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不知道陳世峰為什麼壞,但知道江歌有多慘


不知道陳世峰為什麼壞,但知道江歌有多慘

引起輿論強烈關注的江歌案庭審已經三天,今天進入第四天。在庭審結束,法庭裁決之前,最終嫌疑人陳世峰是否會像受害人家屬江秋蓮所期望的那樣被判處死刑,抑或令她大失所望只是較輕的處罰,現在還真看不出端倪。

由於日本刑事訴訟法實行嚴格的「起訴書一本主義」,所有關於證據材料的文件在庭審前法官都看不到;同樣,作為受害人家屬的江秋蓮在庭審前看過的卷宗里,也不可能含有關鍵的證據資料。所以,無論是受害人家屬、媒體以及圍觀群眾,甚至法官和陪審團,都是在庭審過程中隨著控辯雙方的主張、舉證以及交叉質證過程才能一一地揭曉案件的真相。

有意思的是,作為控方關鍵證人的劉鑫並不被受害人家屬江秋蓮信任,從案發迄今一年多以來,江秋蓮都將指責,甚至妖魔化的矛頭對準劉鑫。僅就江歌案來說,死者已矣,只有關鍵證人劉鑫的證言才可能幫助江秋蓮重判嫌疑人;但是,江秋蓮對劉鑫持續的指責和不信任,從效果上反而是辯方求之不得的犒賞。在第三天的庭審中,辯方律師顯然也從江秋蓮對劉鑫的不信任和指責中找到了突破口,劉鑫作為控方證人其證言的證據力度會被削弱。站在同情江秋蓮的立場上,我倒真的不希望辯方律師會提出劉鑫所做出對嫌疑人不利的證詞是因為受到受害人家屬以及輿論的脅迫和壓力的主張,從而說服法官和陪審團。

換句話說,這起原本並不複雜的兇殺案,由於控方的「內訌」,變得波譎雲詭。原本應該是同一陣營的控方證人與受害人家屬,卻因為輿論的關注重點放在對指責、人肉和辱罵劉鑫及其家庭正當性的辯論上,而鮮有關於嫌疑人陳世峰的信息

網路上關於陳世峰的信息很少,也很有限,關於陳世峰家庭的信息也幾乎沒有什麼披露。陳世峰父親也只是在庭審開庭後向法庭提交了一份陳情書,而且也沒有引起輿論的關注。無論最終庭審所揭示的案件真相到底如何,嫌疑人陳世峰都將受到法律的相應制裁,這點應該沒有疑問。但陳世峰到底有多壞,以及為什麼壞,起碼沒有辦法從業已披露的他的人格、家庭背景中找到足夠的線索來做判斷。

所以,我實在不知道伯通老師是如何在爆款文章《誰殺了陳世峰?》中得出結論的。僅僅將一系列與江歌案其實沒有什麼相似性的兇殺案來做羅列,就能悍然得出「生於家庭,死於家庭」的結論?(編註:《誰殺了陳世峰?》一文為騰訊・大家作者伯通的專欄文章,讀者可點擊標題查看)

我不了解嫌疑人陳世峰的家庭,公開渠道也查不到陳世峰的父母是怎樣的人,有怎樣的性格,如何教養他的。媒體所L集的陳世峰身邊其他人側面受訪的關於陳世峰的資料,也得不出他如何就是一個「壞人」,怎麼就變成了一個壞人。

從犯罪心理學的角度,導致一個犯罪人殺害受害人的因素有很多,人格、家庭背景的影響在很多時候都不如情境因素的影響作用大。特異性的情境會使一個普通人變成猙獰的殺手,而在江歌案中,辯方律師的辯護策略無非就是從這個角度著手做文章。當然,我希望辯方律師的辯護策略以及主張被控方的證據一一駁倒,但庭審沒有結束,誰知道呢。

什麼是情境?在犯罪心理學里主要就指犯罪人與受害人之間的互動。你一言,我一語,爭執中一方或雙方失控,其中一方鋌而走險,導致兇案發生。在江歌案中,犯罪人陳世峰與受害人江歌之間如何互動的,因為江歌被殘害已經無法還原情境;而嫌疑人陳世峰為脫罪而做出的陳述也未必可信

不過,結合第三天庭審劉鑫的證詞,以及三天來逐漸披露的各項證據綜合起來看,陳世峰鋌而走險痛下殺手更大的影響因素是情境,不僅包括他與受害人的互動,還包括案發前相當一段時間裡嫌疑人、受害人、關鍵證人三方之間的互動

我注意到昨天劉鑫出庭作證時,曾經被詢問到10月份懷孕的事情。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劉鑫也未曾提到過懷孕一事,這可以理解她為了關鍵證詞保密。好了,梳理一下,劉鑫與陳世峰2016年8月分手,10月她告訴陳世峰懷孕了,而沒有告訴其他人。當然,懷孕的事,也許是陳世峰說謊,也許是她騙陳世峰的。

不知道陳世峰為什麼壞,但知道江歌有多慘庭審中關於懷孕部分的問話摘錄

陳世峰的概念里呢?女朋友鬧分手,但懷孕了。這種情況該怎麼處理?

再加一個細節。分手后陳世峰曾送過一次生日禮物給劉鑫,劉鑫收下了,但沒有告訴「三叔」(江歌)。為什麼?因為如果江歌知道了,也午會讓她把禮物退回去。

不知道陳世峰為什麼壞,但知道江歌有多慘

再加一個細節:案發前幾個小時,陳世峰找劉鑫試圖談複合,劉鑫拉了一名男同事冒充新男友。

不知道陳世峰為什麼壞,但知道江歌有多慘

陳世峰或許有人格方面的缺陷或問題,但缺乏關鍵證據支撐這種人格缺陷的必然性,但這些情境性的關鍵線索,在這樁不可饒恕的兇殺罪行中所起到的作用,是需要認真考慮和辨識的。所以,在根本不知道他的家庭情況的語境下,得出「生於家庭,死於家庭」結論,還真需要足夠大的腦洞以及無畏的勇氣。

在嫌疑人、受害人、關鍵證人這三個重要的涉案角色里,唯一具備分析家庭背景的事實上只有受害人江歌。作為圍觀吃瓜群眾也好,作為評論人也好,我們不知道陳世峰的父母是怎樣的人,怎樣的性格;也不知道劉鑫的父母是怎樣的人,有怎樣的性格。但江秋蓮一年多來持之以恆的努力使我們很清楚地了解江歌的母親是怎樣的人。

江歌一歲半時父母離異,直到她出國前才知道生父其實一直還活著。江秋蓮一直都瞞著自己的女兒。江歌並不了解父親王天鋒是怎樣的人,據媒體輕描淡寫的報道,他得知江歌遇害后曾聯繫江秋蓮想一起去日本接回女兒的骨灰,但江秋蓮斷然拒絕了他。

我不想對江秋蓮做心理人格分析,她作為受害人家屬,作為一個含辛茹苦將女兒撫養長大且視為至愛的母親,我能夠理解她的痛苦和掙扎,甚至在對待劉鑫時表現出的不依不饒與執念。但是,江歌就不同了,在她義薄雲天的性格背後,也不難看出有著母親性格中好強的一面。

在江秋蓮的心目中,江歌堪稱完美;我也可以想見江秋蓮為了撫養江歌是如何的含辛茹苦。但是換到江歌的角度,母親曾經為她屏蔽一切遮風擋雨,而她則像母親一樣,試圖成為閨蜜和閨蜜前男友之間的一道屏障。

說實話,我為江歌感到心酸,在懦弱、退縮的閨蜜,以及衝動、執拗的閨蜜前男友間,她要強講義氣的性格,反而使她成為無謂的犧牲品。她不知道閨蜜和前男友分手后,告訴前男友自己懷孕了;她不知道閨蜜收了前男友的生日禮物;她也不知道案發前幾個小時閨蜜用很決絕很傷人的方式拉男同事來冒充新男友。至於陳世峰為什麼找上門,要找的人是劉鑫還是她(值得注意的是:與檢方控訴的「陳世峰來找劉鑫」而江歌成為阻礙因素不同,陳世峰在供詞里堅稱自己是「去找江歌商量如何能與劉鑫複合」,其中脫罪意味不言自明),這一點,可能永遠不會有正確答案。

不知道陳世峰為什麼壞,但知道江歌有多慘媒體總結的江歌案庭審分歧,陳世峰為何要去江歌家這一分歧有重要意味

唏噓,人性之複雜微妙,豈一個標籤可以概括。我不知道陳世峰為什麼壞,但我知道江歌有多慘。

願她安息!