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


在犹疑中,我们靠近了一栋位于斯洛文尼亚索查山谷间的民宅。三层小楼,倚着高耸的树木,面对山坡上的葡萄园,没有围墙和栅栏,院子里零零散散种着各种花木,不刻意却趣致。两个三四岁的男孩仅仅穿着小内裤,在拱廊嬉闹。

一阵狗吠声让我们驻足,好小的狗狗,看起来就像那俩小男孩的玩伴,却尽职得很,对着我等陌生人狂吠。至于两个小男孩,估计连母语都说不清楚,更别说英语了。

本打算问路的我们正打算回头,男主人从小楼里走出,唤住小狗,友善地问我们何事。

“请问您这里是26号吗?”

“我这里是27号,旁边斜坡上的就是26号。”

“我们刚刚去过那里,但好像没人,我们想找酒庄,是那里吗?”

“没错,他家就是酒庄,有人在家,我刚才回来还见到他,我帮你们打电话给他。”说着,男主人掏出手机,拨通邻居的电话。

于是,我们掉头走上斜坡,来到几分钟前才进入过的26号院子。两层小楼造型现代,与之呈L型的建筑是敞开式的车库和工作室,除了停车外,还堆满了各种机床和汽车零件。主人显然有修车和捣鼓机械的爱好,这也是刚才让我们迟疑的原因――怎么看也不像酒庄嘛。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我们要寻访的Zaunt酒庄就在这栋民宅里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酒庄主人的车库,因为实在不像酒庄而像修车厂,所以才让我们犹疑

此时,主人已经出来迎接我们,笑呵呵说我们运气不错,他的家人全部度假去了,只剩他一个人看家。跟着他走到院子与山谷相接之处,有一个小小的弯道,走下去,扭头一看,两道大木门,上面爬满了藤蔓植物,酒厂和酒窖都在里面――原来,它们在车库和工作室的地下。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Zaunt的酒厂其实隐藏在地下,上面是自家住宅

没进大酒厂,寻找小酒庄

寻找这间名为Zaunt的私人家庭酒庄,着实费了我们不少时间。这里属于斯洛文尼亚索查河谷的戈里察・博达,但距离巴掌大的城镇已有几个山头的距离。我驾车从城镇出发,在忽高忽低的山石路上攀爬,也开了二十多分钟。导航在大路上指示明确,却在门牌号上犯了迷糊,好在路旁有路标指示,在导航犯迷糊的三岔路口,三个箭头分别指向八户人家,其中一条小路,指向25-27号。

这个村子其实总共只有28户人家,但占地却有几个山头。偶有几家靠得稍近,但多数距离颇远,往往几百米才会见到一户。民宅都沿路而建,坐望群山,没有围墙和栅栏,多为两层或三层,占地颇大。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戈里察・博达的民宅相当分散,散落在各个山坡

与欧洲别处的民宅相比,区别在于大多没有刻意打造的漂亮花园――当每一户都拥有一个山坡的时候,还需要花园吗?也有一点与欧洲其他国家一样:即使如此偏僻,即使独门独户,你也见不到铁门和防盗网。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戈里察・博达的山间民宅,即使独门独户,数百米内没有邻居,也不会有防盗网和围墙

之所以要花心思寻找这间酒庄,是因为我们放弃了戈里察・博达最知名的大酒庄。

戈里察・博达,斯洛文尼亚重要的红酒产区之一,位于索查河谷。斯洛文尼亚语的博达(BRDA)意为“山丘”,山丘上的土壤是葡萄树最喜欢的泥灰土和砂岩。加之这里属于地中海气候,每年日照时间长达2900个小时,造就了这个斯洛文尼亚最大的酒乡。这里的住户多是葡萄农,葡萄园多达千座,总面积达2000公顷,大多数都供应给斯洛文尼亚最大的酒庄――戈里察・博达酒庄,只有少部分是小型酒庄自产。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停车远眺戈里察・博达,蓝天连一片云都没有

虽然戈里察・博达位于索查河谷深处,但斯洛文尼亚毕竟是弹丸小国,从其中部前往位于西部的戈里察・博达,即使后半程都是山间小路,也不会耗时太久,反倒可以饱览乡野风光。更有意思的是,其间曾两度进入意大利境内,又两度离开,重返斯洛文尼亚。路边的欧盟标志固然提示着你,车载导航也不消停,一会儿告诉你进入了意大利,一会儿又告诉你进入了斯洛文尼亚。连口袋里的手机都响了起来,那是国内电信运营商的提示短信。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驾车从斯洛文尼亚中部前往西部的戈里察・博达,其间两度进入意大利境内,这在申根区驾车时是寻常事

戈里察・博达镇中心有一座外观朴实的城堡,在城堡观景台可以一览这个葡萄酒产区的风光。附近小径种满了橄榄、樱桃、桑葚和无花果,都是这里仅次于葡萄的盛产之物,夏日果实累累,令人垂涎。城堡里有一间极具斯洛文尼亚风味的餐厅,地窖则是一间不错的小酒窖,二者均可试酒。一试之下,决定去酒庄看看。

小时候看旅行纪录片,周游世界的主持人若到访以红酒闻名之地,往往要探访大小酒庄。当时觉得很是高大上,后来自己有幸自驾欧洲,才发现这是典型的平民娱乐。一来酒乡甚多,酒庄更多,只要有辆车就可前往,葡萄酒在欧洲寻常,许多在国内卖两三百元的酒,在欧洲不过数十元人民币。如果直接探访酒庄,更可觅得口感、风味更佳,且价格更为低廉的酒。

也正因此,我对高量产的大酒庄一向有所保留。它们的产品行销世界各地,在中国超市和酒庄里也能见到,又何必千里迢迢前往尝试呢?

戈里察・博达酒庄就是这样,它成立于1957年,是斯洛文尼亚最大的酒庄,每年都会收购来自全国各地的葡萄,酒庄贮存酒量达1800万公升,所生产的葡萄酒占据了全国的四分之一。从外观来看,这里已是一间在欧洲难得一见的大型酒厂,厂房连绵,有试酒门店。我们本已停好车,可看到眼前这幅工业时代标准化的景象,立刻失去兴致,决定弃之而去,寻找开头所提到的那间Zaunt私人家庭酒庄。

有着两千多年酿造史的斯洛文尼亚葡萄酒

说起葡萄酒,有些人言必称法国和澳大利亚,还有人会提及意大利、阿根廷和智利,这些都是中国人极为偏爱的产地,即使他们只知道国家名,连产区都分不清。

很少有人知道,斯洛文尼亚葡萄酒的酿造史极为悠久。与意大利接壤的它,葡萄栽植深受罗马人影响,可以追溯到公元前4世纪。这十年来,它一直是全球人均葡萄酒消耗前十名的国家,人均年消耗达40升之多。目前酿酒厂超过28000家,年产量在8000至9000万升之间,葡萄园面积为2.2万公顷。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四处都是葡萄田

爱喝酒的斯洛文尼亚人,对品质的要求也极高,而且极富个性。不过斯洛文尼亚产的葡萄酒多半用于国内市场,每年仅有610万升用于出口,出口国家集中于美国,以及克罗地亚和捷克等周边国家。

许多人偏爱红葡萄酒,我倒是更爱白葡萄酒。因为地中海气候,斯洛文尼亚所产的葡萄酒,63%为白葡萄酒,27%为红葡萄酒,剩下10%则为起泡葡萄酒和桃红葡萄酒。

在戈里察・博达一带,有26个独立酒庄,散落在群山之间的蜿蜒道路上。我所选择的Zaunt酒庄,产量不多,但极有个性。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散落山间的建筑、教堂和葡萄田

之所以坚持低产量,是因为品质容易控制。欧洲酒庄最吸引我之处,就在于家族传承的酿酒技法。葡萄酒质量关乎家族名誉,所以才可代代相传,数百年始终如一。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外观并不起眼的戈里察・博达城堡,内部拥有一个视野极好的观景台

酒庄主人带我们走进酒厂,内中浓郁的酒味令人迷醉。地方虽然不大,可设施齐全,还带着岁月斑驳的痕迹。

酒窖和试酒的地方则在住宅一楼,小而雅致。酒庄主人告诉我们,此地葡萄田多为梯田,因此一直采用人工采摘方式。也正因为人工采摘、产量较少,所以斯洛文尼亚的葡萄酒在欧洲价格颇高。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葡萄梯田与小城镇

这个“价格颇高”只是相对而言,对于在超市和酒庄里见惯了数百元一支红酒的中国人来说,斯洛文尼亚葡萄酒依然便宜。酒庄主人给我们试了三支酒,售价都是十几欧元,折合人民币一百元左右。

酒一入口,立刻被其浓郁强烈的味道所冲击。其实酒庄主人已经预先提醒了我们,相比法国葡萄酒的柔和缠绵,斯洛文尼亚的葡萄酒相对浓烈一些。而这间向以个性着称的Zaunt酒庄,更是强调简单直接,甜度极低。

在山谷间寻找私家酒庄这些私人酒庄产量很低,但极富个性。

酒庄主人还翻出一叠资料,居然是中文。原来,这个以家族维系的私人酒庄,也曾去香港参加酒展。与它一道前往的,还有戈里察・博达的另外几家私人酒庄,也许,我刚才驾车前来时就曾经过。

离开Zaunt酒庄时,重走来时山路。仔细端详散落于山间,坐守葡萄园的一栋栋民宅,慨叹民宅主人所过的天堂般日子。盛夏阳光直射着这片土地,几百年来始终如此。那一家家私人酒庄,一个个老字号品牌,就这样世世代代坚持下来。它们各有风味,那是你可以一尝但无法探究的秘密。

在欧洲,有无数像戈里察・博达这样由一间间私人酒庄构成的酒乡,有些名满天下,有些不为人知,但不管专程拜访还是偶遇,我总可遇到惊喜――因为酒庄主人的坚持,才有这样的惊喜。

(编者注:本文图片皆为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