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荔枝FM獲得5000萬美元D輪融資,聲音直播會成為音頻市場的金礦嗎


摘要:作者/移星月今日,荔枝FM發布公布了5000萬美元的D輪融資,由蘭馨亞洲領投,新興的媒體和互聯網投資平台EMC跟投。就在今天晚些時候,考拉FM也公布了A輪融資。這是暨去年蜻蜓FM10億融資之後,音頻領

作者/移星月

今日,荔枝FM發布公布了5000萬美元的D輪融資,由蘭馨亞洲領投,新興的媒體和互聯網投資平台EMC跟投。就在今天晚些時候,考拉FM也公布了A輪融資。這是暨去年蜻蜓FM 10億融資之後,音頻領域的又一輪新融資。

從2011年9月蜻蜓FM上線,接著,14個月後,喜馬拉雅FM上線。繼而考拉FM、荔枝FM等移動音頻應用紛紛湧現。幾年下來,各大平台逐漸趨於差異化分級。

不同於喜馬拉雅和蜻蜓大力布局知識付費內容矩陣,考拉FM轉向車聯網領域,荔枝FM在音頻領域選擇了重點發力語音直播。

有意思的是,打開荔枝FM,這個曾經文藝的聲音社區,主推頁面不再是音頻而是直播了。但和虎牙、鬥魚這些直播平台不同,這裡的直播只能聽到主播的聲音。

那麼語音直播的前景如何?已經呈喜馬拉雅和蜻蜓二分天下的音頻市場上,第三極的荔枝會逆襲么?

荔枝FM獲得5000萬美元D輪融資,聲音直播會成為音頻市場的金礦嗎

荔枝FM獲得5000萬美元D輪融資,聲音直播會成為音頻市場的金礦嗎

1小時獲兩千元打賞,

還請來胡一天玩語音直播

「感謝xx送的荔枝一顆。」在某個聲音直播間里,屏幕上飛快地刷動著聊天記錄和打賞記錄,主播則不時地根據打賞記錄,報出打賞者的名字,不時的,主播還會停下來,主動唱歌或點歌給某個刷了遊艇或者鑽石的粉絲。

而在另一些標著娛樂模式的直播間里,除了主播外,屏幕上還會同時出現多個麥位,通過輪流講話,一場語音遊戲或者快速交友在直播間展開。時不時的,系統設置的罐頭笑聲還會冒出來,交織在音樂或者脫口秀和網友的語音中。

荔枝FM獲得5000萬美元D輪融資,聲音直播會成為音頻市場的金礦嗎

多人聊天,唱歌,陪聊,遊戲開黑,甚至對戲,荔枝的語音直播,看起來和PC時代的YY很像。但隨著YY在移動互聯網時代也走向視頻直播,移動端的語音直播卻出現了空白。荔枝彌補了這一塊空白。

除了看不到說話人的臉,語音直播間的玩法看起來比視頻直播間要多。在視頻直播間里,觀眾只能默默地看主播表演,而在語音直播間里,聽眾既可以通過文字「調戲」主播,也可以通過連麥模式,讓自己的聲音出現在直播間里。

除了跟主播互動,聽眾們也可以通過屏幕上的彈幕及時交流,通過紅包系統,每一位用戶都可以發金幣給其他用戶,也可以在群里搶金幣,4金幣可以兌換1顆荔枝,荔枝是荔枝FM的貨幣。

有多少人會去玩語音直播?

荔枝FM最近一次邀請了《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的男主胡一天來做生日的語音直播,而人數之多,官方稱「伺服器快爆了。」

事實上,不止明星的語音直播受歡迎,平台上正孵化起來一大波自己的語音直播。

一個主播能通過語音直播的形式獲得多少收益呢? 點開荔枝榜,可以看到每小時,每日,每周的排行榜。在每小時榜單上,排名第二的主播一小時內獲得了345萬顆荔枝,折換成人民幣接近2000元。而據荔枝透露,平台和主播的打賞是六四分成,平台拿六。

毫無疑問,語音直播正在移動手機端提供一種新的成為網紅的機會,在語音直播間里,你不用在意顏值,只要聲音足夠好聽,只要你會用聲音演繹故事,hold住全場,你就能獲得財富「荔枝」。

荔枝FM獲得5000萬美元D輪融資,聲音直播會成為音頻市場的金礦嗎

人均付費低,

叫好不叫好座的音頻付費市場

語音直播的另一端,是傳統的錄播音頻。

從現狀來看,喜馬拉雅和蜻蜓正在複製視頻平台的變現之路:廣告+會員付費。但受限於音頻的形式,音頻平台和視頻平台在廣告上的收益相差甚遠。蜻蜓FM副總裁郭嘉曾透露,2016年廣告營收不過1億元。

相比廣告,內容付費毫無疑問是更健康的現金流。喜馬拉雅是最早開始嘗試內容付費的音頻平台。2016年6月6日上線了精品付費區,其中馬東的《好好說話》上線一天銷售額破500萬。

同年12月3日又啟動了中國第一個知識內容狂歡節——123知識狂歡節,僅24小時,銷售金額達到5088萬。到了2017年6月6日,喜馬拉雅又推出了「付費會員」,會員月費18元,年度會員188元,價格與視頻網站會員相仿。當天共召集342萬會員,產生知識消費6114萬元。

但除去這幾個極端案例, 內容付費更多是叫好不叫座。

前瞻研究院曾根據騰訊財報公布的相關用戶數量做過估算,假設用戶年人均消費199元,內容付費市場規模在480億左右。但2017年喜馬拉雅的付費用戶平均貢獻超過90元。

除了人均付費低,音頻平台的付費用戶量級也永遠不夠。據報道,喜馬拉雅註冊用戶3.5億,月活用戶四千萬,頭部產品馬東的《好好說話》的訂閱用戶為18萬,從2016年6月到2017年6月份,累計銷售額4000萬。

而蜻蜓FM註冊用戶3億,月活用戶1800萬,攜手高曉松推出的《矮大緊指北》訂閱用戶是10萬,流水過2000萬。對比這兩大平台的月活用戶數據和訂閱用戶數據,可以看到即便頭部內容,付費用戶比例也不算很高。

荔枝FM獲得5000萬美元D輪融資,聲音直播會成為音頻市場的金礦嗎

正如一句調侃的話:你為付費課程掏的每一筆錢,都是你腦子進水的象徵。單個內容產品定價偏高,是音頻內容付費率低的一大原因。以喜馬拉雅FM為例,精品付費課程大多是在199元,許多出於「知識焦慮」而購買的用戶,最終發現自己並沒有使用這個內容,價格偏貴使得很多用戶可能消費過一次后就不會繼續買。

而隨著內容付費的玩家越來越多,網易雲音樂、豆瓣、新世相等入局,為了搶奪用戶,平台又必須要不斷提供精品化的內容,這使得版權成本不斷被推高。此外,音頻平台的盜版問題也更嚴重, 以前段時間的《矮大緊指北》為例,朋友圈到處流傳的掃碼進群領免費音頻,最後連高曉松本人都忍不住發微博怒斥傳播盜版者。

荔枝FM獲得5000萬美元D輪融資,聲音直播會成為音頻市場的金礦嗎

月流水過億,

語音直播模式可複製嗎?

目前看來,以喜馬拉雅和蜻蜓FM為首的音頻app,正走向PGC模式,平台斥巨資買入音頻版權,開拓付費精品內容區來吸引用戶,但個人主播的作品卻漸漸地很難再出彩了。 這種模式下,更依賴的是好的作品,強調版權和內容。

而荔枝FM的聲音直播,變現的邏輯和視頻直播是一樣的,靠的是打賞,這就說平台更依賴人,依賴主播。

和視頻直播平台類似,轉向語音直播后,荔枝的營收結構發生了很大變化。在此之前,荔枝的內容以錄播的電台節目為主,來自打賞和付費的收入非常少。而2016年10月語音直播上線,打賞成了主要收入來源,三個月後流水就過一千萬,到最近月流水已經接近1億,目前語音直播已成荔枝的營收模式。

但在此輪荔枝的投資方EMC基金的吳文蔚看來,語音直播對荔枝來說,只是一個階段性的形態。

「荔枝更多的還是一個聲音社區,直播只是一種形式,它還有更多玩法。」

吳文蔚反覆強調「玩法。」他表示,關鍵不在於聲音直播收入比錄播更高,而在於通過聲音直播這種形式,荔枝能更好地滿足社區中內容創造者與消費者的互動需求,進一步豐富場景,提高用戶粘性。。

在他看來,傳統的聲音錄播是單向的,而直播的優勢在於互動性。用戶不僅僅可以和主播互動,還可以和其他有趣的玩家互動。在他看來,聲音直播就當前來說,是一個盤活存量用戶和吸引新用戶的方式。被直播吸引進來的用戶,也可以通過錄播或者其他一些更具有社區粘性的功能留存下來。

考慮到直播更容易造星,通過聲音直播的形式,荔枝會不會孵化出重量級的網紅,甚至知名歌手呢?在吳文蔚看來,未來這些可能性都不能排除。

那麼,聲音直播模式其他平台可以複製嗎?

吳文蔚認為,關鍵在於轉換率。 「YY、虎牙、鬥魚要做聲音直播,也可以做,但轉化率會有不同。」

而轉換率的關鍵來自用戶的性別屬性,據了解,荔枝的用戶6成是女性,80%為90、95後人群。在吳文蔚看來,這是荔枝FM為什麼能做成語音直播的原因。「女性天生對聲音更敏感,男性則更看重視覺刺激。」

而之所以能獲得如此大量的女性用戶,要歸功於荔枝FM早期的內容定位。更多的情感節目,電台的形式,小清新的風格,讓荔枝積累了更多的女性用戶。相較而言,喜馬拉雅的知識付費更吸引職場人士。

走上聲音直播,月入一億的荔枝,未來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呢? 吳文蔚的態度是「拭目以待」。「荔枝也不是一開始就想到了要做聲音直播,每個平台都有各自的基因,,最終能做出什麼,一方面基於以前做了什麼,一方面取決於持續的摸索和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