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大神級作者頻轉會,阿里文學卻說不是用錢砸的?


摘要:作者|熊貓俠作為網文圈最重要的戰略資源,大神級作者一直是各大文學網站爭搶的對象,併流傳著無數傳說。基本上可以說,每一股網文新勢力的崛起,都是從大神作者的轉會開始。2010年,成立不久的縱橫中文網,從當

作者|熊貓俠

作為網文圈最重要的戰略資源,大神級作者一直是各大文學網站爭搶的對象,併流傳著無數傳說。基本上可以說,每一股網文新勢力的崛起,都是從大神作者的轉會開始。

2010年,成立不久的縱橫中文網,從當時幾乎是一家獨大的起點中文網挖走夢入神機,在網文圈掀起軒然大波,並引發了一股「跳槽熱」,迅速建立起與起點分庭抗禮的姿態;

2013年,吳文輝出走起點創辦創世中文網,頭等大事就是三顧茅廬從起點挖走貓膩。其與時任盛大文學CEO侯小強對大神作者的爭奪戰,在此後被媒體反覆描述。創世短時間內崛起,最終吳文輝成功殺回盛大文學,閱文集團基業奠定;

2017年,試圖從渠道向原創領域發力的掌閱,打響的第一槍,仍然是從起點挖走月關和天使奧斯卡。2017年9月,掌閱成功登陸A股市場,與閱文集團、阿里文學形成網路文學「新三家」。

但令業界和作者圈一直納悶的是,本應最為「財大氣粗」的阿里文學,成立之後卻相對低調,很少聽說「大神」轉會。以至於硬糖君一度判斷,阿里文學大概要劍走偏鋒?如今,該發生的終究還是發生了。

1月18日,首屆阿里文學行業生態峰會上,阿里文學宣布簽下酒徒、何常在、墨熊、風行烈、安思源等知名作家,併發布IP星河匯,一口氣推出旗下60部優質網文IP。

大神級作者頻轉會,阿里文學卻說不是用錢砸的?

值得注意的是,這本是阿里文學的峰會,卻引得阿里大文娛旗下UC、優酷、阿里影業、阿里遊戲、阿里音樂、大麥網的高管都來站台,分別闡述了與阿里文學的協同策略及案例。同時,阿里文學還宣布與天貓圖書達成合作,助力實體書電子化,全面擁抱新零售。

阿里文學的忽然加速,不能不令人好奇。是受到掌閱、閱文先後上市的「刺激」,還是阿里大文娛成立后的戰略調整?

當被硬糖君問及「2017年阿里文學的關鍵時刻」,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CFO、阿里文學CEO 宇乾的回答,或許能解開阿里文學的轉變之謎。

「阿里文學承載了新的戰略使命,我們不僅是阿里大文娛的內容源頭,也是整個阿里巴巴的主要內容源頭之一。阿里文學承擔的戰略使命是很高的。所以我們有把阿里文學做大做強的決心和信心。」

在宇乾看來,依託阿里生態,阿里文學的定位是以閱讀平台和IP聯動平台為基礎的綜合性基礎設施體系。而終於想明白了「我是誰」的阿里文學,又會怎樣攪動已經白熱化的網文江湖。

星河匯萃,二次元強勢崛起

一旦阿里文學開始呈現出「阿里速度」,快狠準的招式可以說是相當令人眼花繚亂了。

像此次阿里文學宣布簽下的幾位作家,皆是業內名聲赫赫之輩。酒徒,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茅盾文學新人獎·網路文學新人獎獲得者,架空歷史題材大神級作家,代表作《明》《隋亂》。何常在,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兼具網路作家和實體書暢銷作家的雙重身份,代表作《問鼎》《運途》系列等。墨熊,80后輕小說暨科幻小說作家,南京作家協會成員,曾獲得第二屆華語科幻星雲獎中篇小說銀獎,代表作混沌之城系列。

大神級作者頻轉會,阿里文學卻說不是用錢砸的?

而觀察阿里文學的作者矩陣,我們不難發現網文的內容結構已經悄然變化。在傳統的男頻和女頻之外,二次元陣營正強勢崛起。除男頻的酒徒、何常在、驃騎、庄畢凡;女頻的森林鹿、靡寶、青衫煙雨;阿里文學最近延攬的墨熊、劉阿八等,都是二次元頭部作者,搶先布局的意圖十分明顯。

在此次阿里文學發布的60部IP中,也是按照男頻、女頻、二次元三大領域進行分類。二次元領域的標題果然都相當腦洞大開:架空幻想題材作品《妖精住嘴》《不高興騎士與沒頭腦魔女》《地獄獵兵》;古風題材作品《我們只做正經鴨子》《如果貓妖也能修仙的話》《降妖賤師》;現實腦洞題材作品,《英雄經紀人》《畫師和不良無法戀愛!》《夢境遊戲》《綠茵美少女》。

大神級作者頻轉會,阿里文學卻說不是用錢砸的?

女頻領域則包括,都市愛情題材作品,《洛麗瑪絲玫瑰》《斗玉》《特種兵之麻辣女兵王》《我要穩穩的幸福》《全職媽媽向前沖》;青春喜劇題材作品,《家兄又在作死》《冰上的火焰》《2008,好時節》《師兄總是要開花》《皇帝是條單身狗》;民國傳奇題材作品,《白露為霜》《永福門》《玲瓏局》《流光之城》《一片春心付海棠》;奇幻古裝題材作品,《奇妙的他》《親愛的饕餮先生》《偃師傳說》《大宋刑部偵緝檔案》《華簪錄》。

男頻領域包括,古裝武俠玄幻題材作品,《大明長歌》《諸天紀》《萬古劍神》《聖祖》《斷生行》《秘宋》;青春喜劇劇情題材作品,《妙手小村醫》《第五名發家》《青瘋俠》《搏擊霸主》《奔跑吧足球》《創客聯盟》;動作冒險懸疑題材作品,《龍淵》《龍門陣》《老街中的痞子》《刑兇手札》《審判椎手》《痞子神探》。

大神級作者頻轉會,阿里文學卻說不是用錢砸的?

與此同時,現實題材崛起是整個網路文學在監管輿論導向和市場變化下做出的共同調整,阿里文學也不例外。2017年,阿里文學原創作品《宿北硝煙》《后婚:一個媳婦三個媽》入選2017年全國網路文學重點作品名單。《第五名發家》《諸天紀》《奔跑吧足球》入選2017年中國網路小說排行榜半年榜,其中《第五名發家》在未完結作品榜中位列第一。

給錢不如給資源?

對於整個網文行業甚至文娛產業來說,阿里文學的快速入局,一方面會給行業注入全新活力。另一方面,其在作者、作品以及IP衍生上的投入,勢必持續給行業領先者施壓。

能如此快速的聚集作者和作品,硬糖君忍不住問 阿里文學副總裁、總編輯周運,這得花多少錢?

「過去幾年,大家經常聽說某某平台花高價去其他平台挖人。首先,我認為這是正常現象,因為這代表了資本和娛樂產業對於IP的高度重視。但這不意味著阿里文學也需要採取類似的方法。」周運表示,阿里文學會尊重作者本身的價值,因為現在作者整體的價值就是水漲船高,但阿里文學真正的吸引力是擁有IP全鏈路的綜合開發的能力。

「最近,也有一些平台開出我們現在給作者的兩倍、三倍,甚至四倍的價格來挖人,但到現在還沒有挖到。其實作者現在都很聰明,不會因為價格的高低去選擇跟誰合作,他更多考慮的是長遠的利益和發展。」周運說。

所謂「長遠利益」,自然是IP衍生,尤其是影視、遊戲衍生。在本次發布會上,阿里影業就與阿里文學作家靡寶舉行了古裝愛情電視劇《歌盡桃花》的簽約儀式。《歌盡桃花》是靡寶創作的古風穿越小說,區別於「女尊」「女強」等傳統套路,走得是眼下最火爆的少女心甜寵路線。據悉,其同名衍生劇也將成為阿里影業2018年的重點IP之一。

大神級作者頻轉會,阿里文學卻說不是用錢砸的?

作家靡寶上台發言時,顯得相當激動。儘管如今IP改編已經成為整個行業的趨勢,但在具體的開發過程中,單體公司很難同時完成多元化衍生。單體文學平台的作者,往往只能漫長的等待影視圈伯樂。但綜合型平台卻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實現IP在不同維度的衍生生態,自己的作品能夠被迅速影視化,對每個作者當然都是天大的驚喜。

我們的作者簽約阿里文學,實際上並不是單純的簽約阿里文學,而是簽約阿里巴巴大文娛,簽約整個阿里巴巴的文化娛樂產業生態。」宇乾強調,在阿里文學的基礎設施體系里,作者可以在進行網路文學創作的同時,享受影視、遊戲、動漫、漫畫、舞台劇等衍生的服務,從而獲得匹配IP價值的高額回報。

大神級作者頻轉會,阿里文學卻說不是用錢砸的?

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CFO、阿里文學CEO宇乾

后發者的打法,決戰增量市場

2018年阿里大文娛關鍵詞就是『共振』。」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輪值總裁楊偉東在現場致辭中提到,未來一年阿里大文娛將大力推進影視、文學、遊戲、衍生品等不同業務之間的化學反應,在商業化、大宣發、IP聯動、會員運營等方面為內容方不斷提供新玩法。

大神級作者頻轉會,阿里文學卻說不是用錢砸的?

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輪值總裁楊偉東

總之一句話,決戰增量市場。

作為後發者的阿里文學,要想與已經牢牢把控作者端半壁江山的閱文和穩握渠道端的掌閱,在其優勢領域進行存量交鋒,顯然並不容易。但作為泛文娛產業的橋頭堡,IP卻還有巨大的增量市場可以挖掘。這也是擁有和優酷、阿里影業、大麥、天貓、UC等兄弟公司高度協同能力的阿里文學的優勢所在。

2017年,整個網路文學市場規模近100億,但泛娛樂產業的規模則將近5800億。用戶對一個網文IP的喜愛,越來越多表現為對其產業鏈上下游衍生產品的全程追隨。

去年,阿里文學、優酷、阿里影業聯合發起了HAO計劃,首部作品《西河口秘聞》分賬票房達到449萬。《刑兇手札》正在上海熱拍,《斗玉》則在籌備開機,而備受關注的馬伯庸作品《西遊搖滾記》將打造成音樂電影,未來不排除以電影為主題打造專屬演唱會。

而2018年,HAO計劃的服務、模式、IP範圍及發行渠道都將進行升級。在最新公布的HAO計劃合作名單中,已經包括傳統製作公司華誼兄弟、慈文,網路電影製作公司新片場、奇樹有魚、淘夢、映美等業內頂級合作夥伴。

此外,阿里文學還和優酷探索了內容反向衍生的新模式,通過超級劇集《白夜追兇》《大軍師司馬懿》推動相關網文閱讀。在播放期內,劇集衍生小說訪問量提升了40%以上。

而在內容建設上,阿里文學聯合大魚號提供全新的創作陣地,通過信息流平台助力作品的培育及宣發。目前,阿里文學作者已經陸續入駐大魚號。

去年,阿里文學聯合UC推出網路文學大神互動娛樂欄目《大神來了》,天蠶土豆新作《元尊》首次通過書旗小說、UC小說、蝦米音樂、優酷、來瘋直播等平台,實現了網文、歌曲、劇集、直播、H5的全平台衍生及宣發。今年,阿里文學還將聯合阿里遊戲打造《諸天紀》手游,同名漫畫也將於今年2月上線。

在此次發布會上,阿里文學還宣布與天貓圖書達成合作。今後用戶在天貓購買部分實體書時,可以獲得其電子版權,並通過阿里文學旗下淘寶閱讀APP進行線上閱讀。同時,用戶也可以在淘寶閱讀上購買到電子書的實體版。

「過去作家僅靠賣字為生,職業發展的天花板非常明顯。但現在,簽約了阿里文學,就是簽約了阿里大文娛,整個天花板會瞬間打開。」宇乾說。

在為作家打開天花板的同時,阿里文學能如願打開自己想要的增量市場嗎?當IP成為攪動網文市場的新變數,時代紅利的窗口已經打開。在互聯網,或許從來沒有「常存的格局」,只有「將來的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