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董卓的發跡史,非常經典,值得一看


  董卓是國人較為熟悉的曆史人物,正是他的出現,給了本已搖搖欲墜的東漢帝國最後一擊,推動曆史走進我們熟知的三國時代。那麼,董卓又是怎樣進入東漢朝廷的權力核心呢?

  01

  涼州

  涼州,其地西方所在,以其金行,土地寒涼而得名。因處帝國西陲,又稱西涼。為他取名的是威名赫赫的漢孝武皇帝。這位在中國歷史上享有盛名的傑出帝王,任用衛青、霍去病等名將大破匈奴,開疆闢土;其子孫踵行前路,將這彈丸之地不斷擴大,直至發展成囊括今天甘肅、陝西西部、內蒙古西部的煌煌大州。

  漢人煊赫武功之下,滿是羌人血淚

  涼州自古本是諸羌(羌人無統一部族,散居諸地,故稱諸羌)之地,自鑿空西域以來,漢人移民、騎兵、烽燧逐漸將肥饒之地佔據,半耕半牧的羌人被迫或與漢人雜居,或退居貧瘠之地。

  漢族移民和羌人在涼州因土地、風俗等問題矛盾逐漸升溫,而在漢帝國中,涼州居民又被中原視為野蠻人,帝國在此的官員也是橫徵暴斂,慾壑難填。

  用歧視澆灌疑惑懼怕的種子,成長出來的只會是惡的果實。

  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自東漢明帝始,羌族大規模的起義便連綿不絕,漢帝國開始了與羌人漫長的戰爭。初期漢軍尚能佔得上風,但由於東漢朝廷舉措不當(有天才提議放棄涼州遷當地漢人入關,朝廷派人強毀漢人屋舍田地),使得不少涼州漢人投靠羌人(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至順帝時,羌人勢力大盛,伏殺以貪婪暴虐著稱、戰功赫赫的名將馬賢,涼州局勢大壞。直至東漢後期出現三位涼州籍的名將方才穩住局勢。

  這三位分別是:

  皇甫規,字威明。主張對羌人胡蘿蔔加大棒,甚得涼州羌、漢人心。因拒絕向當權宦官行賄被處罰,官僅僅做到弘農太守、護羌校尉。

董卓的發跡史,非常經典,值得一看

  皇甫規

  張奐,字然明。文化人,大將軍梁冀(餅裡放毒害皇帝那個)故吏,皇甫規推薦的接班人,為官清廉,恩威並重,戰功赫赫。被宦官忽悠逼死大將軍竇武、間接害死太傅陳蕃(不掃房間還嘴硬要掃天下那個),與宦官不和,免官歸鄉。回家寫了30多萬字,成了一方文壇大V。

  段熲,字紀明。與張奐不和,手段狠辣,對羌人實行種族滅絕,戰功為三人之最,受封萬戶。為保位祿,曲意逢迎宦官,官至太尉。後在酷吏打擊宦官事件中,成為被摟草後暴打的那隻兔子,服毒自盡。

  這三位名動朝野的戰將,其表字中都有一個「明」字,故而京師將其合稱為「涼州三明」。三明老去,那麼未來的帝國將星又在哪裡?涼州局勢又會何去何從?

  02

  從戎

  關東出相,關西出將。涼州的問題,還需要涼州人來解決。下一代的將星,早已在涼州軍中冉冉升起。

  董卓,字仲穎,隴西臨洮人。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董卓自幼成長在涼州,性格豪爽有謀略,武藝高強,能騎馬左右開弓(對,太師不是從小就按噸計算體重),在羌人中很有威名。

董卓的發跡史,非常經典,值得一看

  他年少時更曾遊歷羌人部落,與不少部落首領交情不錯,各部羌人有來他家作客的,小董甚至殺耕牛款待——這種無限趨近於蕭峰的做派,迅速為小董積攢了人氣,一時間董仲穎的名字在西涼熱搜榜上高居不下。

  是金子在哪裡都會發光,況且把小董這種人扔在混亂、武力至上的涼州,簡直如同在晚上點燃火把般耀眼。

  董卓的機會很快便來了。

  涼州刺史成就(涼州一把手)認為這小子是個人才,讓他在自己手下幹,小董也不負厚愛,領騎兵伐羌,「大破之,斬獲千計」。

  當面喊哥哥,背後掏傢伙。只要需要,可以馬上捅同桌飲酒的舊相識一刀。

  陰狠,是董卓具備的第一樣成功要素。

  董卓的戰功打動了「涼州三明」中的段熲段紀明。段將軍頗為滿意董卓狠辣的手腕,將他推薦至公府,董卓被司徒袁隗(袁紹的叔叔)召任屬官。在當時,這意味著董卓身上打上了袁氏的烙印,成為汝南袁氏龐大「門生故吏」集團中的一員。

  然而,或許是出身草莽的粗豪董卓與世代簪纓的袁氏清貴格格不入,董卓在這裡過得並不順利——一些年後,在漢桓帝末年,他以涼州六郡清白子弟的身份當選羽林郎,重返軍中。

  這次董卓跟隨的是「涼州三明」中的另一位——張奐張然明。張奐也很看得起的董卓,任命他為軍司馬。在防禦先零羌寇略三輔(關中)的戰鬥中,董卓大獲全勝,獲得了朝廷九千匹縑(細絹)的嘉獎。

董卓的發跡史,非常經典,值得一看

  張奐

  面對朝廷大紅花小細絹的獎賞,董卓不僅沒有飄,反而說了一句擲地有聲的話:「為之則己,有之則士」。意為功雖然是我立,但賞賜應該是大家的。隨後,董卓把所有賞賜分與士兵,自己絲毫不留。

  打仗時,喊弟兄們跟我來;領賞時,喊弟兄們給我上。試問,這樣慷慨豪邁的領導誰不喜歡?此事之後,董卓身邊迅速聚集了一批死忠粉,這也成為了董卓日後縱橫天下的重要班底。

  善邀人心,是董卓的第二件法寶。

  隨後,董卓率領自己的班底與羌胡大小百餘戰,威名與著於關隴之地。

  黃沙百戰穿金甲,顯赫的戰功成為董卓進身之階,董仲穎連續升遷,轉任西域戊己校尉(新疆地區軍事長官之一),但不知為何,忽遭罷免;隨後,又詭異的被拜為并州刺史、河東太守。

  結合「涼州三明」的經曆與史料痕迹,我們有理由猜測,董卓很可能是因站隊問題(張奐故吏)得罪了宦官集團;隨後他向宦官曲意討好,又得到升遷。此後,董卓的老上司張奐與他形同陌路——董卓派其兄長帶縑百匹送給張奐想要挽回關係,張奐認為其人品不好拒之門外。

  這是董卓人生路上重要的一課。從此他徹底明白,朝裡有人好做官,有道是,情義三千不敵胸脯二兩,千軍萬馬不敵宦官一打。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漢末極端腐朽的政治環境下,董卓身上的黑暗面迅速放大。

  變通,成為他的第三樣武器。

  03

  發跡

  黑化的董卓遇到了東漢朝廷最大的挑戰:黃巾之亂

  在這次天下大亂中,東漢軍中湧現出了三位名將:皇甫規的侄子皇甫嵩,範陽盧氏始祖大儒盧植(劉備、公孫瓚的老師)和朱儁。這三位均是才兼文武之人,在平黃巾之戰中立下汗馬功勞,但多與宦官不和。

董卓的發跡史,非常經典,值得一看

  董卓在黃巾之戰中表現並不好。盧植將大賢良師張角圍在下曲陽後被宦官讒言中傷,朝廷命董卓接手(盧植打到殘血董卓來撿人頭,說董卓和宦官沒關係我是不信的),卻因臨陣換將大敗而歸(演義中劉關張救董卓應在此時),董卓因此被罷官抵罪。

  幾家歡喜幾家愁,董卓落寞時,皇甫嵩連斬張角之弟張梁、張寶,並將已病死的張角從棺槨裡掘出來又殺了一回。戰功卓著的皇甫嵩迅速躥紅,成為大漢軍界的superstar,風頭一時無兩。

  按理說董卓起碼得沉寂幾年,但搖搖欲墜的大漢朝廷卻是禍不單行:黃巾之亂勉強平息,涼州羌人裹挾漢人名士韓遂、邊章為首領再次起事,烽火染紅了帝國西陲。

  國困思良將。漢靈帝詔皇甫嵩為左車騎將軍,董卓作為副將,一同出征。隨後,老套路再次上演,不願與宦共舞的皇甫嵩被宦官中傷,董卓升任破虜將軍;文官出身的新任車騎將軍張溫率領朝廷新銳軍官江東孫堅(對,就是孫權他爹那個孫堅)趕赴戰場主持大局。

董卓的發跡史,非常經典,值得一看

  張溫

  張溫是朝廷裡的老同志,資曆老,名氣大,風評好,涵養也不差,總之,除了不會打仗其他都還過得去。大敵當前,董卓壓根兒沒把這位新任領導當盤菜,集會時遲到加吐槽,白眼兒翻的都快奪眶而出,年輕氣盛的孫堅氣得跟張溫咬耳朵要殺董卓。張溫自知軍事是個門外漢,作戰還需倚仗董卓,只將孫堅趕出帳外,並未發作。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當時的張溫,無論如何都想不到,日後自己將會為這個決定付出怎樣的代價。

  當時叛軍勢大,朝廷軍與之交戰屢有失利。

  戰局的轉機發生在冬季。

  一天夜裡,一顆流星拖著長長的尾巴划過叛軍大營上空,營中的騾馬都激動得仰天長嘶,歡慶這短暫生命中千年一遇的奇景。然而叛軍卻沒有一起來看流星雨的浪漫,反而認為見到掃把星是極大的晦氣,準備撤軍回老巢。

  在通訊不發達的古代戰場,撤退是難度很大的行動。由於上下溝通不暢,稍有意外發生,撤退就易變為潰退。老辣的董卓沒有錯過這次機會,派軍追擊,大敗叛軍。

  見此情形,張溫派出六路大軍繼續追擊。偉大領袖說過,人是戰爭勝負的決定因素。這六路追兵中,五支潰敗,只有董卓部被圍後築堤佯裝捕魚悄悄過河,然後決堤阻斷追兵,方才得以全身而退。

  無功無罪,本應無賞無罰。然而為了鼓舞士氣,也為了安撫董卓,東漢朝廷下令封董卓為前將軍、斄鄉侯(三十七年後劉備給馬超的封號,想來意味深長)。這一舉動,讓董卓看透了朝廷的虛弱:中原軍隊不過一群戰五渣,自己手中身經百戰的西涼鐵騎是朝廷最重要的倚仗。

  有槍就是草頭王,這是董卓學到最重要的一課。

  不久後,朝廷調張溫回京升任太尉,董卓成為了西北軍界的一把手。位高權重,手握精兵,真真是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之盛。

  04

  過河

  年餘後,韓遂捲土重來,朝廷起用皇甫嵩為左將軍,督前將軍董卓部參戰。

  品階更高的西涼軍界巨鱷董卓一臉錯愕,成為皇甫嵩部下,朝廷親手在兩員戰將間埋下了嫌隙的種子。在戰鬥中,董卓與皇甫嵩兩次意見不合,皇甫嵩均當面拒絕堅持己見,並大敗敵軍,可謂把董仲穎的臉都打腫了。此後,兩人關係全面惡化。

  經此一役,西北局勢暫時穩定。

  就在這時,專著淫樂二十年、把大漢搞得奄奄一息的國際知名昏君漢靈帝同志,走入了人生的最後歲月,開始布置身後的政局。

董卓的發跡史,非常經典,值得一看

  漢靈帝

  首當其衝的便是軍閥大老虎董卓。

  大概在裸遊館裡玩久了,亦或是被太監們忽悠瘸了,劉宏同志明顯智商不線上,下令:征前將軍董卓為少府,命令完。調西北野戰軍司令為大內總管,沒有任何調和緩衝,就是這麼簡單粗暴,就是這麼任性。

  面對不按套路出牌的漢靈帝,董卓出了一招雲手:老大,不是我不想走,手下抱著我大腿哇哇哭,說離了我連飯都吃不上,死活不讓走啊。我那些部下有不少是羌人,真急了他們可啥都幹得出來,陛下你懂的……我也沒辦法,只能留下安撫他們了。

  董卓開始耍賴,朝廷很憂慮,經過腦力風暴,重病的靈帝再次出招:征董卓為并州牧,手下軍隊交給皇甫嵩統帥。

  并州這塊地盤董卓很喜歡,但槍杆子裡出政權的道理他早已明白,上疏朝廷:我沒啥才能,但掌了十年兵了,手下記掛我的恩情,願意給我賣命,希望我能把他們帶到并州,繼續為構建以大漢為主導的國際秩序添磚加瓦。

  董卓拒絕上交兵權,皇甫嵩也是秀逗了,不願擔上擅殺大臣的責任,毅然的,給皇上打了董卓的小報告……報告的結果只能是,皇帝噴了董卓一頓,皇甫嵩與董卓關係降至冰點。

  隨後,董卓率軍來到洛陽的對岸河東,「以觀時變」。這一觀就觀出事兒來了,靈帝兩腿一蹬升天,大將軍何進召董卓等幾路大軍進京。

  這時候,董卓腰也不酸了腿也不疼了,一口氣上五樓都不帶喘的「卓得詔,即時就道」,像後世宗澤老帥那般,高呼「過河」,走進了自己的後半生,也帶著中國走進了一個全新的時代……

  文章來源於有聽讀書投稿,作者:清涼山居士;如涉及著作權請告知,我們對文中觀點保持中立,僅供參考、交流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