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好莱坞性骚扰案的水到底有多深


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事件应该是近些年来对好莱坞影响最大的事件了。现在,几乎整个好莱坞,不分男女、不分老少,只要有地位和影响,不可避免地,都开始对这件事进行站队了。

10月5日,好莱坞大亨、金牌制作人哈维・韦恩斯坦被《纽约时报》发文披露在几十年内涉嫌至少对8位女性进行性骚扰;6日,韦恩斯坦为自己行为不当道歉并宣布暂时隐退。

11日,在越来越多的好莱坞女星加入了指证韦恩斯坦劣迹的队伍,丑闻话题再次升温之后,更有一份纽约警方提供的录音,坐实了韦恩斯坦的性骚扰。

之所以引起这种反响,是因为韦恩斯坦在好莱坞有巨大的影响力,甚至有人说,“在奥斯卡颁奖台上,获奖者感谢他的次数比感谢上帝还多。”也正因为此,韦恩斯坦有恃无恐,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如日中天的女明星、到九十年代才出生的当红炸子鸡,他都试图染指;每天,都有新的明星站出来揭发他。

好莱坞性骚扰案的水到底有多深韦恩斯特登上了最新一期《时代》,被称为“制作人、色狼、不可接触者”

新的消息是,韦恩斯坦电影公司开除了创始人韦恩斯坦;奥斯卡主办方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MPAS)、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BAFTA)、戛纳电影节均针对他的一系列的性丑闻案采取了相关措施。BAFTA暂停了韦恩斯坦的会员资格,戛纳电影节也对其行为进行了强烈谴责,迪士尼还宣布将把他从新片的制片人一职中除名。而明星们,纷纷站出来谴责他。

墙倒众人推啊。

对于中国的观众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八卦,但又隔得有点远;心态还是以看热闹为主。但在这件事情当中,与我们以往听说的“性骚扰”有所不同,出现了很多新题型,争议仍然很多。包括:

一,性骚扰中的受害者不该都是弱势者吗?背景强大、地位高、有影响力的强大女性,怎么还可能被性骚扰?她们有这么多资源,为什么还会被威胁?

二,以宣称被他性骚扰而未遂的女明星格温尼斯・帕特洛为例,为什么女明星后来还跟他合作了;甚至她能得奥斯卡影后,也跟与他的运作有关;她有脸说韦恩斯坦性骚扰吗?为什么还要靠他上位?

三,有些被性骚扰的女明星,不少都是积极参加各种人权活动的,为什么敢站出来批川普曾经说过的一两句下流话,却不敢揭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性骚扰案?是不是太双重标准了?

四,有一些明星表示大吃一惊,说根本不知道韦恩斯坦是这种人;甚至还有女明星(如林塞・罗韩、梅丽尔・斯特里普)至今仍站在韦恩斯坦一边,并不相信。但实际上,韦恩斯坦早已被称为好莱坞“人神共愤”“不择手段”“只手遮天”的“恶棍”了,早在2010年,冯小刚就在节目上说“韦恩斯坦是个骗子”,而高晓松更在2016年6月就做了一期专题节目,里面详细地扒出了很多料,也包括他的色迷迷。――这样看来,好莱坞那些表现出“太意外”的,是不是太虚伪?

好莱坞性骚扰案的水到底有多深梅丽尔・斯特里普和韦恩斯坦

五,还有男明星在维护韦恩斯坦。“韦恩斯坦式”的性骚扰,在好莱坞,难道也是一种潜规则吗?难道真如高晓松说的“哈维这点破事,好莱坞已经干了一百年,还会再干一百年”吗?

虽然我并不以为好莱坞就是全然清白的,但这件事情的发展走向,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在美国,明星的社会地位比较高,属于名流,受尊重,个人的自主权很大,怎么会那么容易就受人欺凌?还有,韦恩斯坦伸出魔爪的对象,还包括家族背景强大的各种明星世家和财团的太子女,他怎么敢?

比如,法国著名演员蕾雅・赛杜,百代电影公司主席的孙女,两位伯父和妈妈都是电影制片人。她发长文控诉,有一次,韦恩斯坦支走了助理,试图强吻她,她用力抵挡。他还在她面前公开吹嘘自己和哪些好莱坞女演员上过床。

好莱坞性骚扰案的水到底有多深蕾雅・赛杜

比如,格温妮丝・帕特洛,父亲是电影制片人,母亲是电影演员,教父是史蒂芬・斯皮尔伯格,当时的男友是布拉德・皮特。有一次电影的拍摄开始前,开完工作会议后,韦恩斯坦把她留下,把手放在她身上并叫她去卧室里给他按摩,帕特洛拒绝并悄悄逃走了。

比如,安吉丽娜・朱莉,她的父亲是戛纳、金球、奥斯卡三料影帝,妈妈也是演员,演艺世家;但在朱莉主演影片《随心所欲》上映期间,韦恩斯坦在酒店也对她进行引诱,被她拒绝。朱莉说,“我年轻时候同他合作的经历糟透了,我决定再也不跟他合作,且警告与他有合作的其他人。”

比如,卡拉・迪瓦伊。卡拉可算是贵族,父亲是英国著名的地产商查尔斯・杰罗夫,妈妈是英国著名百货店Selfridge的买手总监潘朵拉・史蒂文斯,外公是英国著名的传媒大亨,并和英国王室关系密切,教父是康迪纳什集团英国+印度的总经理Nicholas Coleridge。而她与姐姐波比・迪瓦伊,都是这两三年内全球最红的网红兼超模兼演员。然而,韦恩斯坦不仅想要强吻他,还要求她当面接吻同性,表演给他看,并警告她同性恋没前途……

我看到这样大规模的新闻,并不觉得有趣。以前常常以为,弱者才会容易受欺辱、被性骚扰,也许投胎投得好,也许自己也强大了的时候,就没有人敢潜规则了。但问题是,从这些有权有势的家庭出来的女孩,自己也很争气,很早就是出人头地、崭露头角的天之骄女啊,为何同样成为韦恩斯坦下手的对象?

如你所知,很多年了,他都没有被曝光,大家都忍下来了。原来不管强弱,同样有可能成为性骚扰的受害人。

卡拉・迪瓦伊现在站出来说:“之前从没说过这件事,是因为不想伤害哈维的家人,而且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充满罪恶感。最让我害怕的是,我认识的那么多女性都遭遇了类似的事情,但出于恐惧,所有人都选择了沉默。”

这个恐惧,是什么?

必须承认,尽管韦恩斯坦是个“恶棍”,仍然很多明星得益于他,几乎每个明星都有电影经由他制片或推广或运作。包括至今仍支持他的梅丽尔・斯特里普和林塞・罗韩,都有多部重要作品是由韦恩斯坦出品的。

科林・费斯也作出声明,说:“在我读到这些新闻的时候,想到我自己曾因哈维的支持而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感到有些恶心。他是一个强势的人,站出来对抗他并非易事。那些指控他的女性,肯定承受了不少担心与恐惧,特别是要承认曾遭遇性骚扰,对她们来说尤为不易。因此我要为这些女性的莫大勇气鼓掌。”

某种意义上,我也开始理解那些女性了。比如说,前面提到的格温妮丝・帕特洛,在她受到骚扰后,她把自己的遭遇告诉了当时的男朋友布拉德・皮特,皮特还跑去找韦恩斯坦对峙。尽管如此,她之后还是跟韦恩斯坦合作了《莎翁情史》,还拿到了奥斯卡影后。

――问题就是,即便她不屈从、甚至当时还请男友去教训韦恩斯坦;但说到底,她不敢跟韦恩斯坦翻脸,她仍然有求于韦恩斯坦。

好莱坞性骚扰案的水到底有多深格温妮丝・帕特洛和布拉德・皮套

而卡拉・迪瓦伊的恐惧,也并非不可理解。韦恩斯坦对演艺圈有相当大的操控权,卡拉要进电影圈,不敢轻易开罪他。

是不是太软弱了?也许。但我们不能指望每个人、每个女性都能跟性骚扰者斗志斗勇。别说跟韦恩斯坦这样的大鳄,我来举两个小例子:

泰勒・斯威夫特,美国乐坛和时尚圈绝对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但是,她在2015年遭遇到了一名叫做戴维穆勒的男子的控告,告斯威夫特污蔑他性骚扰,使他丢了工作,要求斯威夫特赔偿自己300万美元的经济损失,而斯威夫特反诉穆勒性骚扰,索赔1美元。

穆勒是丹佛当地乡村音乐电台DJ,势力跟斯威夫特如同九牛一毛吧?他借拍照之机摸了斯威夫特的屁股,连照片都保留着;但官司打了两年,斯威夫特才胜诉,赢了1美元。――你想想看,斯威夫特能动用什么水平的律师团,为什么还赢得这么艰难?

好莱坞性骚扰案的水到底有多深泰勒・斯威夫特在合影时被穆勒骚扰

还有,演员马丽,是两部十亿票房电影的女主角了,是中国喜剧女星中的大姐大。她在深圳某超市遭一名男子性骚扰,在保安协助下报警。由于超市角落没有安装摄像头,男子不承认有性骚扰行为,“警察拿他没办法”。马丽还公布了该男子照片,其中双眼位置用马赛克挡住;结果律师认为,她侵权了。马丽不得不删掉微博。

看到了吗?不论中外,哪怕是大明星被小混混性骚扰了,她们凭借背景强大、有丰厚的资源,想要反抗和控诉,代价也很大,还不一定成功。

如果实施性骚扰的不是小混混,而是明星们的大老板呢?反而会变得更容易吗?

说得更明白一点,其实,很多女性在成长的过程中,几乎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各种各样的性骚扰。但往往不得不知难而退。哪怕对方并无势力和能耐,报警前也要做极为充分的取证、有足够的证据,像电视里的神探一样机智设局,否则就变成了报警人的错。假设这个性骚扰者,能耐大于她,她原本有求于他,那就更不用说了。得有一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精神,得有自我牺牲、永不放弃、誓要维护正义的精神,才敢去做举报性骚扰的事吧。泰勒・斯威夫特和马丽,都带点所谓的“o辣”,她们才敢这么做。但结果,仍然非常不乐观。

谁有资格去要求受害的女人都去做这种牺牲?网上这么勇敢充当键盘侠的,你为何不去索马里解救受苦受难的人民呢?

这里来谈一下“为什么有些批评川普有点“下流”的言论,却不揭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性骚扰,是不是太双标?”我不知道这是指哪位明星或有没有这样的人,即使有,也要明白,对一个人言论的批评,和对于一个人罪行的指控,不仅不是一回事,难度也完全不同。指认罪名需要证据;难道,受害人在没有收集到证据、伸张正义之前之前,反而被剥夺了其他一切事务的发言权?还有,这种旁观者的“资格论”也用得太多了,仿佛他们才有资格指定那些人具备批评资格。

其实,韦恩斯坦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少。乔治・克鲁尼和韦恩斯坦是20年的老朋友,他发声明支持他,说,“我敢说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行为,从来没有。”真的吗?

本・阿弗莱克,也针对韦恩斯坦事件发声:“这个同我合作过的男人在过去几十年里用他的职权来恐吓、性骚扰、操纵不少女性的行为让我感到悲哀和愤怒。今早上阅读的一些关于性骚扰的附加指控让我恶心不已。这完全是不能接受的。”

但受害者之一、演员罗丝・麦高恩不吃这套,她直接在推特上大骂“F**K OFF”,指责本・阿弗莱克撒谎。麦高恩当时在被韦恩斯坦性侵后出席一场新闻发布会,“阿弗莱克当面对我说,‘TMD!我告诉过韦恩斯坦不要再这么干了!’”

这说明,阿弗莱克一直都知道,现在假装不知道而己。

更糟心的是,几个小时之后,主持人Hilarie Burton就在推特上回应网友说,自己没有忘记曾经在2003年一个节目里,被本・阿弗莱克当众袭胸。阿弗莱克没办法,只好在推特上向她道歉。结果其后化妆师Annamarie Tendler又发推,也要求他道歉,他曾在2014年金球奖派对上摸她的屁股;更有电视剧编剧Jen Statsky表示,她也参加了那个派对,在场的好几位女性都遭遇了阿弗莱克的咸猪手。

好莱坞性骚扰案的水到底有多深本・阿弗莱克最近的两条推特

这个蝙蝠侠男神,原来也是一丘之貉啊。

更耐人寻味的是,女记者Sharon Waxman上周日透露说,自己2004年在《纽约时报》工作时曾经深挖过一起韦恩斯坦性侵事件。结果马特・达蒙和罗素・克劳直接打电话过来,替韦恩斯坦说情。达蒙和克劳曾与韦恩斯坦合作过《心灵捕手》《怒海争锋》《铁拳男人》等影片。

“在韦恩斯坦施加了强大的压力之后,包括马特・达蒙、罗素・克劳等人直接打电话给我为Lombardo作担保,我的上司们也进行了一系列我不之情的商讨,后来这篇报道里任何关于“性交易”的字眼都被强制剔除,报道就被压下去了。”

虽然马特・达蒙对此回应说,韦恩斯坦当时确实有叫他打电话给《纽约时报》,但他并不知道这位女记者在写什么文章,以为自己是在帮韦恩斯坦一位意大利下属说情。――客官,你信吗?

他们,都是我非常喜欢的男星,包括他们银幕中的形象和新闻当中表现出来的社会责任感和个人魅力。但他们在利益面前,表现出来的是很令人失望的。

在中国民间,有一种说法,男人出轨了或搞小动作,他的朋友们会纷纷联合起来,替他撒谎,维护他的形象和利益。男性在性权利面前,是很团结的,观念是很一致的;这也是“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的来由:你犯错时我替你遮掩,我犯错时你也会替我打掩护,那样大家都可以爽了,这种针对女性欺凌的规则便可以长久运作了。我只是没想到,好莱坞男明星们也需要这样做。

实际上,好莱坞同样男女不平等,不能同工同酬就是一例。而今,证据确凿的高层性骚扰案,又是一例。我之所以对好莱坞的抱有一点幻想,是以为,当女性凭自己的能力,或者祖辈的荫蔽,赢得金钱、赢得声望、赢得较高的社会地位之后(这些好莱坞女星们都不缺),她们就摆脱了性别不平等的束缚;这也是女性努力奋斗的动力和方向。

但如果事实告诉我们,哪怕你已经是小公主、大女王,还是免不了被男人吃豆腐、提不合理的性要求,你还敢怒不敢言,还得拍照时摆出笑脸――这,实在也让人太绝望了吧?

我只希望,好莱坞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不要最终只把板子打在韦恩斯坦一个人身上,让他一个人扛了好莱坞秽行的所有的锅。要好好肃清一下,到底有多少显性和隐性的性骚扰,到底是什么力量,在一直替他们在打掩护。

(本文原标题:《好莱坞性骚扰案,你以为只有韦恩斯坦一个人这么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