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妖貓傳》:不問前世,不看未來,真情夢靨


摘要:小刀馬陳凱歌導演的《妖貓傳》據說前後耗時六年才得以最終拍攝完成。當然,有很多需要鋪墊和表述的思想,需要一定的打磨也屬於正常。不過,就如同當初對於《無極》感受一樣,在觀影的過程中,總有一個生澀的過程。有

《妖貓傳》:不問前世,不看未來,真情夢靨

小刀馬

陳凱歌導演的《妖貓傳》據說前後耗時六年才得以最終拍攝完成。當然,有很多需要鋪墊和表述的思想,需要一定的打磨也屬於正常。不過,就如同當初對於《無極》感受一樣,在觀影的過程中,總有一個生澀的過程。有時候,總會有代入感,有時候又不需要,挖掘的題材和內涵其實放之何時都可以去詮釋。大唐盛世不好拍,不好演,需要詮釋的內容有太多了,而李隆基和楊玉環曾經廣為傳頌的經典也不好翻新,當然當野史頻頻的時候,也很容易找到一些熱點或者槽點,如何能找尋到一些別樣的視角,總是有太多的難度和思考也屬於正常。

極樂治樂,極樂之宴,繁華背後總有腐朽的東西悄然滋生,紅顏禍水在很多時候都難以磨滅,更何況是男權社會之中,更多時候只能作為點綴的花一樣的奇女子,最終多數都是身死道消,難以長久,更難以永恆。這樣的例子有太多太多,無論是文藝作品,還是歷史的現實回饋中皆是如此。奢華是我們一貫反映盛世的一種最好註腳,於是有了以酒注池、金虎獻花,少年化身白鶴,何等逍遙寫意,何等暢意人生,又是何等的洒脫無為。但一場極致的夢沒有多少歲月之後就已經煙花消匿,物是人非,馬嵬驛美女歸去來兮,惹多少文人墨客盡失言。

《妖貓傳》:不問前世,不看未來,真情夢靨

花費兩億、耗時6年建一座千多年前的唐城,這樣的體量不能不令人好奇不已,也不能不吸引人們去觀看究竟會打造如何一部盛唐場景。觀后的第一觀感就是華美瑰麗。關於楊貴妃有太多的故事可以去詮釋,也有太多的情懷可以去抒發。公元745年,唐玄宗冊封楊玉環為貴妃,「父奪子妻」,成為唐朝宮闈的一大怪聞。755年,安史之亂髮生后,唐玄宗倉皇逃出長安。第二年,隊伍途經馬嵬驛的時候,軍隊嘩變,逼唐玄宗誅殺楊國忠和楊玉環。萬般無奈之下,唐玄宗賜楊貴妃自盡,時年楊玉環只有38歲。白居易的《長恨歌》,就是敘述唐玄宗與楊貴妃的悲劇故事。

陳凱歌就是詮釋這段歷史時節,只是詮釋的凄美愛情不僅僅在於宮廷之中,各種元素的交織,各種野史的摻雜,只是想呈現一個凄美的愛情顯然還不完整。民間對於楊玉環之死本就有各種版本。有些人甚至認為楊貴妃沒有自殺,而是被調包計所救后逃跑了。而且,早在唐代就有這種傳聞。一些人認為,楊貴妃並未死於馬嵬驛,而是流落於民間,當了女道士。這種說法,在當時就已經有了。如白居易《長恨歌》中記載:「無旋地轉回龍馭,到此躊躇不能去。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說的是平叛后玄宗由蜀返長安,途經楊貴妃縊死處,躊躇不前,捨不得離開,但在馬嵬坡的泥土中已見不到她的屍骨。後來又差方士尋找,「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白居易在這裡暗示貴妃既未仙去,也未命歸黃泉仍在人間。

《妖貓傳》:不問前世,不看未來,真情夢靨

影片中也借道白居易的《長恨歌》來詮釋各種野史的傳聞,當然,引出了其他的愛情雜史顯然是純屬臆測了,畢竟那個時代的宮廷之中,即使繁華如錦,也不可能如此凡俗化。回到電影本身,可以說,《妖貓傳》是一部十分商業化的電影,從畫面到演員,到懸疑故事的設定,以及奇幻的拍攝手法,都能吸引觀眾進入影院。據悉,為了拍攝《妖貓傳》,在湖北襄陽耗時6年建了一座唐城,花費數億,種下兩萬棵樹,將襄陽的藕荷沼澤變成恢弘古城。全片只有3%的特效,其餘皆為實景拍攝。當然,有愛有恨,有看好的,也有貶的一文不值的,其實高不會高到哪裡,低也不會低到哪去,陳凱歌的水準還在,只是有時候詮釋的場景和要反思的地方太多,想要涵蓋的方方面面太宏大,又想折射太多的思戀,反而就難以完整了。

《妖貓傳》改編自日本作家夢枕貘的魔幻系列小說《沙門空海之大唐鬼宴》,影片由癲狂詩人白樂天與仰慕大唐風采的僧人空海相遇長安,兩人緊跟一隻口吐人語的妖貓,卻意外發現了三十年前楊貴妃真正死因的故事。主要講述的是關於真相與謊言的一個故事,楊玉環懂得唐玄宗的愛謊言中也有真相,她用真情回報真實的那一部分。如果說前半段因為妖貓引發的懸案節奏緊湊,氛圍緊張的話,到了後半段的敘事手法過於單一,而且懸案揭開的過程過於簡單和單薄,有點虎頭蛇尾的意思。日本人的大唐繁華夢,曾經輝煌的過去,曾經嚮往的時代,曾經追隨的繁花,或許在於一些日本人心中也有屬於自己的IP,只是在詮釋的變化中,總有文化差異存在。

《妖貓傳》:不問前世,不看未來,真情夢靨

對於仰慕愛慕貴妃的幾個人物的設定也過於草率和臆想。為什麼人人都愛楊貴妃?阿倍仲麻呂(晁衡)、李白、白龍等等。阿倍仲麻呂十九歲來到中國,被安排在唐朝最高學府——國子監讀書。最後的懸疑即使通過他的日記逐漸揭開的,也是以一個第三視角的角度來揭開迷霧,不過過於生硬了,不夠圓潤,當然作為大熒幕在短短時間內完整地詮釋整個故事懸疑梗概,總是有一些難度,不過這部劇沒有多少富有創意的對白,多少還是顯得蒼白了,當然,單純的盛唐盛景,還是美輪美奐,讓人遐想翩翩的。去影院看看一種曾經的盛世繁華,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