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春風不改舊時波 此心最憶是安鄉


  文:楊國煒

  圖片:選自參加美麗鄉村發現之旅安鄉行網友

  一支長篙,輕劃開晨霧中的水草,撐過古雲夢澤、洞庭蘭澧,隨逝水留下千年故事。

  陽光在葉子的懷抱裡穿梭,影子斑駁,歲月慢搖。笑鬧著的少年赤足踏著打捲兒的風,蘆葦低頭,牽住汩汩的薄霧飄繞。

  雲彩和時間都流淌得一去不複返。青紗蘆葦依舊,珊珀湖仍碧,人卻藉著清波上的星光,划過夜色下迷霧茫茫的湖面,前往未知的遠方。

春風不改舊時波 此心最憶是安鄉

  曾孤舟單騎,看幾場春日芳菲,也曾路過寒風泥濘,等幾度新月變圓。然而,不論離涯岸多遠,故鄉總在岸邊,注目送別。

  於是在每一個如許星光的夜色裡,總溫一壺鄉思,把愁緒喝成故鄉的夜色。

  於是這一壺相思,不論寒暑、不關悲喜,在山水雲霧間含露染香,婉轉成了不離的歌。

  時光易老,就像杜鵑鳴叫,百花應聲而凋。回首凝望,卻見故鄉的眼眸裡,依舊是凜然安坐的萬古湖山,容顏不老。

  循著故鄉的呼喚,跟隨紅網美麗鄉村發現之旅,我又走進了故鄉的眼眸。

春風不改舊時波 此心最憶是安鄉

  那年少泛舟的珊珀湖,依稀如記憶中的模樣,看似柔若無骨的水,卻也能波湧浪迭,蒸騰九霄,能揮灑出茫茫碧浪,也能為云為雨,為虹為霞。

  那湖卻又似乎不同往日的模樣,曾經踩過無數次的鄉間小路不再,取而代之的是2300米的沿湖風光大道。湖堤岸邊,大片的油菜花海中,是錯落有致的黃牆紅磚平房。碧波,黃花,分外幽靜,漁村再不是低矮簡陋的屋舍。正如同行的網友所說,「黃花隨蜂舞,顯有魚人閑。」湖邊的珊珀瑚漁莊裡,黑鯽這湖中的饋贈,早已躍上餐桌,引得人食指大動。

春風不改舊時波 此心最憶是安鄉

  這年輕時曾與同學李秀成曆險的所在,如今已成了中國美麗田園七大漁業景觀之一,形成集養殖、餐飲、泛舟、垂釣、衝浪、觀光於一體的旅遊休閑功能區。通往珊珀湖的路條條通暢,再不見斷頭路、獨木橋。而這隻是全縣交通的一個縮影。

  如今,湖邊不僅僅是孩子遊樂的所在,更是遊人找尋鄉愁,感受漁樂、回歸田園的彼方。

春風不改舊時波 此心最憶是安鄉

  從三月的杏花春雨,到四月的人間芳菲,故鄉依舊如從前般,籠罩在一片黃色的花海。不同的是,花海從過去的天然雕琢,變成了如今的巧奪天工。大片的油菜花海已成規模,相關的旅遊配套也已成了故鄉旅遊的一張名片。

  樸素、簡單、褪盡鉛華的油菜花是春天特有的奢侈與浪漫。姿容清麗,不喜奢華,契合著這裡回歸純真、融入自然的田園清流,彷佛一種本能的嚮往,讓人忍不住枕著花香,靜靜一眠。

  然而這裡不單是花海的美感情懷,還有耕種文明的底蘊,揚扇、石滾、曲轅犁,配上傳統的安鄉硪歌,便是一部傳統農耕文化的解讀書卷。

春風不改舊時波 此心最憶是安鄉

  最讓人驚喜的,或許是湯家崗遺址的發現。正如餘秋雨所說,最厚重的文物,總是出自無言的曠野。

  故鄉的虎渡河畔,涵養著沉睡了7000年的湯家崗遺址。1977年前的湯家崗,被歲月的風塵深深地掩埋著。直到當地鄉村教師潘能豔發現了那些不同尋常的石頭,湯家崗才終於揭開了她神秘的面紗。

  初具規模的城堡雛形和土圍環壕溝;大量的碳化水稻和湯家崗文化水稻田;精美的彩色白陶瓷器皿和原材料白膏泥……這些發掘的成果,足以說明她文化地標的地位。

  今天,站在古風習習的湯家崗,憑欄遙望,閱讀湯家崗文化和農耕文明,禁不住感慨萬千。她是長江中遊、洞庭湖區古文明的一個搖籃。後人唯有珍視、傳揚,才對得起數千年的厚重曆史。

春風不改舊時波 此心最憶是安鄉

  像村莊飄來的歌,像枝頭棲息的鳥,不論多少年過去,故鄉依然在那裡,日月悠長,山湖無恙。

  無論飄向何方,年華遠去,忘不了的是,故鄉的名字,叫安鄉。

春風不改舊時波 此心最憶是安鄉

  來源丨紅網論壇

  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

  如有侵權請立即與我們聯繫!

  湖南人都在看

  都說過年人情往來折騰人,可惜難不倒我們湖南的媳婦

  厲害了,大長沙:長沙正在挺進世界十大高樓城市

  這才是湖南原汁原味的年!7歲兒子離開的時候都流淚了

  中央重磅檔案出爐 農民將成為令人羨慕職業

  湖南有個最原始的村落,塵封數百年,卻難掩曾經奢華

春風不改舊時波 此心最憶是安鄉

  

  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