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盧綰:作為和劉邦同一天出生的發小 為什麼要背叛劉邦


盧綰:作為和劉邦同一天出生的發小 為什麼要背叛劉邦

  如影隨形的發小

  盧綰,稱呼他是劉邦的發小和知己,毫不為過。盧綰和劉邦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兩家人是隔壁鄰居。劉邦一家和盧綰一家關係很好,彼此相親相愛。盧綰和劉邦出生那天,裡中拿著羊和酒來慶賀兩家人同時生下兒子。

  等到盧綰和劉邦長大後,二人關係非常好,情同手足,一起去讀書。

  「及高祖、綰壯,學書,又相愛也。」

  這裡需要標記下:劉邦和盧綰並非目不識丁的平民,他們都曾經一起去讀過書。加上劉邦曾經作為外黃令張耳門客的經曆,足以推翻我們對於劉邦是流氓無賴的印象。劉邦的文化程度比起朱元璋要高得多。當然劉邦的讀書時間可能不是很長,按照現在的說法,應當是九年義務教育的初中學曆。劉邦被認為是流氓無賴的原因,一是在於劉邦堅持實用主義而非理想主義;二是劉邦認為儒家的知識毫無實用性而不善待儒家。

  盧綰和劉邦的關係非常親密。不客氣的說,劉邦和自己的兄弟、父母親的關係,都沒有和盧綰的關係好。劉邦被官府通緝時,盧綰義無反顧的跟隨劉邦逃亡;劉邦起兵時,盧綰同樣跟隨;劉邦被封到巴蜀時,盧綰跟隨劉邦進入漢中;劉邦攻打項羽,盧綰同樣跟隨。盧綰就像是劉邦的影子一樣,劉邦在哪他就在哪:

  「出入臥內,衣被食飲賞賜,群臣莫敢望。」

  這種情況在劉邦即位為皇帝後更甚。盧綰是即皇帝位後的劉邦了解其他諸侯、大臣想法的秘密渠道,很受劉邦信任。

  「交與盧綰常侍上,出入臥內,傳言語諸內事隱謀。」

盧綰:作為和劉邦同一天出生的發小 為什麼要背叛劉邦

  軍功

  史書記載盧綰的軍功有:

  1、公元前205年8月,劉邦採納鄭忠的計策,在小修武和項羽對峙,派遣盧綰和劉賈(劉邦家族成員)率領2萬步兵和幾百騎兵,在白馬津渡過黃河,進入楚國幫助彭越一起斷絕項羽軍糧草,並在燕郭西擊破楚軍,攻下睢陽、外黃十七城。

  2、公元前202年,項羽戰敗,劉邦派盧綰、劉賈和靳歙攻打臨江王共尉。數月後,共尉和臨江國柱國、大司馬等八人投降。

  3、公元前202年7月,盧綰跟隨劉邦攻打燕王臧荼。

  盧綰一共就有三次的戰爭記錄,其中兩次是和劉賈一起作戰。就盧綰戰功而言,算不得有什麼大功,封侯已經勉強,封王根本就不夠資格。盧綰被封燕王,完全是劉邦的力推,和劉賈被封荊王一樣,都是以親屬受封,而非軍功。也就是說,在劉邦眼裡,盧綰就是他的親人,非常信任。

盧綰:作為和劉邦同一天出生的發小 為什麼要背叛劉邦

  背叛

  公元前197年,趙國國相陳豨反叛,自立為代王。劉邦從南方親自率軍攻打,盧綰從東北方向率軍攻打,形成夾擊之勢。被夾擊的陳豨,派王黃要求匈奴的冒頓援助。知道陳豨向匈奴求助消息後,盧綰也派張勝出使匈奴,說陳豨已經被擊敗,要求匈奴不要援助陳豨。

  結果張勝去到匈奴時,逃亡在匈奴的原燕王臧荼兒子臧衍就以唇亡齒寒來勸張勝不要滅陳豨的代國,並提出了存代連胡的合縱計策:

  「公所以重於燕者,以習胡事也。燕所以久存者,以諸侯數反,兵連不決也。今公為燕欲急滅豨等,豨等已盡,次亦至燕,公等亦且為虜矣。公何不令燕且緩豨,而與胡連和?事寬,得長王燕,即有漢急,可以安國。」

  張勝同意臧衍的存代連胡計策,於是要求匈奴出兵攻打燕國,以讓燕國撤兵回防、免去陳豨的夾擊形勢。盧綰看見匈奴攻打自己,以為張勝背叛自己,於是就上書劉邦要求族滅張勝。張勝回到燕國後,告訴了盧綰事情原委。於是盧綰就用他人替換張勝家屬去處死。

  公元前195年,劉邦派遣的樊噲、周勃擊敗陳豨。投降的陳豨部下指證盧綰派遣範齊和陳豨聯盟。於是劉邦召盧綰來對證,盧綰以病推辭不去。劉邦又派審食其、趙堯前去迎接盧綰。盧綰懼怕被處死,再次拒絕去見劉邦。

  審食其、趙堯回報劉邦,劉邦大為憤怒。後來劉邦又在投降的匈奴人處得知盧綰派遣張勝到匈奴,於是就認定盧綰背叛自己。

  公元前195年2月,劉邦派遣樊噲、周勃攻打盧綰。盧綰被擊敗後,率領自己的家屬和幾千騎兵在長城邊等待劉邦病好,想要再次和劉邦修好。結果劉邦去世了,盧綰不得已,只能率領自己幾千部下投奔匈奴的冒頓,被封為東胡盧王。

盧綰:作為和劉邦同一天出生的發小 為什麼要背叛劉邦

  攔在劉邦和盧綰兩兄弟之間的女人

  盧綰為什麼要背叛劉邦

  從藏衍對張勝所說的話裡,可以得知,盧綰之所以存代連胡的意義很簡單——就是為了長遠的治理燕國,即長王燕。

  在劉邦要求盧綰去長安對質時,盧綰對自己大臣所說的話裡,可以看出:盧綰害怕的不是劉邦,而是呂后,怕被呂后所殺。

  「非劉氏而王者,獨我與長沙耳。往年漢族淮陰,誅彭越,皆呂后計。今上病,屬任呂后。呂后婦人,專欲以事誅異姓王者及大功臣。」

  盧綰為了能夠長遠統治燕國而選擇存代連胡,在事情被暴露後,不敢去長安見劉邦,不是怕不被劉邦原諒,而是怕被以誅殺韓信、彭越聞名的呂后誅殺。

  昔日情同手足,今日見面分外眼紅——足以說明盧綰和劉邦二人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