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戰鬥民族特效大片!這種電影真可能一年就一部


摘要:有條件,去影院。Sir一直把這句話掛嘴邊。因為很多時候,當你面對顯示器、電視機乃至手機屏幕,局促的光會讓沉浸感大打折扣,一個淡入淡出(的鏡頭),可能就讓你齣戲。電影就是為銀幕而生的。尤其是這類電影。太

有條件,去影院。

Sir一直把這句話掛嘴邊。

因為很多時候,當你面對顯示器、電視機乃至手機屏幕,局促的光會讓沉浸感大打折扣,一個淡入淡出(的鏡頭),可能就讓你齣戲。

電影就是為銀幕而生的。

尤其是這類電影。

太空片。

2013年《地心引力》;2014年《星際穿越》;2015年《火星救援》……

戰鬥民族特效大片!這種電影真可能一年就一部

太空片少,因為難拍。

看一部少一部。

幸運的,今年伊始,我們又遇見一部,1月12號上映的——

《太空救援》

Салют-7

戰鬥民族特效大片!這種電影真可能一年就一部

來自俄羅斯。

提到俄羅斯,Sir第一反應是那個經典笑話——

九個英國人在俄羅斯旅遊時被熊追,逃到一個俄羅斯人帳篷,打翻一地東西,俄羅斯生氣地打跑他們。打完后俄羅斯人說,除了一位穿皮大衣的還算男人外其他都是娘炮。

這當然不是真事。

但在這起虛構事件中,我們依然能嗅到幾分戰鬥民族舉世聞名的彪悍。

這種「硬上」的氣質,也貫穿於俄羅斯大部分商業電影。

比如這部《太空救援》。

成本1400萬美元(不到一億人民幣),但看看這些恢弘華麗的太空圖景,不比好萊塢幾億製作遜色。

再想想我們一億元拍的是啥?

(太多了不配圖了)

不得不為俄羅斯電影贊一句——神奇

神奇的不僅戲外,戲里,《太空救援》也來自真人真事。

一個帶有靈異色彩的科學故事。

1985年,在蘇聯「禮炮七號」空間站上,有六名宇航員,日復一日地勘測、記錄和實驗。

太空是每個人類都憧憬的一個夢——只要你從沒去過太空。

對宇航員來說,太空更像個孤獨感滿載的監獄,「向地球人說一聲「你好」,也得45分鐘后才能聽到回應。」

但,在一次面朝窗外,習以為常的眺望中,這六名俄羅斯宇航員突然看見,艙外的太空,出現了別的東西。

七個人影,每個都比他們大十多倍,背後有翅膀,頭頂有光暈。

七隻……天使?

戰鬥民族特效大片!這種電影真可能一年就一部

回到地球后,他們興奮訴說這起「命運的會面」。

只得到大眾媒體的回應。

上級態度曖昧,他們懷疑是宇航員們精神失常——

缺氧導致幻覺?長時間孤獨導致心理障礙?

在動蕩的美蘇政治競賽中,不論高官、媒體還是百姓,都漸漸忘記這場靈異事件。

就連當事人的記憶,也在不斷質疑中被模糊。

我真的看見天使?

那是天使?

會不會是我們集體產生的一場幻覺?

很快,關於「天使」的傳說慢慢黯淡……

戰鬥民族特效大片!這種電影真可能一年就一部

太空見到巨大天使!

《太空救援》的故事就從天使開始。

電影主角叫Vladimir。在一次出艙焊接中,他發現,搭檔的手套被尖刺捅破。

氧氣從破洞急劇泄漏,兩分鐘后散盡。搭檔隨時昏迷,命在旦夕。Vladimir伸手抓住她,一邊緩緩地朝著艙門滑去,一面不緊不慢地跟她聊天。

這是太空人的生存法則:越緊急,越不能急。

就當他們快要大功告成,在搭檔被推進艙門的瞬間,他的右邊,一束藍光突然亮起,照得他一個激靈。

他下意識扭頭看。

他愣住了,再也挪不動身。

天使,有天使。

回到地球后,Vladimir不得不面對沒完沒了的心理醫生。很快,沒人相信的他被剝奪宇航員資格,揮別太空。

不久,一場無法解釋的事故將「禮炮七號」斷了電。

誰也不知道緣由。

只知道蘇聯人要不把「禮炮七號」修好,要不把它炸了。

一旦空間站落到美國人手裡,蘇聯將在航空競賽被迎頭痛擊。

修當然是上策。

問題是,你得找到能修的人。

頂級飛行員+頂級工程師,能勝任的,Vladimir是不二人選。

被開除的他又被召回,面臨著一項幾乎是赴死的任務。

單看故事,你很難不把《地心引力》和《太空救援》作比較。

前者當年以無與倫比的長鏡頭,和逼真的3D效果,精準還原出太空的失重感,奉獻出一種近乎身臨其境的觀影體驗,但其不夠嚴謹的科研細節仍招來不少挑刺。

而,在科學原理的闡釋和呈現上,《太空救援》無疑走得更遠。

在這部電影,太空絕不是詩意的,繁星點綴的「桃花源」。

你會實打實地感受到,太空就是史上最強大的反派。

它的強大來自於它不摻任何感情的運行。

為不影響你的觀影,Sir只能簡單概括,這一路,Vladimir要闖過的鬼門關……

道。

1

狂獸

記得《星際穿越》,一個科學家跟空間站對接時,出了差錯,把空間站炸了。

受爆炸衝擊,空間站飛速旋轉起來。

即便如此,宇航員還是要同它對接。

失控的空間站,怎麼對接?

唯一的辦法,是讓自己也旋轉起來,跟它保持同步。

這有多難。

用《極客電影》的比喻,就是要從一架飛行器,往高速行駛的火車頂端的某個洞里,扔進一塊石頭。

在《太空救援》,禮炮七號也一樣被事故繳了械,自發旋轉起來。

同樣的危險,炸開、撕裂、捅穿、撞碎……一個沒對準,結局都是粉身碎骨。

更兇險的是,這次沒有智能機器人幫手,也沒有計算機演算法獻計。

唯一可以依靠的,是Vladimir的老司機直覺……

2

寒冰

就算你對接上失控的空間站,也不代表這隻怪獸就溫順了。

斷了電,太陽能失效的它,裡頭凍得比俄羅斯還俄羅斯。

即便倆宇航員就是戰鬥民族,但天天穿著單衣,吃著凍櫃麵包,喝著冰水,也決計活不長。

更糟的是,空間站的水箱壞了,水全都跑了出來,結成了雪和霜。

於是,空間站成了一間巨型冰箱。

怎麼在冰箱里生存……

3

烈焰

宇宙就是極致,非冰既火。

雪融化后,船艙內到處是飄散的水珠。

這時,一旦水灑到通電的線路,就會引起短路,短路就會著火。

在飛船里,你肯定不想見到一點火焰。

因為,面對火焰,你要麼逃離飛船,慢慢等死;要麼跟火搏鬥,隨時被燒死、嗆死和炸死。

選哪個?

4

氧氣

是的,著火的飛船,氧氣濃度會慢慢降低,二氧化碳濃度會慢慢升高。

想象一下,像酩酊大醉后驚醒的凌晨,頭疼、眩暈、胸悶、煩躁……最後,你說一句話,都要喘幾口氣才能緩過來。

為了活命。

你的手腳還不能停。

在氧氣耗盡之前解除危機……

5

幻覺

扛著重壓久了,人就會精神脆弱。這時候,人特別容易產生幻覺。

幻覺往往就是你最想見的東西。

比方說,從地球不遠萬里前來給你驚喜的英勇同胞;比方說,打開艙門,就是微風款款陽光暖暖的海灘。

比方說,天使。

當你試圖打開艙門,跟你的天堂見面,卻不知道艙門外站著的,是面無表情的死神。

死於幻覺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你的同伴產生了幻覺,但你沒有……

戰鬥民族特效大片!這種電影真可能一年就一部

6

宇宙

是的,當你九死一生地趟過那些坑,你終於贏得了站在這位最強BOSS面前的機會。

它會讚賞你的勇敢嗎?

Sir就說一個細節——

大多宇航員第一次在宇宙出艙,回來后,手都會受傷。

為什麼?

因為在艙外,抓欄杆,許多宇航員會因為太用力,隔著手套也傷到手掌肌腱。

有誰拽著他們嗎?

沒有。

他們就是單純地害怕,害怕一失手,就飄向了沒有岸的太空。

還記得《地心引力》那個被放逐太空的宇航員嗎。

因為事故,他與船體的「臍帶」斷了。於是,他隨著慣性,一點一點飄向太空,速度很慢很慢,但不論他怎麼掙扎,怎麼踢打,再也回不去。

《地心引力》飄離的宇航員

而,要維修好禮炮七號,一項絕對沒法逃避的動作,就是出艙。

如果繩子斷了?

如果繩子脫手?

如果緊急滑翔時,一個閃失,沒抓住船體?

在《太空救援》,你會看到,面對這六場死局,或來自他者,或來自自身,人是怎麼承受的,怎麼反抗,又是如何挺到最後的。

某種程度上,這確實是一部不怕劇透的電影(就像我們看《三國》,看《西遊》,結局早已寫定)。

但我們依然會樂此不疲地追,從老版,到新版,到最新一版。

這就是好故事的魅力。

Sir前幾天看《圓桌派》,一個嘉賓講到,大意是,我們人類聽故事,有兩種需要——

一種是貪新,通過汲取那些聞所未聞的人和事,拓展我們認知和想象的邊界。

一種是念舊。通過重複那些俗套但又閃耀著人性之光的歷史,鞏固,堅定我們的三觀。

而《太空救援》,便是後者的極致。

人面對宇宙,確實連滄海一粟都不及。

但也正是宇宙的不可戰勝,才襯托出人類向死而生,浪漫的英雄主義。

說到這,別忘了,還有天使。

關於天使,《太空救援》也給了我們一個答案。

相信Sir,這是一個將對你產生劇烈情感衝擊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