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十五世紀初,帖木兒一手打造的中亞強權幾乎橫掃了大半個亞洲大陸。為了自己帝國的江山永固,帖木兒還非常有針對性的向四方強權,逐個宣戰。以伊斯蘭世界正統保護者自居的馬穆魯克王朝,就成為了目標之一。雙方的戰爭雖然短促卻異常殘酷,體現了兩者對地緣政治布局的思維差異。

  1 世界征服者的世界觀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15世紀初的世界 帖木兒的強權最為炙手可熱

  作為蒙古征服者後裔的帖木兒,從出生開始就深陷蒙古西征後被重創的內亞世界。黃金家族建立的王庭在最短的時間內分崩離析,留下眾多互相勾心鬥角的部落與城市聯盟。他們任然認可黃金家族的最高權威,卻也不得不服從每一個強權的僭越。

  帖木兒就是這種多元衝突文化的產物。一方面號稱黃金家族的支系血脈,一方面以伊斯蘭聖戰者的偉岸形象包裝自己。但實質上他早就將依然保持原先生活狀態的遊牧民視為最大威脅與文明毀滅者,並以維護自己出生地的波斯-突厥文化為己任。這些互相矛盾的思想,在他逐步成長為內亞霸主後,表現的尤其明顯。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帖木兒帝國的京畿要地 河中

  

  在從內部篡奪和蛀空了原先的西察合台汗國後,帖木兒並沒有立即選擇篡位,而是以權臣形象視人。原先的西察合台君主在他的政治體系內,扮演著阿拉伯哈裡發在過去突厥帝國中的吉祥物人設。

  他也沒有過去蒙古黃金家族那樣的無限擴張野望,僅僅希望以河中地區為中心,建立一個擁有足夠影響輻射的內亞霸權。都城撒馬爾罕是他權力的中心,河中則是帝國的京畿直屬領地。在河中周圍才是各種封建義務維繫的帝國次要省份,擔任區域中心的城市則往往會被賜予大量的自主權,以便同地方封建主在權力來源上做分割。這樣的複雜結構,在帝國直接控制的錫斯坦、花剌子模、費爾幹納、呼羅珊等地,都能發現。這些地方的最高長官也往往由帖木兒的子嗣和親信擔任。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帖木兒一生的對外遠征 都是在建設他的撒馬爾罕中心

  

  為了保護帝國的核心統治區,帖木兒的帝國會在更外層建立地位更低一級的封建領。大量因戰亂而遷徙的部落集團或有軍功的非嫡系部屬,都會被冊封到波斯、亞塞拜然、兩河流域、北印度等地。他們的作用是拱衛內圈的帖木兒家族勢力,並在戰時提供部隊,在和平時繳納一些賦稅。

  習慣了合連縱橫形勢的帖木兒也很清楚,帝國的外圈往往是對手挖牆腳的下手目標。任何在帝國外圍附近形成的強權,都不可避免的來動搖自己的防衛圈。所以,他還必須迫使這些強敵將權力中心遠離自己。至少是迫使敵手不再有染指己方勢力的能力。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在帖木兒的重視下 被成吉思汗摧毀的撒馬爾罕煥發了新生

  

  1391年-1395年之間,帖木兒兩次北上攻伐黃建家族後裔建立的金帳汗國,最遠抵達莫斯科附近。在取得大勝之餘,將金帳汗國建立在高加索地區的都城萊薩焚毀。後者的由盛轉衰,讓河中以北的烏茲別克部落失去了最大靠山。

  1397年-1398年之間,帖木兒的軍隊南下攻伐由突厥後裔建立的德裡蘇丹國。大軍沿著昔日亞曆山大與成吉思汗的步伐,通過白沙瓦附近的開博爾山口,殺入印度河流域。在重創了德裡城後,穩住了阿富汗山區局勢。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波斯手抄本上 帖木兒vs德裡蘇丹

  

  1399年起,帖木兒開始染指安納托利亞東部。他希望將當地的眾多羅姆蘇丹國後裔,變為服從撒馬爾罕權威的附庸。這就不可避免的同控制半島西部的奧斯曼人發生衝突。但在當時,奧斯曼人正籌劃圍攻歐洲的君士坦丁堡,並沒有準備同帖木兒發生大規模衝突。

  1400年,帖木兒的軍隊就殺入了非穆斯林聚居的亞美尼亞和喬治亞,準備一勞永逸的解決高加索山區局勢。蝸居在本都山區的特拉比松希臘人也成為了他的附庸。但這次西征也引起了南方馬穆魯克人的注意。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中亞手抄本上 帖木兒軍隊在喬治亞山區的作戰

  

  2 奴隸軍團的鄉土情節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控制埃及與西亞各要地的 馬穆魯克王朝

  

  1400年的馬穆魯克王朝,依然控制埃及、紅海沿岸、黎凡特、敘利亞和乞裡西亞地區。這個由軍事精英奴隸建立的王朝,還在開羅挾持著源自阿巴斯王朝的哈裡發。過去對十字軍與蒙古西征軍的勝利,則是他們最為驕傲的曆史資本。

  以大馬士革為中心的敘利亞,是馬穆魯克治下,僅次於埃及本土的重要地區。當地的糧食與貿易產出,都為蘇丹的國家提供了大量賦稅。城市民兵與邊區的突厥部落,也是埃及人的重要兵源。一旦失去這裡,那麼開羅宮廷對聖地和乞裡西亞的控制,都將很快瓦解。因此從王朝建立者拜巴爾斯開始,馬穆魯克人就非常重視對大馬士革等地的經營。連拜巴爾斯自己的陵墓,都在大馬士革而不是開羅。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大馬士革保留至今的一座塔樓

  

  當然,對敘利亞的控制並不是一帆風順的。整個13世紀後期到14世紀,以埃及和大馬士革為基地的馬穆魯克軍隊,先後驅逐了沿海的十字軍殘餘,並同立國波斯的伊爾汗國,發生了多次交戰。在數次擊敗了蒙古-亞美尼亞聯軍時,他們也積極的同敵視伊爾汗國的金帳人,建立了戰略同盟。

  金帳汗國由於控制了烏克蘭平原和高加索山區的北麓,對馬穆魯克人而言有多個重要性。他們不僅在北方牽制了伊爾汗國的兵力,本身也是馬穆魯克奴隸兵的重要來源。大量的欽察突厥、喬治亞山民、斯拉夫農民和徹爾克斯人,被金帳蒙古人捕獲後出售。負責轉運的熱那亞人,再將奴隸們運送到埃及的亞曆山大港或敘利亞的大馬士革。其中的佼佼者被開羅宮廷購買進行軍事訓練,次一級的則在敘利亞等地為地方軍頭購買使用。所以,一旦金帳汗國對高加索地區的控制鬆動,馬穆魯克人的兵源就會出現問題。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中世紀歐洲人筆下的馬穆魯克騎兵大戰蒙古人

  

  此外,和後來奧斯曼帝國的卡皮魯奴隸兵不同,馬穆魯克的兵源在被捕捉時,大部分已經成年或接近成年。他們雖然按照要求皈依了伊斯蘭教、實行了割禮,然後進行密集而嚴格的訓練。但大部分人對故鄉仍有著一份牽掛。不少得勢的馬穆魯克人會嘗試聯繫家鄉的親屬,並從埃及寄送金錢與財務回家。更有人會資助家鄉人建造新的防禦工事,甚至是基督教教堂。所以帖木兒軍隊對高加索地區的多次征伐,也在心理上傷害了那些有鄉土情節的馬穆魯克人。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來自高加索山區的切爾克斯人 是當時馬穆魯克騎兵的主要兵源

  

  出於地緣政治與個人感情的訴求,馬穆魯克人都對帖木兒的擴張抱有敵意。然而內部問題還是牽制了他們出手阻擋內亞大洪水的侵蝕。在開羅逐步壯大的奴隸軍集團,已經將蘇丹本身也架空為自己的代理人。這樣一來,內部紛爭便在不同小集團間頻繁產生。加之帖木兒征伐後造成的貿易收入下降和農業減產等問題,馬穆魯克們對即將到來的戰爭,缺乏必要的準備。

  最後,還是帖木兒搶先動手了。1401年,秉持獨特建國理念的中亞之王率領麾下近10萬軍隊,開始了新一輪西征。這次的目標就是摧毀敘利亞!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帖木兒的軍隊橫掃敘利亞北部

  

  3 短促的騎兵戰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帖木兒以河中人為核心的軍隊

  

  帖木兒本人雖然極度厭惡依然遊牧化的蒙古-突厥部落,卻在自己的軍隊中,盡最大可能的保留了這些人的遊牧軍事特色。河中地區的40個歸化部落,就是他軍隊的鐵桿核心。此外,大量來自花剌子模、錫斯坦甚至兩河地區的軍隊,都在軍中扮演了重要地位。

  他們不僅按照規定攜帶優質戰馬、弓箭和長槍,還攜帶著用於挖掘壕溝和營地的鐵鍬等工具。一條漫長的補給線則從波斯的伊斯法罕等地,延伸到托羅斯山脈腳下。

  1400年冬季,帖木兒的軍隊就以這樣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殺入了敘利亞北部。在驅散了一些望風披靡的突厥化部落後,包圍了重要的交通中轉站–阿勒頗。內亞之王的軍隊迅速包圍城市,並建立了營地與攻城武器。自蒙古西征以來,大量的定居人口就深入遊牧式的騎兵大軍中。他們既有可以負責圍城的步兵,也有打造各種複雜器械的工匠。至於被圍攻的阿勒頗本身,也按照中世紀城防的較高標準建立。城頭裝備有射程極遠的配重投石機。在一次挑釁意味十足的發射中,碩大的石彈直接砸入了帖木兒本人所在的營地。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阿勒頗附近的堡壘遺址

  

  然而面對擁有更多攻城武器的內亞雄師,阿勒頗還是在很短時間內就陷落了。同樣會製造投石機的進攻者,掩護步兵用雲梯攀登城樓。此城被迅速攻陷後,慘遭帖木兒標誌性的大規模屠城。除了少量被認為有用的工匠外,大部分人的頭顱被敵軍割下,堆成了駭人聽聞的人頭金字塔。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帖木兒軍隊所到之處 都會留下駭人的人頭金字塔

  

  遠在開羅的納賽爾蘇丹,通過拜巴爾斯當年建立的信鴿通訊制度,很快了解到帖木兒的入侵。在阿勒頗被圍攻時,埃及方面也在籌備反擊帖木兒的大軍。但內部傾軋讓蘇丹無法集中很大規模的軍隊。在留下需要防禦沙漠部落和北方十字軍海盜的部隊後,僅僅率領不足萬人的馬穆魯克軍隊北上。他預計在阿勒頗陷落前就抵達大馬士革,而敘利亞本地埃米爾們的軍隊也應該已經完成動員。拜曆任蘇丹所賜,輕裝簡行的郵差只需要4天就能通過王室公路,從敘利亞抵達埃及。而沒有步兵拖累的騎兵,也可以在7天內從埃及趕到大馬士革。

  雖然納賽爾的估計大體正確,但抵達大馬士革的他還是被告知,阿勒頗已經陷落。緊接著,帖木兒的河中大軍就兵臨大馬士革城下。自知無法正面抵擋的納賽爾,選擇閉門不出。大量的城市守備隊被調動起來,箭矢、投石器和石彈也儲備充足。唯一的問題是他自己已經成為困獸,無法有效調動更多軍隊來解圍了。他最後的希望就是進行拖延戰術,逼迫騎兵為主的對手在當地遭遇後勤困難。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馬穆魯克軍事手冊上留下的塔樓與拋石器布置方案

  

  帖木兒在觀察了大馬士革的城防後,也不準備進行損耗較大的強攻。相反,他還是希望通過野戰來解決對手的主力軍隊,最後做大不戰而屈人之兵。為此,他不僅沒有下令建立攻城陣地,還在幾天後作出了拔營撤退的態勢。

  得到城頭守衛報告的納賽爾,依然將帖木兒的軍隊視為昔日的伊爾汗國蒙古人。在他看來,對手已經因為過度破壞附近的城市和闐地,失去了繼續堅持下去的必要物資。但作為一個馬穆魯克人,他也不想輕易放過對手。否則帖木兒在來年可能繼續下一輪更多規模的入侵。王朝建立以來對蒙古人的一系列勝利,為大馬士革城裡的守軍,帶來了充分的信心。納賽爾於是下令自己的直屬部隊做好準備,就等著帖木兒全軍開拔後,發起致命一擊。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準備發起衝鋒的馬穆魯克騎兵

  

  然而早有準備的帖木兒,在看到馬穆魯克騎兵出城追擊後,就下令負責斷後的精銳部隊調頭。兩支以突厥騎兵戰術為主的軍隊,在大馬士革城下發生了火星撞地球般的廝殺。納賽爾以最精銳的卡薩吉衛隊為嚮導,效仿當年拜巴爾斯的姿態,引領整場反撲。省級長官的馬穆魯克騎兵緊隨其後,最後才是地方埃米爾領主的部隊。他們不經過弓箭火力準備,就徑直撲向了屠殺阿勒頗的韃靼兇手。

  帖木兒一邊的精銳騎兵,也迅速調頭抵禦。人馬具裝的河中鐵騎與馬穆魯克精銳撞在一起,彼此間發生了激烈的馬上近戰。作為帖木兒軍隊中的精華部分,他們成功限制了對手的衝鋒勢頭。更多河中與花剌子模騎兵則開始按計劃向兩翼迂迴,部分人馬與迎面而來的其他馬穆魯克交戰,掩護同僚完成包抄。納賽爾很快發現自己正陷入一個精心設計的陷阱。他手頭的兵力不足,卻在被數量有絕對優勢的敵人壓制。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混戰中的精銳馬穆魯克騎兵

  

  最終,馬穆魯克人意識到繼續戰鬥的無望,各隊護衛著蘇丹或自己的長官,開始突圍。一些精銳的戰士在馬上雙手揮舞武器,確保了納賽爾本人得以脫離戰場。中亞騎兵也擋不住求生欲極強的馬穆魯克突圍,只能收穫一場斬獲不多的勝利。但馬穆魯克在敘利亞的防禦信心已經被摧毀。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帖木兒的河中鐵騎在戰鬥中笑到最後

  

  4 大馬士革之圍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一幅近代的大馬士革老城城牆素描

  

  完成伏擊的帖木兒,現在準備接受大馬士革的投降。城裡的馬穆魯克騎兵大部分已經在交戰中被殺死或擊潰,餘下負責指揮戰鬥的僅有40人。但讓他感到意外的是,大馬士革人並沒有因為阿勒頗的遭遇而放下武器。這樣意味著他必須重新開始一場艱苦的圍攻戰。

  完成新營地的圍攻者,很快就亮出了他們貢獻中亞與西亞各城市的十八般兵器。阿拉伯人帶來的大型希臘弩炮,由負責後勤的駱駝隊運輸到戰場。這些武器的殺傷力較小,但攜帶方便且部署迅速。隨軍工匠也開始將原本已經拆卸的配重投石機零件,再次組裝起來。他們還負責建造了大型攻城錘車和雲梯,以便讓趕上來的步兵使用。中亞各地的騎兵們也離開馬背,用鐵鍬在城市周圍挖掘壕溝,徹底困死城市與外界的物資聯繫。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可有駱駝攜帶 方便迅速部署的希臘式弩炮

  

  守衛大馬士革的民兵依然有數千之多,加上動員的民眾,依然實力可觀。這座曾屢次被蒙古人貢獻的城市,在馬穆魯克時代加強了防禦。從堅固的城牆到火力強勁的塔樓,擁有盡有。城頭的配重投石機數量也遠多於較小的阿勒頗,可以在對轟中低檔更久。城市本身的糧食儲備,也讓守城者有信心背水一戰。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在城防戰中下馬開打的馬穆魯克騎兵

  

  之後的一個月時間裡,帖木兒的軍隊輪番展開強攻。他們儘可能的用投石器轟塌大馬士革城牆上的塔樓,卻發現無力砸開堅固的城牆。一些裝載希臘火的燃燒彈被投擲到城裡,卻很快被守軍撲滅。堅固的城牆本身也會在粘上火後,迅速冷卻。以至於用駱駝運來的弩炮,在攻擊中也毫無建樹。守城者用自己的投石機和複合弓,傾瀉下密集的火力,數次挫敗內亞人的總攻。他們還焚毀了攻城錘車,並擊毀了一座裝有大型雲梯的攻城車,殺死了很多伊朗來的步兵。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15世紀初 各種帶有燃燒物的遠射武器已經在世界各地普及

  

  在漫長而艱苦的圍攻戰中,帖木兒一方的工兵還嘗試挖掘地道來動搖大馬士革的城牆地基。早有防備的守軍則用灌水和挖掘反地道的方式,屢屢挫敗了這種企圖。帖木兒最不願意看到的情況,終於還是出現了。這讓在攻城中無往不利的他,倍感惱怒。他只能繼續重複火力壓制手段,儘可能的消耗城頭的守軍。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雙方都大量使用的配重投石機

  

  到1401年初,大馬士革守軍的彈藥箭矢開始告急。高強度作戰也讓有軍事訓練的守備隊,損失很大。動員來填補空缺的民眾又缺乏必要的戰鬥素養,只能依靠本能去抵禦越戰越勇的敵人。帖木兒一方則開始將大量的醋潑灑在城牆上,等到酸性物質浸潤了堅壁,再出動攻城錘猛鑿。沒有多餘人手硬頂的守軍,最終眼睜睜的看著城牆被撞出一道缺口。大批饑渴難耐的內亞武士,趁機沖入大馬士革,在巷戰中擊潰了奄奄一息的守軍。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保留至今的大馬士革老城牆

  

  鑒於大馬士革的頑強抵抗,帖木兒再次寄出了屠城大法。超過20000個頭顱被送到了城市東北角的荒蕪田地,堆成了今天都讓敘利亞人哀歎不已的人頭金字塔。包括著名的伍麥葉清真寺在內,大量著名建築被摧毀。帖木兒計程車兵更是挨家挨戶的搜索居民與財務,甚至將伊斯蘭教法學家們集中起來殺害。唯一的倖存者是各行業的工匠,他們將在帖木兒撤軍時被押撒馬爾罕定居。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帖木兒在大馬士革也留下了巨大的人頭金字塔

  

  5 見好就收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突尼西亞10第納爾上的曆史學家伊本·赫勒敦頭像

  

  納賽爾在從敘利亞逃回埃及後,派出了一個龐大的和談代表團。祖籍馬格裡布的著名曆史學家伊本·赫勒敦,就是在其中。他將去大馬士革勸說帖木兒放棄對敘利亞的征服。

  然而讓帖木兒從當地撤軍的,並不是學者的口若懸河,而是後方的一次叛亂。被征服時間不長的兩河大城巴格達,在帖木兒圍攻大馬士革時,發動了叛亂。怒不可遏的帖木兒在完成屠城後,率軍急速向東。以最快速度就平息了這場風波,並對巴格達人也施以血腥的懲罰。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在大馬士革屠城後 帖木兒又迅速回師巴格達

  

  納賽爾的開羅宮廷,到此時還不敢確定是否應該重建自己在敘利亞北方的統治。當地已經在帖木兒軍隊的蹂躪下,成為人跡罕至的千裡赤地。內亞之王出於他的建國戰略,並不準備真的管理此地。自知已是暮年的他,開始轉而準備同奧斯曼蘇丹巴耶濟德一世的新戰爭。第二年,帖木兒大軍就橫掃了安納托利亞半島,並擊潰了不可一世的奧斯曼人。

千裡赤地:中亞之王的敘利亞戰記

  △歐洲手抄本插圖 帖木兒在安卡拉戰役後虐待巴耶濟德一世

  

  至於納賽爾的馬穆魯克王朝,則在恐懼中度過了三年光景。意欲結好帖木兒的他們,派出使節到撒馬爾罕進行朝拜。開羅的外交官在那裡遇到了來自金帳汗國、西班牙卡斯蒂亞王國和奧斯曼附庸的同僚。也目睹了帖木兒當著列國大使之面,對大明王朝特使的羞辱。

  1405年春季,帖木兒開始完成他戰略規劃的最後一步。數十萬大軍被調集起來,開始對東方大明王朝的征服。考慮到他此前的曆次遠征,這場戰爭多半不以滅亡明朝為目的,而更可能是為了打擊和削弱後者在東亞建立的朝貢體系。但已過古稀之年的內亞之王,最後在西域的一次宴會後,死於飲酒過度。遠征就此戛然而止,而馬穆魯克人也終於放心大膽的去「收複」敘利亞的失地。(完)

  歡迎關注網易號:冷炮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