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臨禍母狗免


一人下得陰間,閻王問:你來世想做什麼?那人說:我這輩子太苦了,要什麼沒什麼,來世我想做母狗。

閻王詫異,為什麼要做母狗?

那人答曰:我讀過書,《禮記》里寫著:「臨禍母狗(毋苟)免,臨財母狗(毋苟)得。」

感謝白字先生給陰陽兩界帶來的笑聲。不過苟姓人士有苦難言,生而姓苟就離不開狗了,而朱姓、侯姓、姬姓的情況就好得多。因為「苟」不僅讀音同狗,而且從意義到弓腰佝背的字形,都讓人想到狗。於是有了那句成語:「蠅營狗苟」。

臨禍母狗免

但生而如狗的感覺,似乎其實廣有市場。天冷的時候,滿街都是「凍成狗」的人,到了天熱又被晒成狗。人痛苦了就要拉上狗一起:加班過後一定是累成狗,宅男一覺睡到中午,起來的時候餓成狗。窮苦人的守護神不該是觀音那樣的圓潤樣,最好長著狗的樣子,那樣才貼心,而容光煥發的人跟狗無緣,你見沒見過化好妝的伴娘發出九圖,自稱「一條滿滿的膠原蛋白狗」?

如果降低期望值,只求好歹活著,那麼狗不僅不喪,甚至是一種祝福了。狗剩,狗蛋,二狗子,小狗子,這都過去給孩子取的小名,父母寄託了「好養活」、「給我省心」的良好意願,同時也給自己減壓,意思是本來就沒拿他當人來看,拜託殘酷的人生放我一馬。不加椒鹽,不擱蒜泥海苔,原味的生活就是苦澀的,上海話里,大人跟小孩說「請你吃頓生活」,意思就是我要揍你一頓。

《世說新語》里有個談玄的人物叫王,小名苟子。司徒掾許詢年輕的時候,人拿他跟王苟子並舉,許洵很不高興(要高興了才怪呢),就去跟他辯論,三下兩下把他駁倒了。更妙的是,許王二人交換義理,又辯了一次,許又把王給駁倒了。最後是許的老師支道林出來總結,說你辯得再好,「何至相苦邪?」求理也不是這麼個求法。

支老師是看著王苟子王辯友太可憐,才說的這圓場話。後來王苟子還有一次露臉,這次是跟瓦官寺的僧意談玄,被追問了兩句,就回答不了,拱拱手「我先走了」。和支老師一樣,僧意也不忍傷害他:「苟子,別往心裡去,明早來敝寺用齋便是。」

不過在那個年代,沒準王苟子這樣總也出不了頭、給人當陪襯的人,安寧終老的幾率還比許洵之類大一些呢。

只要能活,瘦一點沒關係,餓瘦的狗也是狗,不會變成耗子。過去人們對壽命沒多少野心,四十歲掛掉也屬於壽終正寢,孩子出生,三年一個坎,五年一個坎,十年一個坎,一路磕磕絆絆,不夭折就是勝利(如果不說是奇迹)。對父母來說,「好養活」都是第一位的考慮,至於什麼陶冶情操啊,全面發展啊,等娃退休了再說也罷。

臨禍母狗免

但是現在,出生總體上無關生死,狗的意義也隨之改變,從苟活的祝願變為孤單的象徵。孤單發生在「活下來」的問題基本解決之後。當生一個孩子不必賭上全家人的未來,而只是往跑道上多扔一個選手,當你滿腦子「贏在起跑線」,而不是去廟裡燒香,求菩薩燒香佑自己的孩子好賴活著,你才會考慮Ta是不是會太寂寞了,考慮是再多生幾個呢,還是養兩條狗。

所有的加班狗,拼車狗,宅男狗,單身狗,跨年狗,單身宅男跨年狗,未來說不定還有一批人自詡「一胎狗」,都是在拿狗比自己的孤苦伶仃。但如果能夠減壓,也算是好事。小狗子為父母減壓,指望老天爺餓不死沒眼的家雀,單身狗為自己減壓,暗示自己說,我好歹不用替別人負責,否則指不定還有更大的痛苦。

社會輿論和個人抉擇之間,始終在拉鋸。前者很強大,但後者也不甘示弱。倘若孤單的痛苦被那些表面上比翼雙飛,實際上在被窩裡砌牆的人的痛苦給壓了過去,則兩害相權取其輕,單身沒有任何不當。越是往後,人們會越有機會解決性生活不能自理的問題,至於AI是否會帶來新的麻煩,那是更久遠的事情,讓更久遠的人去應付也罷。

在製造各種情人節,各種鼓噪「脫單」的現象中,盡可以看出商家的詞窮。要不了不久,「單身狗」就不是貶義詞了,「已婚狗」們反而會變成灰溜溜的一族。不過眼下,單身狗群依然是一個規模和情緒都很不穩定的亞文化人群,前段時間,據說有位高智男性煞費苦心研發了一台表白機器人,當眾發表愛情宣言,結果被表白的那位拂袖而去,還說「你跟機器人過日子去吧」。

這樁案例有兩大教訓值得記取,第一個教訓,引用一句解放后家喻戶曉的箴言來概括,就是「應該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中去」,就算不是為人民服務吧,也要去做一些一時半會兒看不見回報的事情,千萬別仗著自己有才,就以為脫單可以一錘定音了。

第二個教訓:與其拿人工智慧當錄音機使,不如讓它幫你選個砸中把握更大的對象。

臨禍母狗免

好死不如賴活著,是為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是為苟。狗是人類的好朋友,因為人從狗身上看到了自己真實的樣子,硬撐著也是人模狗樣。臨禍不讓苟免,這是要求利他,臨財不讓苟得,都給我拾金不昧去。違反了這些規定,良心上就要負疚,那倒難怪人情願做母狗了,一有禍至扭頭便跑,詩書禮易,溫良恭儉,什麼都別想難為我。

那幾天,除了首善之區,全國都在下雪。你踽踽獨行,你舉目無親。你心裡有條狗,它要你忘忘孤身一人的事實,要你望望孤獨中自由的一面,你實在沒這份閑情,就讓它旺旺你。狗啊狗,幾乎是唯一「叫得響」的動物,要珍惜狗年,到了豬年只能「坑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