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登陸金門,孤軍團長絕食犧牲:為了革命沒二話!胡璉致敬


作者:常辰哲

聲明:兵說原創,抄襲必究

八一建軍節,謹向為了祖國統一和民族復興大業而前仆後繼、英勇犧牲的革命先烈,致以崇高的敬禮!你們活在我們的記憶里,我們活在你們的事業中——題記

1949年10月25日,新中國成立僅僅三周。夜幕籠罩,海風勁吹,潮水旺漲,站在廈門岸邊的10兵團28軍的9000健兒,槍上膛,刀出鞘,登船準備完成解放大業。

(一)大軍南下勢如破竹,金門唾手可得?

在此之前,1949年夏秋之際,是我軍凱歌行進和蔣軍兵敗如山倒的階段。自1948年秋冬,蔣軍主力在遼瀋、淮海和平津戰場上被殲滅、被圍困後,蔣氏王朝陷入了四分五裂,幾近於瓦解的狀態。在1949年春天我軍完成渡江戰役後,我軍迅速進軍福建。這種超出預想的勝利,使南下部隊處於極度的興奮之中,普遍認為橫掃殘敵已是指日可待。


打開今日頭條,查看更多圖片

第28軍原是1947年4月由原八路軍山東渤海軍區的地方武裝組建而成的華東野戰軍第十縱隊,當時華東野戰軍一般用老部隊主攻,而十縱這樣的新部隊經常被安排阻敵增援,常常跟蔣軍在華東戰場的主力第五軍和第十八軍(即整編第11師)打防禦戰,第28軍的老同志經常開玩笑說,他們是蔣軍第五軍和第十八軍「訓練出來的」。

不過在解放戰爭中,第28軍屢經大仗惡仗的鍛煉,已經成為能征慣戰的勁旅,尤其以善守著稱。而這次作戰,他們的目標是距海岸僅僅7公里的金門島。他們在剛剛過去的戰鬥中勢如破竹,已經順利攻下了福建的大城市廈門,近在眼前的金門似乎唾手可得。

(二)第一梯隊順利登陸金門,卻出現重大變數

船隻開航後,遇到有利的三、四級東北風,航行比較順利。在夜暗掩護下,蔣軍的海軍和海岸監視哨在1個多小時內都未發現我軍的船隊。25日1時30分,金門島上的青年軍第201師的海灘巡邏人員,誤觸了自己設下的地雷,引發爆炸。這一爆炸,驚動了該師在海邊陣地上的人員,於是慌忙用探照燈向海面照射,我軍第244團的先頭船隻,這時已接近金門北岸,被蔣軍發現。鑒於偷襲的企圖已暴露,我軍立即按計劃改為強攻。航船在火力掩護下迅速靠岸。蔣軍發現我軍先頭部隊上岸後,馬上猛烈射擊後續船隊。後面的船隻在炮火轟擊和步機槍掃射面前仍英勇向前。

儘管登陸時蔣軍火力十分猛烈,但是我軍第一梯隊的3個團仍發揚英勇頑強的戰鬥作風,不顧傷亡奮力搶灘登陸。敵人火力猛烈。主攻團251團團長劉天祥命令:「掩護船工!」許多戰士用身體為船工擋子彈,犧牲甚重。

許多人在海中下水,利用事先製作的三腳架等簡便漂浮器材登岸。一時間,槍炮聲、喊殺聲、搏鬥聲、慘叫聲,加上我軍指揮登陸的銅鑼聲,奏起一曲恐怖的死亡曲。


蔣軍19軍軍長劉雲瀚在回憶錄中寫道:「(我軍)在黑暗中攜帶浮器,離船跳入水中,游向岸邊,又被波浪沖回。在如此混亂的情況下,仍能人自為戰,紛紛向岸上突擊前進,其冒死直衝的精神,實令人驚訝!」上岸後,我軍前仆後繼,向蔣軍的灘頭陣地衝殺,很快佔領了第一線陣地。

主攻團登陸後,被敵人堅固碉堡壓制在空闊的灘頭。前面的人身上纏滿手榴彈,後面的人纏著炸藥包,再後面的人光著膀子端著槍往上沖。主攻團幾位「爆破英雄」,身綁炸藥包,爬到碉堡附近或衝進碉堡,與碉堡同歸於盡。

當時,從報話機里不斷出現金門蔣軍和台島之間的呼叫通話:「對方進攻了,炮火非常猛烈!」「工事打垮了,傷亡很大!」「已經突破了!趕快增援!」「沉住氣,堅決頂住!」「天一亮,空軍立即出動!」

然而此時,決定金門戰役乃至解放台島的關鍵性事件出現了。看到首批部隊登陸成功,第28軍前指和各師指揮員都鬆了一口氣,盼著船隻早點返航,以便接運第二批登陸部隊。凌晨2時以後,漲潮高峰一過即開始退潮,已經搶灘的船隻和海邊其他船隻因未及時返航,全部擱淺在沙灘上。至25日6時天亮,蔣軍海空軍傾巢出動轟炸,第一梯隊的100多艘船隻,竟無一艘能返航!

準備登陸增援的第二梯隊,隔海看到的是沙灘上的船隻在敵軍轟炸和炮擊中不斷起火燃燒。 熊熊火焰有幾十米高,在我方一側看得清清楚楚。第二梯隊的指戰員急得跺腳流淚,但一條船也未返回。

82師師長鍾賢文聽到這消息,當即暈倒在指揮所。白天在敵機敵艦封鎖下,船隻無法出海。眼看著對面岸上激戰,第二梯隊雖有 4 個團的兵力,卻不能航渡支援,這是他們之前在陸戰中從未體會到的痛苦!當時在岸邊觀戰的第85師師長朱雲謙後來回憶: 「我們眼看著船隻被燒,第二梯隊無法過海,內心的著急和痛苦實非語言所能形容。古語說『隔岸觀火』,是事不關己袖手旁觀的意思,而我們卻是看在眼裡,痛在心頭,異常著急而又無計可施!這樣的心情,是我參加革命以來,從未經受過的。」

在此情況下,已登陸的第一梯隊在金門島孤軍奮戰,出現了華東野戰軍戰史中空前悲壯的一幕。我軍在金門登陸的3個團從上岸後幾小時,即10月25日天明後,即陷入孤軍苦戰。在蔣軍絕對優勢的兵力和火力的陸海空立體進攻面前,頑強不屈,經兩晝夜激戰,最後失敗。但這支部隊雖敗而不辱,不愧是一支英雄的部隊!


(三)孤軍奮戰,有幾個人打幾個人的仗!

蔣軍坦克出動了。敵坦克使用國際法禁用的鋼珠彈向我軍瘋狂射擊,鋼珠彈射出後呈V形扇面,一平方米內竟有上千顆鋼珠,霎時血流成河。

上午 11 時許,蔣軍坦克沖至海邊,用燒夷彈向擱淺在岸邊尚未被飛機炸毀的木船不斷射擊,木船一艘接一艘地燃起大火。許多指戰員發揚在陸上反坦克作戰的傳統,一面在防風草中集火射擊,一面組織爆破手奮勇接敵用集束手榴彈炸敵坦克。然而因地形開闊,接近坦克十分困難,一些戰士在靠近坦克時即犧牲,仍未能摧毀坦克。坦克衝到我軍隱蔽的草叢裡肆無忌憚地做蛇形碾壓,頃刻間血流成河。

當時蔣軍的坦克手因一時得逞,竟有的從炮塔中探出頭來喊話,要我軍投降,結果被回擊的子彈擊中斃命。

25日的夜晚,金門島上的我軍第一梯隊不顧一整天苦戰的疲勞,竟然利用夜間敵軍的坦克、空軍不能發揮威力的有利條件,又展開了反擊!

(四)團長抱必死決心,帶二梯隊登島,留話「讓妻子改嫁」

第28軍指揮所內,報話機的揚聲器里還可聽到島上部隊的衝鋒號聲,指揮員和報務人員聽到後既激動又鼓舞。

這時,兵團領導認為還有挽回局面的一線希望,決定仍然派兵增援。但臨時徵集船只能運送4個連。於是,第28軍前指派出第246團團長孫雲秀率4個連,乘坐臨時湊集的幾條小汽輪渡海增援。

孫雲秀是第28軍的英雄團長,已準備接任82師副師長。這次被派遣渡海,擔負指揮全部登島部隊的任務。


登船前,孫雲秀已抱定犧牲決心,託人轉告父母,自己死後要妻子改嫁。 二梯隊的 4 個建制連,也是由各單位抽調最好的班排組成,人員全是選拔出來的戰鬥骨幹,主要是老解放區出身的老戰士。他們雖然都明白此去凶多吉少,然而仍以「壯士一去不復返」的精神鬥志高昂地出發。上船前,他們把背包都留下,盡量多帶手榴彈,人人做好了拚死的準備。

我軍第二批渡海的 4 個連不顧危險起渡,利用夜暗掩護,躲過了蔣軍的搜尋。孫雲秀的到來,給了苦戰一天一夜的第一梯隊官兵極大鼓舞。孫雲秀立即率部向敵發起攻擊。戰鬥骨幹名副其實,組成的4個連突擊的很順利。

(五)報話機傳來最後的聲音:永別了,首長!

10月26日天亮後,島上的情況又急劇惡化。天亮後經過休整的蔣軍補充兵力和彈藥,捲土重來。其實,我軍發起金門登陸戰前幾天,敵情就已有了變化。蔣校長為了封鎖廈門港的出海口,馬上又將其在東南僅剩的最後一個主力兵團——第12兵團從廣東潮汕地區撤出,用於增援金門和舟山。12兵團的司令是一個非常難纏的對手胡璉。

當時蔣校長是想以胡璉兵團到金門島接替李良榮兵團,胡璉兵團的主力第18軍已到,李兵團又沒有走,結果新舊部隊加在一起總兵力已有3萬人以上。我軍按原定的計劃以3個團8000人作為第一梯隊攻擊,已經是危險萬分。26日白天,我軍在林厝、古寧頭的苦戰,基本上是頑強的村落據守戰。蔣軍幾乎每攻佔一處陣地和一處房屋,都要付出很大傷亡。由於其步兵對古寧頭久攻不克,他們就要求加派飛機,對村中建築猛烈轟炸,再用坦克炮和火箭筒抵近逐個射擊。然而即使如此,激戰至天黑,經3個師的反覆衝擊,只有幾百名我軍據守的這個小村落仍沒有攻下來。

可見我軍的精銳和頑強程度,到了何種驚人的程度!金門島上我軍部隊的英勇精神,正是長期培養的優良作風的體現,這種精神是蔣軍根本無法企及的。在金門戰鬥中,蔣軍只是憑著絕對優勢的兵力和火力,才能在這種特殊的戰場上勉強打贏一場小仗。

當天下午3時許,金門島上我軍最後一個電台即第253團的報話機從古寧頭報告:「敵三面進攻,情況十分危急。」揚聲器里夾雜著槍炮聲。最後失利前,劉天祥打開報話機與28軍副軍長肖鋒通話。劉天祥的最後一句話是:「敬愛的首長,我的生命不在了。為了革命沒二話,祝首長好。新中國萬歲!」報話員則最後說了一句:「永別了,首長!」耳機里隨即傳來劇烈的爆炸聲,指揮所里的人無不落淚。


在第28軍的電台報務日記上,就此標上了 15:20與253團中斷聯絡。

(六)回一個,算一個!但沒有一條船、沒有一個人回來

金門登陸部隊的報告再也聽不到,只能從海邊聽到對面的槍炮聲仍長久不息。26日下午,蔣軍佔領了金門島西北的大部分海岸線,激戰至當天晚間,據守古寧頭的我軍部隊經兩晝夜的苦戰,已經難以支持。指戰員登陸時隨身攜帶的彈藥早已耗盡,從戰場中敵軍屍體上搜集的彈藥也基本打光。而且部隊登陸時帶的乾糧已吃完,多數人已是在忍飢苦戰。

入夜後,孫玉秀和第一梯隊各團領導邢永生、劉天祥、田志春、徐博、陳立華等在古寧頭附近的一個山溝里會合,舉行了臨時作戰會議。經研究認為,我軍登陸的10個營已傷亡近5000人,已沒有完整的連和營,大家一致同意分成幾股打游擊,同敵人周旋到底。同時要求利用一切工具渡海,回一個,算一個。

26日午夜,金門島上的我軍有組織的人員趁夜向北突圍。突圍後到海邊後,尋船沒有找到,於是又向東南突圍進入山區。但是,還有個別人員留在古寧頭村內,仍進行抵抗。

古寧頭戰場舊址,島上的我軍一直被包圍在此直至戰鬥最後。從彈孔可以看出戰鬥的激烈

在古寧頭以北的海邊岩壁下,還隱蔽著許多我軍傷員,其中手中有武器的少數官兵仍然在繼續戰鬥。金門島西北方向在27日上午仍是槍炮聲不絕。後來蔣軍知道我軍剩下的少數人還堅守古寧頭以北的少數地堡,只得逐屋搜索攻擊,戰鬥才結束。隨後,蔣軍又向古寧頭附近的北山海邊發起攻擊,蔣海軍的軍艦也繞到古寧頭北面的海上,用艦炮向地面炮火射擊不到的死角轟擊。在海陸夾攻下,數十名我軍傷員攙扶著撲向大海,向著我岸方向一點點緩緩走去,蔣軍以機槍掃射,大海變為紅色。

10月27日,金門島上戰鬥已基本結束。蔣海軍永安艦在古寧頭海面巡弋,看見有一艘帆船在飄移,船上不見人影,隨即趕去,發現那是我軍的船,船甲板上躺著十幾個滿身鮮血的我軍重傷員。他們都默默地擦槍。顯然已無子彈。蔣軍令他們投降,他們無一回答,繼續擦槍,最後被蔣軍機關槍一通狂掃,鮮血染紅了大海。

指揮部給堅守古寧頭的指戰員們發出了他們永遠收不到的電報: 「………由於錯誤判斷了敵情,我十個戰鬥建制營遭到失敗,寫下了極其壯烈的史篇。目前還活著的同志們,正抱著有我無敵的決心,繼續戰鬥。為保存最後一份力量,希望前線各級指戰員機動靈活,從島上各個角落,利用敵人或群眾的竹木筏及船隻,成批或單個越海撤回歸建。我們在沿海各地將派出船隻、兵力、火器接應和搶救你們!」


可是沒有一條船、沒有一個人回來。金門戰鬥結束後,留在島上的一些我軍人員還堅持鬥爭。由古寧頭突圍的我軍轉移到東南山區,準備打游擊,可是島上地區狹小,在幾萬蔣軍的搜索下難於迴旋和隱蔽。10月27日下午,第246團團長孫玉秀所率的幾十人在雙乳山附近又被蔣軍發現。這些同志繼續轉移,28日又在沙頭附近被包圍。這時孫雲秀已負傷,因決心不當俘虜而在擔架上開槍自盡犧牲。

孫雲秀團長

(七)團長形同野人誓死不降,胡璉:把兵帶到這個份上,不容易啊!

我軍後來得到的消息,其他幾名團領導的結局大致是這樣的:

邢永生和妻子

第244團團長邢永生在戰鬥中已負重傷,被其他同志用擔架抬到東山溝時被蔣軍發現包圍被俘。隨後他被送往台島,被其團內的原蔣軍俘虜兵指認出來。邢永生拒絕勸降,隨即被抬出俘虜營,遭秘密處決。

第251團團長劉天祥在戰鬥中被機槍打成重傷,被俘虜後送往台島。此後蔣軍方面對他百般勸誘,並用擔架把他抬到廣播電台讓其念宣傳稿。劉天祥面對逼迫以死抗爭,拒不念稿也不吃飯,絕食犧牲。


251團政委田志春和妻子在金門戰役前合影

在戰鬥失敗的最後時刻,蔣軍蜂擁而上。251團政委田志春下達了一個驚天動地的命令:同志們,把黨證拿出來燒了!」黨員團員們紛紛掏出證件燒毀,不讓它落到敵人手裡。這樣,就是被俘,只要不被敵人識破身份,還可以繼續在戰俘營里開展地下鬥爭。黨證沒了,卻一直在他們的心裡。老兵陳書言把黨證撕碎了吞到肚子里。他覺得這樣可以離心臟更近一點。時隔60多年,想起這一幕,老人忍不住老淚縱橫。

田志春政委後來率 50多人打游擊,後因彈盡糧絕被俘。 隨後他被送到台島集中營,仍組織難友進行獄中鬥爭。 結果他被蔣軍特務視為「最頑固的分子」,不久被帶走秘密處決。

第253團政委陳立華在打游擊時中彈倒地,當時被其他同志認為已犧牲,蔣軍方面長期也未宣布其下落,後來有人稱他改名換姓隱蔽在蔣軍隊中,秘密收集登陸和氣象水文情報。直至上世紀 80 年代才被查出遭殺害。

該團團長徐博的事迹最感人。在對岸出版的戰史記載,徐博隱蔽在山洞中近三個月,靠夜間出來到農田裡挖番薯過活。後經蔣軍反覆搜山被俘,此時已 「長髮長須,形同野人」。 蔣軍審問後稱,「(徐博)妄想等他的軍隊登陸,期作內應」,對此感到驚訝。

徐博隨後被送往台島集中營,仍堅貞不屈,不到一個月就被帶走。據說依照當時蔣軍特務執行處決的慣例,被裝入麻袋秘密扔入海中。他的鬥爭事迹和近似「白毛女」式的生活,在我軍歷史上是少見的。

作為上海人,徐博平時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阿拉革命來的。」登陸部隊的黨員中,多數人戰鬥到最後犧牲,少數人被俘也是因負傷或絕糧無彈,沒有一個人投降。

胡璉曾視察劉天祥部的陣地,對手下軍官說:「我就是要你們見識見識,看看人家戰場是什麼樣子。人家上島到現在,沒進過一粒米水,一個人對我們好幾個人,這仗還不殘酷嗎?你瞧人家的陣地,連塊象樣的紙片都沒留下,你們做得到嗎?這樣帶兵的,才夠格。把兵帶到這個份上,不容易啊!」


(八)後話:英雄軍隊從未放下先烈未竟之志

金門登陸49年後。1969年,28軍撤出福建,移防山西。1998年,28軍裁撤。不得不說,沒有再登上金門島,是28軍指戰員的一大遺憾。統一的重任,由我軍英雄部隊接過。

金門登陸70年後。2019年除夕,廈門、金門的夜空被五彩焰火點亮——2019年兩岸春節焰火晚會在廈門、金門同時上演,為兩岸同胞帶來節日的祝福。

了解金門戰役的人,看到這燃放的煙火,或許會想起當年流著淚,眼看對岸升起的火光而無法施救的場景。

70年前出發的那個夜晚。第85師作戰參謀彭允太隨師長兼政委朱雲謙,一同為第253團送行,他這樣回憶10月24日晚的情景:「朱雲謙師長率少數人員幫助第253團進行臨戰準備,直到發起戰鬥送他們登船起渡。當時夜幕籠罩,海風勁吹,潮水旺漲,我們在岸邊灘頭與第253團的同志緊緊握手相送。由於船隻實在不夠,還有一個多連裝不上,只好留下來,想不到,他們竟成了後來重建該團的種子!

英雄的人民軍隊,從未忘卻70年前這場悲壯的戰役,從未放下先烈未竟的事業,從未有一絲一毫的懈怠。他們時刻準備著,以雷霆之戰告慰先烈!


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刻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知道吧!



本站內容充實豐富,博大精深,小編精選每日熱門資訊,隨時更新,點擊「搶先收到最新資訊」瀏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