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靈魂載體》用科技打開想象,為國產科幻埋下一顆希望的種子


摘要:永生,是人類從元古一直到未來,永遠不會放棄的追求。無論是雄霸天下的秦始皇,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黎民百姓,都害怕哪天眼睛一閉不睜了,「人沒了」就啥都沒了,但是任憑你怎麼求仙還是養生,最後也躲不了那一天

永生,是人類從元古一直到未來,永遠不會放棄的追求。無論是雄霸天下的秦始皇,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黎民百姓,都害怕哪天眼睛一閉不睜了,「人沒了」就啥都沒了,但是任憑你怎麼求仙還是養生,最後也躲不了那一天,這世界有太多偏見和不公平,唯獨生命,是上帝給大家都畫了等號,每個人只有一次,誰也沒有特權。

《靈魂載體》用科技打開想象,為國產科幻埋下一顆希望的種子

沒有人能一嘗永生的滋味,卻可以隨著科幻作品去感受一下永生的各種可能性,無論小說,還是漫畫影視劇,聰明的創作者們早就突破科技的挾制,去生命倫理的伊甸園裡大啖黑蘋果了,這其中就包括吳焱晨導演的網路電影《靈魂載體》,影片以一個生物科學家的視角,進入孫丘個家族因為當家人去世而引發的龍爭虎鬥,暗殺、陰謀、追捕、換腦,一系列的驚險和懸念之中,一個關於永生的驚天大秘密浮出水面。

科幻片成敗關鍵就是世界觀,無論《黑客帝國》還是《星際穿越》,都有一套嚴謹而又紮實的世界觀,難得的是,作為一部小體量的網路電影,《靈魂載體》的世界也相當紮實,甚至是難得的無懈可擊。在這個世界里,科學家東方有一門祖傳的科學手藝,可以把人的意識變成數據,存進存儲設備中,再植入他人的大腦中,形成類似《超驗駭客》和《趣能查派》的科學邏輯和設定,但是,雖然有雷同,但是因為東方式家族倫理與生命理論的介入,使其有了《變臉》一樣的肉體互換概念,構成了巨大的想象空間。

《靈魂載體》用科技打開想象,為國產科幻埋下一顆希望的種子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靈魂載體》不是一味的往深奧里去,而是深入淺出,通過東方、公冶、公孫、公丘的大腦移植,形成一波三折幾度反轉的懸念,特別是東方與公孫的強強合體,帶來了經得起推敲和燒腦的戲劇美感,可以讓人留連其中,反覆嚼味,越來越有味道。先是東方的追殺危機,然後一環套一環的解扣,讓每一個情節都給觀眾帶來推理的快感,剛進入東方的思維,又有了家族的秘史,剛有了暗殺的線索,又推出換腦的雙重人格,雙人分飾一角,一角分出兩個人格,當一切看似水落石出,又突然徒生懸念,讓你分不清眼前誰是誰的肉身,誰又承載了誰的靈魂。

《靈魂載體》用科技打開想象,為國產科幻埋下一顆希望的種子

能把這樣複雜的設定,以簡單暢快的故事呈現,不僅考驗著編劇的功力,也讓幾位演員面臨著不可能的任務,幾乎是每一位演員都要飾演不同的人物,表面的形象,內在的人格,突如其來的懵逼狀態,蓄謀已久的潛藏人格,形成假我與真我的對戰,偽裝與反偵查的手段,一時間讓人眼花繚亂。就像當年《無間道2》混合了陳永仁和劉建明的人格,在《靈魂載體》中也是不看到最後一刻,無法得到真終的真相。

除了幾位主人公在鮮活外表下的的真實人格懸念,劇中幾位配角也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忠誠的死士微生,失控的女殺手青柳,為愛付出一切的淑鳥,以及作為重要線索的東方父親,他們的出現也讓影片富有了情感的層次,忠誠、背叛、愛情、責任,盡在其中。

《靈魂載體》用科技打開想象,為國產科幻埋下一顆希望的種子

《靈魂載體》不僅是一部類型精品,更是中國科幻片的一次思維突破,誰說網大就玩不轉科幻,誰沒有大IP就搞不定市場,只要是好的故事,好的製作,一定會贏得觀眾的喜愛。當《三體》為首的多部科大片都處於難產狀態,國產片的科幻元年一再被推遲,而現在看來,《靈魂載體》一群80后的創作者以自己的想象力與良心,給國產科幻重新埋下了一粒希望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