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遠古少女受多處重傷,身上存十多件拔不去的兇器,睹者脊樑骨發涼


遠古少女受多處重傷,身上存十多件拔不去的兇器,睹者脊樑骨發涼

  話說,黃河支流渭河有一支流來自藍田北嶺北麓西南韓家嶺零溝,古時叫泠水,現在因其來自零溝之故,改名為零河。

  零河沿陝西省渭南市臨渭區與西安市臨潼區兩區交界流入境,流經近五十公裡後,頭出不回地注入渭河。

  即零河入渭處,就產生了一個地名:零口。

  在1976年之前,零口還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地方,但這一年之後,就成了中國考古界如雷貫耳的名字。

  因為,在這一年年初,零口公社西段大隊的農民在現零河水庫左岸搞水利建設時,於地下掘出了一個銅器坑和一批銅器。

遠古少女受多處重傷,身上存十多件拔不去的兇器,睹者脊樑骨發涼

  臨潼縣文化館隨後趕赴現場進行調查,發現銅器的出土地點是一處周代遺址,面積約2萬平方米。

  出土銅器中就有轟動學術界的著名的青銅禮器——利簋。

  不過,在很長一段時間,人們也只知道這是一處周代遺址而已。

  直到1995年,人們才改變這一看法。

  那麼,1995年,發生了什麼事呢?

  1994年到1995年,臨渭高速公路開建。

  為了配合臨渭高速公路建設,陝西省考古研究所對該遺址進行了小規模的發掘,在遺址西部發現以泥質紅陶為主,夾砂紅陶次之的遺存陶系。

  經鑒定,它是能夠填補老官台文化和半坡文化之間空白的最豐富和最具代表性的一種新遺存,因此被稱為零口遺存。

  零口遺存在關中新石器時代考古的序列框架中有著重要的地位。

  從一定意義上講,它的發現可以促進關中沉寂多年的仰韶文化的研究進程。

  這裡,重點說一說在這次發掘過程中的一個意外發現:

  專家發現了一處相對完好的墓葬,而根據墓葬所處的地層關係,再結合遺址木炭標本的碳-14測年以及同時期陶片的熱釋光年代鑒定結果,該墓葬的埋葬時間距今已有7300年!

  想想看,7300年前,可是史前新石器時代啊,何況,它還保存得相當不錯,那就可以為考古學家研究史前新石器時代古人的行為提供許多材料嘍。

  然而,當考古人員用刷子一點點的清理這具骸骨上的泥土時,突然之間,他們停住了,因為,他們發現土裡面藏了一些造型很奇怪的東西。

  這些都什麼東西?

  從形狀上看,它們是骨,卻不像是人骨。

  這是怎麼回事呢?

  專家心存疑惑,揀起了幾件仔細察看,看見它們的形狀有的像刀,有的像釘子,有的像箭鏃,應該是動物的骨頭做的。

遠古少女受多處重傷,身上存十多件拔不去的兇器,睹者脊樑骨發涼

  史前新石器時代嘛,古人用動物的骨頭打磨成器具使用,很正常。

  專家從形狀上對這些用動物骨頭打磨成的骨器分成三類。

  第一類,扁寬頻有鉤刺,應該是史前人類用來叉魚的工具,稱骨叉。

  第二類,首部呈菱形,應該是弓箭的箭鏃,叫骨鏃。

  第三類,兩頭削尖,大概就是裝飾品,叫骨笄。

  那麼,這些骨器,是否是墓主人的陪葬品?!

  弄清楚了這些骨器的性質,考古人員繼續清理骸骨上的泥土。

  很快,他們就看到了一幅匪夷所思的驚悚景象,以至於心裡不由得為之發顫。

  除了骸骨周圍的泥土裡散落有骨器,骸骨之中也存留有大量骨器,有的骨器像釘子一樣釘在屍骨上,拔都拔不出來!

遠古少女受多處重傷,身上存十多件拔不去的兇器,睹者脊樑骨發涼

  這些骨器,哪是什麼陪葬品?分明就是兇器!

  想到這一點,現場的專家個個頭皮發麻。

  到底什麼仇什麼怨?

  如此數量眾多的骨叉、骨鏃、骨笄插入骸骨的主人的體內,有的釘在屍骨上,有的還穿透了脊樑骨,真是何其慘烈!

  最主要的是,七千年前的人所使用的骨器,都是手工磨製而成,它們既然是作為殺人兇器而非陪葬品,按理說,兇器的主人殺人後必定會取走自己這來之不易的器物,現場出現這種景象,則說明這些兇器插入骸骨主人體內後,根本拔不出來了!

  想到這點,現場的專家個個都瘮得慌。

  骸骨上的泥土全部清理完畢,考古專家從骸骨的頭骨至盆骨,一共找到了被插入的18 件骨器,其中有4 件器物是從會陰部插入盆腔的。

  這真是一具傷痕纍纍的骸骨!

  經統計,整具骸骨上共有二十九處被骨器損傷的傷痕,其中,顱骨上1處,椎骨上17處,肋骨上兩處,髂骨上兩處,恥骨上1處,骶骨上3處,骨盆上3處!

  此外,還有6處複合傷:左脛骨上部內側有橢圓形貫穿傷,損傷邊緣不齊,小骨片崩裂;左、右臂的橈骨、尺骨存在外移、錯位;左手骨完全失去;左、右恥骨向右上方移位;左腿脛骨斷裂,同時存在外移、錯位現象。

  即這具骸骨的骨傷數量,共有35處之多。

遠古少女受多處重傷,身上存十多件拔不去的兇器,睹者脊樑骨發涼

  骸骨主人生前遭到了這樣慘無人道的殺戮,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考古工作結後,隊員們將遺骨運回考古工作站,在那裡進行認真的核對、拼接、照相、繪圖、鑒定、測量、分析、制卡等工作。並邀請西安交通大學醫學院的人體解剖學教授一起對其遺骨進行鑒定。

  鑒定結果是,骸骨主人系女性,身高160厘米,年齡大約在14到18歲之間,比較可能是16歲的花季年齡。骸骨上的所有損傷都是在同一時間形成的,沒有修複的跡象,這也就是說少女是遭受到來自多方向的多人群體攻擊而死亡。

  由於這具骨骸是在零口村發現的,隊員們就給這名死者起了個名字——「零口姑娘」。

  「零口姑娘」的死亡鑒定結果公開,在考古界引起巨大的震動和各種各樣的猜測。

  央視第十頻道還播出了關於「零口姑娘」的連續多集的報道。

  專家也對少女的容貌進行了複原。

遠古少女受多處重傷,身上存十多件拔不去的兇器,睹者脊樑骨發涼

  對於少女的死因,有人認為是宗教祭祀的需要,也有人認為是戰爭中的殺俘、還有人認為是部族的割體葬儀。

  當然,人們最關注的還是至今仍滯留在姑娘骨盆上的3件骨器、以及一件釘死在的坐骨上的骨器。

  從這四件骨器的刺入方向分析,它們都是從會陰部刺入——似乎,殺人者對這個部位有著特別的仇恨。

  因此,也有人猜測,姑娘有可能是違背婚姻等方面的族規而遭受到了部族的制裁,又或者是死於情殺、仇殺。

  但是,猜測永遠只屬於猜測,真相早已湮滅在七千多年的時光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