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線上演唱會一次能圈1000萬+觀眾,為何騰訊視頻音樂還要做更多?


摘要:作者/阿寶編輯/曹樂溪上千萬觀眾線上觀看演唱會直播,對音樂現場演出市場意味著怎樣的變革?2017年8月份,TFBOYS出道四周年演唱會在南京舉行。與現場的盛情狂熱相互映照的是,線上直播在線觀看用戶超過

作者/阿寶 編輯/曹樂溪

上千萬觀眾線上觀看演唱會直播,對音樂現場演出市場意味著怎樣的變革?

2017年8月份,TFBOYS出道四周年演唱會在南京舉行。與現場的盛情狂熱相互映照的是,線上直播在線觀看用戶超過1380萬,拿下騰訊視頻音樂該年演唱會直播最多人數紀錄。這只是騰訊視頻音樂過去一年成績的縮影。

從首次試水演唱會直播,到2016年王菲演唱會直播,再到去年包攬了TFBOYS演唱會、李宇春《流行》專輯首唱會、華晨宇火星演唱會等在內的眾多演出直播,騰訊視頻音樂早已實現了最初立下的flag——成為第一在線音樂直播平台。

線上演唱會一次能圈1000萬+觀眾,為何騰訊視頻音樂還要做更多?

而騰訊視頻音樂的想象力還不僅於此。如果說音樂直播是安營紮寨、建立品牌的方式,做自己的演唱會,打造自己的音樂節目,進行各類音樂IP的孵化,才是騰訊視頻音樂的星辰大海。1月13日,由騰訊視頻音樂打造的「烎·2018潮音發布夜」將在廣州上演,旨在打造國內首個潮流音樂品牌。

過去一年中,騰訊視頻約有25%的音樂演出直播項目屬於自製,由單純的演出直播方,升級為音樂內容的生產平台,進而構建線上線下打通的音樂內容生態。騰訊視頻音樂用四年時間,構建起音樂直播產業鏈的合理商業模型。

下一步該怎麼走?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與騰訊視頻音樂中心總監鄧林海,聊起了騰訊在音樂節目內容上的更多新玩法。

線上演唱會一次能圈1000萬+觀眾,為何騰訊視頻音樂還要做更多?

從演唱會直播開始

慢慢延展到音樂視頻各方面

當2014年騰訊視頻音樂LiveMusic 進入到演唱會直播時,那時市場上的玩家猶如虎狼圍伺,LiveMusic入局並不算早,卻很快取得不俗的表現。

這一年,騰訊視頻推出了包括張惠妹、蔡依林、莫文蔚、崔健在內的7場在線演唱會,幾乎每場都吸引了百萬人在線觀看。次年,無論演唱會直播數量,還是在線用戶,皆大規模增長;華晨宇火星演唱會更是實現了20萬預定直播、264萬同時在線觀看直播的行業紀錄。

線上演唱會一次能圈1000萬+觀眾,為何騰訊視頻音樂還要做更多?

2016年12月30日,暌違六年,王菲「幻樂一場」演唱會在上海開唱,騰訊視頻音樂拿下了天後演唱會的獨家直播權,同時在線人數高達2150萬,總觀看人數更是破億。自此,LiveMusic演唱會在線直播TOP的地位無人撼動。

現在回頭看,當初的竟跑對手,大多已經銷聲匿跡,或體量遠不如LiveMusic。「我們在做這個事情的時候,關於它的內容、商業模型做了很多思考,其實我們不是市場上最激進的人,但對用戶的穩定成長、以及平台內容不斷優化還是比較有信心的。」騰訊視頻音樂中心總監鄧林海表示,這是他們如今依然還能往下走的原因,「音樂直播本來就不是一個具有瞬間爆點的東西,你要去看這個用戶的盤子有多大,以及可能的商業模型在哪裡。」

目前,LiveMusic的變現模式主要分為2B廣告收入和C端付費兩種,廣告變現又包括最基礎的曝光廣告,還有所謂的創意互動廣告,後者更依賴於直播的產品技術。至於C端付費要麼是與視頻平台直接綁定的會員模式,要麼是點播。隨著用戶付費意願增強,視頻網站會員付費的日漸成熟,以及直播技術的更迭提升,這塊的價值潛力也將進一步得到開發。

過去幾年,在視頻直播這個領域,視頻與音樂的結合,其實沒有一個全套的解決途徑,所以騰訊視頻音樂打出了LiveMusic第一音樂直播平台的概念時,是把各個音樂的維度都放到裡面了。在兩年後,對於一些成長型的音樂來說,可能用LiveMusic去框就顯得太狹窄。所以,接下來,騰訊視頻音樂會繼續保持音樂直播的體量,把這部分做紮實,同時,也會進行一些產品、內容的升級,把一些更垂直甚至更有爆發力的維度給提煉出來、換一個方式讓音樂各個精彩。

過去提到騰訊視頻音樂的時候,會想到在線演唱會第一品牌,但以後,騰訊視頻音樂對自己的定位不僅有直播,還有各種各樣的音樂內容在裡面。鄧林海告訴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音樂直播還是他們的一個重要板塊,但不是全部。

線上演唱會一次能圈1000萬+觀眾,為何騰訊視頻音樂還要做更多?

線下演唱會+音樂節目

打造頂級IP

通過梳理過去一年騰訊視頻音樂的演出直播項目,娛樂資本論(ID:yulezibenlun)注意到一個現象,其中大概25%的項目出於自製,像大事發聲-李宗盛專場、IDOL來了歌友會、音樂戰紀等。

「做了幾年直播,現在開始做線下演唱會,是因為我們看到了用戶在互聯網上獲取音樂的方式、以及這些人的興趣點,所以希望用年輕人喜歡的方式,為他們搭建符合其內容需求的一個演唱會。」

1月13日,由騰訊視頻音樂打造的「烎·2018潮音發布夜」將在廣州上演。「烎」是對未來音樂潮流展望的發布,旨在打造國內首個潮流音樂品牌,邀請了李宇春、莫文蔚、竇靖童、華晨宇、朴樹、王嘉爾、貝貝、Mai、畢冉、海爾兄弟HigherBrothers、周震南、馬伯騫、毛不易、KOHH、和樂器樂團、機器人樂隊Compressorhead、荷茲HeZ、X玖少年團、DJ-TSUNANO、Kim Laughton 、Oskar&Gaspar、Han Lee、Tobias Gremmler、Blake Shaw等歌手,音樂風格橫跨流行、嘻哈、電音、古風、搖滾、民謠等,並融入當代藝術、時尚潮流、青年亞文化於音樂中。

線上演唱會一次能圈1000萬+觀眾,為何騰訊視頻音樂還要做更多?

除此之外,還將有多組藝術家KIM LAUGHTON(英)、陶身體劇場(中)、OSKAR&GASPAR(葡)、HAN LEE(美)、BLAKE SHAW(美)及藝術創意ALI MOMENI(美)與藝人合作帶來音樂與視覺影像、先鋒舞蹈、新媒體科技、電競文化等潮流元素融合碰撞的呈現,構建一項大型行為藝術。

與常規演唱會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烎」將當代藝術、時尚潮流、青年亞文化、互聯網科技等融於音樂之中,在不同維度的激蕩中,探索無限的年輕潮流文化邊界。

鄧林海將其稱為2018年潮音文化盛事,「是我們現場音樂、還有演出直播板塊非常重要的一個IP,每年我們都會去做這樣一個盛事」,他補充說,「這也是基於我們做了幾年演唱會直播后,儲備了與上游公司合作能力、線下整合能力后,才能去做的一個事情。」

至於前面提到的IDOL來了歌友會,相對應的還有一檔《IDOL來了》音樂節目。而自製音樂節目同樣是騰訊視頻音樂搭建內容生態的重頭戲。

據了解,今年上半年騰訊視頻音樂會打造一個新偶像音樂節目,下半年則有一檔電子音樂節目。往後,騰訊視頻音樂每年都會針對幾個音樂品類,諸如二次元、遊戲,推出自己的音樂節目、線下演出等,孵化頂級音樂IP。

無論發力線下演唱會,還是涉足音樂節目製作,就像幾年前以音樂在線直播啟動布局時,騰訊視頻音樂此刻又一次走在了最前面。而內容自製這條路,經由各個視頻網站的多年探索,已得到了驗證。不難想象,騰訊視頻音樂通過深耕原創音樂內容,打造頂級IP,一方面有助於降低版權採買成本,與騰訊視頻影視內容形成聯動,充分挖掘音樂視頻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利於加強內容控制權,以便快速建立自身的護城河,最終實現平台在產業鏈上的縱深擴張。

線上演唱會一次能圈1000萬+觀眾,為何騰訊視頻音樂還要做更多?

推出YOUNG榜,布局音樂短視頻

豐富音樂內容品類

去年6月,騰訊視頻音樂發布了音樂視頻榜單——YOUNG榜,包括MV榜和歌手榜兩大板塊,前者根據播放量進行評判,後者取決於歌手的人氣、粉絲號召力。

作為音樂視頻網站,騰訊視頻音樂是大部分主流唱片公司歌手MV的第一陣地,平台上已經有了很多PGC和UGC內容、還有獨家的Live音樂會內容。數據儲備和播放量都也已做到了國內視頻網站中最大。

在小娛看來,YOUNG榜既是基於自身優勢的產物,也是騰訊視頻音樂發力自製內容的保障。它就像一個龐大的、不斷進化的資料庫,未來會是整個騰訊視頻音樂的數據支撐,從各個維度提供最新、最快音樂內容風向,告訴平台應該做什麼樣的東西。

今年YOUNG榜還將在音樂短視頻上加大投入。與目前的音樂短視頻平台,先攫取流量后變現的做法有所不同,騰訊視頻音樂更想從音樂短視頻中挖掘音樂相關的流行趨勢。

線上演唱會一次能圈1000萬+觀眾,為何騰訊視頻音樂還要做更多?

在鄧林海看來,音樂短視頻的增量非常之大,基於它的碎片化傳播,裡面可能會爆發出下一個熱詞、下一個流行音樂內容方向。「前幾天我看那個《時間的朋友》演講,裡面提到了一些現在00后的熱門用詞,過去你認為它跟音樂可能沒有關係,但現在如果你以短視頻這個載體去看,可能會存在很多關係。」

他表示,如果不是基於對平台上PGC內容的分析,今年也就不會在二次元、電音方面去做那麼多布局,「所以這個東西維度梳理好的話,它可以產生一個爆髮式增長」。

的確如此,根據《2017年騰訊娛樂白皮書》顯示,2017年網路歌曲熱度TOP10里,像《我們不一樣》《帶你去旅行》《80000》《9420》等全都由短視頻傳播而火爆。未來,騰訊視頻音樂同樣有望成為新音樂人以及新作品的出口,根據短視頻的傳播規律,發現具有爆發潛力的音樂分支與細分音樂人群。

作為行業的先行者,騰訊視頻音樂所走的每一步都需摸著石頭過河,對鏡自我參照,挑戰雖大,但從原創音樂人到內容生產再到線上線下演出的音樂生態構造,使得騰訊視頻音樂的想象空間也不可估量。再加以騰訊母體龐大的生態矩陣聯動,騰訊視頻音樂必將給音樂視頻以及整個音樂產業帶來巨大核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