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三國俊才坑死20萬大軍 被滅三族 留下84字 卻成為當今鎮國之寶


三國俊才坑死20萬大軍 被滅三族 留下84字 卻成為當今鎮國之寶

三國俊才坑死20萬大軍 被滅三族 留下84字 卻成為當今鎮國之寶

  現珍藏於故宮博物院的西晉《平複帖》,是中國傳世年代最早的名家法貼,牙色麻紙本墨跡,共9行84字,號稱九大鎮國之寶之一。

  2012年,《國家人文曆史》獨家邀請九位考古、文博方面的專家,在國寶中做取捨之間的思量、權衡,盤點出中國文物中的九大「鎮國之寶」。《平複帖》為鎮國之書法:其見證了漢字流變。

  作者陸機,字士衡,吳縣華亭人。

  這個人不說其他本事,單單這一個《平複帖》,就足以不朽。

  是真正的憑藉一支筆就可以揚名立萬,偏要用智商去打天下的人物。

  一、東吳世家才俊

  陸機的家世擺出來沒人敢在他面前自誇世家大族。三國割據,東吳的大家族號稱「張文朱武,陸忠顧厚。」

  這個陸就是吳郡陸家。陸機的爺爺就是火燒連營八百裡,把一代英雄劉備打得吐血的陸遜,老爸則是東吳最後的長城,名將陸抗。陸抗死後不久,西晉就消滅了東吳,一統中國。

  陸機兄弟在吳中隱居了十來年,陸機文章名響京城。晉廷本為籠絡東吳士人,遂徵召陸機和弟弟陸雲到洛陽。拜見當時的西晉重臣張華,張華與陸機一見如故,非常推崇陸機的文章才華,對朝中的大佬們說:「拿下東吳,最值得的是得到了這兩位俊才!」二陸名聲鵲起,把當時的另處幾個張姓文學青年比了下去,叫作「二陸入洛,三張減價。」

  陸機的文思非常敏捷,才華橫溢。

  他去見大佬王濟,王濟指著桌子上的羊乳酪問:「老弟老家有什麼可以和這東西媲美?」

  陸機應聲道:「有千裡蓴羹,末下鹽豉。」——有千裡湖的蓴菜羹,末下的鹽豆豉。

  這些吳中家鄉的味道,經陸機詩化的語言,成為經典的名對。人人稱讚陸機的升華造句。

  陸機後來成為權臣賈謐的「金穀二十四友」,和中國最著名的帥哥潘安齊名,號稱:潘才如江,陸才如海。有人評價二人的文章,說潘安的文章,到處都是錦繡言詞,讓人眼花繚亂;陸機的文章,像排沙淘金,往往找到真寶貝。

  左思寫成《三都賦》,洛陽紙貴,陸機大為歎服,把自己寫的《三都賦》燒了。

  當時的文化人,以文章出名,卻都想建功立業,在政治上有所建樹,文章畢竟不是他們的最高追求。

  二、隱患

  陸機和顧榮、戴淵等南方名士,在洛陽為官,往往受到北方世族的擠兌。中原與東吳近百年的敵對關係,自然造成兩邊士人很不和睦。

  北方人經常叫東吳人為「貉子」,大約是五短身材的緣故。

  如三國蜀漢大將關羽,老是「貉子」長「貉子」短地叫孫權,搞得孫權火起,抄了他的後路。

  反過來吳人稱北方人為「傖夫」,這些大老粗!

  陸機兄弟到北方,就經常唇槍舌劍地和北方計程車人鬥嘴。

  有一回大庭廣眾之下,成都王司馬穎的主謀盧志要得瑟一下,問陸機:「陸遜、陸抗是你什麼人?」

  當時直呼別人的父、祖的名,是非常無禮之事,極有挑釁之意,完全可以理解是對對方的侮辱,膽小的陸雲臉色都變了。

  陸機毫不客氣地回答:「就像盧毓、盧珽和你一樣!」

  也把老盧家的祖、父請出來。

  兄弟倆走出來,陸雲說:「會不會他真的不知道?」

  陸機放下臉來:「有這可能嗎?咱們祖父、父親可是名震天下的英雄!這鬼東西敢這樣!」

  《世說新語·方正》盧志於眾坐問陸士衡:「陸遜、陸抗是君何物?」答曰:「如卿於盧毓,盧珽。」士龍失色。既出戶,謂兄曰:「何至如此!彼容不相知也。」士衡正色曰:「我父、祖名播海內,寧有不知?鬼子敢爾!」

  太監孟玖也是成都王司馬穎的紅人,想讓自己的老爸當邯鄲縣長,盧志拍他的馬屁,極力贊成。

  當時陸雲也在司馬穎手下工作,堅決反對。

  說這國家的重要崗位,怎麼能讓太監的老爸去擔任?

  孟老爹沒當成縣長,孟玖和陸家兄弟成為仇人。

  三、河橋大戰

  西晉末年八王之亂,司馬家的豺狼本性互相亂咬。

  陸機也被捲入其中,差點就沒命。

  成都王司馬穎很欣賞他的才氣,把他救了出來。

  當時老鄉顧榮、戴淵都勸陸機回江東去避禍,一則陸機想報答司馬穎,為他效力;

  二者陸機心中還是有英雄情節,多少想恢複點祖父陸遜、父親陸抗那種光輝成績吧?

  他還是留了下來。

  司馬穎這個成都王和長沙王司馬乂開戰,或許以為陸機的DNA是天生的將軍,把他提拔為主帥。

  陸機想到道家所謂:三代為將不祥之類的話,一直推辭。

  老鄉孫惠也勸他:副帥王粹、牽秀等人都不高興,你不如讓給王粹吧?

  不料這一勸反而把陸機勸上了馬,他說:「我這一直推來讓去,人家不是說我首鼠兩端,沒有擔當嗎?」

  居然就去統領二十萬大軍出征了。

  老子英雄兒好漢這個老話好多時候是不準的,陸機寫文章,搞書法藝術,是超一流人才。

  上戰場,又另當別論了,雖然他是陸抗的兒子,陸遜的孫子。

  司馬穎慰勞陸機說:「將軍大功告成之日,就封為郡公!」

  陸機說:以前齊桓公用管仲稱霸天下,燕惠王疑心樂毅功業敗落。現在的情況,在大王您,而不在我喲!意思是你要放手讓我來。

  盧志就說,大王您看看,這姓陸的自己把自己當作管仲樂毅,把您當作昏君,什麼意思嘛!

  還沒開戰就這樣翹尾巴,我看不是好事!

  說得司馬穎一張臉拉的老長。

  太監孟玖的弟弟孟超率一萬人,擅自縱兵四處搶劫。

  陸機下令把幾個帶頭的給抓了起來。

  孟超率領幾百鐵騎,直衝進陸機的中軍帳,把自己的人搶了回去!

  轉頭盯著陸機說:「貉子奴才!還能當總督?」

  率部下在軍中大聲喧嘩:「陸機要造反!」

  這種目無長官,犯上作亂的行為,陸機居然拿他沒辦法。

  陸機在軍中的威信可想而知是什麼樣了。

  兩軍在河橋交戰,孟超根本不聽指揮,自己一軍殺進敵軍,被全殲。

  陸機軍大敗,赴水而死的人把河水都堵住了。

  四、華亭鶴唳

  孟玖認為是陸機害死了孟超,向司馬穎告狀,那些本來不喜歡陸機的將領們都為他作證。

  這下不由得司馬穎不信,下令副帥牽秀去把陸機抓起來。

  陸機還是有那種士人氣質,聽到消息,就脫去軍裝,戴上白帽子,表示以一介平民的身份去和牽秀見面,對他說:「自從吳國被滅,我們兄弟卻有幸受到國家的啟用。今天我受成都王的重託卻失敗而歸,責任不可推託。死是命中註定的吧!」

  又長歎說:再也聽不到家鄉華亭那兒的鶴鳴聲。

  就在軍中被牽秀殺了。

  陸機是個極有生活情趣的人,他養有一頭叫「黃耳」的狗。

  在洛陽思念家鄉,就寫信放竹筒裡系在黃耳的脖子上,這狗就成為信使,在洛陽和吳郡之間為陸機送信。

  用現代的話就是特別有創意,是一個有趣的人。

  相比兵敗被殺,他的文學成就舉世公認。

  魏晉六朝乃至唐代名聲高到神馬程度呢?

  唐代的教科書《昭明文選》入選最多的文學家是他,大概佔了十二分之一的數量。

  「顧影自憐」,「男歡女愛」,「按部就班」等成語是他貢獻的。

  最直接的證據是《平複帖》被稱為墨皇,啟功大師承認的。

  《平複帖》故宮博物院排隊最長的作品之一,老王建議你去了一定要看,看什麼?

  你就看看認真端詳這幅作品的人,因為他們都是文化人,有錢的文化人,不然不會盯著一個無聊的草書看的。

  陸機被殺前「華亭鶴唳」的悲歎,和秦李斯被殺前所說「東門黃犬」,同樣都成為後悔富貴的典故而在曆史中永遠流傳。

三國俊才坑死20萬大軍 被滅三族 留下84字 卻成為當今鎮國之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