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娱乐资讯

「快公司」向上影業經歷兩年奔跑后,將回到慢項目開發上


摘要:「從2018年開始向上影業會聚焦在項目開發上,今年主控的院線電影為一到兩部,劇集開發為三到四部。」作者|秦泉「做公司要快,做項目要慢。」這是向上影業創始人、CEO肖飛的創業方法論。向上影業成立於201

「從2018年開始向上影業會聚焦在項目開發上,今年主控的院線電影為一到兩部,劇集開發為三到四部。」

作者 | 秦泉

「做公司要快,做項目要慢。」

這是向上影業創始人、CEO肖飛的創業方法論。向上影業成立於2015年5月,這家公司最快的紀錄是僅僅只用了49天的時間就將公司估值做到了3億,目前已經發展為一家集投資、製作、IP孵化、藝人經紀於一身的綜合性電影公司。

「快公司」向上影業經歷兩年奔跑后,將回到慢項目開發上

向上影業創始人、CEO肖飛

「公司前兩年是一個閉環的布局,比如一個IP放進來都可以在集團內部『消化』完成」,肖飛對《三聲》說。此前向上影業用參投項目《老炮兒》做演唱會以及《牧野詭事》的全產業鏈開發,在這條IP衍生開發路徑上已經積累了豐富經驗。

向上影業不僅是一家快公司,同時也是一家「大」公司,目前公司已布局擁有著名作家天下霸唱的「向上霸唱」工作室,漫畫家姚非拉的「向上飛啦」公司,小孔呈像物料公司,如果仔細數一下,向上影業集團擁有的廠牌多達22個,全面覆蓋各個領域。

IP在集團內部消化是肖飛的一個願景,他稱之為「實驗」,但也不是必須這麼做,「我們也有特效公司,但這個項目更適合外部特效公司,我們也會尋找與他們的合作。」

成立的前兩年對於向上影業來講是鋪產業鏈和「修內功」的階段,肖飛向《三聲》表示旗下的各控股和參投公司,都有著非常不錯的利潤業績,如「向上霸唱」工作室在霸唱作品版權的開發業務上效益突出。

在電影參投層面,向上影業的2017年同樣成績斐然。其參與投資的《芳華》和《前任3》連續大賣,前者票房為14.2億,後者更是達到了19.3億成為華語愛情片票房冠軍。肖飛見證了了「前任」系列的成長,早在第一部時肖飛就幫著田羽生找投資,終於在第三部中也自己成為了投資人。

「快公司」向上影業經歷兩年奔跑后,將回到慢項目開發上

《前任3:再見前任》慶功宴

「2018年我們會更加聚焦在項目上」,結束了前兩年公司層面的「奔跑」,肖飛說從今年開始向上影業要將重心放在項目開發的軌道上,目前向上影業的第一部主控電影《死亡循環》即將於今年七月份開拍。

「《死亡循環》同樣根據天下霸唱的作品改編,製作成本在兩個億,票房目標是奔著十個億去的」,肖飛對《三聲》表示,這個項目由不同於霸唱先前的作品,是一個「高概念」的故事內核存在。

肖飛說目前天下霸唱的創作狀態非常好,向上影業在早期的項目開發中霸唱作品會佔據非常重要的位置,「霸唱老師的作品目前在我們開發項目數量中佔三分之一左右。」

「我們的未來肯定會多元發展」,除了大體量的《死亡循環》,向上影業處於實質開發階段的還有《放羊的星星》、東野圭吾的《迴廊亭殺人事件》等等,劇集和院線電影總共加起來有八到十個。

「快公司」向上影業經歷兩年奔跑后,將回到慢項目開發上

近期,《三聲》專訪了向上影業創始人、CEO肖飛,他同我們聊了聊他的「快公司,慢項目」的創業方法論。

《三聲》:你是怎麼看《前任》系列的成長,為什麼在第三部票房突然這麼高?

肖飛:田羽生是我中戲的同學,拍《前任》第一部的時候當時我沒有創業,他拿劇本給我看,我就特別喜歡,當時我還給這個項目找投資方。

導演寫第三部戲的時候,很多素材是取材於身邊朋友的故事,這也是故事能夠打動人的地方,我們當時的目標是過五億爭六億,突然發現上映的第二天票房就破億了,感覺這個總票房就要爆了,我也從第一部的客串變為了第三部中客串加投資人的角色。

「快公司」向上影業經歷兩年奔跑后,將回到慢項目開發上

《芳華》慶功宴合照

《三聲》:去年的兩大爆款《芳華》和《前任3》向上影業都有投資,看項目的風險評估和邊界在哪裡?

肖飛:所有的項目尤其是影視項目都有風險,這個還是需要製片人對項目的判斷。又因為華誼兄弟是我們的股東,我們之間簽署的戰略協議就是雙方的優質項目可以互相投資。

比如今年我們主控的項目是《死亡循環》,也給華誼留下了投資份額。

《三聲》:《死亡循環》目前的進度和故事類型是怎樣的?

肖飛:向上成立兩年多,你應該知道有的項目比如《尋龍訣》是做了四年,《死亡循環》是做了兩年多,差不多將會在今年七月份開機,這是根據天下霸唱IP改編的電影。

《死亡循環》有一個高概念故事的感覺,同以往霸唱盜墓體系的故事不太一樣,這部戲的編劇有參與《死神來了》和《蝴蝶效應》的編劇,製作成本在兩個億,票房目標是奔著十個億去的。

《三聲》:在項目製作和集團公司布局上,您是怎麼平衡和計劃的?

肖飛:《死亡循環》是向上影業主控的第一部院線電影,我們非常看重。我覺得做公司要快,做項目要慢,因為項目是著急也快不了。

公司層面,向上這兩年一直是平著鋪的,我們做了很多的投資,向上目前已經有「向上霸唱」、「吉吉向上娛樂」、「小孔呈像」等廠牌,而且這些公司的利潤都非常好。這甚至讓行業內不知道我們的人以為向上影業做了很多年了。

《三聲》:這是否意味著從今年開始向上會將更多精力放在項目上?

肖飛:之前因為垂直的項目沒有那麼快,所以要做一家快公司,但從2018年開始我們不會平著鋪,會更聚焦在項目上,今年我們主控的院線電影在一到兩部,然後主控的劇就有三到四部,如《放羊的星星》、東野圭吾的《迴廊亭殺人事件》,天下霸唱的這個《時光旅行第三定律》,向上的前兩年相當於播種,今年可能就是開花結果。

向上影業算上劇集的量,目前在八到十個,我們的儲備量是非常豐富的。

《三聲》:如何評估向上影業之前的布局成果?

肖飛:前兩年是一個娛樂公司閉環的布局,比如一個IP放進來,無論從物料拍攝、製作到後期特效,都可以在集團內部把它全部消化完。目前這個布局已經差不多了,我也要開始實驗這套體系了。

向上布局的這些公司,有控股也有參股,其實她們自己本身就活得很好,同時它們本身在業務合作方面就存在交叉,例如向上主控的《牧野詭事》網劇,其製作就由向上影業參投的導演製作公司拍攝,其漫畫作品由參投的姚非拉漫畫公司向上非拉製作,這個網劇也製作了衍生品。

又如我們之前投資了電影《老炮兒》,又將這個IP拿過來做了演唱會。

《三聲》:天下霸唱的作品開發在向上影業的位置是怎樣的?

肖飛:因為天下霸唱是向上影業的股東,前期項目肯定會重點開發霸唱老師的作品,有三分之一的作品會是霸唱老師的。

霸唱老師的作品是項目的源頭。他目前的創作狀態非常好,我們還有一個向上控股的向上霸唱公司,專門做霸唱作品版權方面的業務,今年取得了非常不錯的利潤。

那麼未來我們肯定會多元化發展。前兩年是參投為主然後主力在孵化,那麼2018年就是主控為主參投為輔。

《三聲》:之前《牧野詭事》在社交網路上有不同的聲音出現,這個項目的計劃是怎樣的?

肖飛:這個也是《牧野詭事》衍生IP的一次嘗試吧,可能老的《鬼吹燈》讀者在面對新的人物、故事的時候有一些不接受,我覺得是一把雙刃劍吧,也讓我們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接下來怎麼去規避這個問題。

《牧野詭事》我們還會繼續往下做嘗試,會去做第三季和第四季。

《三聲》:向上影業近期還有融資計劃嗎?

肖飛:也有可能今年會做一輪融資也可能會不做,因為目前向上的利潤做得非常不錯。但如果有戰略性的股東加入進來,我們也會再做一輪融資。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