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看完《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想馬上玩兩局吃雞


摘要:第一部《勇敢者遊戲》1995年出品,當時我剛剛上中學,時間過去太久遠了,之前有沒有看過完全沒印象。所以《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對我來說是完全陌生的一部電影,前陣子看過的朋友玩命推薦,讓我對電影調高了很

第一部《勇敢者遊戲》1995年出品,當時我剛剛上中學,時間過去太久遠了,之前有沒有看過完全沒印象。所以《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對我來說是完全陌生的一部電影,前陣子看過的朋友玩命推薦,讓我對電影調高了很多期待,不過看過之後,還是有不小的驚喜。

看完《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想馬上玩兩局吃雞

電影講述四個高中生無意中翻到一部塵封的遊戲機,出於好奇打開之後被吸進了遊戲世界里,只有通過重重關卡,完成生死一線的冒險任務,通關之後才能重返現實,在經歷了一系列考驗之後,四個人終於完成了任務,重回現實世界。

看完《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想馬上玩兩局吃雞

坦白說,這種穿越的探險套路不算新鮮。且不說各種穿越的梗早就被中國本土影視作品玩到盡,去年的美劇《西部世界》其實也有類似的設定,人類來到遊戲場景中為所欲為。不過即便套路相近,《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還是玩出了不少新意,比如最有趣的是,四個高中生到了遊戲中化身和自己完全不用的人。

看完《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想馬上玩兩局吃雞

並且女孩貝瑟尼還變成了傑克·布萊克飾演的糙老爺們,四個人都身懷絕技,共同合作闖關;又比如每個進入遊戲的玩家都有三條命,在遊戲里掛了會馬上再來一輪,同時少一條命,當只剩下最後一條命的時候,在危機四伏的叢林里其實很恐懼;再比如關卡式的設定,能讓觀眾找到NPC遊戲的快感並很容易投入其中,《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一方面做到了對前作的致敬和承襲,另一方面也通過緊張刺激的叢林冒險,給觀眾帶來更多新鮮感。

看完《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想馬上玩兩局吃雞

其實進入遊戲的這種設定是一把雙刃劍,讓觀眾覺得好玩的同時,也很難讓人入戲,觀眾會不斷的在潛意識裡提醒自己這不過是遊戲場景,不用當真。這也是我在看之前對電影最擔心的一點,但看完之後完全否定了這一擔心。雖然知道是遊戲闖關,不過《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還是帶來了十足的緊張和刺激。電影的劇本很巧妙,設定每一個人有三條命,都消耗完就回不去現實世界了,隨著劇情的推進,當角色們都只剩下一條命的時候,氣氛也隨之變得緊張起來。

看完《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想馬上玩兩局吃雞

特別要盛讚的是,電影的畫面非常棒,這是能夠輸出真實觀感的基礎。據說為了完美不表現叢林效果,影片採用了在夏威夷實景拍攝,然後與特效結合的手法。電影的特效做的非常精細,質量高到在一個畫面里,往往很難分分清哪些是特效,哪些是實景。影片中有一些非常難忘的細節,比如電影剛開始,傑克布萊克就被河馬一口吃掉,這一處顯然是用特效完成的,但河馬栩栩如生,非常逼真,而之後的豹子、毒蛇等鏡頭,也都保持了非常高的水準,讓人看了真假莫辨。在場景方面,肯定也有不少用了特效吧,同樣很難分辨哪些是實景,哪些由特效完成。看過之後會發現,中國的電影工業水平和好萊塢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算不上是好萊塢的頂級大片,但在特效製作上卻呈現出了一流的水準。

看完《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想馬上玩兩局吃雞

另外讓我喜歡的是演員。巨石強森貢獻了很多精彩的動作戲,不過表演上只能說中規中矩,沒給我多少驚喜。最意外的是演了貝瑟尼的傑克·布萊克,他幾乎承包了電影近半的笑點,因性別錯位帶來的笑點殺傷力極強,比如傑克·布萊克撒尿時不習慣的表現、全程半陰半陽的氣質,在遊戲里還想找自己的手機等橋段,都成功的戳中了笑點,設置有幾處笑點還引來了觀眾的掌聲。

看完《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想馬上玩兩局吃雞

1月12日正式上映的《勇敢者遊戲:決戰叢林》似乎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剛好吃雞遊戲在國內玩的如火如荼,打個比方,玩吃雞相比看電影,很像看姑娘照片相比和姑娘約會,普通觀眾通過叢林中的探險能獲得滿足;而喜歡玩吃雞遊戲的觀眾則能多一些體會,相信不少人都和我一樣,看完電影之後想馬上玩兩局吃雞,這部電影也是今年賀歲檔難得的動作合家歡,值得一家人一起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