影式世界觀設定的好處在於,可以在本片故事之外再延展出新的故事。第一部一出,就已經打開了系列化的空間。

《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用跨領域借鑒做出娛樂效果的創新

影片第三個借鑒的是舞蹈,尤其是帶有大肢體動作的舞台舞蹈。我們都知道劉亦菲不是打星,不會功夫,但也都知道她會舞蹈,她母親是武漢歌舞團的獨舞演員,擅長民族、古典、芭蕾等舞種。劉亦菲的舞蹈基因完全就是娘胎裡帶的。於是,《二代妖精》里的打戲是以劉亦菲的舞蹈功底為藍本進行的創新編排,更加符合北極銀狐妖縹緲凌厲的魔幻逼格——身影一過,觀眾還沒看見套招就已經殺人(妖)於無形。

網文、動漫/遊戲、舞蹈,《二代妖精》從其它領域借鑒來的靈感為愛情主題填充了魔幻的細節,從而打造出了愛情片類型下的新奇分支。我們需要娛樂,我們需要新鮮的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