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史上第一炒作 100萬錢買一把琴 當場砸掉 操盤手還是一位大詩人


史上第一炒作 100萬錢買一把琴 當場砸掉 操盤手還是一位大詩人

史上第一炒作 100萬錢買一把琴 當場砸掉 操盤手還是一位大詩人

  01

  這是一個人人都渴望成名的時代,成名真的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情:可以享受萬眾矚目,可以得到鮮花和掌聲。

  誰不想?

  只不過成名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要麼你得有才華,要麼你得有顏值。

  什麼都沒有,你憑什麼讓別人關注你?

  有,當然有辦法——炒作啊。

  一口氣喝下十斤酒啊,一頓飯吃下一三輪車廂的泡麵啊。

  這是這個時代最惡俗最噁心的表演,然而,有人樂此不疲,就是為了吸引一下別人的眼球,在那裡聲嘶力竭的喊著:老鐵,雙擊666。

  呸。

  不過要說到炒作,還真不是現代人才會的,其實在一千多年的大唐,就曾經將這樣的套路運用的爐火陳青。

  02

  他叫陳子昂。

  陳子昂是四川射洪人,據說祖上也曾經當過官,不過到了他爺爺他父親這兒已經沒有當官的了。

  沒人當官不是很丟人的事兒,陳家有錢。

  有錢當然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兒,相反很光榮。

  丟人的是那些為富不仁的,陳家不是。

  陳子昂的爺爺和父親都非常豪爽仗義,看不得窮人遭罪,要是知道誰家日子太辛苦,直接送糧食過去。

  「事了拂衣去」,連天邊的一片雲彩都不帶走。

  在這樣的家庭出生的富二代,是不需要操心吃喝的。

  陳子昂很聰明,但是卻不愛讀書。

  聰明而不愛讀書的孩子都有一個毛病:貪玩兒而且會玩兒。

  陳子昂就是他們班上的孩子頭,經常帶著一幫小兄弟掏個鳥窩啊拔人家個蘿蔔啊啥的。

  反正就是大錯不犯經常搗蛋,就這樣無憂無慮的到了青年時期。

  十七八歲了,不掏鳥窩了,沒意思,喝酒打架抽煙燙頭,這才是刺激的人生。

  念書?

  那是別人家孩子的事兒,我的目標是星辰大海,是遙遠的江湖。

  可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的道理?終於有一次陳子昂在跟別人發生口角之後,失手用劍將對手刺傷了?

  好在陳家有錢,在當地口碑也不錯,所以雖然他爹不是局長也不是歌唱家,陳子昂只是被縣長教訓了一頓又放了出來。

  放是放出來了,他爹可不幹了:娃兒呀,你這樣折騰下去,早晚有一天會把勞資害死的呀。

  於是強制性的沒收了陳子昂隨身攜帶的劍,並命令他好好讀書。

  03

  野慣了的一個紈絝子弟你突然讓他坐著讀書,那比殺了他還難受呢。

  這一天,陳子昂又逃課了,四處瞎逛遊漫無目標,心裡也是一片茫然。

  在走過一間私塾的時候,陳子昂突然聽到裡面的老先生在裡面念【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陳子昂猛地虎軀一震,好像觸電了一樣。

  「呀,我都十八九歲了啊,居然扁擔大的字還不認識幾個,難道我這一輩子就這多樣了嗎?」

  「不,絕不,我再也不能這樣過,我再也不能這樣活。」

  就在那一瞬間,陳子昂這一生的目標確定了:我要好好讀書,我要做一個對社會對人民有用的人。

  第二天,陳子昂謝絕了來找他玩兒的小夥伴:對不起,以後我不能跟你們玩兒了,再見吧。

  陳子昂是一個聰明的人,只不過以前的聰明沒有用到正當的地方。

  現在既然要發奮讀書,那小宇宙爆發出來也是非常的可怕的。

  兩三年間就已【經史百家,罔不賅覽,尤善屬文,雅有相如,子云之風骨。】

  這世界最可怕的就是比你聰明比你優秀的人比你還努力,短短兩三年時間,在射洪赫赫有名的黑社會小混混陳子昂成了當地有名的才子。

  這一年,23歲的陳子昂踏上了去長安的路,他要去參加科考。

  實際上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參加考試了——第一次落榜陳子昂並不在意,他知道當初他拉下了太多。

  但是這一次的陳子昂卻是信心滿滿的,他相信以自己這兩年的刻苦金榜題名應該是沒問題的。

  然而,現實還是跟他開了一個玩笑:又一次落榜了。

  從一個小混混轉型到知識分子的陳子昂不會知道,其實在唐朝要想走上仕途,光是學習好是沒用的,還要有推薦人最好是在朝中為官的。

  李白那麼牛,剛開始不照樣沒人鳥他?

  然而,陳家雖然祖上也曾當過官,但那都是曆史了,現在家中雖然有錢,但還真不認識當官的。

  這還真是問題,有錢花不出去啊,奈何?

  陳子昂為這事兒腦袋都快想爛了。

  不過,這世界上似乎還沒有什麼不能解決的事兒?

  機會來了。

  04

  這一天,陳子昂帶著書童在長安街頭漫無目的的遛彎兒,突然就看到前面了一群人,似乎是有什麼熱鬧可以看。

  反正也沒事兒,那就當一次吃瓜群眾吧。

  陳子昂走上前去,原來是來自西域的商人在賣一把胡琴,售價一百萬錢。

  乖乖,什麼琴,要一百萬?

  百萬前啥概念,在當時可以買到2萬石糧食,要知道在唐朝一個正一品的官員一年的俸祿才是700石糧食。

  也就是說一個當朝一品大員不吃不喝30年才能買得起這把琴。

  買是買不起的,但是不妨礙吃瓜群眾看熱鬧,這是我華夏民族自古至今的優良傳統,人們都想看看到底誰能將這把琴買走。

  人的一生其實是有很多機會的,不過我們一般人都是抓不住的,所以人們才會安慰自己:稍縱即逝,不能怨自己。

  陳子昂明白對於自己來說,這就是個機會。

  於是陳子昂出手了。

  陳子昂分開人群,徑直走到西域商人面前:不就是一百萬嗎?這琴,我買了。

  吃瓜的群眾們都傻了,顧不上擦一下嘴角那鮮紅的汁液,交頭接耳:這是哪裡來的傻蛋,怎麼這麼有錢?

  就在人們疑惑的時候,陳子昂又說話了:明天中午,我在長安最有名的宣陽樓開一個演唱會,請大家前往捧場,熱茶點心伺候各位。

  瘋了,這貨是瘋了,不僅錢多,而且人傻。

  可是不管怎樣,又便宜還是要佔的,何況還能觀賞到一百萬的琴發出的天籟之音?

  第二天,就在幾百雙眼睛的注視下,陳子昂一襲白衣華麗登場了。

  環視四周人們那期盼的眼神,誰也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陳子昂高高的舉起那一把昨天剛剛花了一百萬的胡琴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人群中發出了「咦」的驚歎,都不明白這個小青年到底是要幹什麼。只聽陳子昂緩緩地說道:一百萬的一把胡琴你們就覺得是寶貝了?那我今天讓你們看看比這胡琴更值錢的東西。

  一招手,書童手捧著厚厚的一遝詩稿走上來,每人發了一份。

  人們滿腹狐疑:這是什麼呀?

  很快,人群中又發出「哇」的驚歎聲:這誰寫的詩,寫得太好了。

  人們都抬起頭盯著陳子昂,他們知道這個年輕人一定會給他們一個答案的,陳子昂朗聲道:這些詩就是我寫的,我就是來自四川的陳子昂。

  05

  成功了,陳子昂成功的引起了長安文化圈子的注意,一些大佬們也開始頻頻的向陳子昂拋著媚眼——都說文人相輕,其實真正有水平的文化人兒還是比較欣賞也願意提攜後輩的。

  用今天的眼光來看,陳子昂的這一場秀無疑是非常成功的。

  比起現在那些動不動吃蛇吃翔的主播門不知道高明了多少倍,深諳心理學的陳子昂能夠迅速的抓住熱點利用熱點,順利的讓自己戴上了新浪王冠登上了大唐熱搜榜。

  憑藉著這一次的成功炒作,陳子昂進入到了大唐最主流的文化圈,並且順利的在第二年金榜題名,並且和當時的名士盧藏用,杜審言(杜甫他爺)成了好朋友。

  就在很多人用豔羨的眼光仰視著他——年少多金,能文能武,這樣的青年才俊該是裡一路繁花吧——但是誰能想到他後來的人生又是如此的孤獨和寂寞呢?

  進士及第,大好的前程在招手,可是陳子昂還沒收到offer就得到了高宗李治在洛陽駕崩的消息。

  皇帝的老婆武則天準備把老公運回到長安安葬,本來這也不算啥事,人家皇帝家裡的事兒,就算路途遙遠勞民傷財就算正值春耕影響農民播種又如何?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看不慣的也得憋著。

史上第一炒作 100萬錢買一把琴 當場砸掉 操盤手還是一位大詩人

  06

  陳子昂說「勞資偏不憋著」,還是個平頭百姓的陳子昂洋洋洒洒的寫了一封《諫靈駕入京書》用伊美兒發到了武則天的郵箱:洛陽也很不錯嘛,幹嘛非要勞民傷財運去長安呢,何況如今朝廷並不富裕,老百姓也還面臨著天災人禍。

  武則天看了陳子昂的郵件,什麼也沒說,按照原計劃將老公葬在了長安,然後給陳子昂安排了一個右拾遺的小官。

  還沒當官的陳子昂就上疏直諫了,現在當官了,那更得盡職盡責(拾遺就是給皇帝提意見的官兒)。

  凡是女皇武則天做的不對的或者自己看不慣的,陳子昂就會勇敢的懟過去——雖然很多時候並沒有人把他說的話提的意見當成一回事兒。

  然而,這仍然是陳子昂工作的常態。

  不僅是懟女皇,女皇的侄子他也懟。

  36歲那年,陳子昂跟著武則天的侄子武攸宜北征契丹。

  武攸宜是個草包,一連吃了幾個敗仗。

  陳子昂憂心似焚,給武攸宜提交了好幾份建議,但是統統被武攸宜否決了,為了不讓陳子昂有提意見的機會,小肚雞腸的武攸宜將陳子昂降級成普通士兵。

史上第一炒作 100萬錢買一把琴 當場砸掉 操盤手還是一位大詩人

  終於在一次無比苦悶的痛哭之後,陳子昂登上了幽州台,寫下了那篇千古絕唱《登幽州台歌》:

  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他的孤獨,無人能懂!

  38歲,心灰意冷的陳子昂借口回家照料老父親回到了射洪。

  然而武攸宜這個混蛋還是沒有放過他,指使當地縣令將陳子昂打入大牢。

  在獄中,陳子昂給自己算了一卦,卦象為凶。

  陳子昂仰天長歎:老天也不放過我。

  41歲,陳子昂在獄中冤死。

  07

  人生有太多的意外,誰也想不到陳子昂的出場那麼精彩,結局卻是如此的淒涼。

  只不過,後來的人們並沒有忘記他,詩壇也從未辜負他,由他開始終結了一個陳腐病態無病呻吟的文學時代,開始了盛唐詩歌的輝煌。

  金元好問《論詩絕句》:

  沈宋橫馳翰墨場,風流初不廢齊梁。

  論功若准平吳例,合著黃金鑄子昂。

  後人談起唐詩再也不能避開他,雖然他的一生留下的詩篇不多,但是後世還是尊他為「詩骨」。

  這不僅是對他的文學修為的尊重,更是對他的人品的尊重。

  在他的眼裡,黑和白是有著明確的界限的,絕不苟且的活著,黑即是黑白即是白,既然來到這個世上,那就應該將自己的生命活到極致。

  因為只有活到了極致,死去的時候才不會有一絲遺憾。

  陳子昂,這個一身俠氣的詩人,他來過,他也紅過,他沒有對不起這個世界,所以這個世界也沒有對不起他,讓我們直到現在還記著他。

史上第一炒作 100萬錢買一把琴 當場砸掉 操盤手還是一位大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