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中國大獎賽15周年、紅牛車手裡卡多爆冷奪冠 F1這門生意要換個活法?


  國際線上報道(記者 彭延媛):2018年世界一級方程式錦標賽中國大獎賽15日在上海國際賽車場決出最終冠軍——紅牛車隊的澳大利亞車手裡卡多力壓法拉利和梅賽德斯兩強,爆冷奪冠!梅賽德斯的博塔斯和法拉利的萊科寧分列二、三位。今年是F1運動進入中國的第15個年頭,中國大獎賽經曆起伏後如今已回歸常態。而更換了東家的F1,也走到了變革的十字路口。

  爆冷奪冠後,第3次練習賽遭遇爆缸的裡卡多,感覺是「腦袋滿滿的」:「我想起了很多事。一天前,我們還以為參加不了排位賽了!F1真瘋狂!我曾為工作上的各種不如意感到沮喪,甚至懷疑自己為什麼要當F1車手。但是,今天這樣的奪冠時刻,完全抵消了那些低潮!」

  中國大獎賽對裡卡多和紅牛車隊來說的確是收穫滿滿。儘管法拉利和梅賽德斯佔據了前兩排發車,但紅牛採取了更好的進站換胎策略,並最大限度的利用了維特爾和維斯塔潘相撞後、安全車出動的機會。更重要的是,裡卡多在賽道上的直接對決中,先後超越了漢密爾頓、維特爾和博塔斯!

  賽後,談到驚人的連續超越時,裡卡多說:「安全車出動後,我們就開始佔據優勢。一開頭,我只是覺得有機會上領獎台了,但接下來的比賽讓我發現,輪胎的情況非常好!於是,我們就開始為奪冠而奮鬥。」

  紅牛橫空出世,法拉利和梅賽德斯就比較鬱悶了,尤其是前者!維特爾桿位出發,採取了切線戰術,反而阻擋了第2位發車的萊科寧;進站策略也不如對手合理;紅牛車手維斯塔潘的攪局,更直接廢掉了維特爾登上領獎台的可能性,只獲得第8名。還好,老將萊科寧守住了第3名。芬蘭人賽後指出,輪胎策略決定比賽結果:「這對觀眾來說是好事,因為一點很小的差異,就能導致比賽結果發生改變。」

  中國站後,維特爾仍然佔據著車手積分榜首位,優勢已經大大縮小。但對法拉利來說,更鬱悶的事可能在後頭!

  F1新東家自由媒體集團此前提出了5點改革方案。其中,1.5億美元的預算帽、賽車使用更多的標準件等措施,成為豪門最難忍受的心頭刺。法拉利首席執行官馬爾喬內發出警告:如果想把F1變成納斯卡賽車,他們就退出!梅賽德斯對總體方案表態積極,但領隊伍爾夫認為,預算帽無法執行。畢竟,這兩家目前的年度預算是這個數字的好幾倍。

  而預算也不僅和「錢」有關。法拉利領隊阿德裡巴貝內說:「引擎、底盤,所有的技術指標和錢的問題,都非常重要。道理很簡單,它們實際上是互相聯繫的。只有我們在這些不同的領域裡很快達成一致,F1才能繼續前進。」

  與其他賽車運動相比,F1特別重視技術研發,這是各大汽車廠牌幾十年來樂意大手筆投入的根本原因。福布斯曾指出,F1車隊並不在乎盈利,而是更傾向於加大投入,換取勝利,因為這樣才能吸引更多投資!但這樣一來,客觀上,中小車隊的生存空間就會日益縮小。因此,儘管F1從未成功執行過預算帽,改革方案仍得到中小車隊的支援。

  紅牛二隊領隊托斯特說:「自由媒體提出的所有方案,我都全力支援。希望他們能把這個方案付諸實施。」

  正如紅牛領隊霍納指出,排在第4名之後的車隊能從這個方案裡看出更多積極因素。威廉姆斯老闆克萊爾·威廉姆斯甚至表示:有了更公平的收入分配方案,可以開香檳了!那麼,改革還會更深入嗎?是否會影響到法拉利對規則改變的否決權?阿德裡巴貝內表示,這些還需要深入討論。

  F1運動走到十字路口,中國大獎賽15年間也換了好幾種活法。到去年上賽道與F1續約至2020年時,這站賽事在一定區域內培養出了屬於中國的賽車文化和生活方式,形成了固定觀賽群體。有關方面還透露,通過F1這塊「敲門磚」,上賽道引入了多種類型的活動,開始實現盈利。不過,由於本土汽車品牌發展不足,基於研發的F1運動在中國的前景並不明朗——儘管,大家對中國市場都抱有樂觀的預期。

  阿德裡巴貝內說:「中國車迷真的很熱愛F1!我希望未來他們能更支援我們這項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