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一個字頭的誕生:從《大聖歸來》到《大世界》


摘要:「儘管他們濫伐樹木,驅逐鳥散,在城市裡,春天畢竟還是春天。」作者|秦泉「Haveaniceday」。在柏林電影節上映時,一部名叫《好極了》的動畫電影,在片尾出現了這行字幕,這讓觀眾都笑了。這是首部入圍

「儘管他們濫伐樹木,驅逐鳥散,在城市裡,春天畢竟還是春天。」

作者 | 秦泉


「Have a nice day」。在柏林電影節上映時,一部名叫《好極了》的動畫電影,在片尾出現了這行字幕,這讓觀眾都笑了。

這是首部入圍歐洲三大電影節的華語動畫電影。回到中國,這部電影改名為《大世界》,又拿到了第54屆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獎,評委們讚譽道,「《大世界》反映當代生活及社會問題,錯綜複雜的關係與縱橫交織的慾望,展現了極為犀利的批判視野」。

就在獲得金馬獎的下一周,彩條屋影業宣布《大世界》定檔。這家在動畫領域佔有相當分量的電影公司希望通過這部作品繼續給國產承認動畫市場提供多樣口味。「《大世界》這樣的作品對我們有風險,是否需要嘗試?我們一定要嘗試」,在這部電影上映前,彩條屋影業總裁易巧對《三聲》(微信公號 ID:tosansheng)說。

一個字頭的誕生:從《大聖歸來》到《大世界》

「歡迎來到成人世界」

連續三年,四部「大」字頭的動畫作品在中國內地影市依次掀起「聲量」。《大聖歸來》近10億級票房勝利讓國產動畫電影成為一個可以想象的品類;唯美中國風的《大魚海棠》以5.56億總票房證明沒有辜負觀眾對自己的漫長期待;而《大護法》和《大世界》的則拓寬著國產動畫的外延,讓這個品類也擁有關懷現實的「成人世界」。

「我們特別害怕』大聖』、『大魚』的成功,讓整個行業認為這就是標本,都要去照著做,那麼這個市場就完蛋了」。在易巧看來,「大」字頭的后兩部作品造就著更多的可能性,絕非一個單調的動畫電影市場。

《大世界》導演劉健認為,內地的「成人動畫」可以有明確固定的創作脈絡,日系的「唯美魔幻」和美式的「熱血、合家歡」之於中國內地,因為不同的文化背景而顯得與本土要求不符。他告訴《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從現實中吸取原料,中國動畫人的創作空間是非常大的。」

前行的道路註定艱難,即使對於中國整體的電影創作者來說,基於現實思考實現藝術創作都是一個難題。

《大護法》導演不思凡和劉健都認為,目前中國的成人動畫還處於萌芽階段。而這兩部作品,相當大程度上依賴導演個人的執迷創作——這依然是一個從獨立創作體系進入商業電影生產的過程——《大世界》依靠劉健連續四年、每天8-10小時的堅持創作,最終繪製44000張動畫製作而成。

上映之後首個周末過去,《大世界》的總票房未能突破200萬。對於需要不斷滋養出旺盛創造力的獨立動畫界而言,電影能夠在全國院線上映是一個非常大的鼓勵。就在影片上映的第一天晚上,易巧還在說,「就算再難,(成人動畫)這條路都將會走下去,沒有特別的作品中國動畫將多無趣。」

一個字頭的誕生:從《大聖歸來》到《大世界》

「一個人的動畫電影」

一個字頭的誕生:從《大聖歸來》到《大世界》

《大世界》地產大佬劉叔,背後是一幅「玩世現實主義」牆畫

「哇」的一聲,在得知這部電影是劉健自己花了四年時間做出來時,三位外國人集體發出了感慨。他們是眼光挑剔的選片人,在為2017年第67屆柏林電影節選擇展映作品。

2016年10月,看完《大世界》之後,這三位選片人當即決定要將這部電影帶到柏林。

製片人楊城細數過劉健在《大世界》中的職務,除導演外其擔任有場景設計、原畫、動畫、上色等20多個職位,其中也包括三個角色的配音工作。毫不誇張地說,這是劉健一個人的動畫電影。

「為什麼是一個人做?這樣才能保證作品風格的完整性。」劉健告訴我們。

這種孤獨的創作方式的形成是「被迫」的。在進行《刺痛我》的創作時,劉健還有一個小團隊,但是在創作深入過程中,他意識到團隊工作方式無法保證風格的統一性。而這會「損耗」電影的氣質,為了讓「每一個線條都是劉健風格」,劉健走上了「與世隔絕」般的創作之路。

什麼是劉健風格?對《大世界》幀數問題的兩種看法,可以視為劉健風格與大眾審美的分野證明之一。

在相當大一部分觀眾看來,《大世界》影像的「不好看」來自於畫面幀數太少,這使得整個畫面看起來不是很協調。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好萊塢動畫「暢銷」全球所帶來的觀影慣性,大眾對流暢的動畫影像已經形成了固定認知。

「如果將柔韌、潤滑性的人物動作語言放在這部電影中,那就是一個笑話」,劉健對《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說。

相對笨拙的人物語言是劉健在不斷試錯中找到的感覺。在創作《刺痛我》之前,劉健並沒有做動畫長片的經驗,他依照好萊塢動畫一幀24秒流暢的人物運動做時,發現這樣的呈現方式與自己所追求的表達「特別不適合」。

劉健琢磨了很長一段時間才得出結論,「不連貫」動作所帶來的力量感,才適合自己的這部現實題材作品。「《大世界》中相當多的鏡頭是1秒12幀的,但還有相當多的鏡頭感太柔了,它破壞掉了那種力量,我還刪減了一些幀數。」

無論是《刺痛我》還是《大世界》,劉健都採用了特別傳統、甚至是特別「笨」的工作方法。這兩部電影都是由手繪板繪畫的方法完成,這也意味著電影中每出現的一幀畫面都是一幅手繪畫。

劉健說,他要的就是那種冷峻至極的影像風格。在《大世界》中,同時出現在畫面中的兩個人物,當一人說話時,另一人基本上是靜止的狀態。與這種動作相對應的是,《大世界》中的所有的鏡頭都為固定鏡頭。

「我喜歡簡單、樸素的」。每一句人物台詞都被劉健反覆打磨,「我希望對白做到不多一個字」。另一方面,劉健還要在這些對白中嵌入人物的個性,並給每個人設定了不一樣的語言方式。例如,地產大佬劉叔就喜歡打破慣常語序說話,「什麼星座的,你」。

相比之下「大」字頭的前部作品《大護法》更像「窮」出來的。起初,《大護法》的目標並不是院線電影,而是一部可供網路消費的動畫長片。受制於成本,導演不思凡只能用創意去彌補製作不足——無論是角色還是動作設計,「不low又要讓人留下印象」。

例如,為減少工作量,《大護法》里出現最多的角色「花生人」是一個木偶似的極簡形狀。為了省去動畫製作上最費錢的毛髮處理,人物大護法披著嚴嚴實實的紅色斗篷。同樣,影片整體背景是以水墨畫的風格呈現,以減少背景設置的複雜度,也確立了《大護法》的中國風美學特點。

《大護法》也幾乎被算作「不思凡一個人的作品」。不打算上院線的初衷讓這部電影在起初階段只有4個人的工作團隊,所有的製作過程都來源於導演自己的頭腦演算,「劇情基本上是我自己腦子轉來轉去、消化出來的,我自己去捕捉和看,整個故事的架構就呈現出來了」,在此前採訪中,不思凡對《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說。

一個字頭的誕生:從《大聖歸來》到《大世界》

《大護法》的「暴力美學」讓很多觀眾記憶深刻

即便如此,在進行到項目中期時,劉健終究需要面對繁多的、更具體的事情,「每一個鏡頭、一根線、一個顏色都需要我來慢慢處理。」

楊城很清楚劉健這四年的創作模式,沒有個人社交才保持了絕對的專註與投入。在外界看來,劉健進行著很多人無法想象的一種苦行僧式的創作。「這是怎麼做到的?」楊城也常常會問劉健,而他得到的答案總是這樣的形而上,「熱愛生活,熱愛生命。」

孤絕的創作方式極大地影響到了電影氣質。影評人衛西諦就在電影中看到了一種與生俱來的孤獨感,「他心中的人物和故事都有一種獨來獨往的氣質。」

同樣是這種個人創作,讓《大護法》有著極為強烈的導演個人風格。除了一部分觀眾對於極權主義隱喻強烈的探討慾望外,片中「爆漿」的暴力鏡頭、古色的山水畫背景,以及「裝x」的搞笑台詞,都是更大範圍對於這部影片所津津樂道的地方。

一個字頭的誕生:從《大聖歸來》到《大世界》

「歡迎來到成人世界」

「中國電影充滿了空白,很多類型、風格、故事和概念都沒有人做過」,在楊城看來,《大世界》能彌補的中國電影市場多樣性,正是他堅定要參與這個項目的原因。

「成人動畫」創作風格的形成也與地域文化背景有很大關聯,它的內容必須時時刻刻能在現實中找到映射。《大世界》的故事被設定為發生在南京,劉健生活多年的城市。

這樣的認知形成需要周期。有一次,劉健去日本旅行,他看見了曾出現在《千與千尋》中的真實景緻,這讓他知道,宮崎駿作品的魔幻和想象力,其實是寫實的。「若在中國做一個宮崎駿風格的動畫,肯定脫離不了國產觀眾的環境。」

如果以受眾年齡作為區分標準,《大世界》所填補的空白就是成人動畫領域,如同其打出的slogan:「歡迎來到成人世界」。事實上,「大字頭」的前部作品《大護法》也在這一領域極具開拓意義,可以說《大護法》和《大世界》的意義不僅存在於動畫市場,兩部電影更豐富了中國國產電影的「性格」。

一個字頭的誕生:從《大聖歸來》到《大世界》

《大護法》與《大世界》開啟了成人動畫領域

兩部電影業都挑戰著觀眾之於動畫的認知。《大世界》的審查過程就遇見了認知壁壘,「他們認為動畫片就是給小孩子看的,怎麼會出現這個沒法解釋的電影,這讓雙方的溝通過程就變得稍微有些漫長。」

在當下表達語境之下,動畫電影之於真人電影的優勢區域就在於表達空間,前者可以在表達邊界上走得更遠。《大世界》是直面現實境況的一次展示,是對「流竄」於城鄉間的個體的命運關照;《大護法》在觀眾層面則有著不同層次的討論,暴力美學、群體束縛,極權統治的隱喻等等都是這部成人動畫「非主流世界觀」的展示面。

兩部作品的故事內核和表達風格都在中國電影語言中顯得過於出眾。這對於市場的意義即在於,讓我們有機會能在動畫中感受「成人世界」的故事。

理論上,在商業層面上,這樣的電影最大優勢在於成本較低,更具思考性和識別度的內容也讓這類電影有成為黑馬的可能性。不過,小眾以及商業風險的不可控也讓商業決定變得艱難。在為期四年的項目運作過程中,楊城先後任職於業內兩家知名的電影公司,但前東家們對這個項目不太感興趣。

2016年,楊城成立了自己的哪吒兄弟影業,《大世界》成為這家堅持做個性電影公司的第一部影片。同樣看中《大世界》獨特性的還有彩條屋影業總裁易巧,他在項目之初就看過《大世界》的劇本。在這部電影征戰完柏林電影節之後,彩條屋影業正式進入到項目之中,成為出品方之一併負責影片發行工作。

在易巧看來,相較成熟動畫電影市場所形成的固定消費傾向,目前,中國內地市場的不確定性反而可能容納風格多異的作品。

例如,好萊塢動畫早已被「更先進」的三維動畫所統治,已經形成對皮克斯、夢工廠等作品的固定觀影習慣。與之相反的是,日本有著極其強大的二維動畫傳統,不斷冒出的劇場版和宮崎駿等大師作品始終為市場主流。但是,這樣的穩定性在中國內地市場並未形成,從從業者到觀眾,大家都不知道中國動畫市場走向如何。

不過,「大」字頭的后兩部作品《大護法》和《大世界》,都不算彩條屋在動畫品類上布局的重點。作為商業公司,成立於2015年的彩條屋影業首先需要保證自己的盈利能力,比如華強方特和彩條屋影業達成合作,後者將參與到《熊出沒:變形計》出品方陣容並擔任主宣發方,這部電影計劃將在2018年春節檔公映。

「彩條屋需要盈利,我們才能去支持更多的創新項目,例如接下來將上映的《大世界》」,在此前的採訪中,易巧對《三聲》(微信公號ID:tosansheng)說。

在延續「大聖」的偏青少年動畫品類上,彩條屋明顯加重了布局的力度。2017年11月,彩條屋影業發布了「神話三部曲」,即動畫電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姜子牙》和《鳳凰》。「《鳳凰》的導演就是民族特色比較濃重,會帶來不一樣的畫風和元素,我給成都團隊的任務就是要超越《大聖歸來》」。

現階段而言,中國的成人動畫依然處於票房不確定的階段。既可以動則過億,也可以僅以百萬計。相比《大護法》,《大世界》的票房劣勢還在於未能掀起指向明確的話題討論,這讓其市場前景並不明朗。

更多的人認為《大世界》的意義並不局限在票房方面。獨立動畫電影人皮三則認為《大世界》的上映再一次給獨立動畫有著巨大的鼓勵作用,「永遠保持多樣化我們永遠鼓勵少數,這樣才能讓整個生態起來。」

易巧同樣將堅定這條創作線路:「《大世界》是我們不願看到的超級現實,這種風格比較少見,我們應該在這個時代創造各種可能,也許它不夠主流,但會一直延續下去。」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