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他們都是臭名昭著的軍閥,但面對日本侵略者,卻都讓人敬重


  提起北洋軍閥,大家的印象無外乎這樣幾個詞:擁兵自重,軍閥混戰,貪汙腐敗,民怨沸騰。尤其是他們對學生、工人運動的血腥鎮壓,更讓他們臭名昭著,成為名副其實的大反派人物。

  那麼,真正到了民族危亡之際,這些曾經臭名昭著的大軍閥又是怎麼做的呢?

  先說第一個段祺瑞。

他們都是臭名昭著的軍閥,但面對日本侵略者,卻都讓人敬重

  九一八事變後,段祺瑞展示了很高的操守,日本扶持溥儀成立了偽滿洲國後,特務頭子土肥原賢二多次到天津秘密拜訪段祺瑞,請他出山,高官厚祿隨便挑,但段祺瑞每次都嚴詞拒絕。

  後來,為了避免日本人的要挾,段祺瑞舉家遷來上海,公開表明自己的抗日態度。

  在上海,他接受《申報》記者採訪時說:「日本暴橫行為,已到情不能感、理不可喻之地步。我國惟有上下一心一德,努力自求。語云:求人不如求己。全國積極準備,合力應付,則雖有十日本,何足畏哉?

  第二個是張作霖。

他們都是臭名昭著的軍閥,但面對日本侵略者,卻都讓人敬重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東北人,張作霖早年經曆豐富,學過獸醫,當過土匪,之後被朝廷招安,還在日俄戰爭中為俄軍和日軍打過仗,直到後來成為東北王。

  張作霖是一個典型的舊式軍閥,他的思想可以說是北洋軍閥中最保守的,他的很多舉措都帶有很強的封建色彩,一切以自身利益為出發點,甚至為了擴充實力不惜討好日本人。

  不過,雖然和日本人走的很近,但張作霖從未想過投靠日本,他曾對人說:「日本人幫我,我付錢感謝他,至於國家利益,我是絕對不會出賣的!

  由於張作霖在東北的核心利益上拒不向日本人妥協,並多次戲耍日本人,最終導致了「皇姑屯事件」。

  第三個是吳佩孚。

他們都是臭名昭著的軍閥,但面對日本侵略者,卻都讓人敬重

  吳佩孚出身貧寒,中過秀才,在北洋軍中摸爬滾打多年,在之後的軍閥混戰中,逐漸成為直系軍閥首領,先後佔領魯豫地區,奪取了江蘇、陝西地盤,後又奪得兩湖,控制了中國的半壁河山。

  從人品上講,吳佩孚非常值得稱道,一生不嫖不賭,不抽大煙,沒有私蓄,不留田產,這在當時的軍閥中是極為罕見的。

  更難能可貴的,還是他的民族氣節。1935年,日本搞華北自治,請吳佩孚做「華北王」。吳佩孚毫不猶豫地加以拒絕,並寫了一首詩:「國恥傳來空有恨,百戰愧無國際功。無淚落時人落淚,歌聲高處哭聲高。

  1938年,土肥原賢二來拉攏吳佩孚,但他卻說:「叫我出來也行,你們日本兵必須全部撤出中國去。」

  1939年12月4日,吳佩孚最終死於日本特務之手。

  縱觀吳佩孚的人生曆程,就其前半生而言,確實是割據一方,禍國殃民,乏善可陳,但其晚年,又不怕日偽的威逼利誘,拒不當漢奸,很讓人佩服。

  最後一個是孫傳芳。

他們都是臭名昭著的軍閥,但面對日本侵略者,卻都讓人敬重

  孫傳芳年輕時曾赴日本士官學校學習,岡村寧次曾是他的隊長。在之後的軍閥混戰中,孫傳芳逐步擴大勢力,籠絡江浙地方豪紳,進而佔領東南五省,稱雄東南,直到中原大戰後,隱居天津。

  九一八事變後,華北成為日軍的勢力範圍,日軍大本營首選孫傳芳執政華北。岡村寧次曾與孫傳芳是同窗,又當過他的顧問,就親自來做孫傳芳的工作,均被孫一口回絕。

  孫傳芳為了擺脫糾纏,竟皈依佛門,當了和尚。別人勸他,單身隻影恐被仇家報複,不如投靠日本人。孫傳芳淡淡一笑,說:「死於同胞之手,比當漢奸賣國賊苟活強上千倍。

  最終,孫傳芳還是在1935年被仇家刺殺。

  作為軍閥,他們曾經的做法確實有愧於這個國家,但是在民族大義面前,他們卻又守住了一個中國人的底線,甚至不惜以身殉節。這樣的風骨,不得不讓我們敬重。

  曆史客棧作者:威廷根施坦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