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北宋滅亡的先兆:後宮垂簾聽政,為黨爭連前朝宰相也不放過


  文|王永魁

  宋神宗元豐八年(公元1085年)三月,宋神宗病逝,九歲的宋哲宗趙煦繼承皇位。太皇太后(宋英宗的皇后)高氏垂簾聽政,實際掌握朝政大權。高氏依靠司馬光等反對王安石變法的大臣,恢複舊法,打擊所謂的「新黨」,把宋神宗時期參與變法的大臣陸續逐出京城。

  

北宋滅亡的先兆:後宮垂簾聽政,為黨爭連前朝宰相也不放過

  圖註:宋英宗的皇后高氏

  宋神宗後期的宰相蔡確,是「新黨」的代表人物之一,自然難逃被貶黜的命運。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蔡確罷相,出知陳州。第二年,又被貶到安州(今湖北安陸縣)。蔡確在安州期間,曾寫過10首絕句,題為《夏日登車蓋亭》。這些詩被與蔡確有過節的吳處厚得到。

  元祐四年(公元1089年)春,吳處厚將蔡確的詩加上自己寫的按語,上呈朝廷,說其中「五篇皆涉譏訕,而二篇譏訕尤甚,上及君親」。特別是詩裡的「矯矯名臣郝甑山(指唐朝的郝處俊,曾在上元年間阻諫唐高宗讓武則天參與國事),忠言直節上元間」兩句,影射攻擊太皇太后高氏是武則天一樣的人。

  高氏似乎最初對吳處厚的這種解釋並未動怒。據《隨手雜錄》記載:高氏看到吳處厚進呈的詩和按語之後,「殊無怒色」。可見,高氏並不覺得蔡確即使影射攻擊自己是武則天也不能怎麼樣,畢竟唐高宗李治與武則天是夫妻關係,自己與趙煦是祖孫關係,自己也絕無可能篡奪趙宋的天下。但隨後諫官梁燾的一番話,讓高氏大怒,決心嚴厲處罰蔡確。

北宋滅亡的先兆:後宮垂簾聽政,為黨爭連前朝宰相也不放過

  圖註:《隨手雜錄》書影

  梁燾說:「比過河陽,邢恕極論蔡確有策立勳,社稷臣也。」這一番話,說得好像是趙煦能夠順利繼承皇位,是蔡確的功勞,而高氏在宋神宗病逝後,因趙煦年紀小,一度打算立神宗的弟弟繼承皇位。其他的諫官也按照梁燾的調子推波助瀾。高氏盛怒之下,辯解說:「當時誰曾有異議,官家豈不記得?但問太妃(指趙煦生母朱氏)。」

北宋滅亡的先兆:後宮垂簾聽政,為黨爭連前朝宰相也不放過

  圖註:宋哲宗畫像

  高氏對此事的態度發生巨大變化,說明諫官們對高氏的心理有著準確的把握。當時趙煦已經日漸成年,高氏已經年近六十歲,在皇位繼承問題上不能容許「謠言」流傳。元祐四年五月,高氏以趙煦的名義下詔:「蔡確責授英州別駕、新州(今廣東新興)安置,給遞馬發遣」。儘管呂大防、劉摯等人以蔡確母親年老為由,請求把蔡確安置在一個比較近的地方,高氏也毫不心軟,說:「山可移,此州不可移!」

  蔡確因寫詩被貶,史稱「車蓋亭詩案」,是元祐年間打擊「新黨」的一個代表性事件。元祐八年(公元1093年)正月,蔡確死在貶所。「車蓋亭詩案」開啟了劇烈黨爭的大幕,隨著高氏去世,趙煦親政,新一輪的黨爭又將興起。北宋王朝在反覆的黨爭中一步步走向滅亡。

  參考文獻:

  李興盛:《中國流人史》上,黑龍江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方誠峰:《北宋晚期的政治體制與政治文化》,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版

  李真真:《從元祐調停看宋代朋黨政治傾向的惡性膨脹》,載《社會科學輯刊》2009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