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我拉來2億投資拍了個票房5000萬的電影,你們憑什麼罵我?


摘要:現在起,誰也別和我談電影夢文|Kerry製片人才是這個行業的話事人,從我入行我就這麼告訴自己。作為製片人,我一直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從小職工到跟組場記,從製片主任到外聯生活,我明白每件事需要的是,一步

現在起,誰也別和我談電影夢

文 | Kerry


製片人才是這個行業的話事人,從我入行我就這麼告訴自己。

我拉來2億投資拍了個票房5000萬的電影,你們憑什麼罵我?

作為製片人,我一直兢兢業業,勤勤懇懇。從小職工到跟組場記,從製片主任到外聯生活,我明白每件事需要的是,一步一個腳印的累積。但,我也終於明白,不是所有努力都有好的結果

是,我是拍出了一個豆瓣評分3.9的爛片;是,我是用2億的投資拍出了一個5000萬的電影。上到投資人,下到跟組人員,甚至是觀眾都在罵我。

可你們憑什麼罵我?

項目籌備階段:外行投資人帶著2億資金來,讓我為他拍一部傳世之作,中間人抽走10%

經過介紹人的牽線搭橋,一個投資人帶著2億資金找到了我,在無數次拍胸膛保證以及無數次飯局后,終於項目落實到了合同上。

根據我的觀察,外行投資人有錢、有蠢想法、但沒有任何影視從業經驗,對於初次主控的我來說,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拿著2億合同,我決心在電影圈有一番作為。

投資人會在喝到第二場的時候開始和我們聊劇本,他的人生經歷,他朋友的人生經歷,他看過的美國電影橋段,這些都會是劇本的元素。然後我們也定下了目標:10億票房,載入影史。

我拉來2億投資拍了個票房5000萬的電影,你們憑什麼罵我?

當然,最初的2億到手上,不可能還有2億,為了協調拉來投資的中間人,我們拿出2000萬打點已經成為了約定俗成的「規矩」。所以這筆投資到了我手上,就只有1.8億了。1.8億就1.8億吧,1.8億其實也不少了。

於是,我拿著這1.8億投資,開始了局。

劇本階段:花了800萬請了個知名編劇,最後是5個小編劇寫的

項目籌備開始,我們找到了國內最知名的一線編劇,這位大編劇大作傍身,之前有過數部大作,不論是商業電影還是主旋律短片都有他的挂名。

開始我覺得800萬貴了,國內編劇敢這樣要價的沒幾個,但是在飯局上我聽了他的光輝事迹(一次能喝兩斤茅台)后,出品人被其才華深深地折服,在飯局上稀里糊塗的簽了合同。

後來的編劇研討會上讓我見識到了大編劇就是大編劇,每次開會有求必應,天花亂墜,把投資人哄得高高興興的。在一次次的付款期限要過去前,我們都沒有辦法給到滿意的回饋。一年後,經過多次劇本研討會的折磨,我們的劇本還是沒能定稿。

我拉來2億投資拍了個票房5000萬的電影,你們憑什麼罵我?

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找不到好的導演,從項目概念、出品公司實力我們都「差口氣」,許多導演都拒絕與我們合作,也是因為這樣,劇本的事兒由我來推進。

尷尬的是,出品人也一直指手畫腳,每天都有富於專業經驗的「老師」來和我們開會,但大多都是吹噓自己多牛逼。

由於劇本簽訂了一個最後確認期限,我們接受了最後一稿的劇本。有意思的是,片子上映了后,我認識到一個「業內人」,告訴我,其實我們的劇本一直都是5個剛畢業的小孩在寫,這事兒咱就不談了。

選擇演員陣容階段:我捧著錢想找流量明星

項目在劇本完成後,也進入了挑選演員階段。

常常有媒體在新聞上寫,吳亦凡5000萬太貴了,李易峰8000萬太誇張了,演技差還不配合。這顯然是可笑的。假如他們真的只要價格合適就能拿下,我多掏1000萬都願意。

首先,我根本就接觸不到這些流量明星,不要說「神獸」級別的,即使是網劇剛火的都很難。其次,有能接觸到的,基本上都會有一堆的要求。最後是,我們找的太晚他們基本沒時間。

我拉來2億投資拍了個票房5000萬的電影,你們憑什麼罵我?

那麼找誰呢?通過中間人,我們找到了曾經演過電視劇的幾位演員,就是見到他你臉熟,但就是叫不出名字的演員。在他們的引領下,我見到了一大票這樣的人。

他們聚在一起的時候,會大聊在橫店的日子,大聊他們檔男五號參與的片子,在市面上怎樣大火,他參與的一場戲有多麼牛逼。

主創階段:青年導演還是跨界導演?

一切還算有條不紊的進行,在找了一群電視劇演員跨界電影后,我不是沒有擔憂。但萬幸的是,這樣也省下了一部分費用。

但導演,依舊是大問題。明星導演,接觸不到;二線導演,性價比低;老導演,矯情

我拉來2億投資拍了個票房5000萬的電影,你們憑什麼罵我?

最後我把目光放到了三個導演上,一個拍過5部電視劇的導演牛導;一個跟過三部1000萬票房院線電影的執行導演劉哥;一個在國外獲過各種大學生獎的青年才俊導演小孫。

出品人和我說,有過院線電影經驗的劉哥非常不錯,因為他酒品好。我力排眾議,決定了用青年導演小孫。小孫沒有辜負我,他是全組最上心的人,劇本也在他和演員的幾次大會中,又改了幾遍。

在經歷了一年多,除去劇本、導演、演員、看景、籌備的花銷后,我手上投資額已經花去了大半,手上僅剩的資金讓我感受到了緊迫感。我開始想方設法節省開支。然而,我們的電影也終於要開機。

拍攝階段:我覺得我這個戲能成!

在劇組人員都到位后,我們終於開機了。我原本的擔心也在開機后變得輕鬆。整個劇組在拍攝時非常的順利。

我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坐在監視器背後,看大家工作。閑暇之餘,小孫會和我說,這個鏡頭他是想表達個人的情懷,下一場的過場是致敬了一部西班牙的作品。演員的表現也超過預期,每一個鏡頭不超過3條必然能夠完成。

我拉來2億投資拍了個票房5000萬的電影,你們憑什麼罵我?

也不是沒有難處。在開機了十天後,製片主任和我說導演嚴重拖期,我找了小孫導演和主任一起開會,小孫導演真誠地向我表達了藝術訴求,我在權衡之下決定,加錢,我們一定要做出好的作品!

這個時候,我打心底認為,我們這個戲能成。

後期製作階段:用不起國外團隊,也用不起國內一線團隊,最後,我選了一家廣州的後期公司

在超期一個月後,我們終於殺青了,導演需要去國外拍一些空鏡。我帶著素材開始找後期公司。後期有多重要不用說,總之一部片子成色如何就全靠後期了。

本來預定的是在特效界展露的頭角Terminalfx,就是春節檔上映的《西遊伏妖篇》的特效團隊。但是由於超期了太久,資金著實不夠,放了對方的鴿子。

我拉來2億投資拍了個票房5000萬的電影,你們憑什麼罵我?

我去找了本土一流的特效公司天工異彩和More VFX,雙雙告知我檔期已滿,我又找到了聚光繪影、時光坐標、每日視界、長空一畫、華躍龍影、華強方特等特效公司,都以各種理由拒絕了我。

終於,小孫也從國外回來,拿著素材,他駐紮到了廣州的一家新後期公司,他告訴我,特效公司的牌子再響亮也要看工作人員對他用心與否。只要他用心,一樣能出好的效果。

也在無數次的磨合溝通下,成片終於出來,我邀請了出品人和幾位主演一起到剪輯房看。看完后大家緘默不語,在戶外的垃圾桶旁抽煙,大概三根后,出品人說:「我們努力做宣發!我們要病毒式營銷!」

宣傳發行階段:到底什麼是宣發?

在我原本的預算里,至少有3000萬的宣發費用,包括海報和預告片及花絮製作,硬廣告、影院終端物料、媒體推廣、地面活動、首映式、雇傭水軍、收買影評人、拷貝製作,影院公關一條龍服務。路演、推廣曲、上綜藝、買熱搜、開機屏、線下線上所有套餐都來一份,聯繫國外發行公司海外發行,走向國際。

即使找不到無限自在、黑馬、伯樂、麥特等知名營銷團隊,但只要我明白自己的需求,我一定可以有最好的效果。

最後我找了一家做過幾個項目的營銷公司。為什麼呢,因為對方真的非常上心,對於我們的項目也非常有認同感,看完片后,對方老大天天拉著我和出品人導演了這部片子里的「點」,動情時也會落淚,偶爾會帶上他公司的幾個畢業生做些筆記,他們的提案也非常的漂亮。

我拉來2億投資拍了個票房5000萬的電影,你們憑什麼罵我?

也是他們,繼續給了我信心,我們的片子應該會有不錯的結果吧?

另一邊,發行就沒有這麼順利。我們的要求是,回本起碼6億以上,能夠有個保底的協議我們也可以接受,發行方看了片給的回饋是5000萬。

我真的不信,怎麼可能呢?所以我拜託了和我們宣傳方有合作經驗的發行團隊。我們相談甚歡,他們也體會到了我們片子難能可貴的地方。我們的目標是,保3沖5!

接著,票補、路演、推廣曲、綜藝、熱搜、開機屏的計劃都來了,結案也做的很漂亮,上片前每天都能收到幾千張回饋圖。我的朋友圈都充滿了宣傳信息。但我的疑問也來了,這些事兒真的能賣票嗎?真的有用嗎?

我這片,一定能成!

終於:排片10%,三天賣了5000萬,豆瓣評分3.9,這部電影一周就結束了

沒有罵聲、沒有奇迹,片子在3天賣了5000萬后,排片接近0%正式下片。

到最後一天我都沒有放棄希望。

但在上片的第一天,出品人開始問責,宣發方開始埋冤我不專業,導演推卸自己拍片時說「都是製片人在干擾他」,處理完這些推諉後晚上回家看看豆瓣的評論,有時不知該笑還是該哭。

我拉來2億投資拍了個票房5000萬的電影,你們憑什麼罵我?

我會被這個圈子封殺嗎?我還能接到片子嗎?我會被人恥笑嗎?我擔憂過。

但昨天我又接到了這次項目中間拉投資人的電話,有一個一個億的盤子的項目讓我來運作,我的身份是一個運作過2個億電影的製片人,我的身價早就水漲船高了

好了聊到這兒,誰也別再和我談電影夢了。祝我們的片子都大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