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又露馬腳了,你們這幫玩公號的壞人


玩公號的傢伙們終於讓人抓著把柄了。這次可不是胡說八道突破道德底線那麼簡單,也不是被告抄襲然後巧言令色過關。這次是涉及上市公司。感覺玩大了。

事情很有戲劇性。一個叫浙江瀚葉的上市公司(原來是做農藥獸葯的)表示,花了38億收購了量子云公司,主要業務是981個公號(平均一個小四百萬,快趕上彩票中獎了)。證監會一看,擁有這些公號的公司,編輯部才50個人。50個人經營981個公號,平均一個人快管20個了。估計覺得含糊,5月14日就發了問詢函,大概就是怎麼持續盈利啊?會不會有法律風險啊?要求21日回話。挺正常這麼一問,結果呢?

這事被傳統媒體的記者抓住了(當然人家現在也在轉型,也做互聯網媒體)。扒出這些公號的內容標題,那是相當難看。涉嫌低俗了,涉嫌標題黨了。

又露馬腳了,你們這幫玩公號的壞人

我看到這條新聞的時候,確實有個人情緒,那就是「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的暗爽。因為我就是做傳統媒體的。傳統媒體現在慘到什麼地步啊?上個月我去工體看了場球,體育場外好多小攤,賣杯裝飲料(入場不能帶瓶裝。杯裝的比較輕,費儘力氣也扔不到場子里去,有助於賽場文明),為了促銷,買一杯飲料,送一張報紙。那報紙不是讓人看的,而是墊屁股的。場內座椅都是露天,難免有灰塵,有張報紙墊屁股安心。球賽結束,帶走報紙,扔進垃圾箱,它的使命就結束了。

又露馬腳了,你們這幫玩公號的壞人

中國經濟網說,截至去年10月,中國內地和香港地區倒閉的媒體有13家,其中12家是紙媒。我覺得這個數字保守。要是算上半死不活勉力維持的紙媒,可能是天文數字。

看看,我們傳統媒體被這幫頭條啊公號啊禍禍成啥樣兒了。你們害死我們,倒是拿點正經玩意兒出來啊,結果就是這些。比爛也就算了,還到處扎錢融資,還琢磨要找渠道上市。艾媒諮詢發布的數據,2017年營運類微信公眾號行業刷量行為調查中,86.2%微信公眾號運營者曾有過刷量行為,佔比超過八成。還有點職業道德、商業道德和其他道德的血液沒有?滿腦子都是錢。壞人。

當然,傳統媒體江河日下,不能全賴新媒體,自己也有毛病。時代潮流么,只能適應,不可逆轉。可是,你們這幫人把場子佔了,卻不好好乾正經營生,這就讓人氣不過了。內容內容內容,整天吹牛扯騷洗洗涮涮那叫什麼內容啊?那天曼城拿了英超冠軍,慶祝的時候不小心把獎盃掉地上了。手機給我推送信息,打開一瞧,文章就是獎盃掉了,誰誰一臉驚訝,誰誰滿不在乎,誰誰還不知道……和著就是照著照片寫的稿子,那張照片之外的信息,一句沒有。害得我害得重新搜。整天都是這些爛信息,還好意思說自己代表新時代?

又露馬腳了,你們這幫玩公號的壞人

不就是騙粉絲嗎?除了騙還有買。當然也有部分心甘情願就喜歡口水的。然後拿粉絲去圈錢再變現。這就是被形容得特別高大上的互聯網思維,所謂流量為王,對不對?

從一開始,和互聯網沾邊的企業都喜歡大,用的詞兒也都是這個路數,什麼海量信息啦,什麼大數據啦,什麼雲計算啦,之類的。門戶網站呢,喜歡什麼都往裡裝。後來好多公司,都折在這個貪多求大上,比如前幾天爆出的,順風車有司機對乘客的評價。不能說一開始就有壞心眼兒,但這就是貪多,試圖把個運營軟體加進社交功能,約么。結果一出事,這個東西就讓人當把柄抓住了。

類似的事情還有不少,我見過一個傳媒公司,做各種視頻節目,內容提供。乍一看年輕人多幹勁足,個個朝氣蓬勃的,一問才發現,他們一共三十多人,做著差不多二十個節目,有訪談有脫口秀有直播有短視頻,每個人都在疲於奔命,累覺不愛。至於節目什麼特點,怎麼改進和推廣,是賣廣告掙錢還是靠點擊量打賞掙錢或者是做火了賣給別人,都沒有特別清晰的想法。差不多兩年了,依舊不盈利,也看不見盈利的指望。甚至,也沒見到投資方對他們感興趣。

指不定哪個就能火呢。他們這麼想。但總是火不起來。這就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新媒體為啥這麼貪多啊,全面開火,四處出擊,人人覺得自己能改變乾坤。可折在戰線過長上的企業還少嗎?別的不說,最近的,樂視就是個例子。

又露馬腳了,你們這幫玩公號的壞人

可能是我歲數大了。但我就是覺得,這個新時代,在檯面上唱戲的人,真的缺少一種把一件事情做好做精的耐心。都想著快錢,都想著迅速致富呢,而且還特別喜歡嘲笑別人跟不上時代。

另外再說一件事情,和以上不是一個領域,但也有著不少的關係。那就是,紙媒不行,但紙質書活過來了。

發現這件事情,是因為我媳婦,她是做紙書的編輯。早幾年剛工作的那陣,紙書和紙媒都屬被網路新貴們判定活不了幾年了。我的意思,就別上班了,反正也掙不了幾個錢,不如在家做做理財,噹噹包租婆啥的。我對她說:「你那個班,上不上那麼回事,掙的錢還沒我交的稅多呢。」

媳婦不聽勸,依舊當她的編輯。幾年之後就把局面反轉過來了。有次叫外賣,她說:「我來叫吧,你掙的那點錢還沒我交的稅多。」哎,一直記得這個梗,憋著還給我呢。

這兩年,每到五一、十一這樣的假期,她總是出差,給作者做活動,據說書店裡總是人山人海,作者在酒店住的房間,放滿了粉絲送的禮物。一個人帶不走那麼多,還會分給工作人員一些。雙十一之類的日子,基本通宵不睡,開著電腦和手機,不停地在和同事溝通,哪個店要衝碼洋,哪個平台要做推廣什麼的,時刻盯著網上的動態。我都能感到家裡充滿了戰時的氣氛。

無獨有偶,我還真認識幾個做書的朋友,還都掙錢。比如我以前一個同事,五十歲出頭人家辭職了,開了家書店,還專門賣詩歌和純文學書,特別小眾。我是帶著敬佩和同情的心情去和他見面的,覺得這種行為就是為了情懷去飛蛾撲火。去了一問才知道,完全不用操心,人家是賺錢的。因為他不單是賣書,也控制著書的選題、編輯、設計、排版,說白了前店后廠。書店開張小半年,規模不大,但幾乎每個月現金流都是正的。我買了三本書回家,立刻感覺到了力量。書是真漂亮,紙是真好,價格也是真貴,一百多塊。

還有一位就是老六了。事迹就不多說,《讀庫》十幾年,加上那些精美的衍生品和系列書,也盈利了。其實盈利以外,人家真是為文化做了貢獻。身邊這幾個例子響噹噹,認真分析了一下,得出以下結論:

紙質書活下來,內容、品相一定要好,甚至是必須精。以前書攤、火車站上賣的雜七雜八,現在都上網了。上網也就夠了。留下來看紙質書的人,大多講究,你得給人好貨色。就好比,有人滿足在家看看雷人電視劇,看看綜藝,覺得業餘生活就相當豐富了,可也有人還要去電影院看電影,去劇場看歌劇,幾百塊錢一張票也不在乎。因為,追求的東西不一樣。啥叫高級啊?紙質書是給那些講究人準備的。

另外一個,就是和互聯網誰給誰當孫子的問題。當初網上書店剛興起來的時候,把紙質書的折扣壓得那叫一個低,還老不結賬。現在做書的人學會了反著玩,自己開網店控制價格和渠道,利用互聯網做宣傳,沖榜單。這是找著竅門兒了。我覺得,先扛不住的是那些以賣書為生的網站,當年怎麼壓低人家折扣的,現在怎麼給人家當工具,為他人做上了嫁衣裳。

看數據,紙質書這口氣緩過來,應該是在2014年前後。此前,紙質書的總體銷售一直是負增長,但從2014年開始,實體書店的紙質書銷售開始正增長,並且之後每年都是這樣。2017年10月29日《北京晨報》的報道是:中國紙質書已經實現銷售冊數連續三年8%至10%的增長。甚至,全世界範圍內也有同樣的現象。瞧,不僅是碼洋,冊數也上去了。除了部分體制內的出版社還在稀里糊塗混吃等死外,這個行業大多數企業都在復甦之中。

又露馬腳了,你們這幫玩公號的壞人

電子書開始扛不住了,因為看著眼花,而且,也要花錢,而且,沒范兒。電子閱讀還在拚命燒錢扎蛤蟆(融資)拿前景說事兒的時候,出版機構正踏實地往兜里揣真金白銀呢。這是摸著脈了。

我覺得,那些還有些新聞理想,打算認真做媒體的人,可能也快找著脈了。最近活得比較辛苦,但也都沒閑著。這條路也許是傳統的媒體人先找到,也許是新媒體人先找到,很可能是某一種新載體出現,然後進行付費閱讀,內容是踏實、新鮮和有用的資訊,以及好看的、耐人尋味的分析評論。

道理是一樣的,一個企業要活下來,一定要有核心產品,還要有點精神。光靠吹牛造假維持不了多久,會露馬腳。一句話,做好,做精,並且能熟練地使用各種客戶端啊平台啊作為工具。那些虛張聲勢的、空洞無物的東西太多太濫了,已經足以達到讓人疲倦、噁心、反感的地步,它們只代表騙子,不代表新媒體,沒有生命力。混世三五年,慢慢被人識破了,就該沒市場了。當然,這也需要一些像樣的投資人,眼光長遠點,老想著頭一天投資,天亮前就掙錢,那屬於用錢逼著人做賊。

其實呢,38億用在正經地方,能幹不少大事呢。別說做公號了,做幾個實在的媒體都綽綽有餘,而且還能掙錢。真不明白董事長這腦子是怎麼想的,還覺得合理,便宜,每個粉絲才不到20塊錢。真想買粉絲,去網上找啊,價錢低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