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摘要:作者/阿寶編輯/曹樂溪「直播競答平台被網信辦約談了!」這樣聳動的新聞顯然令人虎軀一震,剛被說成是新風口,就要面臨政策監管?其實事情原委竟和近期被網友炮轟的萬豪事件有些相似:花椒直播平台「百萬贏家」遊戲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作者/阿寶 編輯/曹樂溪

「直播競答平台被網信辦約談了!」

這樣聳動的新聞顯然令人虎軀一震,剛被說成是新風口,就要面臨政策監管?

其實事情原委竟和近期被網友炮轟的萬豪事件有些相似:花椒直播平台「百萬贏家」遊戲在1月13日12點場中,由於將香港和台灣作為國家列入了答案選項,次日就被網信辦要求立即進行全面整改,給火爆的在線答題帶來了些許涼意。

直播競答的繁榮向好背後,除了政策風險也面臨各種問題:西瓜視頻「百萬英雄」因為技術問題引發了「肉夾饃」事件;然後「芝士超人」在線人數引發質疑;競答帶火了答題外掛,卻也令比賽喪失了公平性和趣味性,周鴻禕發微信表示要下架360推出的「答題神器」……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是時候聊聊在線答題還能活多久的問題了。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被網信辦約談,

在線答題的紅線內外

近兩周來,在線答題的熱度持高不下,繼王思聰、周鴻禕、奉佑生競相爭搶誰是」第一大撒幣」后,映客「芝士超人」、花椒直播「百萬贏家」各自推出獨享百萬獎金專場,用高高壘起的人民幣生動詮釋了「知識就是財富」的真理;各家平台還拉出汪涵、郭德綱、大張偉等明星出題官,為流量保駕護航;另外,芝士超人、百萬贏家紛紛戴上「紅領巾」,推出人民日報專場、新華網專用復活碼。而外界一直關注的盈利模式,也隨著廣告金主的不斷湧現逐漸明朗清晰。

當在線答題如海浪席捲而來時,就有人預測它在監管層面可能面臨的阻礙,參照以往互聯網新生事物的發展軌跡,最後的結局或被叫停,或被整改。

事實上,在線答題要幸運得多。一方面,要歸因與平台玩家的思想覺悟,能夠一開始就向組織靠攏,牽手合作表忠心;另一方面,在線答題有助於傳播文化知識,全民互動學習的場景沒有被禁的道理。像官媒人民日報等為之打call,至少某種程度來說,在線答題的風向得到了官方的蓋戳認證。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不過整改還是發生了。

1月13日,百萬贏家12點場的在線答題中,在「王祖賢目前定居在哪個國家?」的問題下面,將香港和台灣作為國家列入了答案選項。

在新華社發布《新華社新聞信息報道中的禁用詞和慎用詞(2016年7月修訂)》中明確規定,香港、澳門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香港、澳門、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任何文字、地圖、圖表中都要避免讓人誤以為香港、澳門、台灣是「國家」。尤其是與其他國家名稱連用時,應注意以「國家和地區」來限定。

而百萬贏家的答案選項顯然犯了上述「政治」錯誤。此次直播事故帶來的直接影響是,花椒直播取消了當天接下來的場次,下線了百萬贏家,並發表致歉聲明。

最近像萬豪酒店、達美航空官網等曝出將港澳台、西藏列為「國家」的情況,直接導致遭遇品牌公關危機,被網友聲討、官方約談。而花椒直播被約談整改,也是給自己上了一課。目前,經過整改的百萬贏家已經重新上線,各平台想必也會引以為戒。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肉夾饃」事件頻出,

用戶體驗下的技術難題

除了人為疏忽招致的「政治不正確」問題,技術難題也是在線難題難以翻越的大山。

一位直播平台技術工程師告訴小娛,在線直播答題的技術問題主要表現在宕機、UI性能(答題界面卡死,不可點擊等)、介面處理異常和查詢演算法改進(比如選擇了正確答案,卻說你答錯了)等。

而小娛經過近一周的體驗,也切實多次碰到了以上這些問題。在1月12日,西瓜視頻「百萬英雄」某場答題中,問到肉夾饃是哪裡特產,當眾多答友選擇正確答案陝西時,卻被告知回答錯誤,顯示答案為江蘇,不少答對的用戶被淘汰出局。隨後百萬英雄給出了兩張復活卡的補償,再加上此場人均獎金為50多元,被網友戲稱「江蘇肉夾饃55塊錢一個」,當各個平台出現類似的情況下,彈幕里便出現「肉夾饃」評論。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而昨天(1月14日)芝士超人的答題過程中,關於「田螺的血是什麼顏色?」一題中,小娛與大量答友在還未開始答題時,頁面卻彈出了沒有答題的提示。再往前看,芝士超人還出現過在線人數上一秒為100多萬,下一秒則變成1000多的情況,因此,被外界質疑數據造假,隨後官方回應是技術問題。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復活卡無法啟用也是經常遇到的問題,一般當你手裡有復活卡時,在限定使用的次數內,答錯題時是能夠獲得重生機會,但這也要以技術不出故障為前提。按照目前情況來看,每家在線答題平台的每場答題直播的在線人數平均都百萬以上,高訪問量下伺服器宕機的狀況似乎還未發生。

但可以確定的是,前面提及的幾種情況正在影響用戶的體驗感受,小娛所在的一個微信群里,有人抱怨因為頁面無法顯示選項而怒卸APP。不過,上述技術工程師也表示,因為在線答題風口起來得猝不及防,再加上每天不間斷的答題場次排期,留給技術人員的時間有限,「技術慢慢到位后,起碼能大大減少出錯的概率」。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幾塊錢換你半個小時,這賬划算?

現在,大家最關心的在線答題商業模式有了著落,接下來,如何延長生命周期或許是他們更應該思考的問題。

在線答題的出現,的的確確打破了地域空間的壁壘,降低了參與門檻,引得全民狂歡。遠了不說,就拿江蘇衛視《一站到底》來說,想要走到舞台上露個臉,先通過層層篩選再說,而現在,只需要一個賬號就能人人參與。

人是吸引過來了,但是他們能夠在上面待多久呢?參與門檻是降低了,但是答題門檻卻擋住了不少人。要知道,《一站到底》上的選手雖然不是個個都高考狀元、清華北大名校學霸出身,但也幾乎都是有備而來,知識容量驚為天人。回到在線答題上,題目範圍包羅萬象,要想一路通關,無非靠真本事或運氣。所以我們也看到了,最終可以分到獎金的人數,相比參與人數,少得可憐。

問題來了,當大量參與者在分不到獎金的情況如此演化下去,他們一定會棄平台而去。以流量曝光支撐的廣告模式也就會大打折扣。沒關係,那就只留下那些答題精英好了,靠高質量用戶撐起營收?

小娛算了一筆賬,目前為止,除了獨享百萬獎金外,一場答題活動下來,幾塊到一百多塊是人均能夠分到的獎金,為此,你要付出大概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成本,對於精英來說,當他們將精力放至工作上,換來的報酬遠遠高於此。同時,你還要時刻關注答題開始時間,小娛周圍不少人表示,不願意答題的原因一是因為不願意去記開場時間,二是覺得工作期間很難騰出心力。

最近,各種在線答題外掛、搜狗的汪仔答題助手應運而生。儘管在網路上流傳的一張搜狗CEO王小川朋友圈截圖裡,周鴻禕評論說「我們撒幣,你們作弊,太流氓了」,但仔細想想,或許在線答題應該著實感謝此類作弊軟體的出現,因為這讓那群被知識門檻擋住的人有了留下來的動力。

在線答題平台被網信辦約談,「撒幣」傻眼了?

從現在每場答題的在線人數來看,事實似乎也正是如此,參與的人數越來越多,而最終分得獎金的人數也從最初的幾千、一兩萬上升至幾十萬,雖然金額只有幾塊、甚至幾毛,但對於有閑的人來說,已經足以構成吸引力。

只是,這種吸引力能夠維持多久,就另當別論了。當人們很快適應了「知識賺錢」的誘惑后,如何產生更多直播競答或微綜藝模式,才是平台們需要殫精竭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