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讓貧困區的孩子也有機會上哈佛,我支持教育部減負


撰文/吳迪、胡不黑

上個月,針對各種培訓、競賽、超前學習、考試入學,越演越烈,教育部下達了《十項禁令》,包括:嚴禁學校自行組織選拔生源考試;嚴禁學校以各類競賽證書、學科競賽成績或考級證明等作為招生依據;嚴禁學校設立重點班、快慢班。此外,教育部再次重申小學生下課時間為3點半,餘下的時間家長可以靈活選擇校方託管或是自己負責。

教育部的禁令意在建立公平公正的教育環境,面對日益繁重的奧數班、英語班、小五班,為孩子們減負。 然而,很多家長對此並不領情。

讓貧困區的孩子也有機會上哈佛,我支持教育部減負

前陣子,一篇《教育部,請不要給我的孩子減負》刷爆網路。作者列舉了減負的諸多副作用,包括:

(1)寬鬆教育限制了精英的發揮,令天才泯然眾人。近三年中國在國際數學奧賽上成績倒退就是證明。

(2)國家退出會造成私立教育機構膨脹,家長們的教育開銷勢必猛增。

(3)有條件的家庭全力以赴推娃,普通之家疲於奔命孩子沒人管,如此以來會拉大兩極分化。

(4)減負喊了30年都以失敗告終,說明減負不適合中國國情。

作為一名本該對「減負」政策最為抵觸的中產媽媽,我對以上四條並不認可。

如何在應試教育的前提下給孩子減輕負擔,一直以來是中國的難題。教育部在稍後的回復中也談到「學校教育如何遏製片面追求升學的衝動,如何更好地促進學生的全面發展,時下仍然沒有得到很好的解決」。但僅僅因為這些現狀就認為減負這個大方向是不可行的,是註定失敗的,無異於因噎廢食。

我支持減負,但減負必須與其他教育/社會改革配套施行。

基礎教育資源應該均衡供應

在《十項禁令》中,教育部特地提出應「確保各學區之間優質教育資源大致均衡」,以及「統籌城鄉師資配置,著力解決鄉村教師結構性缺員和城鎮師資不足問題」

義務教育意味著基礎知識全民覆蓋。中國用了十幾年的時間才達到教育支出佔GDP的4%(世界排名100開外),與之對應的是3億名嗷嗷待哺的學齡兒童少年。所謂的基礎教育,不是讓更多的孩子上名校,而是讓更多的孩子有學上,不是確保孩子進入上層階級,而是確保孩子不會沉淪社會底層。對眾多寒門家庭而言,比爭取珍稀教育資源更重要的教育資源的均衡供應。

在知乎「用身邊的故事講講階級固化現象」問題下,一位國博工作人員講了這樣一件事:

上級部門要求北京市中小學生參觀國博的同時學習課外歷史。相比於東郊某中學初二年級的混亂無章,基礎知識和表達能力薄弱,城裡某重點小學的五年級學生則可以清晰指出,在北宋與南宋之間建立過一個叫做「偽楚」的政權。

讓貧困區的孩子也有機會上哈佛,我支持教育部減負

讀到這條問答,令我感嘆的不止精英家庭和普通家庭的落差,更有:為何城裡某重點小學可以每周組織學生在國博授課,郊區的中學也能每學期來上一次,而同樣在北京,范雨素住在皮村女兒只能跟著電視字幕學識字?

為何北京有的學校能夠組建超過100支社團,開展滑雪、擊劍、馬術,各種高大上的課程,一個操場耗資幾百萬,而僅僅200公里以外的保定曲陽縣多所鄉村小學連供暖問題尚未解決,孩子們只能靠跑步熱身?

為何同樣是國家出資的公立學校,有的孩子享受到的是遠超大綱的貴族教育,有的孩子則連最基本的資源都得不到保障?連北京高考狀元熊軒昂小同學都明白:在北京這種大城市能享受到的教育資源,決定了我在學習時能走很多捷徑。

讓貧困區的孩子也有機會上哈佛,我支持教育部減負

在網上,對抵制「減負」喊聲最響亮的是城市中產,而真正的底層家庭是發不出聲音的。

此次教育部發文要求調和師資、均衡生源、打破壟斷;不許學校收取任何與入學掛鉤的捐資助學款;2020年前取消特長生招生;教育資源向鄉鎮傾斜,縮小城鄉差距;旨在讓每一名兒童都得到等質等量,成本均衡的基礎教育,說是送給寒門家庭一個紅包並不為過。

反對聲稱減負會「拉大兩極分化」,這個結論是偏激、無理的。真正造成分化的不在於「3點半放學」,而在於地區之間的不平衡,成本投入的不平衡,在於被邊緣化的打工子弟學校、鄉村中小學校,甚至學生們連受教育的資格都可能被早早剝奪。

減負不是階層固化的兇手,倒是那些高呼「不要給我的孩子減負」的家長從心理上還沒有「競爭是自己的事」的覺悟,這種心態才會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讓貧困區的孩子也有機會上哈佛,我支持教育部減負衡水中學

美國的學生為什麼要「減負」

「減負」不應該等同於降低學業挑戰,而是因材施教,以戰略上的縱深戰勝戰術上的短視。

以我居住過的美國為例,美國教育部規定一年級的孩子做10分鐘作業,二年級的孩子做20分鐘作業,依此類推。然而,就我觀察,放養的美國小學生在閱讀理解、公民教育、批判思維等方面都優於我國學生。不僅如此,美國的國際奧數團隊還屢屢戰勝中國,贏得金牌。

同樣是公立小學,美國學校與學校之間傾向不同,各具特色。有需要測智商入學的「實驗小學」,有穿校服、留作業的「傳統教育小學」,有「天主教小學」,有「科學特色小學」,有「藝術特色小學」,更有「中英」、「英法」、「英西」等雙語小學,林林總總的項目足以滿足孩子的差異性需求,家長們才不會在擇校上格外焦慮,削尖頭往三五所學校中擠。

不僅如此,美國自小學三年級后施行混班制,給予孩子提前修讀擅長科目的自由。到了中學階段,在就近入學的前提下,有餘力學習大學內容的學生可以參加不受區域限制的IB課程。我認識的不少孩子都在高中時就學完了大一的微積分。真正做到了在資源均衡的前提下各取所取,上不封頂,多樣發展。

在我看來,美國的小學是典型的把勁使在刀刃上。學校每周發放3―4次讀本讓孩子帶回家閱讀,因為「閱讀是一切學習的基礎」。學校不鼓勵低齡孩子背誦乘法口訣,而使用畫交叉線數節點的土法,因為「有助樹立起對微積分的認知」。學校更要求孩子8點鐘上床睡覺,因為「毒性壓力會造成大腦神經元突觸不可逆轉的斷裂損傷」

讓貧困區的孩子也有機會上哈佛,我支持教育部減負

昨天,我問了問同學家5年級的孩子,在學校里學些什麼,他給我講了三個課題。第一個是挑三樣食品,看哪個先發霉。孩子選的是草莓、蛋糕、蘋果派。其中,含有大量糖分的蘋果派似乎永遠不會霉變。第二個是挑一支自己喜愛的音樂種類,學習它的歷史並譜寫簡單的樂譜,小朋友選的節奏布魯斯。第三個是了解美國的電影審查制度,做簡報給全班講解。

相比在中國大行其道的補習和競賽,這些教育手段無疑對孩子的一生有著更加深遠的意義。說到底,中國大學擴招這麼多年,985錄取率平均也才百分之一點多,211錄取率百分之五,雖然我和老公是清華校友,但自問就算拼盡全力,孩子也未必能在應試中達到一個理想的結果,既然如此,我更希望他能擁有完整的人格,樂觀的態度,以及持續學習的能力。

美國哲學家、教育家約翰・德威(John Dewey)說,教育不是為了生活做準備,教育即生活。然而現實中,不少家長更多關注知識的範圍與深度,卻甚少思考教育的目的和本質。

所謂減負,減掉的是低齡兒童不必要的負擔,比如已經學會的字還要翻來覆去的寫到晚上10點;比如讓孩子動輒做什麼複雜的小報、手工、PPT;比如老師應該精簡滿堂灌式的授課,提高課堂效率;比如家長除了空談孩子考上哪所學校,從事何種工作之外,能夠把重點放在如何發現孩子的興趣與連接、用什麼樣的態度過一生。同時,社會也應該積極進行配套改革,為孩子們提供更多元的環境,機動的選擇,讓他們不虛度這求知慾旺盛的12年時光。

讓貧困區的孩子也有機會上哈佛,我支持教育部減負

讓貧困孩子也有途徑上哈佛

2001年,教育部宣布放寬高校招生報名條件,年齡不限、婚否不限,應屆中等職業學校畢業生也可參加普通高考。這意味著中國的高校招生從早期的精英選拔開始進入到推向大眾。

然而,根據羅斯高先生37年來在中國的科研調查,城鄉教育差距溝壑巨大。當城市孩子高中就讀率達到超越美國的93%時,在農村,這個比例驟降到了37%。

財新網發布的研究同樣顯示,北京打工子弟初中后的教育和就業前景堪憂。一項長達五年的跟蹤研究發現,1493名學生僅88人上了大學,大學入學率不到6%。就業的學生中有六成從事低端行業,延續父輩打工命運。

羅斯高先生說,4個中國勞動力裡面只有1個上過高中(包括職高)。這個比例甚至不如南非和越南,是所有中等收入國家裡面最低的。這些孩子的問題不只是沒讀過高中,而是在升入高中之前就已經對學習失去了興趣。由於缺乏多樣性的教育手段,這些孩子的人生如同斷掉的單行道,難以修補。

在電影《風雨哈佛路》中,超齡且沒正經讀過書的貧民區孩子們,只要回心轉意就能報名專為類似少年開設的補習學校,完成高中課程。

讓貧困區的孩子也有機會上哈佛,我支持教育部減負

美國專收貧困學生的KIPP學校,擁有兩萬餘名學生,將底層學生的升學率從8%提高到80%。

TED演講中,記者張彤禾說,那些在珠三角打工的中國女孩,大部分家庭窮困,雙親文盲,早早輟學。她們渴望學習,哪怕是三五句英語,哪怕是在word里打字,學一些非常非常基本的東西,以幫助她們適應社會流動性,得到自我的提升。

由此可見,基礎教育急需補貼的是底層群體。其目的不是選拔精英,而是拉動底線,少花錢多辦事。

課後輔導、學術競賽、超前學習,原本就不是基礎教育應該背負的,家長自己出力理所應當,如同教育部長陳寶生所說的:「各走各的路,各出各的招。」

打著「興趣班太貴」、「雙職工走不開」、「孩子沒人管會打遊戲」這些借口,要求教育部「別給我的孩子減負」、「延長課時到5點」,真心說不過去。無論在哪個國家,中產階級都不是救助的對象。2017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5974元。你的房貸比全國人均可支配年收入都高了,國家憑什麼補貼你呢?

關於中小學生減負問題,我想說,減負的大方向沒有錯,但如何實施下去,如何均衡資源,如何為孩子們提供多元化的上升通道,仍然需要持續的討論、調整和改革。

作為一位同樣在幼升小中掙扎,在奧數班上旁聽,沒有什麼特別資源的中產母親,我還是願意支持教育部的減負決定。畢竟,減負的意義從來不在於補貼中產子女在精英競爭中的成本,基礎之外的資源和機會,本來就該是家長們靠拼自己去爭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