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很俗很有用的地狱图景


有人说,传统的中国人没有宗教,也有人说有。传统的道教和佛教,对国人而言,当然不如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对他们的信徒有那样大的约束力。其教义教理部分,其实只有少数的读书人才能弄明白。

对于一般人而言,佛教道教,就跟巫术一样,不过是拿来用的。或者,有事相求,去庙里拜,这种拜,拜观音如来,或者三清,跟拜黄大仙没有区别。或者,请和尚道士这种专业神职人员,来家里做法事,超度亡灵什么的。这种事儿,跟请巫婆神汉来家跳大神,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国人对于中国的传统宗教,就跟对待巫术一样,不过是有需要的时候请来用的,是他们跟神职人员的一种交易,其信仰,基本上维持了初民状态的宗教感知。

正因为如此,国人对于传统宗教,其实不甚了了,也不大在意它们之间的分别。别说这两种宗教,再加上别的宗教,比如基督教,拜火教,伊斯兰教,中国人都能有本事把它们叠加在一起,囫囵个地求和拜。多一个朋友多条路,多拜一个神也多条路,蒙上哪个算哪个。

虽然说,老百姓也知道这些宗教是劝善的,但为什么要行善,除了可能会得到好报,尤其是死后的好报之外,别的,就都稀里糊涂了。任何一座寺庙,无论道观和是佛寺,里面的和尚道士,都不怎么对民众宣讲教义,讲了人家也听不懂,也许,他们自己也不大明白。

所以,传统宗教的劝善戒恶作用,其实不大。但是,明清以来,一套基于佛教的地狱图景的说教,却意外地有些作用。

佛教的地狱之说,相当的简单,只是讲它是一种恶道的状态,没有太多的具体描述。只有盂兰盆经里有一点含糊不清的讲述,还跟恶鬼道交缠不清。然而,来自民间,由底层知识分子所炮制的《玉历宝钞》之类的地狱说,却给人们描绘了一个详尽的地狱图景。

很俗很有用的地狱图景

那是一个模仿人间权力结构的地狱,在丰都大帝或者东岳大帝治下的地府,有十殿阎君,即十个阎王,好些殿,还有十六个小地狱,构成了一个对人死后灵魂进行审判惩戒的严整的司法体系。各殿分工明确,人在活着的时候犯的过错,小到背后说人坏话,大到杀人越货,哪怕在人间安然无事,但进了地府,都会受到相应的惩戒。小到割舌,大到剥皮,挫骨,抽筋,下油锅等等,等等。

凡是,人能想到的刑罚,在《玉历宝钞》里,是应有尽有。严格地以法治地,法条之密致,跟大秦的时候有几分相似。

很俗很有用的地狱图景

当然,这些刑罚,有些就是人间的司法权力机构使用过的。但是,人间的司法,人们一般来说,是不大信得过的。有罪的,可以塞钱买放,没罪的,可以屈打成招。但是,地府的司法体系,却是由聪明正直的神灵主持的,阎君和判官都是神,洞察一切,不能欺瞒。你在人间做了什么,哪怕偷偷起了淫心,并没有实行,也逃不过阎君和判官的眼睛。最关键的是,地府的司法官们,不能被收买。当然事实上也没法被收买,因为人一死,财产带不走,所以,生前穷的还是富的,都两手空空。

很俗很有用的地狱图景

《玉历宝钞》(还有其他的说法,比如玉历抄传等等),是明清之际民间特别流行的善书,很多地区,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凡是有黄历的地方,就有善书。而很多民间的寺庙,寺庙里的道士和尚,佛法不精,教义不明,但对善书可是门清,非常喜欢把玉历的意思讲给善男信女听。所以,在过去的时代,民间对这种地狱图景,相当的熟悉。一直到我小时候,即使在北大荒这种没有传统的地方,还能经常听到大人们提到,做了坏事,死后要下油锅呀,背后说人坏话,不怕死后被拔舌,等等的说法。

很俗很有用的地狱图景

《玉历宝钞》之类的地狱图景,图文并茂,看上去,听上去都挺吓人的。近代以后,也有老外把这本善书,视为中国人国民性低劣,生性残忍的象征。但是,在实际上,对于没有西方那样宗教的国度,这样的善书,的确对民间的愚夫愚妇们,有一定的劝善戒恶作用。

在一个无神论的环境里,其实无法想象人们在坚信灵魂不灭的前提下,对于死后“生活”的在意,对于自己棺材,墓穴以及陪葬品的讲究。很多人,岁数一大,每年最关心的事儿,不是儿孙辈的生活,家业的盛衰,而是每年对自己早就准备好的棺材,要加一道漆。自然,他们对死后经历阎罗和判官的审判,以及受到的相应的刑罚,也是在意的。除了某些怙恶不悛之辈,作恶的时候,一旦想到曾经听到和看到的地狱图景,也许就会收手。流行在民间的好些劝善故事,就有大把例子。不一定都是真的,但里面的确是有真的故事。

对于底层不识字,没有文化的草根来说,他们不大可能通过学习宗教的教义,从而向善戒恶,除非个别出家人。民间一般性的宗教活动,也没有这样的功能。真能起作用的,还就是这些善书。无论在道理上怎样的粗糙,逻辑不通,但是,却真的深入人心,让人有所畏惧。这些底层百姓,一旦真的相信无神论了,那么,这种惩戒作用,也就消失了。如果法律也有管不到的地方,或者说,不够公正,那么,能出什么事儿,真的就不好说了。

很俗很有用的地狱图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