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玩珠子的最高境界是什麼


「蜻蜓眼」這個名字,我想應該是和「天珠」、「天鐵」、「藥師」、「南紅」等一樣,都是咱們現在的人起的名字吧,而且多半是台灣同胞想出來的。它們本來可能並不叫這個名字,比如天鐵,它原來的名字是什麼?音譯過來就是「托甲」。天珠呢,則是「瑟瑟」,南紅則古名「赤瓊」。

蜻蜓眼是一種琉璃珠,琉璃也可以說是玻璃,但和今天的玻璃不是一回事,也不同於明清時期的「料」。雖然都是廣義的玻璃,但是高古時候的琉璃,它是一種低溫玻璃,化學成分也大不一樣的。

玩珠子的最高境界是什麼筆者收藏的蜻蜓眼

琉璃的出現非常早,不了解相關知識的人是會大為驚愕的,難道幾千年前就有玻璃了?沒錯,古埃及的玻璃可能有五千年到七千年的歷史了。那種還帶有很多陶的性質的玻璃,今天學界和藏界叫它費昂斯,它在中國西周是非常時尚流行的飾品。

蜻蜓眼和費昂斯不同,它出現得肯定要晚一些。它是有圖案的一種珠子,圖案當然是以「眼」為主。有單眼,也有雙眼、三眼乃至更多眼。還有眼中眼,還有所謂「角眼」,亦即眼珠凸在外面的。質地也不一樣,有陶胎蜻蜓眼和玻璃胎蜻蜓眼之分。

若從市場價格論,玻璃胎蜻蜓眼要貴很多,想來是因為工藝較之陶胎的要先進一些,質地也緊密很多,漂亮程度也是玻璃胎高。所以賣售蜻蜓眼的都會給你一張打燈的圖片,燈光從側面打在這古老的珠子上,它呈現出來的透明的藍色,確實像寶石一樣高貴美麗。

蜻蜓眼也和所有的琉璃珠一樣,最早都是舶來品,所有的玻璃最早都是舶來品,即使是現代概念的玻璃工藝,也是舶來的。但是據說,西周以後,包括西周,中國就有了自己的琉璃珠,也有了自己的蜻蜓眼。但是,直到今天,誰又能明確區分,哪些珠子是中國的,哪些又是西亞、中東過來的?

古代的貿易,珠子是很重要的一路,可以交換一切貨物,珍貴如香料、黃金,乃至奴隸。直到十五世紀,這種交易更顯活躍。威尼斯人製作了許多五彩繽紛的琉璃珠,去非洲換取他們想要的。

古絲綢之路的商業流動是很繁榮的,游牧部落很容易隨身攜帶這樣的珍寶,各種珠子在這條通道上來來往往,因而非常廣大的範圍內,珠子的地域特徵並不是那麼的明顯和明確。蜻蜓眼也是這樣。

雖然說,楚國的蜻蜓眼已經珍貴到價值連城,所謂「隨侯珠」,指的就是此物,與和氏璧並為絕代雙驕。在當時,如果有這樣的一顆珠子,可以換來想要的任何東西,田地、美女,房子當然也不成問題!今天一些博物館所藏楚珠,也許確實是有一些是國產的,但是,更多的珠子,和波斯的、和拜占庭帝國的,又有什麼區別呢?

我在馬德里的一家古玩店,買到過一串古珠,其中有十來顆蜻蜓眼,尤其是那顆角眼珠,我真的看不出它到底是楚珠還是拜占庭的珠子。古董店老闆確定它是拜占庭時期的。因為看出來我非常想要,所以他開出了很高的價。別以為老外傻,做生意一樣精明的。

我砍不下價,就只能假裝離去。但他並沒有如我所期待的那樣把我叫住。等我一夜難受,第二天再去他店裡的時候,他居然喊出了比昨天高出很多的價。他這樣做,如果是在中國,可能會招來拳腳。但我哪裡敢對他動手,連罵他都覺得力不從心,因為我的西班牙語實在不夠用來吵架。後來因為對這串珠子不能割捨,所以只能掏錢買了。

玩珠子的最高境界是什麼馬德里古玩店買到的蜻蜓眼.jpg

我想耶路撒冷應該有拜占庭帝國的珠子,但是去那裡左尋右覓,竟未見其蹤影。倒是在特拉維夫雅法古城,看見了幾家想樣的古董店,然而也沒有蜻蜓眼。只淘到一顆紅玉蝕花羊眼板珠,聊勝於無,過了一把淘珠小癮。

玩珠子的最高境界是什麼雅法淘來的羊眼板珠

羊眼珠肯定是外國珠子,藏區那些珠子,和天珠、藥師一樣,也都是舶來品,印度和兩河流域過來的,但是這些珠子也在中國住下來了,並沒有被排斥。

玩珠子的玩到最高級別,就是西周瑪瑙珠、齊國水晶珠和楚國蜻蜓眼了,當然也有很多人珍視遼珠,認為它的材質和工藝是登峰造極的。蜻蜓眼在遠古時候應該是加工工藝非常困難的東西,它不僅技術上難度高,還因為其中蘊含著審美和世界觀的大內容大境界。

因為易碎,上面的眼睛也容易脫落,硬度和堅固程度遠不能和西周瑪瑙珠、齊國水晶珠、天珠(鑲蝕瑪瑙)、藥師(一線纏絲瑪瑙)相提並論,所以好品相、圖案特別的蜻蜓眼珠,不要說價格昂貴,要遇見它都很不容易呢!

今天要來生產製造這樣的珠子,當然是太容易了!即使是清代的琉璃珠,也完全呈現出了現代工藝風範。因此造假既容易又難。容易的是,完全可以做到要什麼有什麼,難的是,現代技術畢竟不是古老的工藝,材料、工具尚可以替代模仿,但心思和情懷,就差之千里了。更難的是時光之手,它不會輕易向你伸過來,它撫摸搓揉一件東西,達到的效果和氣息,那是短時間無法複製的。

對蜻蜓眼的迷戀,有點非同尋常,它和其他古珠不同,它是隱秘的、脆弱得叫人心疼的,它不像其他珠子,可以心安理得地戴在手上,它是要珍藏起來的,在燈下欣賞的時候,唯恐呼出來的氣太重,它就會化了,或者像一片羽毛那樣飛走了。它是一隻遠古的蜻蜓,有著透明的時光的薄翼。它是幽深的歷史深處的眼睛,你看到它的時候,它已經看過了幾千年的雲水,包括你的驚詫,都已經不足為奇。

原標題:《你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