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騰訊音樂衝擊IPO揭秘:年凈利超16億,直播、綠鑽、廣告推動?


摘要:作者/阿寶編輯/曹樂溪在被網易雲音樂的年度聽歌報告、支付寶的買買買年度賬單賬單刷屏后,邁入2018年,意味著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下稱騰訊音樂)傳聞中的上市年份已經到來。過去一年,有關騰訊音樂IPO的消息

作者/阿寶 編輯/曹樂溪

在被網易雲音樂的年度聽歌報告、支付寶的買買買年度賬單賬單刷屏后,邁入2018年,意味著騰訊音樂娛樂集團(下稱騰訊音樂)傳聞中的上市年份已經到來。

過去一年,有關騰訊音樂IPO的消息像一茬又一茬韭菜樣從未間斷,從最初的啟動上市計劃,到挑選投行,再到融資金額、估值,以及上市時間,細節越來越豐富清晰。

不少業內人士、投資人向娛樂資本論表示,如果不出什麼意外的話,騰訊音樂今年上市的可能性極大。在他們看來,只不過是倒計時時間長短的問題。

騰訊音樂衝擊IPO揭秘:年凈利超16億,直播、綠鑽、廣告推動?

另一邊,據自媒體雷帝網報道,其獨家獲得的一份資料顯示,自中國音樂集團與QQ音樂合併后,騰訊音樂娛樂集團於2016年下半年開始實現全面盈利,2017年凈利潤超過16億,2018年預計凈利潤還會翻番。

這與當下眾多音樂流媒體平台的虧損狀況形成反差對比(當然騰訊音樂已經不是簡單的流媒體音樂公司),不用說已經上市的Pandora的連續虧損,即使世界上最大的流媒體平台、今年亦可能上市的Spotify,目前依舊處於虧損狀態,近期還面臨超過16億美元的侵權訴訟。至於國內其他玩家,仍在版權與商業模式的區間里摸索前行。

顯然,在高盈利的加持下,騰訊音樂的IPO之路將變得相對順暢一些,而背後的收入模式,也決定了騰訊音樂能否向資本市場講一個動聽故事的關鍵所在。

目前來看,故事或許不會講得太壞。

騰訊音樂衝擊IPO揭秘:年凈利超16億,直播、綠鑽、廣告推動?

估值100億美元,

騰訊音樂成2018最值得期待的IPO案例?

回到2016年7月,包含了酷狗、酷我的中國音樂集團(下稱CMC)與QQ音樂宣布合併的那一刻,新組合未來IPO的命運就已被確定。

歷經半年左右時間的整合,騰訊音樂娛樂集團(TME)開始登場。自此,圍繞其IPO的新聞逐漸湧現。據娛樂資本論查詢,2017年相關報道不低於5次。

騰訊音樂衝擊IPO揭秘:年凈利超16億,直播、綠鑽、廣告推動?騰訊音樂衝擊IPO揭秘:年凈利超16億,直播、綠鑽、廣告推動?

比較早的爆料來自於香港媒體,稱騰訊音樂啟動上市計劃,騰訊為其上市尋找投行,估值達100億美元。時隔四個月後,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稱,騰訊音樂擬IPO前出售3%股份,尋求融資,估值100億美元。2017年11月到12月期間,彭博社又多次報道,由可能通過IPO至少融資10億美元,到或將2018年上市,再到最近一次變成了騰訊音樂計劃2018年融資10億美元進行IPO。

融資10億美元、估值100億美元,是外界目前所能了解的騰訊音樂IPO的全部信息。值得一提的是,騰訊音樂還被眾多分析機構認為是2018年最受期待的IPO之一。

這讓人幾乎忘記了曾經上市被拒的CMC。究其原因,當初CMC上市的一部分阻礙在於其版權上的缺失,大量版權皆來自QQ音樂的分銷,且都臨近到期。如今,合併后的騰訊音樂,擁有韓國YG、華誼、福茂唱片、傑威爾音樂等獨家音樂版權,去年5月與環球音樂達成版權合作,集齊了華納、索尼、環球世界三大唱片公司版權。艾瑞諮詢《2016年中國在線音樂行業研究報告》顯示,騰訊音樂佔有中國總曲庫的90%。

雷帝網稱,截至2016年底,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營業收入近50億,營業利潤近15億,凈利近6億。騰訊音樂娛樂預計2017年全年營業收入超過90億,凈利潤超過16億。2018年預計收入將超過180億,凈利潤將達到31億。

隨著音樂版權正版化與用戶付費的逐步實現,音樂產業的盈利源頭正在被激活。騰訊音樂娛樂CEO彭迦信曾闡述過中國音樂市場呈現的4大趨勢:音樂內容多樣化,社交互動創造新的音樂消費方式;線上平台提升線下體驗,以及技術創新打破傳統使用場景。而這些,都是騰旭音樂泛娛樂戰略的布局方向。

縱觀整個2017年,騰訊音樂與Spotify宣布相互持股,除了拿下環球音樂版權,與阿里音樂達成版權互換,還推出了音樂人扶持計劃等,將觸角伸向更多音樂相關領域,比如全民K歌推出線下K歌自助店,進軍迷你KTV市場,都將為IPO起到加成作用。

摩根大通一分析師表示,如何從流量中賺錢,騰訊的理解更勝Spotify一籌。如果你想讓一個歌手不僅銷售唱片,還能與粉絲產生互動,世界上哪家公司能與本身具備社交基因的騰訊競爭?

騰訊音樂衝擊IPO揭秘:年凈利超16億,直播、綠鑽、廣告推動?

盈利背後的真相:

版權轉授最多降低成本,

秀場直播很賺錢?

相比IPO,小娛更關心騰訊音樂所要給資本市場講的故事是什麼樣子,畢竟這不僅關係到IPO能否成功,還決定著上市之後的長尾表現。

娛樂資本論向雷帝網求證,在其獲取的資料中顯示,騰訊音樂娛樂主要收入來源包括付費音樂、秀場、轉授權、廣告、遊戲等,而數字音樂對騰訊音樂盈利起到的作用並不大。

「音樂平台的付費率普遍都不高,現在能夠盈利的都不是靠音樂本身,像騰訊音樂比較大的收入來源應該是繁星秀場,」某位不願具名的投資人告訴娛樂資本論。他提到的繁星,也就是現在改名而來的酷狗直播,已經成立五年多,在酷狗音樂APP頁面也存在該直播功能;另外,騰訊音樂還擁有酷我聚星直播,兩者主要靠打賞實現營收。

騰訊音樂衝擊IPO揭秘:年凈利超16億,直播、綠鑽、廣告推動?

(酷狗直播頁面)

小娛不禁想起2016年CMC籌備上市階段,所講故事裡提到的主要盈利業務便包括直播,另一項則是廣告,當時還有媒體分析其可能對標公司是YY。

2014年,QQ音樂與周杰倫發行首張數字專輯《哎喲,不錯哦》,開啟數字音樂付費時代,緊接著付費音樂包/會員也成為幾大平台標配。行進到現在,無論數字專輯還是付費會員,都得到了很大增長。但放到整個行業,營收數字依然十分微小。

前QQ音樂數字專輯經過一年半的發展,總銷售額才突破億元。就拿《哎喲,不錯哦》來說,銷售額3000萬的成績已經十分可觀,而2017年QQ音樂數字專輯銷量前10名銷售額也大都在100多萬到1000多萬之間。

根據娛樂資本論了解到的數據,截止到2017年3月,騰訊音樂數字專輯銷售額有2億之多。至於付費會員上,按照理想2000萬計算的話,會員價格按平均20元算的話,累計收入20億。反映到動輒十幾億的版權費用上,簡直小巫見大巫,據悉騰訊音樂花了3.5億美元才拿下環球版權。

雖然平台付費率不高,但上述投資人表示,騰訊音樂的盈利支撐業務更多可能在於綠鑽上。而公開數據顯示,QQ音樂付費綠鑽用戶累計超過1.2億。「不知道他們是否把綠鑽算作付費音樂里,如果單純包括數字專輯、付費會員的話,付費音樂還不足以讓騰訊音樂實現盈利」。

騰訊音樂衝擊IPO揭秘:年凈利超16億,直播、綠鑽、廣告推動?

依靠轉授權實現盈利的可能性有多大呢?某在線音樂平台負責人告訴娛樂資本論,唱片公司的獨家版權價格基本都是透明的,「騰訊音樂通過分銷版權最多降低成本,但依靠轉授賺差價幾乎不可能」。

廣告作為最基礎的商業模式,「也會是盈利關鍵,」上述投資人表示。至於遊戲,目前尚無太多公開資料,但聯想到之前CMC公布的收入來源里包括在線遊戲,騰訊音樂CEO彭迦信曾就職騰訊遊戲的過往,再加上騰訊音樂曾在多個場合表示會推出音樂遊戲,並與騰訊遊戲、騰訊視頻等產生聯動,一切顯得順理成章。彭迦信還曾描述過騰訊音樂泛娛樂戰略的另一個方向,「唱片公司的藝人和我們在音樂領域合作后,我們也可以牽頭讓他們代言遊戲,幫遊戲創作歌曲」。

如此下來,直播、綠鑽、廣告應該是騰訊音樂盈利背後的最大功臣。

騰訊音樂衝擊IPO揭秘:年凈利超16億,直播、綠鑽、廣告推動?

騰訊音樂上市,

其他平台還會遠嗎?

騰訊音樂實現盈利了,網易雲音樂、蝦米音樂、百度音樂等平台難免會被拿出來比較一番。雖然距賺錢還有一段路程,但卻不容小覷。

網易雲音樂應該是對騰訊音樂威脅最大的競爭對手了,靠著音樂社交突圍,用戶活躍度、粘性都十分之高。去年11月份,用戶量達到4億。

在版權方面落了下風的網易雲音樂,卻在營銷上玩得風生水起,前有去年的樂評專列,最近則是年度音樂報告,當時有KOL表示,騰訊音樂雖然現在一家獨大,但做到刷屏的卻是體量小其很多的網易雲音樂。

騰訊音樂衝擊IPO揭秘:年凈利超16億,直播、綠鑽、廣告推動?

娛樂資本論在此前一篇文章中提到,去年全網上線的21張數字專輯中,在網易雲音樂上銷量排名第一的佔據了14張,某種程度上,反映了其平台具備一定的付費基因。

但說來說去,目前版權依舊是其繞不開的障礙。但善於差異化打法的網易雲音樂,還是通過推出知識付費、短視頻等方式在自救。

蝦米音樂也在去年重新迎來阿里的重視,目前存在感依舊不強,不過如果阿里下重金破釜沉舟的話,情況會怎樣不妨大開腦洞一下。

當然,騰訊音樂也不會坐以待斃。從騰訊音樂娛樂集團的名字就可以看出,其野心不止局限於數字音樂,而是圍繞音樂的泛娛樂生態。而騰訊音樂也確實在這樣做,從產業鏈上游的藝人經紀、內容生產,到音樂硬體,版權管理,下游的線下演出、票務等,業務閉環不斷加強。

這預示著,未來騰訊音樂的商業模式具備多種可能,勢必會提升其市場價值空間。

同時,累計付費用戶達1.2億,月活躍用戶超7億,曲庫1700萬首歌曲,國際唱片協會發布的《2017年全球音樂報告》顯示,在聽歌流量方面,佔據了70%的市場份額。這是目前騰訊音樂的部分成績單,將會對現有的收入模式起到促進增長作用,「畢竟流量比較大,騰訊音樂在付費音樂上還是有很大的想象力」某行業人士認為。

上述投資人及行業人士都非常期待騰訊音樂IPO,「並不是說它IPO,就意味著其他平台就要死掉了,相反,這會對整個音樂行業有著標誌性意義,音樂是可以賺錢的」。

而音樂+娛樂的走向,也將決定著IPO后的騰訊音樂能在資本市場上講多久故事。至於其他平台能否緊跟其後,實現上市,一切懸而未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