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愛玩的大象遇到緊張的犀牛


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愛玩的大象遇到緊張的犀牛

  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愛玩的大象遇到緊張的犀牛

  視頻: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愛玩的大象遇到緊張的犀牛

  (神秘的地球uux.cn報道)據美國國家地理(撰文:Sarah Gibbens 編譯:林品竹):這乍看是很嚇人的挑釁行為,但其實是罕見的非洲象肢體語言。

  
2017年3月1日,在南非的克魯格國家公園(Kruger National Park)中,兩頭龐然大物正互相看著對方,但這場大象和白犀牛的對峙不是為了食物,也不是競爭,原來只是大象想找個玩伴。根據國家地理探險家、大象行為專家喬伊絲.蔔爾(Joyce Poole)的說法,這隻青少年公象擺出許多姿勢,示意邀請犀牛來一場角力。但犀牛不了解,反而以為自己受到了威脅。大象非常聰明,能夠理解同伴透過肢體語言所發出的資訊,但預知非圈內「象」的反應又是另一種技能,尤其是在面對不同物種的時候。

  
非洲象能透過200種以上的行為表現來溝通與表達情緒,從表現攻擊性到好惡等情緒。大象的行為複雜又難懂,人類仍難以區分,無怪乎最近這一部非洲象靠近犀牛的影片,許多人以為是一場緊張的對峙。

  
大象真正的動機是什麼呢?

  
「它在邀對方一起玩耍。」國家地理探險家、大象行為專家以及大象之聲(Elephant Voices)共同創辦人喬伊絲.蔔爾(Joyce Poole)說。

  
這個畫面是遊客在南非克魯格國家公園(Kruger National Park)拍攝的。剛開始非常平和,之後犀牛突然沖向大象,大象受到威脅後也做出反應。

  
蔔爾解釋,影片中有兩隻年約18歲、精力正旺盛的公象,這個年紀的公象常組成「單身團」,也就是一群還沒成家或是單身的男生群體。

  
「這不是攻擊行為,」蔔爾說:「大象有時就是會仗勢欺人。」我們可以從影片前景的這頭大象看到三種不同的行為。

  
一開始,它在遠處高舉前額,把象鼻捲成「S」型,對犀牛示意想要來一場比試。它保持著這個姿勢靠近犀牛,表示正等待對方做出回應。

  
接著它開始懇求對方,以低下頭、象鼻下垂並把雙耳向前擺動的姿勢進一步詢問對方意願,也就是在此時犀牛感受到了威脅。

  
於是犀牛往大象的方向沖,此時大象舉起原本作為玩具的木棍丟向犀牛作為回應。儘管兩者之間有段距離,大象仍能準確把物件丟向目標。抓起東西丟向敵人是一種在衝撞前的自我防衛行為。

  
蔔爾解釋說,象的攻擊性因人而異。就像人類一樣,它們兇猛的程度取決於它們過去的生活經驗、族群以及每頭象的個性。

  
大象的超強記憶力眾所皆知,它們的智力在動物王國中屬一屬二。就像影片中拿棍子當玩具和防衛武器的公象,它們善於使用工具。在不久前,有另一支影片捕捉到了一頭印度象聰明的舉起平交道的柵欄並違規穿越鐵路的趣事。

  
除了將物品當作工具使用以外,大象們也會利用周遭的東西來表達情緒,畢竟它們是地球上最有感情的動物之一。科學家發現它們會幫助同伴把身上的麻醉標拔除,也會在傷口灑上塵土,甚至會在死去的大象身上放泥土和花草。

  
克魯格國家公園是非洲最大的野生保護區之一,佔地超過一萬八千平方公裡。根據2009年的統計資料,超過一萬一千頭非洲象以此地為家。

  
然而白犀牛就沒這麼幸運了,即影片中所見的。蔔爾說她從來沒有見過大象對犀牛表現出一同玩耍的行為,這並非是它們的特性,而是因為白犀牛經大量捕殺後已經所剩無幾。

  
犀牛角具有商業價值,加上犀牛溫馴的天性,使它們成為容易獵殺的目標。白犀牛曾經瀕臨滅絕,如今保育成功,故事激勵人心,然而最近犀牛角在市場上的需求增加,又奪走了許多犀牛的生命。根據保育組織「拯救犀牛」(Save the Rhino)估計,從2008年至今已經有近6000頭犀牛慘遭捕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