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李小璐遭2018第一發,被降維打擊后的卓偉,狗仔產業鏈依舊繁榮!


摘要:小儲(天方燕談作者)2017年的最後一天,李小璐被爆出疑似出軌說唱歌手PGone的視頻。此後,這個話題便一直在熱搜上居高不下,不斷有新的爆點,讓興奮的網友們一邊咀嚼著對賈乃亮的同情、對李小璐的鄙夷和對

小儲(天方燕談作者)

2017年的最後一天,李小璐被爆出疑似出軌說唱歌手PGone的視頻。此後,這個話題便一直在熱搜上居高不下,不斷有新的爆點,讓興奮的網友們一邊咀嚼著對賈乃亮的同情、對李小璐的鄙夷和對說唱歌手PGone的憤怒,一邊完成了辭舊迎新。

李小璐遭2018第一發,被降維打擊后的卓偉,狗仔產業鏈依舊繁榮!

2018年就這樣熱熱鬧鬧地來了,慘遭新年第一發爆料的李小璐恐怕要感嘆自己的流年不利。網友們只顧著消費明星隱私,卻都忽略了一個事實:都說是中國第一狗仔卓偉爆的料,但卓偉不是在2017年6月7日遭微博平台封號了嗎?怎麼在新年伊始、萬象更新之際,卓偉又來複出爆料了呢?那麼卓偉和狗仔同行們身後的產業鏈在2018年又將何去何從呢?

一,新年爆料李小璐,難道卓偉江湖復出了?

關於李小璐疑似出軌被曝光這件事,網路一直盛傳是卓偉乾的,並且盛傳涉事人已經付給了卓偉1400萬的公關費、把話題引向了不怕被爆料的王思聰。

稍微梳理一下截至目前為止事情的大致經過。

  • 一個叫「娛姬小妖」的沒加V的微博號爆出了疑似李小璐和說唱歌手PGone的視頻:二人深夜駕車一同回到PGone住所,逗留片刻后重新換車出行、然後再次返還PGone住所,直至次日早晨才分手離開。視頻光線昏暗,涉事人全副武裝、相貌無法分辨;

  • 緋聞傳出后,PGone首先在微博上解釋,稱自己與李小璐夫婦二人是兄弟和哥嫂的關係、私交非常好,希望網友不要誤會,但並沒有針對為何會將「嫂子」留宿進行解釋;

  • 賈乃亮發微博力挺妻子,李小璐發微博澄清並檢討與「兄弟」之間的分寸不當,李小璐的閨蜜馬蘇發微博立證李小璐與PGone並不是二人單獨相處,當晚自己因喝多也睡在PGone寓所……但即使四方解釋,網友也不肯買賬,繼續挖料;

李小璐遭2018第一發,被降維打擊后的卓偉,狗仔產業鏈依舊繁榮!

  • 網友從涉事人以往的微博中陸續挖出了李小璐和PGone關係不俗的線索,立證出軌屬實;黃毅清(黃奕前夫)、王思聰等紛紛參與攪局;

  • 隨著事件持續發酵,微博「娛姬小妖」用以往卓偉的慣用語氣扔出一句「周三見」,預示周三將有猛料爆出;

  • 周三到,微博「娛姬小妖」話鋒一變,轉而爆料王思聰的新女友,網友大呼卓偉被公關了,並盛傳公關費是1400萬;

  • 輿論開始詬病PGone,婦聯、共青團中央、新華社紛紛發聲,詬病PGone的說唱藝術價值低、歌詞內容毒害社會、誤導兒童,姚貝娜經紀人詬病PGone對逝去歌手姚貝娜不敬……PGone新歌全網下架、部分商演取消;

  • 賈乃亮髮長文,表達幾個中心意思:小璐出軌可能屬實,這是我家事,大家放過吧,我們自己處理,父母和孩子無辜……

回顧整個事件可以看出,整個輿論導向確實是這個叫「娛姬小妖」的微博號在主導把控。

都說「娛姬小妖」是卓偉的微博小號,到底是不是也無從證實,其實也並不重要。我們至少可以看出,網友們對「中國第一狗仔卓偉」這個品牌的信賴和心理依賴:不管是什麼緋聞,只要是卓偉爆出的,就一定靠譜;不管爆料的微博號叫什麼名字,只要有爆料的生產力和效率,那就一定是卓偉!卓偉已經成為了娛樂圈明星隱私領域裡無可取代的第一品牌、一個網友心目中對明星無所不知的、神一般的存在。

二,遭微博封號之後,狗仔產業鏈並未受損

早前,以卓偉為代表,很多以跟蹤、偷拍等方式挖掘明星隱私緋聞的狗仔賬號們,在微博上如魚得水,以娛樂至死的八卦精神和五花八門的爆料,吸引著流量、營造出一個流言紛飛的世界。

後來,關於狗仔的口碑開始分化,有人稱他們為戳穿名利場假面的「娛樂圈紀檢委」,也有人開始斥責他們造謠傳謠,渲染低俗風氣。

但不管口碑如何,內容平台的流量紅利都為他們迅速贏得了名與利、同時也引發了多次關於明星的社會熱點討論。在流量商業大環境中,一個「八卦」產業鏈就這樣兀自在微博以及其他社交媒體上逐漸構建成型,成就了很多像卓偉這樣的狗仔品牌。

李小璐遭2018第一發,被降維打擊后的卓偉,狗仔產業鏈依舊繁榮!

卓偉將自己定位為一名娛樂商人,他曾在接受採訪時這樣描述他對狗仔行業的認知,「有人認為記者是知識分子,有人認為記者得罪不起、無冕之王,手中有這支筆很厲害,有人會認為記者很有用,能給我宣傳,遠接高迎。以前我也有對新聞記者這樣非常膚淺的認識,但新聞的真正社會意義是在於揭露、在於批判。」

然而,卓偉揭露和批判的目標卻是一個特殊而多金的群體:娛樂圈。雖然他和其他從業者一直在努力遵循著不涉及那些「不可說不能說」的潛規則,但其行為的正面意義和負面影響究竟孰多孰少仍舊備受爭議,因為每個轟動一時的娛樂八卦,都讓被爆料的人或名譽折損,或事業坍塌,或形象一落千丈,或三者兼有。

2017年6月7日下午,北京市網信辦約談了微博、今日頭條、騰訊、一點資訊、優酷、網易、百度等內容平台,責令其「採取有效措施遏制渲染演藝明星緋聞隱私、炒作明星炫富享樂、低俗媚俗之風等問題」。

隨後,微博官方便正式發布了《關於關閉炒作低俗追星賬號的公告》,宣布關閉@中國第一狗仔卓偉@名偵探趙五兒等19個「存在嚴重編造傳播謠言、詆毀他人名譽」的追星賬號。與此同時,今日頭條等其他內容平台上的相關八卦賬號也被封禁。

眾所周知,對卓偉們來說,情報網和跟拍團隊是其商業模式的基石,但失去了微博等大流量輸出平台,無法傳播的八卦內容就會變得毫無價值。

當時,很多網友都在感嘆,以後再也看不到娛樂圈的各種八卦軼聞了。與此同時,很多媒體也在疑惑,娛樂圈狗仔,這個在移動互聯時代的中國剛剛產業化的行業,就這樣在政策與平台層面的「降維打擊」下集體坍塌了嗎?

之後,李小璐事件的爆發證明,人們真的是想多了。微博封號可以換個身份重新註冊,即使本人不承認,所有人還是堅持認定「娛姬小妖」就是卓偉的微博小號。看看廣大網友對八卦的痴迷和對卓偉的忠誠就知道,降維打擊只傷到了狗仔們的皮毛、並沒有傷其筋骨,更沒有對狗仔產業鏈產生影響。狗仔這個以「豁出去」而著稱的行業真的比我們想象中要堅韌得多!

三,公眾窺私慾不止,娛樂揭秘市場仍繁榮

事實上,近年來由於時政內容減少,明星與娛樂內容已經成為維持各大內容平台熱度的關鍵,而之前,微博也正是以此為基礎開展了全方位的泛娛樂運營,才成功走出了低迷。

而今的局面仍然是:泛娛樂不死,卓偉們不死;明星窺私慾存在,狗仔產業鏈勢必繁榮。

回看2017年第一季度,微博凈營收超預期,較上年同期增長了67%,股價亦回復了高位,而以卓偉為代表的狗仔群體,正是在微博整體的泛娛樂運營中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間。

李小璐遭2018第一發,被降維打擊后的卓偉,狗仔產業鏈依舊繁榮!

卓偉曾經為泛娛樂事業所作出的流量貢獻可謂「豐功偉績」。當年以文章出軌門的「周一見」爆紅后,「周x見」幾乎成為了各種明星隱私爆料預熱期的標準宣傳用詞。

對「白百何出軌門」的爆料后,卓偉就迎來了事業巔峰期。除了運營風行工作室(後來分化成兩支團隊),卓偉還在微博上收費回答各種問題,短短數月就製造了諸如「陳赫楊穎出軌」、「鹿晗私生子」等引起熱議的話題,並被當事人以各種方式反駁,乃至發送了律師函。

卓偉對狗仔產業有著自己獨到的理解,在他看來,狗仔行業是一個良心產業,其理念是建立在對新聞理想的堅持和信仰之上的。卓偉認為,狗仔隊也是新聞記者隊伍中的一員,狗仔做的新聞也是真正的新聞。卓偉不認為狗仔行業不光彩,相反,他誓將這個在傳統觀念中被人鄙夷的工種發揚光大,以從中尋求自身價值。

卓偉認為,全民爆料、全民狗仔、全民目擊的時代已經來臨,以後他的工作室只是爆料力量的其中一支,而更多的爆料要依靠平台來進行全面目擊和共同反饋。不得不說,他的預言彷彿正在彰顯其正確性。

李小璐遭2018第一發,被降維打擊后的卓偉,狗仔產業鏈依舊繁榮!

隨著各種內容社交平台對多元化內容的鼓勵和大眾對內容的渴求,對明星的爆料作為社會公眾尤其偏愛的內容形式之一,備受歡迎和矚目,因為可以撫慰人性中獵奇窺私的一隅。

那麼,這些狗仔背後的龐大利益鏈到底是怎樣構成並完成交易閉環的呢?

以卓偉為例,雖然他的團隊曾經遭遇合伙人挖牆腳另立門戶,但卓偉仍然擁有中國大陸乃至港澳台地區唯一一家專業狗仔中介公司–風行工作室。

2012年,風行工作室上線八卦娛樂APP「愛娛愛樂」,也就是「全明星探」的前身。2015年1月,重新開發升級后的APP「全明星探」正式上線,添加了短視頻與直播功能,並且更具備社交屬性,讓用戶可以行進粉絲爆料、成為八卦傳播的發起者。憑藉這款APP,工作室在2015年獲得了聯創永宣的天使輪融資1000萬,很快,卓偉的個人品牌與風行工作室的品牌合力帶來了相當可觀的流量價值,尤其在曝光白百何事件之後,兩天之內粉絲數便增長了130萬左右,引流能力驚人。雖然之後,卓偉和風行工作室、以及全明星探的微博賬號全部遭封禁而丟失了多年積攢的粉絲,但卓偉的品牌影響力已經深入人心。

而今,北京大風行銳角度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規模已經擴大,相關聯企業多達6家,而卓偉自己管理運營的公司就有3家。

卓偉既否認了與明星聯合炒作的灰色收入,又否認了爆料之後收取封口費。據他透露,風行工作室商業盈利的主要方式就是與其他媒體平台合作,比如愛奇藝、搜狐、樂視等眾多視頻網站、新聞門戶等,收取視頻版權和廣告植入的傭金,另外還有打賞送禮、付費觀看和眾籌等,在粉絲經濟下收入同樣十分可觀。

李小璐遭2018第一發,被降維打擊后的卓偉,狗仔產業鏈依舊繁榮!

實際上,相比國內狗仔的盈利模式,國外狗仔隊則有更為複雜的商業模式。在歐美成熟的娛樂市場中,狗仔巨頭們在法律顧問的指導下,通過售賣獨家新聞、圖片、視頻、音頻等,賺取巨額費用,自成一套體系。

我認為,狗仔產業彷彿打不死的小強,如果無法讓其滅亡,不如用法治監督讓其合規運作。那時,狗仔們不會再輕易掀起明星的家庭糾紛和私人恩怨,網路暴力也不會輕易傷害到涉事藝人。只有這樣,這個行業的真正價值才能得以彰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