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中國文化影響日本文化的明證


楷模一詞,意為典範、榜樣。將楷模兩字拆開,楷指楷樹,模指模樹。有多種古籍記載道:楷樹是孔子冢上栽植的樹,模樹是周公冢上栽植的樹。楷樹樹榦挺拔直立,枝葉茂盛;模樹的葉子春青、夏赤、秋白、冬黑,顏色極為純正,不染世俗。楷模既喻樹木風格,亦譽「士之楷模,國之楨榦也」。楷模一詞最早指的是「周孔」兩位儒家的奠基人和確立者,可作尊師重教的象徵,後世也比喻有高風亮節、有表率作用之人,近世又含模範之意。

2004年,在陝西岐山周公廟遺址附近,考古專家發現了極有可能是周公家族的西周墓地群,但至今沒有確認到有可信的實物證明的周公墓,周公廟周圍確有漢槐唐柏,卻不見哪怕成了化石的模樹,且模樹的蹤影在全國也難得一見。

倒是孔子冢上的楷樹,不僅有子貢在孔子墓旁結廬守墓六年並植下由南方帶回的楷樹苗的記載,還有《四庫全書》本的「山東通志」記載的「孔林有子貢手植楷樹圍一丈枯而不死」句、其清代遭雷火焚毀后的殘株、康熙皇帝詔令在殘株旁重植楷樹一株並立下了「子貢手植楷」碑。曲阜孔林還有歷朝歷代植下的楷樹,曲阜街道上也有楷樹挺立,它已成為曲阜的市樹。

中國文化影響日本文化的明證

曾到曲阜拜謁三孔――孔廟、孔府、孔林,在孔林的數萬古木中辨認出許多楷樹。來日後,曾參拜位於佐賀縣多久市祭祀孔子的聖廟,不僅看了到由市長擔任「獻官」在「恭安殿」舉辦的原汁原味的「釋菜」祭禮,還在其「仰高門」側發現一棵枝繁葉茂的大樹,樹下有說明介紹那是從山東曲阜孔子墓前採種植下的楷樹。又名黃連樹的楷樹生中原,日本本無它,此樹是以何目的、在何時移植而來的?給自己留下個問題。

中國文化影響日本文化的明證

原來儒家思想早在五世紀時就傳入日本,對日本文化影響很大。到了江戶時代(1603―1868),儒家思想二次傳入日本,並在思想界取得統治地位,支持著幕府體制的封建社會。當時各藩都重用儒者,建立學校講授儒學,同時建起祭祀孔子的聖堂或聖廟。

比如今東京文京區的湯島聖堂、櫪木縣足利市的足立學校中的大成殿、水戶市水戶藩校弘道館、福島縣會津若松市的會津藩校日新館、岡山縣備前市閑古學校和新聖堂、長崎市的中島聖堂、多久邑的邑校「東原庠舍」和其旁的多久聖廟……

1915年,日本農商務省林業試驗場的初代場長白澤保美博士,訪問了曲阜,從孔林的孔子墓旁,採集到了楷樹的種子,帶回日本播種在東京目黑區的林業試驗場(今林試森林公園)。在那裡生出的樹苗,便是最早在日本生出的楷樹,它按中國原名稱作「楷の木」,也稱「孔子の木」。

白澤保美是林業博士,他懂得楷模一詞的原意,他帶回日本的是宋代栽在孔林的楷樹落下的種子,但他也知道最早是子貢在孔子墓前植下楷樹的。於是,除去林業試驗場留下的,由他本人或通過相識的學者,將更多數楷樹苗寄贈給了日本國內與孔子和儒學有關的那些聖堂、聖廟和講授儒學的學校,計有東京湯島聖堂三株、多久聖廟一株、閑古學校兩株、足立學校一株。

中國文化影響日本文化的明證

此後不久,植物學家、原小石川植物園園長松崎直枝也在曲阜孔林採集到楷樹種子,帶回日本培養出樹苗,除本園保留一株,還在友人橫濱市園藝家鈴木吉五郎開設「春及園」時贈其一株。

1937年,還在東京大學就讀、後為學藝大學名譽教授的大村興道訪問曲阜,孔家人曾贈其楷樹種子,帶回日本育苗后贈湯島聖堂兩株、贈日本最早的武家圖書館金澤文庫五株(今存一株)。

1940年還有一位叫做淺見與一的博士也從曲阜帶回了楷樹種子。至此,從孔林帶回的種子,經白澤保美培育的楷樹苗有十五株、後來幾位培育的有十二株,總計二十七株。

楷樹雌雄不同株,1963年,理學博士朝比奈貞一與鈴木吉五郎,將春及園的雄性楷樹與金澤文庫的雌性楷樹進行人工交配,產生了日本第二代楷樹。

1965年金澤文庫發了芽的楷樹苗,被移植到了岡山縣縣廳、日本三名園之一的岡山後樂園、岡山青少年農林文化中心的三德園,這些樹苗在七八年後經人工交配,衍生出日本第三代楷樹有數百株。

位於岡山縣備前市閑谷的閑谷學校,是17世紀中葉建立的岡山藩藩校,數百年來改建改稱為閑谷精舍、閑谷黌、私立閑谷中學、縣立岡山縣閑谷高等學校,1965年成為岡山縣青少年教育中心閑古學校,總之它一直是一處教育設施。其校內曾有本館、學房飲室、講堂、聖堂、神社。

1991年青少年教育中心於遷往近旁后,閑谷學校成為「特別史跡舊閑谷學校」,它的本館成了閑古學校資料館,也成了日本國寶。閑古學校的兩株楷樹便屹立在資料館一側,它們在那裡又被稱作「學問之木」,成了尊師尊儒的象徵。楷樹不僅樹榦挺拔直立,它的樹葉到秋季會變黃變紅,每年11月里來舊閑谷學校遺迹來瞻仰楷樹紅葉的訪客絡繹不絕。

今日日本許多大學里都有楷樹種植著,比如宇都宮大學、麗澤大學、岡山大學、熊本大學、千葉經濟大學等。千葉經濟大學的楷樹立於綜合圖書館前,它的樹苗來自閑古學校旁、青少年教育中心閑古學校中的三德園,是1986年經岡山縣知事贈與的。千葉經濟大學之所以種植楷樹,與其校訓「一手握論語,一手握算盤」有很大關係。此句出自日本資本主義之父澀澤榮一的經商論著《論語和算盤》(Zと算P)。

澀澤榮一(1840―1931),是幕府時代的武士,也是日本近代的實業家,他創立了包括日本最早的銀行、證交所等500家企業,「論語和算盤」講的是「道德經濟合一」的經營管理思想,奠定了日本經濟理論的基礎。澀澤榮一的生家舊宅在琦玉縣深谷市血洗島,舊宅中立有他的銅像,銅像前便立著一株楷樹,那是後人對其將東方儒家思想與西方資本主義功利主義結合的貢獻的緬懷。今日琦玉縣縣廳(縣政府)的東門前也植有楷樹,琦玉縣浦和市的浦和北公園內也植有楷樹,大概也與其不無關係。

千葉縣柏市的廣池學園,經營著麗澤大學、麗澤高中、麗澤中學等多處教育設施,他的創業者叫廣池前九郎。1943年,孔子子孫參加了被關東大地震震毀的湯島聖堂的復興典禮,廣池邀請他參觀了剛剛建成的麗澤大學。翌年,孔子子孫向麗澤大學寄贈了楷樹的種子,播種成苗五株,栽在了學校的設施麗澤館、講堂、紀念館、別館等地。麗澤大學最早設立的是道德和語言學學科,後來設立的經營學科設立了企業理論講座。麗澤大學的校名「麗澤」引自《易經》的「象曰:麗澤,兌;君子以朋友講習」,學校的教育理念為「知德一體」,楷樹出現在其校是順理成章的。

中國文化影響日本文化的明證

日本有多處祭祀學問之神菅原道真的天滿宮或天神社,在京都府南丹市的生身天滿宮和大阪道明寺天滿宮、東京江東區龜戶天神社等宮社內都有楷樹立足,是日人將學問之神菅原道真譽為楷模。菅原道真是日本平安時代的儒學者、漢詩人,擔任朝廷右大臣時,遭左大臣讒言而左遷為古代九州官府大宰府的權帥,他在任上病死,葬於今福岡縣太宰府天滿宮。

1997年,孔子子孫向太宰府天滿宮贈送了楷樹種子,經那裡培育出的楷樹幼苗,兩株被移植到了近旁的大宰府學校院的遺址中,三株移植到了大宰府遺址旁。曾見識過它們,可惜2014年的15號颱風颳風斷了長成五米高的學校院遺迹那兩株。大宰府遺址的三株仍然健在。

日本的楷樹不僅矗立在孔廟、藩校、現代大學、圖書館等與儒學、文教有淵源的地方,今日更種植在許多街道和公園中,貼近了市民,成了景觀樹木。比如大阪澤之町公園、琦玉縣浦和市北浦和公園、岡山縣井原市田中公園(田中苑)、岡山縣倉敷市酒津公園……我於去年11月到過山口岩國市錦帶橋,在橋一頭的吉香公園,也看到了樹葉染紅的兩株楷樹。

直到近年,日本的楷樹仍在繁殖和寄贈中:茨城縣弘道館孔子廟早年並無楷樹,1970重建時,得到大公司社長贈與兩株,1989年又得到福島縣舊會津藩校日新館寄贈四株。

東京都市大學橫濱校園內運動場周圍的散步道上,生長著數十株楷樹,大概是日本楷樹聚集最多的地方了,那是對曲阜有貢獻、獲得曲阜榮譽市民稱號的杉浦啟榮(已故),1993年將曲阜市贈送給他的楷樹種子育成樹苗,轉贈給了東京都市大學新增設的環境經濟學部。前述舊閑古學校,也會定期的培育楷樹苗,限量販賣,比如2011年便培育了三百株楷樹苗,精選后販賣……

百年間,楷樹在日本不知栽種到第幾代了,有楷模精神、體現儒家思想的它們怕是繁殖得成千上萬了吧。

(本文原標題《楷樹立足在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