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大案要案偵破紀實:湄公河主犯糯康真的很慫,審訊時尿褲子裝暈


在這之中有線人提供情報,一個個越來越逼近核心的人物被抓,雖然沒有電影里一個集大成者的緝毒警,但確實是抽繭剝絲,最終勾勒出整個案件的輪廓。

《湄公河行動》這部電影是一個合格的商業片,打鬥兇狠,節奏利落,環環相扣,有大浪洶湧之感。 大毒梟糯康,在裡面顯然是臉譜化的,除了發狠咬牙,就是舉槍掃射。 我想起了四年前,作為一個記者參與了湄公河行動的報道。目睹了公安部專機押送糯康回國,全程記錄了在昆明對糯康的庭審。 時間長了,很多細節都忘記了,留下的大概是最深刻的一點零星記憶。 糯康末路 2012年5月10日,在北京飛寮國的飛機上,印象最深的是劉躍進說的一段話。 劉躍進當時是公安部戒毒局局長,湄公河慘案專案組的負責人。他是電影湄公河行動里郁局長的原型,也是電影的總顧問。

孫淳在電影《湄公河行動》飾演禁毒局局長原型就是劉躍進。 他個子不高,微胖,總感覺他看人的時候會有定格的感覺,目光會往下沉。能看出他還處於大功告成的興奮弧的末端,常有雀躍之感。 上飛機前,聽幾個民警聊天,他大概不如意了一段時間,糯康最終被抓,對他來說是一個際遇的改變。 我們一群記者圍住他讓他講抓捕糯康的過程。我問他,抓捕糯康耗時6個月,最難熬的是什麼時候? 他說,是2012年的2、3、4月份。進入非常艱難的時期,「看不到岸,看不到島,也看不到燈光」。 抓糯康,撲空了三次。 在國外抓捕,常常會有掣肘之處。明明知道在某個地方,但不能派中國警察抓人,而只能協調當地警方。 糯康在三國交界來回跑,有一次知道他在緬甸一個村子裡,搜捕時當地村民掩護,糯康上了緬甸的大山。 第二次,抓到一個販毒者供出糯康在緬甸營地位置,但是崇山峻岭,唯一能進的小路被放上了地雷。沒有影片里哮天犬的排雷,當時是繞路原始森林,結果被暗哨發現之後開槍,糯康成員四處奔逃。 第三次仍然失敗,但抓到了二號人物桑康。這對糯康是一個極大的打擊。挺到4月25日,糯康被抓。 沒有電影里最後時刻那孤膽英雄的絕殺,糯康的被抓其實是一個包抄。不斷的圍剿,最終將糯康逼到了寮國。寮國和中國關係最好,在寮國境內被抓可以保證糯康最終會被移交中國。 糯康帶著兩個人乘小船到寮國想要躲藏,他的行動被專案組通知了寮國警方。他剛上岸就被寮國警方發現,鳴槍之後,糯康被抓。 實現糯康殺人指示的行動隊長翁蔑是最後一個落網的。他向緬甸軍方投降,移交的時候,專案組的一個民警對他印象深刻。 他是嚼著檳榔出來的,吃得滿嘴通紅,像嚼血一樣,突然吐出來,地上一灘紅。 但就是這個看起來目光兇殘的人,上了中國的車,突然說暈車。 「天天在船上跑的人居然暈車」,翁蔑在車上緊張得吐了。 翁蔑被抓標誌著整個案子塵埃落定。 在這之中有線人提供情報,一個個越來越逼近核心的人物被抓,雖然沒有電影里一個集大成者的緝毒警,但確實是抽繭剝絲,最終勾勒出整個案件的輪廓。 糯康的腳鐐 我在飛機上想像糯康的樣子,金三角,大毒梟,總感覺會看到一個目光複雜、表情豐富的梟雄。 在四國巡邏的時候,他做了手機遙控炸彈,想對武裝巡邏船隊進行報復。只不過不像電影里所演的,炸毀警察總部,他的報復並沒有造成直接威脅。 第一眼看到糯康,甚至會覺得他有點文氣。藍色囚衣,黑色涼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憔悴。他有東南亞人的典型的眼睛,大而溫順。 他很平靜。寮國警察要求他跪下,他直著身子跪在腳上,低頭。整個交接儀式平淡無奇。


糯康跪在地上 唯一讓人看出他一點神情變化的,是給他卸腳鐐的時候。寮國警察把他夾住,腳鐐不好卸,拿一把扳手將腳鐐上的螺絲長釘一點點擰下來。糯康露出了一點痛苦的神情。 隨後換上了中國的戒具,他被押上了飛機。 我坐在他後面隔了幾排兩三米的位置。他被兩個特警夾在中間,4個小時的飛行里,他沒有大的動作,只是喝了點水。 後來問糯康身邊的特警他有沒有問過什麼,特警說,糯康問了一句,這是要飛到哪裡?被告知飛到北京之後,他低頭再無話。 糯康的反覆 再見到糯康是9月份在昆明市中院的法庭上。他看起來精神了一些,鬍子剃得很乾凈,臉上還不時會有一點微笑。 在這之前,採訪了糯康集團審訊組的三名警察。他們勾勒出糯康的一些心理細節。 大毒梟在被抓之後並沒有那麼兇狠和頑強。 糯康多疑,他對任何人都不信任,他有個習慣——從來不在人前接電話。他對於家庭也很少承擔責任,「他到底有幾個孩子,自己都不清楚。」這是審訊組對他的一點心理畫像。 他習慣別人對他尊重,據說即使在山野里,他也要求吃新鮮的肉,用餐巾紙。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審訊民警說糯康「賴皮」,簡直是一個街頭混混的做派。小便在褲子里,然後裝休克。「休克」之後,醫生能看到他眼皮下眼珠不停地轉。 他的心理防線也是一點點被攻破。從什麼不知道,變成了手下乾的,自己不知情。到最終,糯康承認是自己主動策劃。 但在9月20日的庭審上,戴著同聲傳譯耳機的糯康,在幾名被告人都指認了糯康是他們的老大,策划了此事之後,他否認了之前做的有罪供述。 能看出糯康求生的慾望,最後一天的審理中,糯康幾次說「我錯了」,希望能保住性命。「給我一個生存下去的機會」,他說自己可以賠償3000萬泰銖。 糯康集團的其他主犯求生慾望也都明顯。他們知道自己機會不多,在接受法官詢問的時候,都會藉機請求寬恕。 他們話語幾乎一致,給一個生存下去的機會,跟錯了人,請求從輕發落。 關於求生,電影《湄公河行動》里有一個細節。13名中國船員被捆綁蒙住眼睛扔在船上,一陣掃射。其中有一個女性,在中彈之前,兩隻手在胸前一直是作揖求饒的姿勢。

方新武(彭于晏飾)與高剛(張涵予飾)會面握手 看得心酸,那一瞬間,真的是命如草芥。 整個事件最荒謬的是,糯康之所以選擇這兩艘船,一是因為沒交保護費,二是以為這兩艘船是被緬甸軍方徵用來攻打他的商船,而實施報復。實際上,他看錯了船。殺了人嫁禍船員販毒,讓泰國不法軍人以此邀功。 13名船員誰死在糯康集團手裡,誰死在了泰國軍人手下,並沒有最終的結論。 在庭審中,玉興8號的船長何熙倫作為唯一一個可以在庭上發言的家屬,反覆問的是,為什麼要給船員蒙臉?他們臨死前有沒有說什麼? 問話的時候,旁聽席上的家屬哭成了一片。

打開今日頭條,查看更多精彩圖片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