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


撰文:罗杰・克劳利

翻译:卷耳

“西班牙是我们祖先的土地,我们将以真主的力量把它夺回。”这是去年ISIS在一个视频中的宣言。伴随视频的还有一张地图,展示了被ISIS认定属于哈里发(Caliphate)的国家,它的根据是:曾经属于伊斯兰教的地区,永远不能放弃。在当代西班牙和葡萄牙所在的伊比利亚半岛,也就是被他们称为安达卢西亚(al-Andalus)的地方,伊斯兰教存在了近800年。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ISIS制作的地图,展示了安达卢西亚的位置

许多穆斯林,以及许多非穆斯林,如今都很欣赏这一伟大文明的文化、艺术、建筑及其智识上的成就――实际上,持原教旨主义观点的ISIS,反倒会仇视这一文明,因为她宽容、开放,对伊斯兰价值观有着宽松的解读;但正是这一文明对整个欧洲的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西班牙南端的直布罗陀岩石(Rock of Gibraltar)顶部,距离北非海岸,只有八英里宽的海峡。从顶端望去,景象宏伟。直布罗陀岩石和对面海岸的海角,被希腊人和罗马人称作赫拉克勒斯石柱(the Pillars of Hercules)。它们被看做已知世界的尽头:越过它们便是大西洋,而大西洋的尽头则是未知数。公元711年4月29日,一个由7000名伊斯兰战士组成的军队,跨越的正是这片狭窄的海峡,领头的人名叫塔里克(Tariq)。他们以伊斯兰教的名义,前来征服这片土地。直布罗陀便铭记了他的名字――在阿拉伯语中,“直布罗陀”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塔里克的岩石。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从直布罗陀岩石到北非一览

几个月后,塔里克在一场决定性战役中击败了基督徒对手。在接下来的十多年中,除了最北部一条狭长地带,几乎整个伊比利亚半岛都落入穆斯林手中。穆斯林军队迅速进入法国,仅在距离巴黎732 200英里的战斗中止步。不过,在西班牙和葡萄牙,伊斯兰教扎下根来,繁荣发展。

塔里克到来时,半岛上的居民主要是基督徒,也有许多犹太人。罗马帝国解体后,统治他们的是西哥特人(Visigoths),一个日耳曼人的武士阶层。征服者推进的速度表明,这里居民很可能对伊斯兰教徒的到来表示了欢迎,正如他们曾欢迎之前的罗马人和希腊人一样。他们很快就阿拉伯化了。人们认为,250年间,高达75%的基督徒自愿皈依了伊斯兰教。即使是那些忠于旧宗教信仰的人,祷告时说的也是阿拉伯语;而曾受到西哥特人严重迫害的犹太人,生活则大为改善。

与北非的严酷相比,西班牙可以说是新移民们的天堂。他们带来了中东伟大文明的知识和技术,以及巴格达和大马士革等城市的学问。他们接管并开发了旧的中心城市:托莱多(Toledo)位于西班牙正中心,还有南部被称为瓜达尔基维尔(Guadalquivir)河――即大河――沿线的塞维利亚(Seville)、格拉纳达(Granada)和科尔多瓦(Cordoba)。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到公元750年,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大部分都成为安达卢西亚的一部分

每个城市都会以其独有的方式令人赞叹,但唯有科尔多瓦(Cordoba),在10到11世纪成为欧洲最壮观的城市。它有了自己的哈里发,挑战巴格达的权威,声称自己是伊斯兰教的领导人,并吸引了穆斯林世界中大量的技术、艺术和文学人才。科尔多瓦的大清真寺,是伊斯兰世界第二大清真寺,拱形柱和装饰墙壁耸立其中,令人叹为观止,是当时建筑师卓越工艺的伟大见证。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科尔多瓦大清真寺,现为教堂

哈里发的宫殿也肯定是当时欧洲最先进的。公元936年,当时的统治者开始在托莱多外兴建宏大的新宫殿――麦地那・扎赫拉(Madinat al-Zahra)。据说,这座宫殿与传说中的巴比伦空中花园一样不同凡响。这是一个庞大的复合建筑,简直自成一个城市;它拥有奢侈的接待室,多个花园,给普通人的住宅区,甚至还有个动物园。满城的水管装置将水流送到喷泉、浴室和盥洗室。

哈里发王座所在的房间让游客们叹为观止。一面墙由大理石制成,薄得几乎透明;其余几面墙则以水晶包裹。房间中心有一个基座,由奴隶不断摇晃,上面有水银,将阳光的光线折射到房间周遭,犹如闪电。

在这个世界里,夜莺在芬芳的花园里唱歌,喷泉鸣响,生机勃勃,装饰其间的人形雕塑挑战着严格的伊斯兰律令;而诗人们则抒写着有关饮酒之乐的诗篇。这里的一些统治者甚至不像阿拉伯裔人。与当地人的通婚,给他们带来金黄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据说,由于阿拉伯血统有着重要的声望,他们甚至得染发。

科尔多瓦吸引了人才,它成为创新的中心,也是多样性和人口增长的中心。到10世纪末,它已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之一。人口在10万左右,约等同君士坦丁堡的规模,是欧洲最大城镇规模的七倍。

这里也是图书生产和学术研究这类大规模智识活动的中心,大清真寺的图书馆坐拥约4000万本书籍,而当时欧洲的大学可能只有几百本。源自中国的造纸技术,也经由巴格达而来到西班牙,带来大量的知识的广泛传播,同时也传播了伊斯兰教的科学知识、希腊哲学和印度数学。

数学、解剖学、生理学、光学和植物学方面的著作,在伊斯兰的西班牙流传,伴随而来的是生活方式的精致复杂,其程度远远超过了中世纪的基督教欧洲。国际象棋和牙膏,一餐中各道菜的次序,星盘和水钟在航海中的使用――这些都只是伊斯兰教西班牙鼎革创新的一小部分例子,它们后来都传播了到欧洲其他地区。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一个阿拉伯人的星盘,用于通过恒星和星星确定位置

跨越伊斯兰世界的远途贸易,从远至印度和西藏的地方带来了奢侈品:比如用于艺术品的象牙,用作香水主要成分的麝猫香。在陶瓷、皮革、象牙、木材和丝绸行业工作的手工艺人,生产出令人惊叹的商品和装饰。

而在852年,比莱昂纳多・达芬奇想出飞翔机的点子早600年的时候,一位名叫伊本・菲尔纳斯(Ibn Firnas)的男子,身披一件巨大的斗篷,从科尔多瓦清真寺的尖塔上跳下,带着降落伞飘落地面。20年后,65岁的他,驾驶一座原始的滑翔机,从城外一座小山上起飞,飞行了几百码,并在碰撞着陆后幸存下来。

因为花园中的雕塑,和赞美饮酒之乐的诗人,安达卢西亚的伊斯兰教,往往并不传统。这些诗歌常常描述感官的愉悦和生活的乐趣。用一位11世纪诗人的话说:

我们会在石榴树下休憩,

还有棕榈树,苹果树;

在葡萄树间漫步,

欣赏我们会看到的绝妙面孔,

在宏伟的大石修建的壮丽宫殿中。

给这一令人惊叹、蓬勃发展的文明带来发展动力的,是农业和灌溉:对水的掌控和对土壤的培育。 阿拉伯人从中东带来了从山脉和河流引水的精湛技术,并用水轮把水运输到高处。据说,瓜达尔基维尔下游地区有5000台这样的装置。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重塑了这片土地,并引进了新的作物,如柠檬、甘蔗、桃子和甜瓜。引进硬粒小麦和水稻大大改善了人们的饮食习惯。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科尔多瓦瓜达尔基维尔河上的旧水车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西班牙海鲜饭,一种著名的西班牙美食,由阿拉伯人引进的米饭制成

西班牙语中有一个词,“convivencia”,用来描述伊斯兰教西班牙和葡萄牙繁荣鼎盛的几个世纪中,人们所享有的社会生活。这个词的意思是“共同生活”,用来形容那个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徒彼此和睦相处的、多元文化的黄金时期。这可能是怀旧的夸张,但它确实展现了一种可能:在经济蓬勃发展的时代,对少数民族是接纳和容忍的。犹太人肯定会带着痛苦的渴望,回顾伊比利亚半岛在伊斯兰教治下的漫长岁月,即使当时的现实情况比理想中的要严苛。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和睦共处的图景――一个基督徒与一个穆斯林下象棋,穆斯林将象棋游戏引入西班牙和欧洲其他地方

实际上,伊斯兰教世界的王朝极其不稳定,不断受到西班牙北部兴起的基督教国家和来自海峡另一边的新移民的冲击。11世纪以来,原教旨主义的王朝――正如当下的ISIS――从北非进入西班牙,他们严厉地否定了在这里见到的宽松的伊斯兰教实践。在1010年的一场内战中,扎赫拉神奇的宫殿被系统地毁灭;科尔多瓦在1013年被彻底摧毁,图书馆被拆除,学者被杀。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扎赫拉的进门大厅

此后,塞维利亚和格拉纳达成为更重要的城市,然而,基督教王国逐渐聚集力量,向南推进,这些城市在安达卢西亚也随之被淘汰。1236年,科尔多瓦沦陷,塞维利亚则沦陷于1248年。在基督教西班牙,这一变化被称为再征服――即西班牙的重新基督教化。但实际情况比这更加复杂。有一个时期,穆斯林和基督教领袖之间曾有联盟,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会讲阿拉伯语,偏好伊斯兰教的品味和建筑。阿拉伯风格的建筑的许多绝美的作品,都是基督教王公建造的。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塞尔维亚的皇宫花园,仿照阿拉伯样式修建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塞尔维亚皇宫中的伊斯兰风格砖瓦

对伊斯兰西班牙和葡萄牙逐渐崩溃,阿拉伯诗人也表达了深切的哀伤,13世纪诗人阿尔-伦迪(al-Rundi)写道:

只哀叹科尔多瓦的损失是不够的。

我的心已被撕裂。

这些城市

都是大地的支柱

而柱子一旦消失

大地也将不再。

然而,伊斯兰教西班牙的成就经久不衰。这些城市的沦陷,为欧洲其他地区带来了巨大的知识馈赠。 随之而来的是众多学者,以及曾收藏于安达卢西亚大图书馆的书籍,其中蕴含了有关医学,技术和哲学等知识。后来,这些书籍逐步被从阿拉伯语译成拉丁语,接着又译成各种民族语言。在这个过程中,其中的知识为几个世纪后欧洲的复兴提供了丰富的养料。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某医学百科全书(右)及其拉丁文译本(左),由波斯哲学家伊本・西拿(Ibn Sina)翻译。在4个世纪中,这本书都是欧洲大学医学研究的参考依据

到1250年,只有伊比利亚半岛的一个小角落仍然在伊斯兰教的控制之下:格拉纳达王国。它一直坚持到1492年;这一年,最后一个埃米尔的宫殿,阿尔罕布拉宫(the Alhambra),通过正式仪式被交付于基督教君主――费迪南德(Ferdinand)和伊莎贝拉(Isabella),而他们是身着伊斯兰礼服来参加仪式的。随着他们而来的是克里斯托弗・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他将借助源自穆斯林和犹太人的导航设备和制图技术,航向新的世界。几个月后,犹太人被驱逐出西班牙,而在接下来的世纪,剩下的穆斯林将被迫害至灭绝。许多难民逃往北非时,还保存着他们在西班牙的家园的钥匙,希望有朝一日能重归故土。然而这个愿望从未实现。

伊斯兰教下的西班牙,或许已是一个消失的世界,但它的物质遗存依旧点缀于伊比利亚半岛大地。在现存的遗迹中,在没有什么比格拉纳达的阿尔罕布拉宫(阿拉伯语的意思是“红色堡垒”)更好地表达了安达卢西亚的安宁与文明的理念,它是中世纪伊斯兰教宫殿最好的榜样。它坐落在城市边缘的石头岩层上,冬天,它后面是塞拉内华达山脉的皑皑雪山;其间有泉水、平静的庭院和复杂雕刻的凉亭,点缀着伊斯兰文字的诗行,展现了阿拉伯诗人有关天堂远景的全部喜悦之情:水,光、树荫、色彩与花香。在其他地方,伊斯兰的尖塔、建筑风格和琉璃瓦流传了下来,它们特别受到葡萄牙的欢迎,提醒我们记住那个消失了的安达卢西亚的世界。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雪山映衬下的阿尔罕布拉宫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阿尔罕布拉宫殿中的庭院
西班牙海鲜饭是阿拉伯人的贡献阿尔罕布拉宫殿中的庭院

本文原标题:《伊斯兰教西班牙对欧洲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